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Auto Draft

2021 年 1 月 6 日

“快去中心大學報道,今天是你上大學的第一天!”

“什麼!”聶凡一下子坐起,吃驚的大喊道。他也是昨天才來到h市,怎麼今天就要報道上學,時間趕得太緊了吧。

“聶兄弟,怎麼了?”周龍就在聶凡的隔壁,聽到聶凡大叫,連忙推門進來。

聶凡抓了抓頭髮,不好意思道:”周哥,你知不知道中心大學在什麼地方,我今天要報道上學的。”

周龍也吃了一驚,叫道:”中心大學離我們這可是有些遠了,不如我們送聶兄弟去吧!”

聶凡點頭道:”那謝謝了。”

“謝什麼謝,上大學這可是大事,我們這幾個兄弟要有人上過大學,也不至於淪落到如此的地步。”周龍感概道。

聶凡也顧不得許多,稀里糊塗的就跟著周龍上了車,周龍幾人也十分急忙的上車,搞的好像是他們上學一樣。

中心大學,在h市也是一座十分出名的大學,雖然建立的時間尚短,但是師資雄厚,各種設施一應俱全,吸引了全國許多的高校學子前來。

今天中心大學的校門口,車來車往,人流如潮,來自全國各地的新生匯聚一堂,老生們也在忙著看熱鬧,發現有漂亮的學妹出現就去搭個訕,沒有的話,就聚在一起討論著這一屆的新生。

“我去,你看那小子,長得和豬八戒他大姨夫是的,還吃!關鍵是有錢,坐賓士來的,後面還跟著兩女的。”

“那小妞一看就是黑木耳,打扮的這麼清純,卻坐一老頭的車過來,肯定是乾爹!”

“說不定是親爹呢?”

“滾犢子,那老頭都來尼瑪六七次了,每次都換一個女的,他有這麼多親閨女啊!”

“別吵吵了,看那邊!大場面!”爪叨剛。

遠處,兩輛越野吉普正咆哮著開了過來,驚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紛紛尖叫著四處躲藏,那倆車開的太快了,距離眾人不足百米居然也不減速,這是要出事故啊!

“嘎吱!”

一聲刺耳的摩擦聲響起,兩輛車俱都是同時剎車,車輪與地面摩擦留下常常的黑印,兩車滑行了幾米,終於停了下來。吉普車前,一輛奧迪車內的男青年正嚇的渾身哆嗦,剛才吉普車直接沖著他而來,他還以為要撞上了呢。

“他媽怎麼開的車啊,是不是找死,你他……”男青年一下車,就開口大罵,但是罵到一半,忽然就閉上了嘴巴。

兩輛吉普車的車門打開,幾個大漢從車裡走下來,這些大漢一臉的兇悍,渾身肌肉緊繃,身上更有著大量的紋身,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兇殘,一看就不是好人!幾個大漢一下車,不但讓那男青年閉嘴不敢再說什麼,就連校門口的其他人也都閉上了嘴巴,有的人甚至偷偷摸摸的掏出電話,看樣子是準備報警,校門的保安也愣愣的站著,不敢上前。

“周哥,你不用開這麼快的,時間上還來的及!”聶凡跳下車,對在車上的周龍叫道。

一下車,聶凡就感覺有些不對,太寂靜了,周圍所有人似乎都看著他這邊,聶凡轉頭,看了一眼幾位大漢,心裡明白了,不自覺的笑了一下。

“周哥,謝了!”聶凡再次對車上的周龍表示感謝,周龍也只是笑笑,招呼了幾位大漢,開車離去了。

隨著周龍幾人開車吉普車離去,校門口的眾人才恢復了常態,但是人人看向聶凡的眼光中都充滿了戒備,被人這麼送來的主,家裡肯定是社會的!而且是那種能量很大的那種!

聶凡對此只能報以苦笑,隨手拉住一位男生,禮貌的問道:”這位同學,對不起,我是新生,請問去哪報道啊?”

被聶凡拉住的男生,一臉快要哭了的表情,唯唯諾諾的答道:”大よ大哥,我也是新生,我不知道,你別打我啊!我真的不知道!”

聶凡尷尬的一鬆手,那男生像劫後餘生一樣,撒腿就跑。

“這位同學¨請問……”聶凡低聲下氣的問道。

“我不知道!”被問的人一副被打了的樣子,搖了搖頭跑開了。

聶凡嘴角抽動了一下,向著幾名老生打扮的人走去,結果那些人一看,也都對看了一眼,紛紛走開了。

聶凡上學的第一天在一種令人尷尬的氣氛中度過,似乎很多人都認定他家裡是社會的,他就是個黑二代,大學一讀完就會接手家裡的生意。聶凡相信,要是在校園裡排一個最不受歡迎的榜單,他一定上榜,而且排名極度靠前!

一直到下午,聶凡才接到了海藍的電話,一番對話之後,聶凡嘆了口氣,直接走向大門外,雖然還沒有到放學的時間,但是聶凡一走到門口,門衛室的保安一看是他,立馬打開了大門,聶凡此刻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聶凡出了學校大門,一眼就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海藍,嘆了口氣,便走了過去,道:”你可真不負責任,昨晚就把我丟了,要不是我自己有辦法,今天根本沒法報道!”

聶凡牢騷發完,海藍才微微一笑,道:”你現在不是很好嗎?而且這次給你安排的身份是超級富二代,哪怕你今天不來報道,一樣可以讓你入學,也剛好的符合了你富二代的身份!”

“我不想和你爭了,叫我出來幹嘛?”聶凡問道。

“帶你去你住的地方,難不成你還想住宿舍嗎?”海藍轉身,進了一旁的一輛紅色小跑車內。

“你這車換的挺快的,什麼時候也給我來一輛?”聶凡進了車,有些不滿,海藍的車幾乎就是幾天一換,自己以後的身份就是個富二代了,怎麼能連輛車也沒有。

… inmmmmm”你有駕照嗎?”海藍只是反問了一句,聶凡頓時便無言以對,海藍輕笑道:”放心。你以後會有專車接送的!”

海藍開車帶著聶凡來到一座小型別墅前,下車后對聶凡道:”這裡以後就是你的新家。”

聶凡看了看,有些不滿的說道:”不是說超級富二代嗎,我就住這啊?怎麼說我家也該和城堡是的。這才對的起我超級富二代的身份!”

海藍白了聶凡一眼,道:”這只是你在h市的臨時住所,說白了就是你在校外住的地方,又不是你真正的家,差不多就可以了!你倒是對新身份的要求蠻高的!”

聶凡再次無言以對。

兩人進了別墅,聶凡這才發現這別墅外表看上去很一般,但是裡面的裝修卻是富麗堂皇,聶凡雖然不怎麼懂。但是看得明白,光這裝修,沒個上百萬根本就拿不下來。

海藍一進門。就拿出一本資料扔給了聶凡,自己從廚房裡端出一杯果汁坐在沙發上津津有味的喝了起來。

聶凡接過資料。坐在沙發上,仔細的看了起來。半響之後,聶凡將資料放下,用手揉了揉太陽穴,一副很是煩惱的樣子。

“這次的任務都寫在資料上了,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我。”海藍將果汁放下,盯著聶凡。爪叨場。

“資料上說的九尾狐就是這次的目標吧,但是這九尾狐到底是什麼人?”聶凡抓頭,資料上對九尾狐的介紹很少,別說性別,就連名字都沒有。

“九尾狐是他的代號,至於其他的一切都是個謎,不過我們收到確切的消息,他現在就在中心大學,你此次的任務就是找到他,然後搶回他手中的一份資料!”海藍微微一笑,繼續說道:”無論什麼代價,你都要找到九尾狐,搶回那份資料,而且,九尾狐必須死!”

聶凡沉默,想不到自己第一次的任務就這麼艱巨,而且需要殺死目標,這讓聶凡有些為難,雖然接受了李知秋這個身份,但是讓他殺人,他心裡還是有些抵觸。

似乎看出聶凡在困惑,海藍安慰道:”不要有太多壓力,這個世界弱肉強食,殺與被殺都是無可避免的,你以後會明白的!好了,我先走了,你要趕快完成任務!”

海藍起身離去,聶凡才將資料拿回來,重新看了一遍,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些什麼。

“少爺,您準備什麼時候吃晚飯?”聶凡思考間,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

“啊?”聶凡驚叫一聲,站起身來,向後看去。

聶凡的身後,一位女僕裝打扮的少女正站在他的身後微笑著看著他,少女看起來年齡不大,也只有十**歲,明眸皓齒,身上充滿一股柔弱的氣息。

“你是?”聶凡疑問道。

“回少爺,我叫做洛雨,是少爺的管家兼女僕。”少女眨了眨眼,露出明媚的笑容。

“額,你是海藍安排的嗎?”聶凡繼續問道。

少女笑容不減,說:”海藍姐還有其他的任務,少爺這段時間就由我來照顧,少爺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詢問我。”

聶凡尷尬的一笑,笑道:”我知道,不過你能不能不叫我少爺,還有,能不能把你身上的女僕裝換一下?”

雖然聶凡以前也夢想過有這麼一位漂亮的女僕服侍自己,但是真有了,反而有些不自在。

“少爺不喜歡嗎?不過我很喜歡呢,嘻嘻……”少女原地轉了一圈,問道:”可愛嗎?”

“呵呵……”聶凡乾笑。

洛雨嘻嘻笑著,說道:”我現在去為少爺準備些吃的,少爺沒事的話,可以去房間洗個澡換身衣服,少爺的房間就在樓上左邊的第一間。”洛雨說完,轉身進了廚房。

聶凡無奈的聳聳肩膀,上了樓,他也有些想洗澡,經過昨天的一場追逐,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打濕又吹乾了幾遍,昨晚在周龍那,他沒好意思去洗澡,剛剛洛雨一提,他又想起來了。

“果然不愧是富二代,這些衣服的牌子我都看不懂。”聶凡洗完澡后,隨手打開房間里的衣櫃,衣櫃里掛滿了衣服,各式各樣,看做工與布料都是上等,隨便翻了翻,上面的牌子沒有一個是聶凡見過的。

換了一身看起來不錯的休閑裝,聶凡下了樓,洛雨早就做好了一桌子的飯菜等著聶凡,洛雨見到聶凡,又是嬌笑不止,使得聶凡更加尷尬了。

吃了晚飯,聶凡也不知道說什麼,第一時間進了房間,開始修鍊。

一夜過後,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洛雨來敲門,讓聶凡準備去上學,聶凡應了一聲,下樓吃了早飯,急匆匆的出了門。

大門外,一輛高檔的寶馬車正等在那。

“少爺,這車以後就是你的專車,已經為你配了司機,以後你上下學都有專車接送了。”洛雨來到聶凡的身邊,遞給聶凡一個錢包道:”這錢包里有現金還有幾張卡,密碼是今天的日期,這些都是少爺以後用來開銷的。”

聶凡愣愣的接過,和洛雨道了聲再見,上了車。

聶凡一上車,寶馬啟動,帶著聶凡直接去了中心大學。

來到學校,聶凡這次倒是很低調,讓車停在距離學校還有兩百米的地方,便自己下了車,施施然的走向學校,來到大門處,此時已經換了另一個保安,聶凡對他笑了一笑,走了進去。

整整一上午,聶凡趴在桌子上無所事事,腦袋裡想的都是有關九尾狐的介紹,九尾狐是個很神秘的存在,在黑暗世界一直都是做著有關出售各種消息的生意,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沒有人見過他的真身。

臨近中午,教室里的其他人陸續起身去了食堂,只有聶凡一人還老老實實的趴著,似乎絲毫沒有要吃飯的意思。

“聶凡是吧?我叫做趙立,你好!”

聶凡正趴的好好的,一位白襯衫牛仔褲的小胖子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了聶凡的前面。

“找我什麼事?”聶凡抬頭看著小胖子趙立,有些好奇道,經過昨天他報道一事之後,基本所有人都避著他走,還沒有人主動和他打過招呼。

趙立一笑,胖胖的臉上,眼睛都咪成了一條縫,笑道:”是這樣的,我是學校武術社的副會長,想邀請你加入我們武術社!我可是誠心的哦!”

聶凡一笑,道:”怎麼?新生剛開始就能進?”

“別人肯定不行,不過換作你就不同了!”趙立答道。

“我有什麼不同?”聶凡奇道。

“大家心知肚明,我們武術社很期待你的加入!”趙立滿臉笑意,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聶凡點了點頭,說道:”那我考慮下吧!”

“行!聶凡你想加入直接去武術社報我的名字就行!”趙立站起身來,笑容滿面,和聶凡說了聲再見,便轉身離去。

“立哥,這聶凡可能有些背景,但是以立哥你的背景,不用這麼遷就他吧!我們武術社可不是隨便就能進的!”趙立剛走到教室門外,一位人高馬大的青年就走了過來。

“沒事,這聶凡家裡如果真是社會的,他從小耳熏目染起碼也會幾手,手底下說不得也有不少人!而且最近跆拳道社的那幫混蛋仗著有朴民浩撐腰,很是牛x!如果能讓聶凡這傢伙和跆拳道社的混蛋們起了衝突,我們不就輕鬆了嗎!呵呵……”趙立胖胖的臉蛋依然滿是笑容,轉頭走了。

“武術社?跆拳道社?這小胖子看起來和善,卻是個笑面虎,想利用我可不這麼簡單。”聶凡站在教室的門口的拐角處,沉默不語,剛才趙立走後,他就跟在了後面,趙立最後說的那些話,他可是聽的一清二楚。想不到他才剛進入大學,就已經被人惦記上了。

出了教室,聶凡在學校無聊的逛了起來。

“聶凡!”一聲驚喜的叫聲傳來,聶凡轉身,只見一個身材略矮的男生正興奮的向他跑來。

“小虎!”聶凡看清來人,也是一陣驚喜,這跑過來的人叫做孫虎,是他初中同學,兩人乃是死黨,不過孫虎一家在他上高中的時候搬走了,所以兩人從那開始就沒有再見面,想不到在這裡會見到。

“還真是你,遠遠的看背影有些像你,喊你一聲,你一轉身我才確定是你,你小子最近混的不錯,這一身衣服一看就都是名牌啊!”孫虎過來抱了一下聶凡,很是興奮。

聶凡一愣,卻是有些呆住了,他現在才想到,他的身份不一般了,他是李知秋,他只有兩年的記憶是真實的,其他的記憶都是虛假的,按這個道理來說,那他和孫虎的之間的記憶豈不是虛假的,那孫虎到底是什麼情況?他有關自己的記憶也是被動了手腳嗎?他們其實不是死黨,更談不上朋友與同學?只是被虛假記憶所影響的兩個陌生人?

孫虎看聶凡不說話,臉上露出迷惑,推了聶凡一下,有些不滿的說道:”怎麼?連老朋友都不認識了,還是根本沒有當我是朋友?”

“怎麼會呢,好哥們!”聶凡抱住了孫虎,管他記憶是不是虛假,他只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他的死黨!

聶凡與孫虎兩個人互相摟著肩膀,嘻嘻哈哈的去了食堂。

中心大學食堂的分一二兩樓,但二樓與一樓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只因為二樓更像一個酒店,這裡的菜可以隨便你點,自然有廚師為你做,但是相應的,錢也要比一樓貴出很多!

… ??聶凡雖然剛進入學校,但是對學校的一些基本還是有所了解的,所以直接帶著孫虎來到二樓。隨便點了幾個小菜,兩人邊吃邊聊。

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孫虎在說著他搬家后的事情,聶凡點頭聽,說起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孫虎的父母一直在外地做些生意,幾年前賺了點錢,就帶著孫虎來到了h市,好在孫虎的成績也不算,所以直接就考上了中心大學。聶凡點著頭吃著,心裡正琢磨著該如何和蔣虎說,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太過敏感,乃是一個超級富二代。昨天來學校報道的時候,更是被周龍帶過來的,這可和他以前的形象一點都不符合!

“你小子這幾年怎麼樣了?看樣子混的不錯啊!”孫虎問出了關鍵的問題。

聶凡一愣。嚴肅的說道:”兄弟,你信我嗎?”爪叨有。

“信!”雖然孫虎只說了一個字。但是言語里的信任顯而易見。

“怎麼和你說呢,其實我家很有錢,以前是父母擔心我學壞,所以做出一副沒錢的樣子,其實我是個超級富二代。”聶凡平淡的說完,等著孫虎的回答,他的話漏洞百出,但是此時聶凡卻不想多做辯解。

“好吧,那富二代,以後咱倆遇見要掏腰包的事情,就靠你了!”孫虎笑道,也沒有深究。

“哈哈,那必須的!”聶凡笑了,笑的很開心,不管記憶是否真假,眼前的這個人確實是他的兄弟!

吃完飯兩人又聊了一會,孫虎因為下午還有課就先離開了,聶凡又無所事事的在校園裡遊盪起來,仔細的觀察著遇見的每一個人,希望能夠走大運找到九尾狐,但是事實上,這只是聶凡的美好想法。

“聶凡!”一聲驚喜的叫聲從聶凡的背後傳來,聶凡癟了癟嘴,今天是怎麼了,難道又遇見以前認識的人了嗎?我是來找人的,不是被人找的!

聶凡轉身,一身熟悉又陌生的白色運動裝出現在眼前,一位身材修長,充滿活力的少女正對著他微笑。

“劉茹?”聶凡感覺嘴巴有些干,怎麼又遇見了這個女人。

“你還記得我啊,看樣子我們很有緣分!”劉茹捂著嘴偷笑,展現出青春少女的活潑。

“你也在中心大學上學嗎?”聶凡心底有些不想見到這個明媚如陽光的少女,他總是感覺這個少女是故意接近他的。

劉茹抿嘴笑著,也不答話,就靜靜的盯著聶凡,盯的聶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才說道:”當然了,我成績一向很好,尤其是體育方面!這次的高考成績也不錯,所以就來了啊!”

“那恭喜啊!我還有事,先走了!”聶凡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恭喜,轉身就走,絕不拖泥帶水。

“真是一個有趣而且神秘的人!”劉茹站在原地,看著聶凡的背影,她的高考成績真的很好,之所以選擇這個學校是因為聶凡來到了這個學校,她高考後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聶凡的志願只填了中心大學,也查到了聶凡的高考成績過了中心大學的錄取線,所以也跟著來到了這個學校。聶凡昨天來學校報道引發的風波她也知道,心中更覺得聶凡神秘,更加堅定要了解聶凡的決心!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她用望遠鏡看到的一切!

逃也似的從劉茹身邊離開,聶凡沒辦法,只好又回到教室,繼續老老實實的趴著,等待著放學,他根本無心在大學呆著,所以對別人而言五彩繽紛的大學生活,對他來說簡直無聊透頂!幸好他又遇見了孫虎,原來兩人選擇的課程一樣,下午孫虎來到教室第一眼就看到了聶凡,兩人一陣驚喜,一起坐在教室的角落,低聲交談著,時間彷彿回到了記憶中的初中時光。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課,兩個人約好出去好好吃一頓。

剛走出教室,聶凡不由的捂住了臉,心裡哀嚎了一聲,只見依然一身雪白的劉茹正站在教室的門外,笑吟吟的看著他。

“聶凡,我們又見面了!好有緣啊……”劉茹笑道。

“聶凡,人家美女來找你的,你們認識?”孫虎好奇的看著兩人,先是被劉茹的美貌驚了一下,然後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我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