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在整個仙域,哪怕是放到現在,依舊可以稱得上是驚駭世俗了。

「不,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

溫玉哭的梨花帶雨,整個人無助的靠在了林逸的胸膛上哽咽道,作為溫家的子弟,她實在太清楚,溫王現在在做什麼了。

「你伴隨了我三十八年,我從未讓你戰鬥過,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合體!」

溫王怒吼。

隨後,嘴巴猛的一張,頓時,一股驚天動地的可怕咆哮驟然從溫王的口中爆發而出。

那猙獰的古屍一聽到溫王的嘶吼,原本都幾乎要爆炸,並且充滿了無數血絲的眼球之中竟然浮現了一絲人性化的懼意,彷彿,在這一刻,溫王即將要變成萬屍之王一般可怕!

下一秒。

一股驚天的吸力驟然從溫王的口中爆發而出,天地間狂風大作,頭頂上方的天空在這一刻,也是烏雲密布,電閃雷鳴,充滿了可怕的感覺。

隨後,那隻跟隨了溫王幾十年的古屍,便直接朝著溫王飛了過去。

「嘎吱,嘎吱!」

一道道讓人頭皮都要炸開了驚悚咀嚼聲音驟然響起。

這一幕看的林逸整個人都愣住了。

萬幸的是整個過程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僅僅只是幾個呼吸而已,可饒是如此,也給林逸的心靈上帶來了極大的衝擊。

「溫玉,你還愣著做什麼?難道你真的想要讓我永不入輪迴?生不如死不成?」

一道憤怒的咆哮驟然從溫王的口中傳出。

「咔咔!!!!」

一條條紅色,如同蚯蚓一般的血管驟然在溫王的體表上浮現,同時他的眼球也在瞬間變得無比腐敗起來,那感覺,就像是屍體已經腐爛之後的眼睛,充斥著可怕的感覺。

不過此時,他的氣息卻恐怖到了極致,竟然隱約有觸碰到荒古之境的感覺。

「溫王,你該死,竟然還掌握有這等逆天的秘法!」

此時,那名帶著面具的上古蘇醒者也回過神兒了,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怒吼道。

「刷!」

溫王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猛的扭頭看向了那名蘇醒者,而後,動了,這一動,空氣中便驟然傳出一道刺耳的厲嘯聲。

可那聲音似乎還在空氣中沒有完全散去的時候,更加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名上古蘇醒者,竟然直接被現如今的溫王撕成了兩半。

「嗷嗷嗷!!!!」

一道道悲戚的怒吼,驟然從溫王的口中傳出,可以看的出來,現如今的他應該也在承受一股非人的劇痛。

溫玉看著自己的父親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整個人也是激動的不行了,隨後,貝齒咬著嘴唇,有絲絲縷縷的血跡溢出,強行提起靈氣,盤膝而坐,神色凝重,開始默默誦念一股無比複雜的道文。

隨著,那道文不斷的被溫玉誦念,她的血管之中此時竟然綻放出了刺目的紅光,隔著衣服看起來就像是有可怕的岩漿在她的經脈之中流淌一般,充滿了驚悚恐怖的感覺。

「吞!」

「嗜!」

「輪!」

「王!」

溫玉白皙的嘴唇,輕輕的蠕動,那肅穆的神情,簡直就像是一名凌駕於眾生之上的神王在超度眾生一般。

原本,正愣在原地,宛如妖獸一般的溫王,在聽到溫玉口中所吐真言之後,彷彿有了一絲靈智,竟然再度揚天咆哮,而後,口中傳來了一道道猙獰的嘶吼。

這可怕的咆哮,簡直比九天之上的神雷都要恐怖可怕一萬倍,不斷的在虛空之中咆哮,炸的天地都嗡鳴不已。

甚至,連籠罩在這裡數萬年的火焰,在他那無比可怕的咆哮之中,都如同海面一般瘋狂的顫抖起來。

隨後。

讓林逸都忍不住頭皮一麻,眼睛一瞪的恐怖一幕出現了。

只見,現如今如同喪屍一般的溫王竟然張口開始吸納周圍的火焰。

最讓林逸驚悚的是這些火焰是真的被他吸入了腹中啊!而且速度還十分的驚人,如巨鯨吸水一般。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林逸便能夠清楚的看到,在溫王周圍的火焰竟然稀少了很多,甚至出現了一片真空地帶,能夠清楚的看到,在溫王的腳下是一片褐色的岩石。

「這,溫家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何有如此逆天的法門?」

林逸心裡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雖然這法門無比的玄奧,可怕,但是他卻能夠肯定,這法門兒絕對已經超越了神級功法啊!

甚至,隱約能夠跟他的六道輪迴訣相媲美,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六道輪迴訣乃是他成為仙帝之後,在一處危險無比的遺迹中得到,再加上他自己領悟了千萬年才融合而成。 可現在,區區一個溫家竟然爆發出了能夠跟他六道輪迴決相媲美的道法神通,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看來,溫家的祖上應該也出過什麼真正驚艷決絕的人物了啊!」

林逸在心裡暗暗嘀咕道。

隨著溫王瘋狂的吸納,被困在囚籠大陣內的林逸,此時壓力也驟然減少了許多,索性從九龍戒指內拿出丹藥,開始恢復自己的修為。

而溫王也不斷的在瘋狂的吸納周圍的火焰,整個過程一直持續了接近十天。

第十天的清晨。

溫玉看著全身經脈之中都充斥著濃濃火焰,形如喪屍的溫王,心如刀割,從今天開始,溫王將會成為一個失去神智的古屍。

「打開囚籠大陣!」

溫玉看著自己曾經的父親,輕聲說道。

溫王一聽,身形一動,速度瞬間飆升到了極致,整個人就像是瞬移一般,瞬間就到了溫王的面前,而後,那無比猙獰的雙手猛的落在了其中一根金色的龍柱上,用力往上一拔,轟隆隆,大地晃動。

林逸也猛的睜開了眼睛,只見,之前連他都無法撼動的囚籠大陣,此時竟然趨於崩潰。

這一幕,簡直把林逸看傻了,這囚籠大陣有多可怕,他可是深有體會,幾乎所有的手段都動用了,可是卻拿這東西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可現在,溫王僅僅只是憑藉自己的力量就能夠撼動這囚籠大陣,那豈不是說,溫王此時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他林逸?

「蹦蹦!!!!」

一道道可怕的悶響聲不斷的響起,祭台上的石板,紛紛炸開,朝著四周飛濺。

而此時,那籠罩在兩人周圍的囚籠大陣也轟然塌陷。

溫玉身形一晃,朝著溫王撲了過去。

「嗖!!!」

溫王身形一動,瞬間後退了數百米,那一雙充斥這血絲,無比猙獰的眼球內竟然閃爍著濃濃的畏懼之色,彷彿溫玉的靠近讓他十分的難受,恐懼一般。

溫玉愣在了原地,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嘩嘩的落下。

林逸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看著周圍連綿無際的群山,心頭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現在的溫王實力實在太過可怕,幾乎可以稱之為荒古之境的蓋世強者了。

「小玉,溫王不是說了嘛?只要你的修為能夠上去,他還有回復靈智的那一天,以後努力修行,爭取早點讓溫王蘇醒過來。」

林逸上前一步,大手輕輕的落在溫玉的肩膀上安慰道。

「哇……」

溫玉再也忍不住直接痛哭了起來,那眼淚簡直就像是崩潰的河水一般,順著他的臉頰嘩嘩的落下。

「師兄……」

溫玉哽咽,可心中的委屈,卻讓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林逸見狀,大手輕輕的在溫玉的脊背上拍了拍,隨後,悄悄的渡入了一絲靈氣,讓溫玉在他的肩膀上慢慢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而無比可怕的溫王此時身上那滔天的氣息也慢慢的消散,而後,就像是一灘清水一般,緩緩的沉入了地下深處。

「刷!」

突然,剛剛睡熟的溫玉,猛的睜開了眼睛,原本,明亮溫柔的眸子,此時卻赤紅如血。

林逸面色大變,幾乎是本能的驅動了金剛不壞,溫玉是他的師妹,更是他的親人之一,他是真的不想讓溫玉受到傷害。

「刺啦!」

衣衫撕裂的聲音驟然響起,林逸只感覺自己的脖子就像是被無數的利刃切開了一般,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了數十米,而後,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大量的鮮血順著他的脖子咕咕的往外冒出,林逸的氣息也變得無比衰弱起來,直到最後氣息全無,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而溫玉此時卻像是一根木頭一般愣在了原地,無動於衷。

微風吹來,她滿頭長發隨風飄蕩。

足足過了兩個小時后。

空氣中才傳來了一股十分微弱的波動,而後,一道人影,就像是井中月,水中花一般,微微的在虛空中蕩漾開來,而後,慢慢的出現在了林逸的旁邊。

此時也依舊帶著面具,只是他的面具卻彷彿是純金打造而成的,在陽光下閃爍著淡淡的光芒,看起來十分的不俗。

面具之後,則是一雙無比冷漠的眼睛,輕蔑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便抬起腿踢了踢林逸的屍體,輕蔑而不屑的冷笑了起來。

「人類,呵呵,對你們來說最致命的應該便是感情吧!」

話落,他抬頭看向了如同木頭一般的溫玉。

只是這一看,整個人卻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

只見溫玉哪裡還有之前的獃滯呢?此時,一雙眼睛睜無比怨毒的鎖定著對方。

那眼神兒,頓時讓帶著金色面具的男子神色大變,心頭幾乎都是同一時間猛的一顫,隨後猛的扭頭看向了躺在地上的林逸。

「上古蘇醒者,果然夠奸詐啊!為了等到你的出現,我可是足足在地上睡了兩個小時啊!」

林逸起身,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脖子,冷冷的盯著金色面具男子獰笑道。

「什麼?這,這不可能,溫玉明明已經被我控制了,他,他怎麼可能會恢復神智的?」

金色面色男子,神色大變,一臉不敢置信的尖叫道,對於自己的實力,他還是有幾分自信的,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可現在,溫玉明顯是沒有受到他的控制啊!

「斷他四肢!」

溫玉,輕聲說道。,

「砰!」

地面炸開。

金色面具男子面色大變,幾乎是本能的朝著天空上飛去,只可惜,他的速度太慢,最少,在現如今的溫王眼裡實在太慢,以至於整個人剛剛飛到兩三米的高度,便直接被溫王抓住了雙腿。

隨後,刺啦!

兩條腿直接斷裂,鮮血如注,金色面具男子發出一聲慘叫,便朝著下方墜落。

只是還沒有徹底落下,溫王卻再度衝天而起,直接抓住了他的兩條手臂瘋狂的撕扯了起來。

「刺啦!」

兩條手臂倒飛出去,再度在虛空中灑下了一片血雨。

金色面具男子,滿頭大汗,無比痛苦的躺在地上。 曾經無比高傲的眸子,此時也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畏懼。

「說出你們老巢所在地!」

溫玉彷彿一下子成熟了許多,上前一步,盯著躺在地上無比痛苦的金色面具男子,冷冷的質問道。

「哈哈,溫玉,我倒是小瞧你了啊!哈哈……不過那又如何?弱者是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你們早晚都要死,這是誰都阻擋不了的,這是天地的意志!」

金色面具男子,盯著溫玉神情凄慘的大笑道,可是心裡卻也充斥著濃濃的悔恨,他一直都沒有把溫玉當成一回事兒,卻沒想到,這次溫玉竟然脫離了他的掌控。

否則,現在倒霉的一定是林逸了,畢竟,溫玉跟林逸之間的關係實在太過親密,有溫玉當做最後的殺手,實在是萬無一失了。

哪怕到現在,金色面具男子都不清楚,到底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竟然讓溫玉能夠擺脫了他的掌控。、

「天地意志?這如果這一切真的是天地的意志,那我就轟了這天地,。」

溫玉無比冷漠的說道,隨後上前一步,一腳就朝著金色面具男子的腦袋上踩去。

林逸見狀,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陰鬱之上,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溫玉的胳膊,輕聲說道:「讓我來吧!」

話落,林逸直接展開了搜魂,而後一劍解決了對方。

溫玉是他的師妹,是他的親人,朋友,他真的不想溫玉變成一個只知道殺戮的瘋子。

溫玉看著林逸嘴巴動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

「這裡數萬年都被烈焰焚燒,現在,又是新的紀元降臨,我估計這下面應該有不少的寶貝,我們找尋一下吧!」

林逸看著溫玉,擠出了一絲笑容,有些牽強的笑道。

溫玉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便跟在林逸的背後,朝著四周走去,還別說,這裡面數萬年都不曾有人進入,到真是有不少的至寶,特別是一些火屬性的靈草,在這裡更是隨處可見。

兩人索性就在這裡一邊尋找靈草,一邊提升自己的修為。

萬年不曾有人踏足過的地方,幾乎堪稱是一方寶地了,而且,在曾經的火焰之中,也出現了很多珍貴的至寶。

一個月之後,兩人也終於把整個山脈探索的差不多了,林逸的修為也如願以償直接進入了金仙之境。

而溫玉也卻更加的恐怖,直接進入了賢人之境後期,離那傳聞中的聖人之境,也僅僅只差一步的距離而已。

如果再加上現如今幾乎已經到了荒古之境修為的溫王的話,以溫玉的戰鬥力一般人在他的面前,恐怕根本擋不住他的一招,甚至,按照林逸的猜測。

現如今,不進入教主級別,都未必能夠拿下溫玉吧!

「師兄,回北邙山吧!我想家了!」

溫玉手中拿著溫王曾經用的玉簫,神色有些委屈的哽咽道。

「呵呵,好,咱們回家,師兄背著你!」

林逸淡淡一笑,便彎下腰站在了溫玉的面前。

溫玉看著那寬闊結實,猶如山一般的背影,鼻尖兒微微有些發酸,隨後直接跳了上去,玉臂緊緊的的纏在了林逸的脖子上,就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般。

而後。

林逸背著溫玉在天上急速朝著北邙山飛去,而溫王則如同一個尋寶鼠一般,不斷的在大地之下穿梭么。

如此,僅僅只是用了三天的功夫,林逸便帶著溫玉重新回到了北邙山。

北邙山上的人也明顯比之前少了很多,也多了一絲愁雲慘淡的氣息,甚至,很多人身上都是殺氣騰騰,顯然,林逸頒布的新規定,讓很多人都陷入了爭鬥中。

也許現如今看來有些殘忍,可林逸卻十分清楚,跟接下來的大戰相比,現在的死傷都根本不算什麼。

「主人!~」

白雲六仙急忙迎了上來,無比恭敬的行禮。

當看到趴在林逸背後的溫玉,也微微點頭示意,不過倒是沒有說話。

林逸微微點頭,背著溫玉來到了他的住所,小心翼翼的把溫玉放在了床上,就像是在照顧一個孩子一般,看著溫玉笑道:「你從今天開始什麼都不要想,努力修行,溫王還在等著你,需要什麼資源就跟師兄說,便是那九天之上的星辰,師兄都能給你摘下來知道嗎?」

溫玉抿嘴,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師兄放心,溫玉不再是小孩子了,從明天開始,我一定會成為你手中最鋒利的劍,幫你殺盡這天下的壞人!」

溫玉說完,整個人直接撲在了林逸的懷裡,再度忍不住哽咽了起來,溫王的事情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大。

急匆匆趕來的楚紅見狀,白凈的大手輕輕的擺了擺,示意眾人一起悄然離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