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歐陽榮內心瀰漫着一種無盡的恐懼,父親爲了訓練他,曾把他一個人扔在天魔煉獄,那裏羣魔亂舞,稍有不慎就會被吞噬,也曾把他跟最兇殘的兇獸關押在一起近千年,任其自生自滅,在這種更殘酷訓練下,歐陽榮自認爲世間再無能讓他感覺到恐懼的之物。

2020 年 10 月 27 日

然而,此刻面前這個看起來年紀與他相仿的青年,卻讓他品嚐到了那種來自內心最原始的懼意。

那是殘酷的折磨、苦訓無法消除的存在!

歐陽榮原本以爲他早就磨滅了這種東西的存在,而此刻,他意識到自己失敗了,終究沒能根據恐懼。

地獄之中年齡的推算是粗暴、簡單的,由於後天期靈氣以及各種限制,沒有人能夠真正的長生不老,所以在容貌上除非刻意隱藏、僞裝,否則都會有年齡的痕跡。

因此推論對方修爲高低的時候,往往從相貌上是一個選擇,當然也不排除某些修煉了百萬年、千萬年的變態,依然是青年模樣,如海龍幻化的秦龍!

在龍族來說,他也就是一條剛剛成年的龍而已。

歐陽榮在惶恐!

燕璽更是如此!

燕璽覺的自己肯定是出門沒看黃曆,趕了個黑道凶日,今兒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年輕一輩的高手一個比一個厲害。

他自認是絕代天驕了,但遇到了歐陽榮這個變態,沒想到現在又殺出一個無名人,真是令他傷碎了心。

“這是誰?”

人羣中衆人回過神來,看着秦羿,心頭都是無比的巨驚。

敢從天罡宗少主手中搶人,這無疑於虎口奪食,且不管此人修爲如何,就這份勇氣,也是常人無法相比的。

“秦羿,他想幹嘛,大頭,你還不趕緊勸他回來,會死人的。”

古清見秦羿一聲不響就上去了,回過神來,趕緊催促大頭。

她雖然不喜歡這個狂妄的傢伙,但好歹是一路走來的,再者,秦羿可是用他們古劍宗的帖子會盟的,不管他是贏了還是輸了,古劍宗無疑就會得到天罡宗。

其背後的巨大壓力,不是他們兩人能夠承擔的。

“是啊,大頭兄弟,你趕緊勸他下來吧,他會害死我們的。”

“那是誰?天罡少主,神一般的人物啊。”

葉飛惶恐不安的勸道。

“我呸。”

“天罡少主,什麼垃圾玩意,就是天罡宗主來了,我家爺也絕不會放在眼裏。”

大頭吐了口唾沫,不屑罵道。

他當然知道歐陽榮厲害,但跟隨秦侯多年,他深知一個道理,只要秦侯決定去做的,那一定是對的,一定是有把握的。

“你,你瘋了,一個比一個猖狂,哎,真是被你們給害死了。”

古清氣的直跺腳,她就沒見過這麼固執的人。

連燕璽這等天才都栽在了歐陽榮的手上,秦羿上去不是送死嗎?

大頭猙獰一笑,懶的再理會她。

事實上他也看不透這個主子,秦羿神祕消失了,又悄然出現在這,修爲到底有多高,沒有人能知道。

但一出來就拿天罡宗練手,確實有些超乎常理。

大頭想不明白,自然也懶的再想了。

“是你?”

“這裏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趕緊給我滾下去。”

楊德長身而起,他倒是不怕秦羿砸了他的攤子,而是擔心秦羿惹惱了歐陽榮,畢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挑釁天罡少主的。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秦羿依然死死扣着歐陽榮的虎口,同時冷冷回頭看向了楊德。

“廢話,怎麼你是聾了,本公的話你聽不到嗎?”

“快給我滾下去。”

楊德怒吼道。

作爲地獄的名人,這次會盟的盟主,他絕不允許有人如此挑釁他的尊嚴。

“你確定嗎?”

秦羿劍眉一揚,漆黑的瞳孔如刀劍般直逼楊德。

楊德剛要叫囂,陡然渾身一顫,不自覺的就全身軟了下來,整個人像是輕飄飄飛了起來一般,他驚訝的發現只是這麼一眼,他竟然被這少年嚇的元神出竅了。

楊德意識到,這個狂妄的少年並非他能惹的,然而已經晚了。

秦羿的瞳孔中,微微泛起一點紅。

如同鍼芒的一點紅!

當那點紅泛起時,楊德彷彿看到了漫天的火焰,所到之處,神佛無路!

楊德從來沒有這麼恐懼過,他第一反應就是完了,忍不住瘋狂的大叫了起來:“我是廣王麾下的藩王,我兄長是酆都王城丞相文候楊天放,你要敢動我一絲,我保證你會後悔一輩子。”

秦羿蔑然一笑,眼中的業火透出,下一秒楊德渾身被血紅色的火焰包裹。

業火加身,任憑楊德使出渾身解數,也是徒勞,此時後悔已晚,唯有痛苦大呼、哀嚎,口中發出一陣陣詛咒:“你不得好死,我大哥不會放過你的。”

“聒噪!”

秦羿劍眉一沉,火焰更作,唪的一聲脆響,火焰瞬間爆裂。

一代情癡、赫赫有名的地獄當紅“流量名人”楊德就在衆目睽睽之下,化作了灰燼,一陣風吹來,便徹底消散無影無蹤。

場中死一般的寂靜!

太狂了!

太霸了!

這可是文候楊天放的弟弟啊,就這麼說殺就殺了。

此時的秦羿不再是狂望者,而是死神!

沒有人再敢質疑他的所作所爲,沒有人再敢多看他一眼,生怕一眼下去,便爲這尊魔神所殺。

余生傾心皆是你 “我要保他。”秦羿殺了楊德,這纔看向歐陽榮,無比平靜道。

“爲什麼?”

歐陽榮喉頭一陣乾澀。

“因爲我需要一條狗,這個理由夠嗎?”

秦羿直白道。

歐陽榮面頰顫動了起來,還從來沒有人能從他口中奪食!

他的自尊心像是狠狠遭到了踐踏,體內的天罡血脈在沸騰,無窮的戰力在積壓,然而,理智告訴他,這個人他惹不起。

在自尊與生命之間,歐陽榮識趣的選擇了後者。

“夠!”

“我也沒殺狗的習慣,這個人給你了。”

歐陽榮氣場一收,顫聲道。

燕璽聽到這句話後,知道從鬼門關撿回了一條命,重傷之下,再也承受不了這種巨大的刺激,頭一歪當場暈死了過去。 歐陽榮妥協了!

這要是在楊德死前,大家一定會無比的吃驚。

但現在看來,這一切都很正常,誰都能看出來,這個橫天出世的青年,氣場已經穩穩壓住了歐陽榮。

不可一世的天罡少主,在他面前就像是尊師面前的小學生,是那麼的恭敬,不敢掀起絲毫的波瀾。

“你贏了,能否告訴我,你的尊姓大名,也好讓歐陽銘記在心。”

歐陽榮緊咬着牙關,冷冷問道。

“秦羿!”

秦羿道。

在他看來,十八獄秦侯這個身份已經成爲了過去,從今日起秦羿,纔是令這天地色變的名字!

“好,秦羿,我記住你了。”

“這場比試你贏了,我天罡宗認輸,流雲宗的人你可以上山帶走了,樑闞那由我交代。”

“告辭!”

歐陽榮深知識時務者爲俊傑,既然認慫了,索性就徹底點,微微一拱手,陰沉着臉就要離去。

就在他強忍着屈辱,以爲萬事皆休,待來日苦修再報今日之辱時,秦羿波瀾不驚的聲音再次在耳後響起。

“我說過你可以走了嗎?”

什麼?

就在衆人以爲這齣戲和平結束,正要替秦羿慶賀之時,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再次讓衆人的神經緊繃了起來。

要知道給他認慫的可是天罡宗少主,四高之一歐陽雄的獨子啊。

這傢伙簡直得寸進尺,他想要幹什麼?

“你說什麼?”

歐陽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轉過身蹙眉驚問。

“你想走,有問過我嗎?”

秦羿負手笑道。

“你到底想幹什麼,莫非真要與我天罡宗爲敵?”

“你別忘了,我天罡宗門生遍佈四海,一呼之下,整個十八層地獄如山崩海嘯,我父親是四高之一,修爲已達聖人。”

“你很強,但我天罡宗的能量不是你能承受的,我勸你說話之前,最好想清楚了。”

歐陽榮近乎瘋狂的大叫了起來。

“說的很好,你若是普通人,我可以把條狗一樣給放了,但你不是,你是歐陽雄的兒子,所以,你今天註定只能死。”

秦羿摸了摸鼻樑,臉上的笑意更燦爛了。

“瘋子,你簡直就是個瘋子。”

歐陽榮深吸了一口氣,搖頭無奈咒罵道。

他是真不想跟一個自己看不穿的人作生死相拼,但如今對方點名要他的命了,他若是再退縮,不僅僅令天罡宗蒙羞,更對他的戰氣提升不利。

既然退無可退,那就戰吧。

作爲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歐陽榮已經到了渡劫期,渡劫後期的聖境、準聖、聖人、聖尊,假以時日,也是遲早的事。

“好,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讓我死在這。”

歐陽榮緩緩脫下披風,隨手一扔,話音剛落,全身氣勁爆發,吼!

“天罡本命甲!”

天際瞬間陰雲密佈,一道道湛藍的雷電自九霄而降,神雷隆隆,整個擂臺被炸的一片狼藉!

面對這種渡劫期的頂尖高手對決,威力比起剛剛的燕璽要更勝十倍,衆人不敢再盲目圍觀,紛紛後退數裏,選了較高的山地,運足了氣息保護好了周身,直到確定不會被波及,這纔敢遠遠定睛圍觀。

歐陽榮爆喝之餘,整個人騰空而去,沒入雷電之中。

一道道雷電不斷的加持在他的周身,組合成一副神威赫赫的雷電戰甲!

待落地之時,歐陽榮整個人就像機甲戰士一般,全身被佈滿符文的雷甲所包裹,電光閃爍數十丈,儼然天神下凡般灼人雙目。

“劍來!”

歐陽榮揚起右手,霸氣一喝,最後一道水桶粗的雷電頓時化作一把十丈許的天罡雷劍,雷劍所指之處,天地色變,無所不殺,無所不從。

秦羿在狂暴的驚雷、颶風中,黑髮飄揚,那冷峻的面孔沒有絲毫的變化,依然掛着淡淡的笑意。

他如今擁有了不可限量的混元之氣,更是天地間位數不多擁有仙法的人!

歐陽榮的本命甲固然驚人,但在一個仙面前,雷電只是最低級的玩法。

這就是眼界、境界上的差距!

在沒有得到下品天仙訣之前,秦羿也不知道,這世上什麼是真正的法,真正的術!

“天下至尊,莫過於力,莫過於武!”

“今日願請雷劍誅邪,天罡裂地斬!”

歐陽榮感受到來自先祖血脈中的呼喚,無比肅穆的仰天長嘯了一聲,手中的天罡雷劍運足真氣,猛地插入了地底。

頓時以歐陽榮爲中心的大地劇烈震顫,比起此前與燕璽對決強度要更勝數倍!

大地開裂!

不斷的深陷,隨着陷裂的深度增加,歐陽榮的臉色愈發的蒼白。

但他並沒有停止聚力,他深知高手對決往往也就是一招之間,要想拿下秦羿,能夠發圓滿的招式,儘可能的發揮全力。

大地越陷越深,當承載到了極致的時候,歐陽榮長劍在虛空急劃,大地化作八塊錐形巨石,按照天罡八卦之狀,從八個方面同時以錐角方向往秦羿刺了過去。

八塊山丘,聯合起來,如同一個小城池般鋪天蓋地的壓了過來。

在旁人看來,這完全就是真正的神仙鬥法了!

尤其是燕璽,此前他扛起半座山丘就自認爲了不得了,此刻才知道跟歐陽榮比起來,他真的就是個渣渣。

而葉飛等人歎爲觀止的同時,不得不爲秦羿擔憂,在如此恐怖的殺招下,這個“狂徒”真的能撐得住嗎?

事實上,他們的擔憂真的是多餘了!

砰!

當八塊巨石完美無縫隙的合上同時,秦羿動了!

確切來說,只是嘴脣微微動了一下!

定山咒,定!

秦羿掐訣的同時,朗聲唸咒。

強大的混元之氣如潮水一般,瞬間透體蔓延,如同一道道無形的鎖鏈,瞬間將八塊巨石定在了半空。

那種強大咒法在混元之力操持下的神威,就連秦羿自身也是被震撼到了。

此前在海底運用縛龍咒的時候,由於當時是牛刀初試,又沉浸在征服海龍的喜悅中,並沒有太大感受。

然而此刻在萬衆矚目之下,運用出神咒,輕鬆剋制住歐陽榮的殺招,他才真正體會到,他確實已經站在了一個至高位面上。

聖境之下,皆爲螻蟻。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一切都結束了嗎?

每個人心底都寫滿了疑問,如古清等人甚至都不敢張目再看。

在那種八石加身的神蹟下,區區肉身怕是要被擠壓成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