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1 月 7 日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饒是辰龍心性如此,也忍不住為慕炎的話感到吃了一驚,先不提他能不能做到,敢這樣想,就足以說明這傢伙的變態了。他不像慕炎,他龐大的精神力,很清楚對方有多少人。

辰龍反問道:「你知道那周圍有多少人么?」

慕炎仰起頭,摸著下巴,稍微想了想:「應該……應該在一百人左右吧,不到一百。」

「我們是飛著來的,按照步程來算,能達到這附近的人,修為應該不低,至少在氣海七階左右,因為騎馬會打草驚蛇。……嗯,司馬南不像楚王,只是一些餘孽罷了,人數不會很多。」

辰龍笑道:「你這傢伙,可真夠精明的。」

慕炎輕輕一笑。

有時他總會想,若是自幼生活在慕家,像一個正常人一樣,享受著屬於少主的待遇,那麼現在的自己,或許還是一個單純的少爺,或許有些紈絝,或許有些張狂吧,至少一定不會像這樣,擁有厲害的智慧,血洗千里,屍橫遍野而不眨眼。

與其說是上天的恩賜,命運的鬼使神差,慕炎寧願相信這是自己的本性,因為這樣,他可以無懼一切法則!

因為在惡魔的眼中,是沒有法則的!

「段頡,我交給你個任務,幫我照顧一下楚離可好?」

「我才不管,人是你帶出來的,要怎樣也應該是你安排才對。」

慕炎伸出兩根手指:「二百金幣。」

「切!真當我見錢眼開啊!」

沒睡醒的段頡,頓時又倒了下去,準備呼呼大睡。

慕炎又伸出一根手指:「三百。」

「沒工夫搭理你,別耽誤老子睡覺。」

「四百。」

段頡一下子坐了起來,好像有些生氣的樣子:「你有完沒完啊,我說了,不管就是不管,萬一出點什麼事,楚王不得殺了我才怪。」

慕炎淡淡一笑:「八百。」

「好,成交。」

段頡嘿嘿一笑,頓時跳下了床,笑吟吟的盯著慕炎道:「先交錢,后辦事。」

「……」

慕炎把楚離交給段頡是再放心不過了,這傢伙是天機老人的徒弟,趨吉避凶的能力很強,或許身上還有什麼逃命的寶貝,不然他也不會答應的這樣乾脆。

一團金光閃過,慕炎摘下腰間的葫蘆,縱身騎了上去,極速著朝著遠處飛去。

司馬南的餘孽強勢來襲,如果這次把這股勢力給拔除了,相信楚王的王朝便從此無憂了。

倒不是慕炎替楚王著想,一方面他是討厭這樣一直被人追殺,而另一方面,他很憤怒!是的,一直被人這樣追殺,他的自尊心嚴重受到了傷害,而他恰恰是那種不吃一點虧的傢伙。

漆黑的夜裡寒風呼嘯,烏黑的雲層金光點點,伴隨著獵獵作響的聲音,一聲豪邁的大喝突然從高天傳了出來。

「孫子們,都給爺爺出來,爺爺來看你們了!」

一柄巨大的黑尺子,被慕炎從雲層上用力扔了下來,頓時迎風暴漲,變成了一座大山一樣高,狠狠拍向了地面。

按照慕炎如今的實力,他還不足以發揮出量天尺極的恐怖的力量,但簡單的控制,還是可以的!

「尺子啊,尺子,這次你一定要幫我弄死這幫可惡的孫子!」

巨大的量天尺似是聽到慕炎的祈求,發出一聲嗚咽,身影再次壯大一圈,簡直就像是一片巨大山脈從空中墜落。

地面有人驚呼:「天啊,那是什麼東西!趕緊躲開!是慕炎來了!」

轟!

地面上當場就有幾十人被大尺子給拍成了肉泥!

「趕緊上,運用靈力,一起宰了他!」

修為不俗的一些人,穩住身形后,極速的掐動手指,龐大的武技朝著天空就打了上去。

慕炎冷笑:「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么?」

抬手一揮,一片金光撒下,頓時形成千萬道凌厲的劍氣,像一張金色大一般,鋪天蓋地,朝著下方就撲了過去。

「慕炎,你太放肆了!不要以為沒人能擒你!今日你在劫難逃!」

有人突然張開嘴巴,數十柄凌厲的兵器,泛著耀眼的白光,朝著慕炎的頭頂打了過來。

慕炎微微動容:「這是什麼寶貝,竟然擁有這麼強的靈力波動!」

腳下發力,大葫蘆帶起一抹金光,遠遁高空。

「你以為這樣就能躲過去么!其他人助我,一起催動上品靈氣殺了他!不要靠近他的身子!」

無數人頓時揮掌,遠遠的控制著法寶,龐大的靈氣團已經令慕炎感覺到了壓力。

若是近身搏鬥,慕炎連仙台二階的修士也無懼,可是要是拼靈力,他就顯然力不從心了,畢竟還沒有達到仙台境界,即便**強悍,可體內的靈力是無法跟這七八十人相抗衡的。

「今天,你註定要死在這!」

幾十柄靈器眨眼及至,散發著駭人的靈力波動,直欲斬掉慕炎的頭顱,十分霸道。

看來他們這次是有備而來,誓要把慕炎給殺掉!真是好惡毒的心。


慕炎緊緊皺眉,冷哼一聲:「鄭重的告訴你們一聲,這點手段,還不足以要我命,孫子們,看你爺爺怎麼教育你們!」

地面上的修士,年齡大多都是五六十歲,被慕炎一口一個孫子叫著,臉色別提有多難看。

慕炎剛說完,便抬起了手臂,丹田那個地方,突然間華光千丈,像是一輪太陽爆發出了能量。

《太陽天經》極速運轉,吞噬帝兵和隕落星辰,一齊懸浮在了慕炎身前,剎那間天空色變,一股非常強大的威壓,湧現蒼穹,似是要將大地撕裂!

地面上有人動容:「這是什麼法寶!一定要奪過來!」

慕炎體內的靈力,瞬間被抽去了一大半,面龐變得有些蒼白起來,身子有些晃動。

饒是如此,他仍一臉冷笑:「老孫子們,爺爺今天要把你們烤熟了!」

玄火自慕炎左手出現,鋪天蓋地的毀滅之力,令漫天的靈器發出恐懼的聲音,不斷的顫抖。


雲層被玄火瞬間化為烏有,慕炎左手掌控毀滅,右手掌控重生,兩股至強的力量令他黑髮亂舞,宛如一尊魔王,俯視著自己的國服,令一切臣服在腳下。

他縱身一躍,側身用力甩出右腿,「轟」的一聲,迎面而來的靈器,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最後彭的一聲炸開,四分五裂。

「就這點本事嗎!」

玄火出,帝兵現!慕炎的身體堪比神器,腳踏虛空三步,追上另一件上品靈器,一拳砸了過去!

靈器一顫,身上光芒頓時暗淡,發出了一聲嗚咽,倒飛而出,砸進了遠處的大山中。

地面上不斷有人吐血!

「慕炎,你住手,你不能這樣做!!」

有人發出歇斯底里的吼聲,雙目血紅,腳下不斷有人化為灰燼,已經令他們失去了理智!

站在大葫蘆上的慕炎,頓時仰天大笑:「哈哈……我不能這樣做!我為何不能這樣做!你們喪心病狂,屢次置我於死地,我又何曾抱怨過!而今,你們同樣遭遇著我所遭遇的,還有何臉面這樣說!」

慕炎雙臂一展,龐大的火焰再次席捲蒼穹,自他的身後,像潮水一樣,九天涌下,氣勢如虹!


玄火的威力,不用再多說,號稱大成之後,能焚盡世間一切!

地面上許多人開始化為灰燼!

「慕炎你住手,你會遭到報應的……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慕炎高站虛空之上,狂發亂舞,雙目似烈日一般熊熊燃燒,宛如蓋世魔王一樣,俯視著大道滄桑!

他厲聲吼道:「何為報應!我命由己不由天!可窺天道,我便弒神!若陰陽逆亂,乾坤不公,大道已無安寧日,我便只手斬青天!」<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是何等的氣魄!一直以來看上去溫文爾雅,眉清目秀的慕炎,竟然是這等的霸道!他年輕身影,傲立虛空,腳踩紫檀葫蘆,雙目炯炯有神!

大道已無安寧日,我便只手斬青天!

很難想象,這是出自一個二十歲年輕人的口中,就連戒指里的辰龍也是微微動容。

地面上七八十位修士,死的死傷的傷,已經沒多少戰力。只剩修為稍高的幾人,勉強站立著。

慕炎體內靈力已經消耗了大半,這場戰鬥必須要速戰速決,否則一旦他落下地面,眾人的合力攻擊他可吃不消,更何況那個所謂的王騰,還在後方虎視眈眈,他可不是什麼好鳥!

「量天尺何在!」

慕炎大喝一聲,手掌一開,地面上的巨大尺子忽然化作一道流光,飛入了慕炎的手裡,與此同時,慕炎雙手高舉頭頂,用力劈了下去!

轟隆!

量天尺發出一道烏光,大荒的氣息令一切枯萎,地面上的眾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青絲變白髮,緊接著便就化為了一堆白骨。

可就在這時,自白骨中忽然射出了一縷白光,速度恐怖至極,饒是慕炎的反應力,也沒能躲過去,被它打了個正著,一頭從空中墜了下來。

「晚上好啊,尊敬的慕炎先生,我十分想念你。」

司馬恆緩緩從山林間走了出來,手裡拖著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徑直走到了慕炎的跟前。

正是這盒子搞鬼,才使得自己在空中被擊落,想必這東西也必然不俗,不然為何能避過慕炎的精神探查。

慕炎起身,彈了彈身上的泥土,笑道:「晚上好,不過……見到你,顯然我並沒有你那麼開心……」

司馬恆冷笑一聲之際,慕炎突然揮出金色的拳頭,使勁轟向他的腦袋,這一股力量過去,就連十級魔獸都能給打殘了。

可是司馬恆面色不懼,只是迅速打開了黑色盒子,一縷神性的華光形成了一道光幕,擋在了他的面前,任由慕炎這蛟象之力,使勁轟在上面,而沒有絲毫的損壞!

「這是什麼寶貝!」

慕炎大驚,趕緊跳開,與此同時,黑盒子里再次射出一縷白光,嗤的一聲,就把慕炎的胸膛給貫穿,鮮血像劍一般射出。

所幸慕炎擁有吞噬帝兵,重生之力眨眼間就把這致命的傷勢修復好,可他卻為此吃了一驚。

純陽之體,上古時期,被稱作東荒聖體,**力量何其強大,看來今天確實遇到了一個可怕的寶貝。

「很吃驚么?」

司馬恆譏諷的笑道:「如今我動動手指就能滅殺你,可是,我並不打算這麼做,因為……我要親手把你挫骨揚灰!」

他的眼睛血紅無比,面目猙獰!

慕炎把他的老子給殺了,整個司馬家族一夜之間轟然倒塌,本以為從楚王那裡得到了好處的他們,卻不料等待他們的是摧枯拉朽的打壓,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自然也就落在了慕炎的頭上!

慕炎並不懼怕,反而冷笑一聲:「這寶貝應該是你父親遺留下的吧,你又能使用幾次呢?」

司馬恆一愣,然後臉色變得猙獰起來。

「殺你,足夠了!」

他手掌一開,盒子中又射出了一道白光,速度非常快,眨眼就到了慕炎身前。

慕炎身子一側,用力躍起,玄火蘊藏在右腿,然後猛的掃出去,只聽啪的一聲,就像是什麼清脆的響聲,他的右腿流著血,可是那道白光卻被他打碎。

司馬恆一驚:「這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很顯然……他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強!」

話剛說完,一道金黃閃過,慕炎的身子爆射而出,快到了極致,朝著司馬恆的腦袋一拳轟了出去!

司馬恆反映沒那麼及時,盒子剛打開一半,慕炎的長拳已經砸在了光幕上,一拳把他打飛了出去。

伸手一探,黑盒子被慕炎抓在了手裡,通體漆黑,上面刻著兩朵非常妖艷的花朵,彷彿看一眼就能令人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你說,我應該怎麼處置你呢!」

司馬恆駭然逃跑之際,慕炎隨意的抬手一揮,兩道金色的劍氣從指尖射出,輕而易舉的穿透了司馬恆的膝蓋,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哈哈……慕炎,你殺不了我,你不能殺我。」

司馬恆彷彿瘋了一般,口中的鮮血染紅了他的牙齒,一臉猙獰的看著慕炎。

慕炎心裡一團怒火正在緩緩攀升著,他受不了別人這樣高高在上,彷彿主宰一切的態度。

明明是他司馬家族一次次追殺慕炎,甚至在帝都,司馬南也是不顧楚王的命令,勢必要殺他。難道慕炎還要對他仁慈么?

真是可笑,他所謂的替父報仇,慕炎不會有一點的憐憫,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

「哦,是么,說說看,我為什麼不能殺你,你有十秒鐘的時間,九……八……七……」

司馬恆看上去一點也不懼怕,嘴裡雖然流著血,可他還是一臉猙獰的笑。

「如果你不想楚離和利娜,以及那位老實的大塊頭有危險的話,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做!」

慕炎聽到這話,頓時將眼睛眯了起來,冷笑了一聲果然。

「那個所謂的王騰,應該是奧利吧,我想想看……嗯,你們早就認識了,或許……就是他幫你把傷勢治好時開始的,這算是交易么?」

慕炎等著他回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