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ps:唉,白天寫太多,寫的好累。到現在,才趕出第五更!先更新,免得你們久等。第六更,我會繼續寫,你們先晚安,估計第六更出來有點遲。

2021 年 1 月 19 日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赤狐瞥了一眼臉色蒼白,眼帶仇恨的佘翼,也是冷冷一哼,道:「實力不足,卻偏要強硬出手。老五,這次你要引以為訓!若是那小子再強一點,你毀得就不是一條手臂,而是整條性命了!」

「大哥,我知道錯了。我只是以為那小子不敢出手而已,誰曾想到那小子在三姐體內藏了一個高手,讓他出手根本毫無顧忌……」佘翼有些後悔的說道。

「現在說這些也是無用了。隨我回冰雪山,好好養傷吧。再過些時日,待我元神之力重新飽滿,再臨巔峰圓滿的時候,我們便一同下山。剛才那詭異老者,吞噬了我不少元神之力,我也需要休養一段時日。」赤狐陰沉的說道。這些日子,他一邊在那地方的靈氣匯聚,另一方面,也是在調整自己的狀態。想要衝擊凝丹境,必須以最好的狀態去尋求突破,如此,方才能夠增加成功率。凝丹如若失敗,輕則修為退回吞靈境後期,重則,直接爆體而亡!所以,赤狐也是無比的慎重。但今日那老者的出現,又讓他的元神受損,他也不得不將突破的計劃延遲一些了。

「大哥,我的傷勢,不止是手臂,這條手臂我自知是毀了。可是我體內之傷,恐怕還需要大哥你幫忙化解。」佘翼苦笑道。

「老五,你體內也受了傷?」蚩鳩臉色一變,他一直以為佘翼只是被炸毀了手臂而已,倒是沒有機會去檢查佘翼的身體狀況。而且,佘翼一直也未曾提及。

赤狐也是眉頭皺了皺,他們的靈力一旦消耗,極難補充,這也是赤狐也不願意多動手的原因。如今,他衝擊突破的日子在即,靈力更是極為珍惜。聽到佘翼的話后,他的眼神有些陰沉。如果需要消耗自己的靈力,真不是他想要見到的。

「怎麼回事?」赤狐冷聲問道。

「那小子震毀了我的手臂,但是還有一股力量沖入了我的體內,如果不能將這股力量化解,我的經脈遲早要被他的那股力量損毀開去,到時候,我算是真正的廢了。所以,懇請大哥出手相救!」佘翼目光有些哀求的說道,他知道此刻的大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珍惜靈力,但是他不開口求助大哥,他就可能變成廢人一個!而他,自然不想變成廢人一個!

「什麼,情況這麼嚴重?老五,你怎麼不早說!」蚩鳩驚怒道。

「我……」佘翼吞吐的看了一眼赤狐,蚩鳩一愣,隨即也是明白了佘翼沒好意思開口的原因。畢竟,現在是大哥準備沖關的非常時期,如果在靈界,消耗的靈力很快就能補充回來,可是在這個半天遇不上一縷靈氣的地球界,靈力消耗容易,想要補充回來,太難……

「讓我試試,大哥沖關在即,的確不能隨意消耗靈力。」蚩鳩說道,隨即一把抓住佘翼另一隻手臂,佘翼張口想說什麼,可是最終並沒有說出口。雖然他很不想承認,但他心中卻又不得不承認,沈天衣已經強大到了讓他戰慄的程度!甚至,連他的二哥,也根本沒實力化解掉那一股霸道之力……

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一直猶豫著不開口了。

很快,蚩鳩的臉色就是變了,變得很難看!

「大哥。那股力量充斥著極為霸道的氣息,並且屬於至陽之力,我無法化解!」蚩鳩臉色難看的沉聲說道。

赤狐的眼神,更加陰沉了。

「老二,你抱著三妹。我看看。」赤狐沉聲說道,雖然他不願耗費靈力,但他卻不可能真的不管佘翼。他們幾兄弟一起來到地球界,雖然個個都是狠辣之輩,但兄弟之間的情誼,卻也頗為深厚,斷是不會看著佘翼就這樣變成廢人的。

蚩鳩接過苗鸞的身體,赤狐便是對著佘翼走了過去。

佘翼眼中閃爍著感動的神色,顫聲說道:「大哥,對不起!」

「行了。你我兄弟,說那些廢話做什麼!以後不要魯莽而動。雖然我沖關在即,但卻與你的一身修為相比,遲延些日子,倒也沒什麼。」赤狐沉聲道,隨即便是抓著佘翼的完好手臂,元神之力探入其中。

很快,赤狐就是發現了一股淡白的勁氣,穿行在佘翼的經脈之中,將佘翼的靈力攪動的頗為混亂,如果不是佘翼本身就是歸靈境的實力,又在全力壓制著這一抹白色勁氣,恐怕佘翼的經脈,早已被著白色勁氣廢掉了。


「好歹毒的小子,廢你一臂, 元素生死輪 !」赤狐低沉的一怒,隨即精純的靈力,猛然湧入進佘翼的經脈之中,對著那一股白色勁氣直衝而去!

「給我滅!」

赤狐的靈力,猛然化作一隻凶虎之型,張著巨口,便是將那亂竄的白色勁氣侵吞而下!隨即靈力倒卷而回,連帶著白色勁氣,一起收入了他的體內,匯聚在了他的丹田之中。

赤狐臉上掛著一抹冷傲之色,什麼霸道之力,在我赤狐的面前,還不是輕鬆化解了?


可是,下一刻,赤狐的臉色變了!猛然狂變!

「該死的小子!」赤狐猛然怒喝一聲,全身靈力猛然朝著丹田之中收縮而去,可是,一切都晚了!

「轟!」

原本被赤狐吞回丹田準備被煉化的白色勁氣,猛然釋放出一股霸道至極的氣息,然後,在赤狐的丹田之中,爆了!

如果在別的地方爆了還好說,可是在丹田之地,修鍊者最為重要的地方爆了,那影響可就大了!更何況,那白色勁氣,本就是蘊含著極度恐怖的霸道之力,一旦爆開,威力極為恐怖!

「噗——」

丹田的爆炸,雖然被赤狐急速調集周身靈力迴轉丹田鎮壓,那股震蕩,依然讓他吐血一口,臉色一陣慘白!

「大哥!」

「大哥!」

蚩鳩和佘翼兩人皆是驚恐的看著吐血的赤狐,臉色驚慌不已。

「這小子,好深的心計!竟然用這種法子來陰算於我!待我他日將他擒下,必定將之抽筋扒皮,灼其元神!」赤狐臉色陰沉到了極致,那白色勁氣,早不爆,晚不爆,偏偏在進入了他的丹田之後,才開始爆了,他自然以為這是沈天衣在算計他了。不然的話,在佘翼的經脈之中,白色勁氣怎麼不爆?

「大哥,你怎會受傷?」蚩鳩震驚的問道。他和佘翼都不明白怎麼回事。更不知道沈天衣到底怎麼陰算到了他們大哥,畢竟,沈天衣和大哥並未交手過啊,難道……蚩鳩和佘翼猛然眼瞳一縮,是那股霸道勁氣?

「不錯,就是那個白色勁氣,在我丹田爆了!」赤狐沉聲道。

「那大哥你的丹田……」蚩鳩不敢想了。大哥正要衝擊凝丹境,萬一,丹田受損,無疑將會凝丹之舉,增加極大的兇險!

「我的丹田並沒有受創。雖然那白色勁氣的霸道之力極為厲害,但畢竟只有一縷,焉能對我造成巨大傷害?只不過,那股震蕩,讓我血氣有些翻騰罷了。但這卻是我赤狐無法洗凈的恥辱!待我跨入凝丹境,那小子就是我第一個要殺的人!」赤狐眼中冷芒爆閃,凶戾之氣,迸射而出,觸之眼疼!雖然他的丹田的確沒有事情,可是為了鎮壓那股勁氣爆裂的產生的能量躁動,赤狐卻是耗費了不少靈力。這一下,他又要多休養些日子了。這樣的遭遇,讓赤狐又恨又屈!如果正面和沈天衣交手,沈天衣連根毛都休想傷到他,可是這種陰險算計之下,他受傷了!即便是血氣翻騰這種輕傷,對他赤狐而言,卻是恥辱!難以洗凈的恥辱!

蚩鳩和佘翼聽到赤狐的丹田並沒有受到損傷,也是鬆了一口氣。

「走,回去。」赤狐冷冷的一喝,當先對著冰雪山暴掠而去。蚩鳩抱著苗鸞和佘翼隨後跟上。

……

沈天衣背著沈毅,一路急速奔逃,總算來到了平原周邊的一個小城市。至於他的車,已經被遺棄在了平原地帶,那般時候,開車反而不如他的速度。

這個小城,叫做沙克城,人口並不多。沈天衣得知自己的氣息,已經被老者隱匿下來之後,倒也不擔心會被赤狐等人追上了。

「想來,那替佘翼化解裂天之力的人,已經嘗到了苦頭了吧!」沈天衣進入了一家旅館,開了一個房間之後,嘴角便是掛著一抹冷意。裂天之力,霸道無邊,除了他,一旦有人想要強行煉化之,裂天之力就會自行爆裂!沈天衣當然不可能算計的那麼深遠,知道一定是赤狐替佘翼化解裂天之力,但他卻知道,不管是誰想要化解裂天之力,都會吃上一點苦頭。如果實力差點,說不定還能爆掉對方的丹田!

那佘翼辱他父親,他豈會只是爆掉對方一條手臂就能解恨的?就算暫時殺不了那些人,給他們製造點小意外,他還是很樂意的……

「父親,我為你療傷。」沈天衣將沈毅放在床上,體內玄龍之力,頓時分離出一股玄青之氣,朝著沈毅的體內輸入進去,開始為沈毅療傷。

沈毅受了些傷,又逢天色將晚,所以沈天衣打算在小城休息一夜,第二天再趕往連雲山,尋找百花島之眾的蹤跡。

ps:不負眾望,第六更送上!明天,你們是否還有激情在?月票,穀粒,砸起來!我等你們!另外,告訴大家一個消息,從1號到14號期間,是雙倍月票期間,投一張月票,就等於是兩張,打賞獲得的月票,也是一樣的,一張變兩張!所以,秀才懇請大家珍惜這段時間,將神醫的月票頂起來!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為沈毅治療好傷勢之後,沈天衣便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開的是兩個單人房,倒不是和自己父親住一起不方便,而是沈天衣心中還有疑惑,想要和那位老者諮詢一下。而他也不確定那位老者是否會顧忌他父親的存在。單開一房,還是比較穩妥一些。畢竟,這神秘老者的脾氣,他也是有些捉摸不透。

第一次神秘老者出現的時候,明顯對沈天衣的態度也是淡漠。甚至揚言,如果沈天衣自不量力的想要煉化吞靈噬神尺,他就會吞了沈天衣的元神!只不過,這一次的出現,老者的態度卻是明顯發生了改觀,並且還幫助了他!

沈天衣不會因為這樣就覺得老者對他親睞有加。他沒有忘記,老者幫助他,還有一個條件!而沈天衣也並不想讓他的父親為此擔心……這也同樣是他單開一房的原因。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沈天衣便是內視身體,那青色的鐵尺,就那樣安靜的懸浮在他的丹田之中,並沒有什麼異動。可是對於這老者毫無徵兆的鑽入他身體的行為,沈天衣心中還是有些忌憚的。

「都處理好了?」老者淡淡的聲音,從吞靈噬神尺當中傳來。

「嗯。」沈天衣不卑不亢的應了一聲,隨即說道:「這一次,多謝前輩出手助我了。」

「不必謝我。我會出手,也是有條件的。現在我已經幫助你們父子脫困,也該是你履行承諾的時候了。」老者淡淡的說道。

「前輩請說。只要晚輩能做到,定然全力為之。」沈天衣深吸了一口氣,便是說道,那一刻,老者控制著苗鸞所發出的氣勢,極為的恐怖,比赤狐的氣勢更猛,根本不是他沈天衣能夠對抗的存在。所以,條件必須履行!再者,沈天衣也不是忘恩負義,過河拆橋之輩,既然已經答應了,自然也會履行承諾!但有句話沈天衣沒有說話,如果老者讓他做什麼不仁不義之事,他也不會依著對方。但以對方的實力以及品性,沈天衣卻覺得對方也不是那種邪異之輩。

「呵……」聽到沈天衣答應的乾脆,老者也是發出一聲輕笑,隨即淡淡的笑道:「我名歐辛子。」

沈天衣一怔,沒想到老者竟然介紹起他自己來了,這是何意?心中雖然疑問,但是並沒有多問,他知道,自己此刻的角色應該是一個傾聽者!

「萬年之前,我是一名散修鍊器師,一生追求,並非是天道,而是器道巔峰!」老者又是說道。

沈天衣心中狠狠的一震!煉器師!如今在地球之上,已經消失的一類修鍊者!雖然張衡等人也能夠自己煉製一些法寶,不過,那些法寶,都是比較低級的。而且,似乎張衡煉製的法寶,讓沈天衣總覺得缺少一點什麼!或者說,張衡煉製的飛劍,並不完整!

歐辛子並沒有理會沈天衣心中的震驚,只是繼續說道:「老夫追求器道巔峰,一心只想煉製出最強的法寶,甚至不惜以身祭器,化為器靈之身。但奈何,最終還是失敗了。」

老者的聲音,忽然顯得有些落寞起來,嘆聲道:「有時候,不得不承認,人力,無法勝天!即便人類的天賦再強,卻始終敵不過天道之力。即便我以身祭器,最終還是無法超脫出那一步。苦哉,悲哉!」

沈天衣的嘴角,狠狠的一抽,超越天道之力?這歐辛子前輩還真是敢想啊!不過,對於歐辛子之名,沈天衣壓根沒有聽說過,也不知道對方是何等妖孽般的存在,竟然想著超越天道,還以身祭器,把自己化作了器靈!

器靈?沈天衣的眼瞳驟然一縮,難道說,吞靈噬神尺,便是著老者自己煉製的?然後,他把自己變成了自己煉製出來的法寶的器靈?

瘋狂!太瘋狂了!

「小子,我可知道我與你說這些的用意?」歐辛子收起落寞之意,轉而淡淡的又是笑問道。

「晚輩愚鈍,還請前輩明言。」沈天衣的確不知道歐辛子跟他說這些的用意。


「呵呵,老夫一生追求器道之巔峰,全部心思皆在於煉器之道。雖然有一身煉器之術,但卻一生無徒!」歐辛子淡淡的笑道。

「一生無徒?」沈天衣心中咯噔一下,隱隱有些激動,難道……難道歐辛子前輩的條件就是……

「不錯,我的條件,就是收你為徒,繼承我的衣缽。即便我的追求最終失敗了,但好歹也來了這世上走過一遭,卻也不想就此被人遺忘。你若得我傳承,便也是為我在這世間延續了一抹痕迹!讓世人知我,曾經還有那麼一位人物,叫做歐辛子。」老者淡淡的笑道,「非我好名,但人活一世,若是無名,便是平庸之輩!逆天而修,平庸既是螻蟻。無人知道,等於白活一世!」

「你,可願意做我徒弟?」歐辛子最後問道,聲音里,有著一抹肅穆的味道。

沈天衣真的很想答應,可是,他現在已經有了兩位師父,若是再拜師父,這算什麼?

「前輩,我已經有了兩位師父,若是再拜您為師,這似乎不好。」沈天衣直言道。

「這又何妨?修仙之途,浩瀚無邊,各有所擅。每一個領域,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宗師級人物。我也不要你判出師門,便當你第三位師父就是。在煉器之道上,我歐辛子敢言,放眼古今,無人勝我!」歐辛子淡淡的聲音里,卻是透著難言的霸氣和無比的信心!

放眼古今,無人勝我!這是何等的雄心霸氣!

「想來,你那兩位師父,也不會因此怪罪你的。」似乎是體諒沈天衣心中的擔憂,歐辛子又是笑道。

甜寵100式:君少,來嘗鮮! ,這歐辛子前輩,既然那等器道的巔峰人物,卻是為何對自己如此親睞有加,想要收自己為徒呢?

當初,明顯還是對自己有些不屑一顧的態度,為何,今日有這般轉變?幫了自己,條件卻是為了要收自己為徒?這等本該是天大的好事,老者卻以條件的形式提出,不得不讓沈天衣心中多想了。難不成,老者還有別的目的嗎?可是,自己究竟有什麼可以令老者可圖的呢?

「前輩,我心中有疑問,您可否替我解惑?」沈天衣決定還是問出來。不得不說,他對於煉器,還是很心動的,但卻也不敢盲目答應歐辛子,畢竟,一旦拜師,就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你儘管問吧。」歐辛子倒也爽朗。

「為何前輩要收我為徒?想來前輩這些歲載,也遇到過不少人吧。為何不選別人,偏偏選我?」沈天衣問出了第一問題。

「因為他們都不適合。」歐辛子笑道。

「不合適?」沈天衣一愣,隨即苦笑道:「這麼說,我合適?」

「不錯,你合適。煉器之道,除了最基本的力大、神強要求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悟性要遠超超人!你身居龍血之力,裂天之力,力量之道,完全滿足,甚至更是超越了我當年的天賦。神強,則是指著元神強大。你元神有著龍魂之力助益,異於常人,堅韌無比,凝鍊度非常高,遠非同境界之人的元神可比!至於悟性,呵呵,你能在沒有人指導的情況下,掌握九雷轟天陣之用法,已經可見一斑。二者,那玄龍太極,也是你自悟的吧?這玄龍太極,雖然還有些欠缺,不夠成熟,但以你的年紀,能夠悟出這般防禦之技,已經極為難得。由此可見,你悟性不差!煉器之道,非是單純煉製法寶那般簡單,越是厲害的法寶,其中蘊含的東西,便越是高深。譬如符刻之陣,沒有悟性的人,根本無法將之掌握精通。而大威力的法寶,除了本身煉製的材質要極為珍貴,所刻的符刻之陣也要求極高,更是繁雜無比,若不能精通符刻之陣,也成就不了煉器之道。不懂符刻,頂多就是一個器道的門外漢。」

「你的天賦,已經得到我的認可,所以,我才有決心收你為徒。當然,我對你也存有希冀之心,希望你能夠做到我沒有做到的事情。當然,這只是我的希冀,我也不會給你壓力。」歐辛子笑道,顯得很有耐性,也不逼迫沈天衣,更沒有拿條件作說。這一點,讓沈天衣心中也是頗生好感。

歐辛子說到現在,都是承認了他的天賦,並沒有以條件之說,威逼與他。

不過,沈天衣心中還是有些震撼,因為歐辛子將他的底牌一一道出,自己的底牌,竟然沒有一樣瞞過歐辛子的眼睛……

至於,歐辛子最後對沈天衣所說的希冀,則是被沈天衣直接忽略了。歐辛子以身祭器,都沒有完成的事情,他可不覺得自己能做到,再者,他也不會像歐辛子那麼瘋狂,為了煉製出超越天道的法寶,把自己給變成了器靈……

等等!

忽然,沈天衣心中狠狠一顫,目光有些緊縮起來!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沈天衣忽然想到一件令他震驚的事情!

歐辛子是為了追求超越天道之力,所以才煉製了吞靈噬神尺,更是為了這尺子,以身祭器,把自己變成了吞靈噬神尺的器靈,那吞靈噬神尺,究竟是何種品級的法寶?歐辛子全身當年,又是怎樣的實力?

沈天衣忽然發現,自己以前認知,有些太過可笑了。他以前覺得吞靈噬神尺,應該是屬於上品靈器,或者更高一些的極品靈器,再高,他沒敢想!

可是,吞靈噬神尺的等級即便沒有達到歐辛子所奢望的逆天程度,但也絕對不可能只是靈器品級!甚至,應該比玄器都要更高階才是!

「前輩,這吞靈噬神尺,究竟是何種等級的法寶?」沈天衣忍不住心中的震驚,便是問道。

「後天極品靈寶,唉,差一步,就差一步啊,但是這一步,還是無法跨越……」歐辛子沮喪的說道。

沈天衣有些疑惑,問道:「後天極品靈寶?這種等級的法寶,沒聽說過啊!」

「……」聽到沈天衣的話,歐辛子有些無語了。不過想想也是,一方面沈天衣境界有限,怎麼可能接觸到那些強大的法寶?二來,如今的地球界,早已不是當年仙道繁盛的洪荒時代了,很多東西,早已沒落了,沈天衣不知道,也很正常。隨即,他便是解釋道:「法寶的等級,一般分為寶器、靈器、玄器、尊器,然後就是靈寶。至於靈寶,則是分為後天靈寶和先天靈寶。後天靈寶,乃是大宗師級的煉器師,方才有實力煉製出來的強大法寶,而先天靈寶,就是天道之力的孕育下,自行誕生出來的一些強大法寶。威力無邊,比之後天靈寶,勝過百倍威力。唉,我一生追求,便是想要煉製出一件超越先天靈寶級法寶的法寶,可惜,還是失敗了。煉器之道,只能停留在後天極品靈寶的程度,那最後一步,始終無法跨越。」歐辛子說道。

「這麼說來,先天靈寶就是天地間,威力最大的法寶了?後天靈寶,也就是僅次與先天靈寶的存在?」 爆寵萌妃:邪王,要抱抱 。雖然歐辛子覺得遺憾和落寞,但是沈天衣卻不會想這麼多!尼瑪,玄器已經很牛逼了,後天靈寶,還是超越玄器,還有尊器,然後在後天靈寶之中,還是屬於極品的存在……如果,自己能夠煉化這吞靈噬神尺,憑著法寶之威,越級殺敵,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啊!

「嗯,先天靈寶,應該就是天地間威力最大的法寶了。至少,我沒有聽說過,還有比先天靈寶更厲害的法寶出現過。不過,我這吞靈噬神尺雖然沒有超越先天靈寶,但是威力也能達到一般的先天靈寶的威力了。只不過,可惜的是,你無法擁有他。」歐辛子說道,彷如是感受到了沈天衣心中的一抹激動,語氣也是變得無奈起來。

「額……」沈天衣一愣,隨即嘴角也是露出一抹苦笑,想想也是,歐辛子前輩可是吞靈噬神尺的器靈,他怎麼可能讓自己被人煉化,供人驅使呢?

「前輩,對不起。是我欠考慮了。」沈天衣道歉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如果你有實力煉化吞靈噬神尺,我讓你煉化也無妨。法寶煉製出來,找到一個合適的主人,也是一個煉器師最大心愿。只是吞靈噬神尺的情況有些不同,它是我以身祭器煉製出來的法寶,所以想要煉化它,就有了一個特別的限制。」歐辛子彷如是知道沈天衣的心思,便是笑呵呵的說道。

「特別的限制?什麼限制?」沈天衣愕然問道。在他認為,法寶都是可以用來煉化的,即便是一些大威力的法寶,花點時間慢慢磨,總有一天自然就能夠將之煉化了。

歐辛子的聲音,顯得有些戲謔起來,道:「實力境界超越我之前的修為,另外,想來煉化吞靈噬神尺,還要具有天品鍛造之火配合才可以。而我說的特別限制,便就是指天品鍛造之火。所以,如果你想要煉化吞靈噬神尺,你也只能拜我為師了。」

和沈天衣說了一會兒話,歐辛子的聲音,也不在像之前那樣淡漠了。

沈天衣眼神閃了閃,一件後天極品靈寶就擺在自己面前,想要得到它,就只需要拜師就可以,這樣簡單的條件,就能換來別人夢寐以求的強大法寶,他真的沒有必要在猶豫了!而且,成為煉器師,沈天衣自然也是渴望的!雖然法寶有多樣,但哪有給自己量身打造的法寶,更合適?

「前輩,我願意拜您為師,繼承您的衣缽!他日,我沈天衣在煉器之道上,有所建樹,必定為前輩開派立宗,供前輩為祖師!」沈天衣真誠的說道。之前歐辛子也說了,他收徒,便是為了留名,不甘宛如彗星一般,在修鍊界一閃而逝,而要名動天下,讓世人記住他歐辛子這樣一個人!以前,他沒有去追求的東西,現在他需要一個弟子來完成!這樣簡單的要求,沈天衣若是不答應,簡直太說不過去了。

「哈哈哈,好!自今日起,你便是我歐辛子之徒!但煉器之道,絕非易事,你既然做了我徒兒,你就要堅持下去,可就沒有反悔的道理了。」歐辛子大笑道,顯得很開心。尋找多年,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

雖然,當初沈天衣剛剛得到吞靈噬神尺的時候,歐辛子覺得沈天衣還不錯,但還遠遠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但也還是抱著一絲希冀的,否則,在當日沈天衣對戰黑龍虛影的時候,他也就不會出手了。而後,他眼見沈天衣沐浴龍血,獲得龍血之力,又練就裂天法體,得裂天之力!在隨後細微的關注,知道沈天衣自己還悟出了一個防禦之技,諸多審核之下,他其實早已認可了沈天衣,但他需要一個合適的機會,來跟沈天衣攤牌!

畢竟,他是一個洪荒時代的老怪物,他也怕沈天衣不信任他,懷疑他,而且他更知道沈天衣的心性堅韌,威脅沈天衣做他徒弟,只會起到反效果!而今,在沈天衣再次遭遇險境的時候,歐辛子主動站了出來,並以條件的形式,讓沈天衣入了套,再輔以吞靈噬神尺屬於強大法寶的誘惑,徹底的令沈天衣動了心!

雖然歐辛子極少露面,但暗地裡卻是廢了不少心思,可憐一位曾經的絕世高手,為了想要收一個徒弟,竟然這般花心思……

而此刻,沈天衣自己答應了做他徒弟,歐辛子還是很開心的,畢竟,他並沒有威脅沈天衣。這樣,沈天衣在成為了他徒弟之後,也不會對他有所芥蒂。

「師父放心,弟子定當努力學習煉器之道,絕對不辜負師父的看重和期望!」沈天衣神色肅穆的說道。既然已經拜了師,他自然稱呼起師父來。而且,稱呼歐辛子為師父,沈天衣也並無彆扭之感,反而很順口。

「嗯,好,很好,哈哈!」歐辛子估計真的很開心,又是哈哈長笑起來。這讓沈天衣也是很無奈,收了自己當徒弟,師父真的有必要這樣開心么?不過,沈天衣遠遠不能了解,一個宗師級的人物,遇到一個資質絕佳的人,繼承自己衣缽的那種喜悅心情。歐辛子已經化為器靈,此生再無所求,求得,便只有一個適合繼承他衣缽的人而已!而沈天衣在煉器天賦雖然並沒有凸顯出來,但以歐辛子老辣的目光,卻是能夠看到很遠之後的事情,他所列舉的沈天衣的天賦,遠遠不止他心中所看到的……只不過,有些事情,他並沒有說。即便有天賦,但依然還需要努力!

「咳咳,那個,師父啊,我要達到什麼實力,就可以煉化吞靈噬神尺了啊!」沈天衣見歐辛子依然在狂喜的大笑著,忍不住弱弱的問道。吞靈噬神尺,對於沈天衣現在而言,充滿著極大的誘惑,因為,他的敵人多!而且,很強!如果能夠掌控吞靈噬神尺,至少那赤狐將不在是他的敵手!

「……」

歐辛子正在興奮頭上,見沈天衣心中還在惦記著吞靈噬神尺,也是有些無語,這小子倒是很直接,不過,這種直白,卻是讓歐辛子並不反感,反而很滿意,至少可以看得出來,沈天衣不是那種虛偽之人。沈天衣願意乾脆拜師,想得到吞靈噬神尺就是其中原因之一。這種直言不諱,反而顯得心性坦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