img

ps:(雙更)9 千年之前,蓋世英雄按劍而起,征戰四方,斯諾頓之名響徹天下。開國王者以自己的名號命名帝國,從此戰神的血液在歲月中綿延不休,統治並且守衛著這個鐵與血的國度,從未有所變更。

2021 年 1 月 8 日

縱使現在,縱使都城淪陷,帝國分裂,縱使先王身死,新王根基淺薄,但是斯諾頓軍民的信心還是十分堅定,特別是在大量領土光復之後更是如此。而現在,納奇尼的婚事將這種情緒推到了一個新的**。

局外人可能很難去了解,為什麼一個人的婚事能擁有如此深遠的牽涉。但是往往這樣的政治婚姻,就意味著勢力的整合和王權的加強,在這種風雨飄搖的時候,無疑是一個重大的利好舉措。而且考慮到這是納奇尼的第一次婚禮,這也表示王室的血脈得到了延續,納奇尼擁有了穩定的家庭,還有可能很快就擁有一個繼承人,帝國的未來又能獲得新的保障。

當然,柏姬並沒有想的那麼多。因為旁邊的尼科已經一驚一乍道,「艾西婭要嫁人了,我們快點回去和團長說。」

「你閉嘴,」柏姬橫了他一眼,小野蠻人老老實實的挪到一邊去了,柏姬轉過身來,問道,「你叫……西斯什麼來?」

「西斯丁。」年青的傭兵有些尷尬的撓撓頭。

「我問你點事,來,你坐。」柏姬伸手引了一下,把兩個小野蠻人撥開,尼科忙端過來一杯酒。

「你說王上的婚禮,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們也好來參觀一下?」柏姬問道。

「訂禮……就是在三天後,婚禮還要一個多月的準備……」西斯丁已經有些清醒了。剛才借著酒勁搭訕的氣勢也弱了下來,這才反應過來對方可是一個能生撕熊虎的高地野蠻人,冷汗頓時就從額頭上下來了。

「不知道,婚禮的對象是什麼人?」柏姬忙追問了一句。

「是,是……卡特羅曼將軍的獨生女兒。卡瑟琳娜小姐,那可是我的夢中情人。」西斯丁一杯烈酒下肚,又有點迷糊。

柏姬細長筆挺的眉毛皺了起來,許久才試探道,「那……艾西婭小姐呢?」

「誰是艾西婭小姐?」西斯丁思索了許久,才了悟道。「你是說漢森特將軍的女兒?我也不知道啊,她和王上不就是表兄妹關係嗎?」

柏姬點點頭,沉默下來。

西斯丁偷眼瞅了下柏姬的側臉,線條柔美,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個強悍的高地野蠻人。眼看柏姬也不理他,他訕訕道。「那我……先走了。」


柏姬擺擺手,尼科又笑嘻嘻的湊了過來,「大姐,大姐,你看都有人和你搭訕了。」

「一邊去!」柏姬冷哼道,思索片刻道,「不行。我們得立即出發。」

「回去?」尼科眨眨眼,他還算節制的一個,保持著三分清醒,指了指已經左歪右斜的小野蠻人們,「這也沒法走?」

「你別喝了!」柏姬劈手把他酒杯奪了過來,囑咐道,「那我一個人先連夜趕回去,你別喝太多啊,酒醒以後你帶著他們速度回來。」

「你先走?」尼科轉了轉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連連點頭。一副大包大攬的樣子,「你放心大姐,都包在我身上,包管沒問題。」

「好……」柏姬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他一眼,終於還是點點頭。尼科一臉jiān計得逞的壞笑時。柏姬已經順手把他懷裡的錢袋拿了出來。

「大姐,你干哈?」尼科雙眼一瞪。

「這是你們住店的,這是你們每天吃飯的,」柏姬計算著,取出少許銀幣,遞給小野蠻人,剩下的全都揣到了自己懷裡,「剩下的我先替你保管幾天。」

「大姐,你給的這點,除了住店的,每頓連菜都吃不上啊。」尼科一臉的苦色。

「沒事,總比酗酒誤事好,忍幾天就到了。」柏姬抄起長槍,強忍著笑意,揚長而去。


諾曼城西,數十裡外有一所幽靜的大莊園,

這本來屬於庫德蘭將軍的房產,幾天前卻迎來了一支車隊。

「費妮,你帶我到這裡來幹什麼?」艾西婭蹙眉道。

「當然是避暑啊,你不知道,我特別怕熱,每年都要在這裡呆上兩三個月。」費妮長相非常柔弱,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根本看不出來是庫德蘭老將軍的孫女。

「那可不行,我可不願意在這裡呆兩三個月,那太悶了。」艾西婭伸了個懶腰,下了馬車。

莊園依山靠水,風景確實非常優美,路兩旁到處都是合抱粗的大樹,行走間有一股幽涼的空氣繚繞身側,扶搖生風。

「對了,剛才出城時路旁那些人,怎麼那麼高興,我還沒見到諾曼城如此煥然一新呢。」艾西婭問道,最近納奇尼要立王后的傳言讓她一直心情都很不錯。

仆佣們搬運著日常的用品和大件的行禮,艾西婭和費妮沿著主道漫步行走,陽光灑落,綠意盎然,宛若綠野仙境。

費妮臉上掠過一絲同情和緊張,忙道,「我也不知道,很可能是王上的命令,作為帝國的都城,總得有點樣子。」

「也是,上次表哥的加冕禮實在太簡陋了,說不定他想再辦一次正式的呢。」艾西婭推測道。

「對,對,一定是這樣的。」費妮忙點點頭。

「我想也是,」艾西婭點點頭,笑道,「走,我們去那邊看看。」

微風吹拂,腳步輕快,恰如此時心情。

三天後,在納奇尼的力主下,訂禮在王宮內舉行,簡單而莊重。

此時此刻,柏姬剛剛走出「躡光者之路」,向高塔的方向跑去;艾西婭依舊在城外的莊園,不知曉外界發生的種種;但是這個消息卻已經遠遠地流傳了開去,從極北的冰原到高山的草場。

阿萊格里的精神並不太好,他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就聽到嘹亮的鷹啼和巨大的撲翼聲驚醒,勉強支撐著爬起來走出房門的時候,就看到精靈少女伊芙蘿拉俏生生地站立在當地,巨大的龍鷹精戒地沖著山體的方向鳴叫。而岩壁上,一團黯淡的火焰正在凝聚,散發著逼人的威勢。

「巴納爾戈莫大人,是朋友!」阿萊格里忙沖著那邊大喊了幾聲,隨著一聲冷哼,岩壁上黯淡的火光重新消散,龍鷹也再次安靜下來。

「你這裡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存在守衛?」伊芙蘿拉皺著眉頭,戒備地看了那邊一樣,「你剛才說什麼,巴納爾戈莫大人?」

阿萊格里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哈欠,點點頭,十分確信剛才炎魔之王肯定也是好夢正酣被吵醒才如此暴怒的。

「炎魔之王巴納爾戈莫嗎?」伊芙蘿拉打量了他一眼,「他們說你是赫爾修斯的傳人,如今看來確有其事。」

「是,對了,你怎麼來了?」阿萊格里打起精神問道。

「怎麼,不行嗎?」伊芙蘿拉哼道,招呼了一下,龍鷹便自顧自的飛上天空覓食去了。她自己走了過來,「在家裡呆著無聊,聽你說過在這裡建魔法塔,就過來看看。」

「那也不至於這個點……」阿萊格里抬頭看了一下,殘星未落,散淡的晨曦與ru白色的霧氣剛剛開始瀰漫。

「我喜歡晚上在天空飛行,我昨晚月升起時出發的,要不是路上尋找耽誤點了時間,要比這到的早得多,」伊芙蘿拉左右看了一眼,「有點餓了,你不吃早飯嗎?」

阿萊格里暗暗慶幸她沒有早到的多,猶豫道,「這個早飯,廚師還沒起床。」

「要廚師幹什麼?」伊芙蘿拉納悶道,「你就沒有水果什麼的?」

「有,有。」阿萊格里連連點頭,長期和伊爾洛這個非主流半精靈呆在一起,都忘了純正的精靈喜歡吃素了。

就這樣,心血來潮的伊芙蘿拉小姐就這樣不期而至,硬生生吵醒了阿萊格里,隨後就是一整個上午的折磨。

「這個……你有必要挨個魔法陣看一遍嗎?」阿萊格里跟在伊芙蘿拉身後,在魔法塔里爬上爬下,滿足著精靈少女各種各樣奇葩的問題。

「我修鍊的是神術和弓術,」伊芙蘿拉笑道,「不過我最感興趣的還是魔法,可能是由於奧古斯爾先祖的前車之鑒,我母親怎麼都不願意我修習魔法,真是太遺憾了。」

「確實遺憾,魔法有一種獨特的魅力,」阿萊格里點點頭,隨口問道,「那你能看懂這些魔法陣?」

「當然看不懂,」伊芙蘿拉搖搖頭,痴迷的撫摸著魔法陣紋路道,「不過你沒覺得,真的很好看嗎?」

阿萊格里無奈地翻翻白眼,「要不,我還有點事先出去下,你自己在這裡看?」


「你有什麼事?」少女問道。

阿萊格里當然不可能說是「補覺」,只能猶豫道,「額,我需要設計……那個上一層的主法陣。」

「設計魔法陣?」少女站起身來,一臉地期待,「走啊,我要看。」

阿萊格里聳聳肩,有點追悔莫及的時候,就聽到魔法塔下面隱隱傳來了呼喊聲。

「團長,團長你快下來……」

柏姬?她不是出任務去了嗎?阿萊格里搖搖頭,有點納悶,還是走下塔去,精靈少女伊芙蘿拉當然一臉好奇地跟在後面,期待著將要發生的一切。(未完待續。m..閱讀。)

ps:(第一更)9 「團長,納奇尼王要結婚了!」剛一見面,柏姬就氣喘吁吁的叫道。

亦步亦趨跟在魔法師身後的伊芙蘿拉就感覺阿萊格里身子一頓,她差點撞到他背上,剛躲開就聽到他若無其事的笑道,

「那又怎麼了?」

「可是……可是王后是個叫什麼……卡瑟琳娜的小姐。」柏姬有些焦急,大陸通用語並不是她的母語,一著急就想指手畫腳。

「什麼?」阿萊格里又是一愕,重複道,「卡瑟琳娜?那是誰?」

「好像是卡特羅曼將軍的獨生女兒。」柏姬終於順下氣來了。

「哦……」阿萊格里點點頭,也不知道他是真明白還是假明白。

柏姬看著他毫無表情的臉,莫名其妙有些心虛,就聽到他打了個哈欠笑道,「那又怎麼了?」

柏姬目瞪口呆,阿萊格里擺擺手,轉身自顧自往魔法塔走去。

「哎……團長,你幹什麼去?」柏姬兩步追了上去。

「魔法塔第五層建好了,我去把魔法塔繪製上。」阿萊格里淡然道,頭也不回地走進了魔法塔去了。

「到底怎麼了?」伊芙蘿拉疑惑的看了一眼阿萊格里,轉頭問柏姬,「發生怎麼事了?」

柏姬張張嘴,有些意興闌珊的搖搖頭,擺手示意沒啥也轉身回去睡覺了,這幾天連續趕路,可把她累壞了。

繪製魔法塔的材料,布魯克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分門別類整整齊齊地放在那裡。

阿萊格里拿起筆,感覺自己的狀態從沒這麼好過。雖然一大早就被伊芙蘿拉吵醒,然後講解了一整個上午的魔法陣構造。最後才發現是對牛彈琴。

可是此時此刻,筆墨在手,阿萊格里忽然感覺道一股灼熱的氣息自胸中升起,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

筆畫揮灑,眼前紛紛揚揚的魔法迴路拆解成無數片段。這幾年所學所知在腦中顯得支離破碎,其中的脈絡原理卻分外的清晰。

就如碎沙紛揚,長風吹卷,最後的最後,只剩下千萬年不易的真理如磐石般亘古存在。而那其上,所刻畫的痕迹深入骨髓。

作為三大核心法陣之一的「能量熔爐」。複雜而且困難,對於魔法師的要求極高。本來依照阿萊格里的打算,他需要耗費至少一周的時間用來設計和繪製,才能基本確保魔法陣運轉的效率和安全。

他站在如內心一樣空曠的第五層,玄奧而順暢的筆畫在他手下傾瀉而出。與此同時,他靈魂之海中固化的九個法術在洶湧的火焰中漸漸燃燒起來。筆端划動,火焰升騰,他陷入其中不能擺脫。

不知道過了多久,筆畫如藤蔓般向四周伸展不停息。阿萊格里的靈魂之海中,固化的法術迴路已經在火海中燃燒乾凈,只餘下數個簡單的勾畫,零零散散的懸浮在空中。最後濃縮凝固成一團微小的火焰,遠望如星辰,細細看去卻是一個又一個微縮的火焰符文。

魔法陣徹底完成了最後一筆,竟然如呼吸般明滅閃爍了三次,方才徹底黯淡下去。可是,阿萊格里所用的不過是炭筆而已,繪製出的草圖竟然有如此的異象。

阿萊格里卻依舊站立不動,靈魂之海中火焰如海潮般湧起,迸濺的水花飛揚上天,一團又一團火焰被吸引上天空。微微顫動。它們的排布也並不均勻,粗略看去分成了七八團,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星座懸浮在天空中。

如是許久,潮水逐漸平靜下來,微小的火焰符文。每一個都代表著一個最基本的魔法迴路的構造體,如星辰般排列分佈。原本的固化法術無影無蹤,只有漫天火色的星辰璀璨奪目。

阿萊格里緩緩睜開眼,略有些茫然的掃視了一眼四周。

暮色已經非常深重,魔法塔內一片yin暗,樓梯口處,一身水綠色裙衫的伊芙蘿拉輕笑道,「你醒過來了,大畫家?」

阿萊格里低頭看了一下,才發現「能量熔爐」的魔法陣已經繪製完全,顯得玄奧而美麗,其中有些轉折處,流暢不見絲毫滯澀,竟然是罕見的高水準。就連自己一直還在猶豫取捨的一些構造,也已經勾連在一起,現在他看過去,發現那恰恰是最佳的選擇。

「我畫的?」阿萊格里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沒錯,」伊芙蘿拉微微施禮,「多謝你呈現出的,如此美妙的藝術。」

阿萊格里有些尷尬地撓撓頭,小心翼翼地走了出來,「原來已經這麼晚了。」

伊芙蘿拉痴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魔法陣,微微讚歎,看到阿萊格里走過來,笑道,「對了,還沒恭喜你,成功晉級。」

「晉級?」阿萊格里有些納悶,還沒明白過來。

「是啊,大魔法師閣下,」伊芙蘿拉仔細打量著他,點點頭,「不要懷疑我的眼力,傳奇魔法師我都見過。」

阿萊格里有些茫然,準備一會使勁呼喚下赫爾修斯問問,這時候也不想去多想,沖著精靈少女道,「多謝,走,我們一起去吃晚餐。」

「不了,」伊芙蘿拉搖搖頭,「我該回去了。」

兩人一起走下了魔法塔,天空已經繁星點點,阿萊格里略微分辨一下,卻發現和自己靈魂之海中的那些完全不同,看來那些火焰符文也只是看起來像而已。

「你真的要走了?」走出塔門,還等候在那裡的布魯克迎了上來,阿萊格里側頭小聲問道。

「恩。」伊芙蘿拉點點頭,不知道發了個什麼信號,天邊傳來龍鷹的鳴叫,只是一瞬間就抵達了他們頭頂,盤旋著降落下來。

「一路順風。」阿萊格里也沒有挽留,道別道。

「希望是順風,那樣飛的快一點,」少女騎上鷹背,轉頭笑道,「阿萊格里,有興趣和我們結盟嗎?」

阿萊格里微微愕然,龍鷹已經撲翼飛起,轉瞬遠去了。

「老師,老師?」布魯克仔細打量著阿萊格里,總感覺他身上有了些許的不同。

「魔法陣已經繪製好了,明天你就讓匠工們過來,這個法陣非常重要,我會和你一起指導他們……」阿萊格里輕聲吩咐道。

「這個我知道,」布魯克點點頭,依舊好奇地看著阿萊格里,「老師,你身上,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有一股火焰的氣息繚繞不休?」

阿萊格里側側頭,示意他們都讓開,對著眼前的空地,也沒有說話,只是伸出了手。

淡淡的紅光繚繞,阿萊格里感覺靈魂之海中,幾顆小星星忽然發出了幾道光芒,勾連在一起,魔力洶湧的填充進去,幾息之間,一枚「火球」已經噴射了出來。

布魯克撓撓頭,雖然沒有吟唱,但是瞬發初階的「火球術」可是連阿芙拉都能夠做到的事情。


阿萊格里微微一笑,再次伸出手,紅光繚繞,靈魂之海中同樣的星光勾連,只是數量更多,構造更複雜,消耗的魔力也更多。但是耗費的時間卻相差無幾,中階「火焰枷鎖」在空地上翻騰起來。

布魯克皺著眉頭,似乎想到了點什麼。

阿萊格里的手沒有收回去,紅光亮起,更多的星辰,更多的星光,複雜到幾乎調動了大多數星辰的結構,消耗的魔力讓他的臉色也有些蒼白。

但是耗費的時間依舊相差不多,依舊沒有吟唱。

火柱衝天,幻化成體型龐大的噴火龍,嘴角流淌著岩漿般的火焰,耀武揚威的環視了一下四周,方才砰然散去。

布魯克靈光一閃,震驚而欣喜的叫道,「老師,你……你晉陞上位了?」


阿萊格里自矜的一笑,就聽到圍觀的工匠們爆發出震天價的喝彩聲和掌聲,夾雜在其中的是「好」,「這個戲法變得好!」,「再來一個,再來一個!」的高呼聲。

「這個戲法變得好?」阿萊格里喃喃重複道,最後只能哭笑不得的聳聳肩。

原斯諾頓帝國的東南方,黎明山脈一條北向支脈的西側,分佈著一片優質的高山草場,這裡曾經是「紫電輕騎團」的馬匹和休整基地,也是艾西婭的爺爺贈送給納奇尼的一個禮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