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1 月 10 日

翌日。

季瑾在台里見到蒙太立后就前往與受害者約好的地點。

受害者小謝第一次見他們時,都是戴著口罩和墨鏡,這次,當她看到季瑾手機里所拍攝UC的照片后,大膽摘下口罩和墨鏡。

一張清新可愛的蘿莉臉出現在眼前,很難想象就是這樣一個女孩鼓起勇氣揭開UC的醜陋面紗。

「謝謝你季副主編。」小謝眼眶已犯了淚光。

季瑾向蒙太立使了下眼神,提醒他先出去。

包廂里只剩下她們二人後,小謝才脫掉身上的大衣,掀起袖口,露出自己小臂上的煙頭燙痕,以及……密密麻麻的針眼。

難以想象在UC,這個小女孩到底經歷了什麼……

……

一個多小時的拍攝,小謝才講述完自己在UC的遭遇。

被下藥送進神秘包廂,被侮辱強女干,然後又被UC的打手拿著視頻威脅必須隨叫隨到。

正因為UC拍攝的視頻,很多女孩才不敢聲張,只能聽命於UC的命令。

送走完小謝,季瑾反覆琢磨著小謝的話,突然聯想到一個環節。

「UC的人可以用那些視頻威脅小謝,那是不是也可以拿著那些視頻威脅神秘包廂里的權貴?」

猛地拍了下電腦!

絕對是這樣!

不然徐寒旭怎麼敢在北城這麼猖狂?

他只不過是一個過氣影帝,近幾年也幾乎沒有什麼能拿出手的作品,但在娛樂圈和商圈就是混的聲色雲起。

都說他是性格好,為人慷慨,所以在圈裡結交的朋友才比較多。

但現在,季瑾才明白,徐寒旭的好只是表面,指不定他就是用這些把柄威脅,才會讓那些權貴為他所用。

所以,她決定再深挖下去,不然就憑小謝的供述還有自己所拍的那幾張照片根本就除不掉徐寒旭這顆毒瘤。

……

回到台里后,季瑾被主編陳璨叫進了辦公室。

看完她拍攝的視頻以及小謝的供述后,陳璨眉心緊皺一團,靜默片刻后才開口:「你不是要去敘利亞當戰地記者?」

「嗯。」

可是這跟去敘利亞有什麼關係?

「先暫停對UC的深扒,準備一下審核材料,還有你家人簽署的知情同意書,最快一個月上頭就能批下來。」

什麼?

早不批,晚不批,偏偏在這個時候批下來了?

「師父?你不會是也要讓我停止對UC的調查吧?」季瑾實在不解:「師父你也怕神秘包廂的那些權貴?」



「我不是怕他們!」陳璨表情嚴肅,注視著她,「我是擔心你!你知不知道繼續深扒下去意味著什麼?」 【遊離】

看著那個女孩匆匆忙忙離開,穆子宸也沒有再追過去,而是這一邊立即向著暮婉的病房走去。

此時此刻躺在床上的人終於睜開了眼睛,緩緩的打量著四周,然後突然間坐起身來。

「我怎麼在醫院?」暮婉看著面前一直注視著自己的莫沉蕭,驚異的打量著四周,記憶里她不是在那間小二樓上嗎?而且明明自己是要去二樓的房間里看看的,可是誰知道就突然間沒了意識醒來之後為什麼會到了醫院。

「你被神秘人綁架了,那個人說要用聚合器來和他交換,我和穆子宸就想了一個辦法用假的聚合器和他交易,可誰知道他也告訴了我們一個假的位置,等我們找到你所在的真正位置的時候,你被關在一個超市的頂樓隔間里,裡面被人放了煙霧,要不是及早趕到,你估計就出事了。」莫沉蕭說著「你是怎麼被那人帶走的,我們離開屋子不是讓你回去的嗎?」

「你們走後,我只不過是好奇,所以就上樓看了看,可誰知道沒等打開房間,就突然昏了過去,醒來就到這裡了。」暮婉敲了敲還有些混混沉沉的腦袋,自己的記憶里是確實沒有更多的東西了。

「這麼說的話,我們去那房子的時候,那個人一定就藏在二樓,正因為暮婉的好奇心才導致那個人不得不帶走她。」穆子宸走進了病房,然後看著臉色有些憔悴的暮婉「即便是她還知道些什麼,那人一定會把她的記憶篡改掉,我們根本無從查起。」

「那你先好好休息,也不早了,有事情明天再看吧。」莫沉蕭說著安頓暮婉躺下,因為之前吸入了太多的有害氣體,剛躺下來暮婉就再次陷入了沉睡,看她疲憊的樣子也確實該讓她好好歇歇,關於神秘人的事還是過些日子再問的好。

閃婚祕愛,老婆我只疼你

莫沉蕭越是思考腦袋就越糊塗,如今在這些事情的推動下,竟然連暮婉也給牽連進來了,他擔心如果這麼下去,暮婉也有可能繼續出事,畢竟自己和穆子宸的事,已經讓她產生了好奇心。

俗話說好奇心害死貓,莫沉蕭如今是深信不疑這句話,因為自己也不正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才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這樣沒有退路的情況,因為好奇心,他才牽連了越來越多的麻煩,不管是蜥蜴男,還是如今出現的那個疑似『父親』的人,對於他來說都將是未來他們最大的敵人。

「穆子宸,剛才和你站在走廊那邊的那個女的是誰?為什麼看到你就忙著逃走的樣子?」莫沉蕭突然間想到剛才自己喊穆子宸時看到的女人。

「我感覺到那個女的身上的電流和聚合器產生了某種感應,在聚合器靠近她的時候會發出波動,所以我才有些好奇。」穆子宸說著,然後從口袋裡拿了聚合器,然後仔細的看著,從那女人離開這個過道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什麼異常,穆子宸甚至覺得,這是不是會和那個神秘人利用生物電流聚合器的原因?

「發生波動?這生物電流聚合器不是用來吸引那些死者殘留的人體電波嗎?那個女的難道不是人類?」莫沉蕭不由的睜大眼睛看著穆子宸手中這個豌豆大小的東西,真是難以想象,這東西竟然有著這麼強大的力量,只是現在的科技,真的已經到了這種登峰造極的地步了嗎?

「也說不準,可是當我抓住她胳膊的時候,清楚感覺到了體溫和實體感,那分明不可能是電流體,再說,真正的電流體存在你也見過了,那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我們就是連碰都觸碰不到的。」穆子宸解釋道,然後將那聚合器再次放在了夾克胸前的口袋裡,獃獃的看著走廊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那這也有些奇怪了,對了,之前我問過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是不是認識那個蜥蜴男,看你們之前見面的樣子,你們就像是老朋友……別嫌我亂說,只是我覺得真的有點……」莫沉蕭一邊說著一邊盡量讓自己委婉的表達自己對穆子宸的懷疑。

「沒錯,我們是認識,而且很熟悉,他曾是我的工作夥伴,原名張信,大家都叫他阿信。」這一次穆子宸並沒有轉移話題,而是很肯定的回答了莫沉蕭的疑問,「只不過是曾經,只是如今我們遇到了也只能說是生死戰場上的敵人罷了。」

穆子宸說這話時,臉上出現了少有的失落,在他的眼裡,莫沉蕭第一次看到了那種回憶往事才會有的獃滯。

「那為什麼他會和你反目?」這也讓莫沉蕭更加好奇,究竟是怎樣的淵源讓身為夥伴的人成為了生死的敵人。

「因為,是我親手害了他,他變成現在的樣子,可是說也是因為我,當年若不是我犯了一個任何人都不能原諒的錯誤,我想他也就不會變成今天的樣子,更不會被其他人利用,更不會來到這裡。」穆子宸說著,然後嘆了一口氣,看了看頭頂的天花板,帶著皮手套的雙手墊在了腦袋後面,靠著椅子的靠背漸漸的閉上了眼睛。

「你犯了什麼錯誤?」莫沉蕭繼續追問,可是卻發現穆子宸竟然就這麼睡著了,勻稱的呼吸聲穿過莫沉蕭的耳朵,也是無奈,這傢伙睡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不過想想看,為了找暮婉,兩個人也是連著兩天沒有合眼了,就連自己也隨即打了個哈欠。

本想著也這麼靠著椅子小咪一會兒,可是才剛閉上眼,就聽到安全出口那邊傳來了撲通的一聲。

莫沉蕭聞聲望去,似乎有什麼人摔倒在了門口。難道是有人起來上廁所不小心摔了? 豪門:總裁的離婚新娘

就這麼莫沉蕭站起身來,向著安全出口的方向走去,走到了門口的位置,莫沉蕭才看到,的確是有人摔倒了,只不過不是病人,正是剛才穆子宸拉著的女人。

「你怎麼還在這裡?」莫沉蕭看著坐在地上揉著膝蓋的傢伙,然後伸出手想要扶她起來。

「我在找我外婆,她就在這醫院,可是卻找不到了。」樂嵐柔聲說道,因為擺脫了那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自己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所以索性就一個個病房去看看,也許外婆就在哪件病房也說不定,可是就在自己轉完了這一層的病房,想要下樓繼續尋找的時候,卻不小心被地上的一灘水給滑到了。

「外婆?」被她這麼一說,莫沉蕭想到了之前自己和穆子宸送暮婉來這裡的時候,這個女的就是站在門口一直喊著這間病房有其他人住的傢伙,還搞的那個時候自己還以為遇到了靈異事件呢。

「恩,外婆一直就住在這家醫院,昨天醫生還說再有一兩天就可以出院了,可是誰知今天就……」樂嵐沒有說下去,因為事實說出來,一般人也都不願意相信這就是事實,畢竟就連主治的醫生都說了並沒有見過這個病人。

「你是不是記錯了房間號?可是也不對啊,你找遍了這一層樓,可是即便是記錯了也不該一整層樓都沒有……」莫沉蕭有些怪異的看著眼前的女人,穿著一件單薄的外套,長裙,齊肩短髮看起來很精幹,只不過因為剛才的摔倒,身上沾了不少的水漬,難道說這樣一個姑娘會是精神病?畢竟醫院這種地方,是什麼病人都有可能出現的。

可是轉念一想,剛才穆子宸說她身上的小電流,是不是在這個女人身上也發生了類似於噬魂屍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那麼這件事就和蜥蜴男阿信有關了。

「沒有記錯,我可以肯定的,而且……有件事我一直沒有說……其實,你和你哪位朋友,我在夢裡見過的。」樂嵐緩緩的說道,然後微微頷首,似乎不敢去看莫沉蕭的眼睛。

「什麼?夢裡?」莫沉蕭忍住了吐槽的習慣,先不說這是什麼的設定,大腦里開始yy一個少女夢裡和情人幽會,然後突然間見到了和夢中情人相似的人,採取了最狗血加雷人的橋段,雖說穆子宸長的是有幾分帥氣,是有可能被人想成夢中情人,可是自己這完全沒有進入帥氣行列的臉也就算個普通,居然也會被她夢到?

「恩。」就這麼樂嵐把自己等車時候做的夢一五一十的和莫沉蕭說了。

聽過了這個萌的莫沉蕭不由的將剛才開玩笑似得吐槽全都拋開,但是聽她說的背著暮婉穿過馬路,急匆匆的趕去醫院這一條就足以證實這個傢伙應該真的是見過他們的,可是聽這個女人的話,這些都是她夢裡看到的,她的夢為什麼會看到現實?難道是這個女孩在說謊?

可是看她的樣子並不像是說謊的人,可是面對這種詭異的夢境,莫沉蕭也不知道究竟意味著什麼,對於這些事,或許穆子宸會比他知道的多一些,可是再看看身後椅子上熟睡的穆子宸,他也不好再去打擾他。

「這樣吧,你再把事情好好的給我說一遍,我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好幫你看看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再看看你的外婆為什麼會失蹤。」莫沉蕭說著拉著樂嵐做到了另一排椅子上,本來還有些犯困的感覺此刻也減少了不少,因為樂嵐這一次把她從外婆住院,到後來的事全都仔仔細細的敘述了一遍,莫沉蕭是越聽越覺得離奇,甚至在聽到女孩說的穿著紅色花棉襖的老婆婆時候,竟然覺得真的彷彿有個老婆婆站在自己的身後。

「照你這麼說,那個老婆婆會不會就是你外婆,也許她已經……只不過你太悲痛了所以忘記了……」莫沉蕭看著樂嵐,然後有些懷疑的問道,他其實不想說那個是鬼魂,因為穆子宸對他的教育,他可以懷疑的就是那個紅棉襖的老婆婆是老人殘留在世界上的微弱電磁波,只不過因為意念太過強烈,所以沒有散去,才凝聚成了電流體,有了影像,這一點可以參考地下賭場的那個傢伙。

「不可能!外婆她不可能死!」樂嵐突然間情緒有些激動,差一點就從椅子上站起來「昨天我還來照顧她,外婆的病情好的很快,醫生都說馬上要出院了。」

樂嵐激動的情緒讓莫沉蕭更加堅信不疑,一定是外婆的死讓她一直不願意接受,所以才產生了外婆依然住在醫院的幻覺,也才會發生今天的事,可是這種情況一般只能讓當事人接受現實才能恢復。

可是看這女人的樣子,根本不會相信這個事實,即便是自己苦口婆心的勸阻也更是沒有任何的作用。

「剛才講故事的時候你說你叫樂嵐是吧,其實你可以不想這個,想想你正常該做的事,就當,就當外婆從來沒有出現過……」雖然莫沉蕭這麼說自己都想閃自己一巴掌,身邊的親人突然去世,就連自己都不可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更何況樂嵐呢,可是自己一時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話能勸說她。

「這怎麼可能?如果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你能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繼續生活下去?而且,你們出現在我的夢裡,本身就是很奇怪,我甚至覺得,這些事冥冥之中一定有什麼聯繫,而且,你們的朋友還剛好就住在這個病房。」樂嵐繼續說道。

也就在樂嵐想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就看到她的目光一直注視著莫沉蕭側面的走廊,然後突然間站起身來追了過去。

莫沉蕭回過頭,可是並沒有看到什麼,出於好奇,也跟著樂嵐皺了過去,可是直到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有的只是一面鏡子。

「剛才那個老婆婆又出現了,還是那麼一閃,就不見了。」樂嵐有些無奈的看著身邊的莫沉蕭,「你沒有看到嗎?」

莫沉蕭搖了搖頭,打量著這個鏡子,然後始終看不出有什麼端倪。但是唯一讓他可以確定的就是,這個樂嵐一定是因為思念外婆產生的幻覺罷了。

草根的逆襲 !」樂嵐突然間質問著。

莫沉蕭愣怔了一下,無可厚非,他確實是這麼想的,所以被道破了心聲所以也無力反駁。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再一看,是暮婉,竟然從病房裡走了出來。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穆先生還在椅子上睡著了,快抬他到裡面睡吧,反正裡面還有一張床,因為我你們也累了一天了。」暮婉穿著病號服,身子因為有些虛弱顯的有些單薄。

「沒事,你怎麼起來了,不是剛才睡著了嗎?」莫沉蕭問道。

「我本來是睡著了,可是在夢裡我看到了一個穿著紅色花棉襖的老婆婆站在我的床邊,她一直看著我,所以我就想問她幹什麼,可是一著急就醒來了,發現只是個夢。」暮婉如是的說著,然後還看了看莫沉蕭身邊的這個陌生的女人。

「什麼?紅色花棉襖的老婆婆?你也見到了?」到是樂嵐突然間抓著暮婉的肩膀,眼睛緊緊的盯著暮婉,希望得到核實。

「對呀?怎麼了?你們兩個怎麼這種表情?」暮婉看著抓著自己肩膀情緒有些激動的女人,又看到莫沉蕭突然間也有些凝重的面孔,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就是一個夢,這兩個人怎麼這麼激動。

樂嵐鬆開了暮婉,然後驚慌失措的看著莫沉蕭,「這下你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恩……」莫沉蕭點了點頭,可是心中卻再一次有了謎團,為什麼暮婉也會看到那個老婆婆,而自己卻始終沒有看到,而且,那個老婆婆如果真的是死者的殘念的話,為什麼還要去找暮婉,更何況,還是素不相識的人。

這讓莫沉蕭不由的想到樂嵐之前說的,這間病房本該是外婆住的,或許這個老婆婆真的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來到暮婉的夢裡。

那麼對於這種殘念的魂,是不是更應該等穆子宸醒來再處理呢?

也就這麼,為了穩定樂嵐的情緒,還有讓暮婉能好好休息,莫沉蕭暫時勸說樂嵐將這件事放到天亮在處理,而暮婉也被送回了病房,穆子宸也被他和樂嵐一起抬到了另一張病床上。

只是莫沉蕭沒想到,這個禁魂師居然睡的這麼死,這萬一要是遇到了仇人,這不是很容易被殺掉嗎。

但是就在這時,莫沉蕭突然看到了穆子宸手上的手套,他一直好奇穆子宸為什麼不管做什麼都帶著手套,自己印象中他好像就沒有摘掉過,那雙手套的後面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剛好他睡著了,自己是不是該……


這麼想著,莫沉蕭便打算上前摘掉那雙神秘的黑色皮質手套一探究竟,可是穆子宸像是知道自己的目的一樣,突然間翻了個身,雙手抱胸背對著自己繼續酣睡。

這傢伙到底是不是在裝睡!莫沉蕭突然間這麼想,可是面對這種人,他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話又說話來了,看看錶,已經是凌晨了,可是自己一點睡意也沒有,乾脆下樓轉轉,好好思考思考今後的人生路,更何況,樂嵐的事情也不是什麼小事,天亮之後還得調整好精神繼續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就這麼,莫沉蕭讓樂嵐呆在病房裡等穆子宸醒來,然後自己拿了外套便下樓去了。

而就在這時,側躺著的穆子宸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其實他確實沒有睡著,只是從之前到現在聚合器的微妙波動讓他覺得有些不祥,在聽著剛才莫沉蕭和那個女人的對話,更是有些擔憂,他似乎漸漸的明白了那個神秘人的真實目的,只是還有一點他不能證實,如果這一點真的是事實的話,那麼他和神秘人之間必然會出現異常惡戰。

… 季瑾怎能不知道繼續深扒意味著什麼?

一旦動了UC,就等於是動了那些醜陋交易背後人的「乳酪」,這種事情表面是徐寒旭在操控,但其實,他背後定是有人在操控。

「師父,從我選擇了記者這份職業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職業意味著什麼,你說過,我們這份職業的使命就是向大眾傳遞真與實,難道就因為對方勢力強大,我們就要違背自己的使命?」

陳璨搖頭,「不是讓你違背,而是讓你停止,你手裡的證據我會移交給警方,讓他們繼續跟蹤查證。」

「警方?」

知道她是擔心UC背後的權貴,「UC這種事件已經不是僅憑你一人之力就能深扒下去,有警方協助,進展才會快些,如果你不放心交給警方,前期可以監督,但是去UC拍攝這種事,你不能再去了。」

……

季瑾跟陳璨一起來到了警局,接見他們竟然是副局長向如謙!

向如歌的哥哥!

「如謙哥?」

向如謙見到季瑾並沒意外,畢竟UC這種馬蜂窩也只有她才敢捅。

與季瑾簡單聊了聊,看完她手裡受害者供述的視頻以及所拍攝的照片后,向如謙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三個月前我們接到舉報,說UC向顧客販賣毒品,派人去UC蹲點后,確認販賣毒品屬實后,我們就成立了調查組,想順藤摸瓜查出他們毒品的來源,說也巧,調查的時候我們偶然發現UC服務生向女性顧客下藥,但是卻沒有一個受害者肯願意講述她們被下藥后帶去了哪裡,受過怎樣的遭遇,因為沒有證據,我們只能被迫停止。」

原來是這樣。

他們警方早就發現了,只是因為沒有證據才拿UC沒有辦法。

「如謙哥?那現在有了證據,是不是要把UC給封了?」季瑾問。

向如謙搖了頭,「還不夠,現在對UC下手只會打掃驚蛇。」

季瑾懂了,他們的終極目標是UC背後的權貴。

……

離開警局前向如謙叫住了季瑾,「跟璟炎真離婚了?」

前陣子為了抓捕一個貪污犯歸案,向如謙在加拿大待了一個多月,最近兩天才回來。

季瑾就知道向如歌那嘴巴就跟傳聲筒一樣,向如謙想不知道都難。

「要不改天我把離婚證拿給如謙哥你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