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夥人很是專業,武器先進,並且不殺人,這其中一定有很多耐人尋味的東西!

「當然,我早已將生死置身事外,只要能跟著大哥混就行!」

葉浪哈哈一笑,匪徒首領猛的站起身形,掏出槍,大吼一聲「那你就做好死的覺悟!」

「嘭嘭!」

兩道槍聲響起,子彈爆射向葉浪,這一刻,葉浪眼中閃過一抹莫名的黑芒,在這短短的一剎那,葉浪判斷出了子彈的距離,方向,兩枚子彈擦著葉浪的身子穿梭過去……

不知情的特警大隊,聽到槍聲,頓時慌了,裡面的人質如果出了什麼問題,他這個局長也就到頭了!

「畢局,我必須要進去看看,這樣下去太被動,我不帶任何槍械,不需要掩護!」

蕭露心繫人質安危,顧不得自己的安危,未得到局長的許可,便急急忙忙沖了上前!

屋內!

葉浪一直觀察著匪徒首領與自己的位置,只要他在往前一步,自己就能在一瞬間幹掉他,並且同時控制剩餘的六人,關鍵點就在這個匪徒首領身上!

槍響之後,匪徒首領看著葉浪的眼神露出些許讚賞,至於葉浪說的話,匪徒首領連個標點符號都不信,與葉浪說這麼多,只是閑的發悶,找些樂子而已,匪徒首領上前一步,笑問道「小子,你是哪個部門訓練出來的?心裡素質可以嘛,不過就憑你一個你能做什麼?」

葉浪低著的頭,嘴角挑起一抹笑容,就差這一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你找死!

「喝!」

葉浪大喝一聲,精氣神全部提起,身子微微一躬,就在這動手的一瞬間,葉浪猛的抬起頭,然而卻是一個踉蹌「卧了個槽……」

什麼時候,匪徒首領已經叼著煙捲跑到窗邊抽煙了? 這他么就尷了個尬了,葉浪懵了,剛才還差十一步,現在何止差了十幾步?

奶奶個熊啊,自己這十步殺一人,毛線用頂不上啊!

「你喊什麼?」

匪徒首領疑惑的看著葉浪,葉浪巡視了一圈,數把黑漆漆的槍口對著葉浪,這真是搞事情了!

「喊什麼?要滅掉你……」

葉浪嘀咕了一聲,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吐出一縷,很是惆悵的說道!

「你說什麼?」

匪徒首領並沒有聽清,疑惑的對著葉浪問道!

「我說代表葉浪消滅你!」

「嘭!」

這一刻,葉浪的氣勢瞬間變了,就像發狂的野獸一般,單腳踏在地上,力量之大讓地板都出現陣陣龜裂,眾人心頭一顫!

「開門……」

忽然,一道粗狂的喊聲傳來,葉浪一個踉蹌再度倒地「靠,幹什麼?」

兩名匪徒快速上前,將門打開,外面豁然站著的就是蕭露,葉浪頓時無語了,這個瘋娘們來幹嘛?

「嘭!」

匪徒一把將蕭露拽了進來,同時將門關上,匪徒首領揮了揮手「停,小子,你先說,你喊什麼?你要幹什麼?」

葉浪抬起頭,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蠢萌蠢萌的說道「哥,你太帥了!」

超級戰醫 「咔嚓!」

子彈上膛,直接頂在了葉浪的腦袋上,匪徒首領陰沉的說道「小子,想要在手裡耍滑頭,你還嫩點!」

「哥,你勁瞎鬧,我哪敢啊,別鬧,自己人,自己人!」

葉浪嘿嘿一笑,匪徒首領大手一揮,兩名匪徒將葉浪綁了起來,放到人質堆里,葉浪不停的沖著蕭露翻白眼,敗家娘們,倒霉娘們,瘋娘們!

「我是警察,你們……」

「行了,少他么廢話,直接綁起來!」

匪徒似乎不給蕭露說話的機會,直接先五花大綁,蕭露先是對著人質說道「大家不要害怕,我是警察,我是來救你們的……」

「這娘們真他么扯臊,把嘴給我堵上!」

於是,匪徒不僅把蕭露五花大綁,並且結結實實的將蕭露的嘴給堵了起來,可憐蕭露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就被直接扔入了人堆!

一名匪徒上下打量著蕭露,不時的露出一聲嘿嘿笑聲,葉浪面色一變,八成是要出事情,當即高聲喊道「非禮啊,非禮啊……」

眾人紛紛錯楞,不解的看著葉浪,那名匪徒怒氣上前「你他么喊什麼?在喊老子廢了你!」

話落,便一臉色眯眯的看向蕭露,蕭露瞳孔猛的一縮,發出嗚嗚的聲音,綁匪上前一步,蕭露頓時驚恐的向後挪動!

「啊……」

人質們並不知道匪徒要做什麼,不知所謂的驚恐尖叫起來,綁匪上前就是踹了葉浪一腳「都他么別叫了,找死啊,老子突突了你們信不信?」

葉浪心裡發苦「大哥,我什麼都沒幹啊,我委屈不!」

匪徒瞪了一眼葉浪,葉浪急忙閉嘴不語,匪徒嘿嘿一笑,一把抓起蕭露,蕭露不停的掙扎,匪徒眼中閃過一抹興奮「小娘們,手勁真大,我喜歡,來,好好陪陪哥哥,讓哥哥舒服了,哥哥讓你死個痛快……」

忽然,一柄六四手槍頂在了匪徒的後腦上,匪徒當即身形筆直,舉起雙手,回過頭看去,正是自己的首領「老,老大……」

「別忘了你的責任!」

匪徒首領面色陰沉的盯著匪徒,匪徒當即身形一顫,頻繁點頭「是,是,老大,我錯了!」

匪徒首領一把推開匪徒,蹲下身形「小子,真以為自己能拯救世界?知道為什麼讓你進來么?是因為老子閑的發慌,不過現在,老子玩膩了!」

話落,匪徒首領搶過手下的一把AK47突擊步槍,直接走到大門口大喝道「開門!」

兩名匪徒微微一愣,看到匪徒首領的眼神,急忙將門打開,畢通安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葉浪,蕭露,一前一後進去了那麼久沒有一點消息,忽然,大門大開!

「全體戒備!」

畢通安大喝一聲,防爆盾當即排成一條線!

匪徒首領,身穿風衣,帶著大型口罩,二話不說,對準防爆盾就是一頓開槍「噠噠噠……」

子彈打在防爆盾上,濺起一陣火花,特警,警察,紛紛撤退,畢通安大聲喝道「沒有我的命令不準開槍,掩護!」

一直摟完一梭子,匪徒首領大喝道「你們都他媽給我聽好了,想玩老子陪你們到底,人質我不嫌多,你們可以繼續往裡面送,不過,下一個能不能活著我就不能保證了,哼,廢物再多,終究是廢物!」

話落,匪徒首領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嘭的一聲將門關上!

畢通安簡直氣瘋了,幹了這麼多年的局長,還從來未有如此憋屈,讓匪徒打罵不還口「混蛋,混蛋,混蛋!」

畢通安轉著圈,大吼了三聲,這時,一名警察急急忙忙跑了過來「局長,局長……」

「有話說,有屁放!」

畢通安很是火大,雙眼發紅,大吼一聲,嚇了警察頓時一哆嗦,不敢說什麼,畢通安看著警察手中的電話「誰的電話?」

警察小聲說道「廳長!」

畢通安一愣,轉了一圈,怒氣沖沖的拿過手機,身形一正「廳長,我是畢通安!」

「畢通安,你是怎麼搞的?這麼久了,還沒有拿下這個事件,我不想聽你的什麼解釋,上面對這個事情很關注,性質影響太過惡略,我告訴你,十二點之前,必須給我解決這個事情,否則你就給我滾回去種田!」

電話里的聲音幾乎是咆哮,畢通安身形一震,急忙說道「是,保證完整任務!」

……

再說屋內,葉浪瞪著眼睛,對著蕭露說道「你這娘們是不是傻,你進來有毛線用?還瞪眼,瞪什麼眼?誰娶撩你,你說就你這個脾氣,還不得讓人揍八回?典型的胸大無腦,不是你老子早就把這些人解決了,奶奶個熊的,還瞪眼,嗚嗚什麼,是不是羞愧的都不想說話了,那就對了,自己好好反思吧!」

可惜,蕭露的嘴被堵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匪徒首領進屋之後,對著兩名匪徒揮了揮手,兩人當即會議,只見兩名匪徒,當即走到一名女孩面前,在人質群中,將其拎了起來「如果你想活命,就給你爸打電話,把股票全部拋掉……」

葉浪眼中精光一閃,匪徒真正的目的終於出來了! 匪徒的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從他們的專業,跟武器的精良程度,這根本就不是一場偶然事件!

只見,兩名匪徒大漢,走到人群中央,拎起一名女子,葉浪順著聲音望去,女子正值妙齡,身形偏瘦,很是漂亮,皮膚白皙,一頭長發中儘是小辮,彰顯朝氣蓬勃,儘是靈氣的大眼睛此時都是慌亂!

白色短款衛衣,黑色七分皮褲,踩著一雙高跟鞋,一張徑直的東方美人臉頰,姿色,氣質,打扮都是滿分!

而葉浪的目光卻放在了女子手腕上一款銀白色的手錶,瑞士名表,限量版,八百七十三萬!

這個女孩不簡單,這才是這些匪徒真正的目的!

「起來!」

一聲大喝,兩名匪徒直接將其拽了起來!

女子儘是緊張的神色,聲音有些尖銳道「你們幹什麼?放,放開我!」

「楊小姐,如果不想死,就乖乖的配合!」

一道聲音從匪徒首領的嘴裡傳來,只見匪徒首領,拎著微型衝鋒槍,向著女子走來!

女子不是傻子,聽到男子道出了自己的姓氏,頓時面色一白「你們是誰?」

匪徒首領微微一笑,聽聞此話,周圍的匪徒們也紛紛笑了出聲,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

屋外!

一名警察急匆匆的跑了上前,大聲喝道「局長,麻煩了,剛接到消息,楊家千金,楊涵在裡面!」

畢通安已經很是煩悶,聽到此話,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光芒集團?楊武的女兒,楊涵?」

小警察急忙點了點頭,畢通安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眼前都有些發黑!

楊武,光芒集團董事長,光芒集團,紫禁古都的產業標杆,絕對是紫禁古都商業界的一個傳奇,無論是其實力還是背後的力量,簡直不可想象!

畢通安簡直有種崩潰的感覺「楊武的女兒,楊涵啊楊涵啊,你說你沒事,你去什麼便利店,你不是吃飽了撐的么?」

……

屋內!

匪徒首領微笑著,很是客氣的說道「楊小姐,替我們給你父親打一個電話如何?」

楊涵眼中精光閃現,驚怒交加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我們想做什麼楊小姐就不必操心了,您只需要打給您的父親,讓他在股份轉讓書上籤一個字,並且暫時聽從我們的安排,一切就變的很簡單了!」

匪徒首領眼冒金星的看著楊涵,在他們眼裡,楊涵就是一個金礦,因為這單生意做成了,他們的報酬足足有一個億,沒錯,讓人發瘋的金額!

楊涵看到對方還算客氣,驚恐的表情稍微收斂了一點,吞了一下口水,絕美的臉頰上多了一絲絲淡定,倒也是有些蒼涼「如果你們想用我來要挾我父親,那你們的如意算盤就打錯了,我父親不會為了我去做任何有損傷害公司的事情,不,是任何人,不會為任何人!」

說道這裡的時候,楊涵眼中明顯多了一絲痛苦,眼底最深處浮現了一絲淚水,葉浪沒心思管這裡面的故事,有這個心思還是研究怎麼解決眼前的事情吧!

楊涵的回答讓匪徒多了一絲不耐煩,直接拿出電話,遞給楊涵,直接命令道「如果你不想有事,就照我們說的做!」

鑒寶直播間 楊涵雖然表面淡定,但控制不住顫抖的身體,看了一眼匪徒首領,倒是乾脆的掏出自己的手機,顫抖著手指撥通了一個號碼,見到這一幕,眾匪徒紛紛露出乾脆的笑聲!

「真是虎父無犬子啊,楊小姐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如此配合讓我們甚是感動啊!」

匪徒首領顯得頗為開心,抽出一根煙點燃,笑眯眯的看著楊涵,楊涵雖然竭力控制,但畢竟是個女孩子,心底的恐懼讓她的嘴唇微微顫抖,並且當著匪徒的面打開了免提,這讓匪徒首領臉上的笑容再度擴張了幾分!

「嘟嘟嘟……」

三秒鐘后,一道威嚴的聲音,充滿磁性響起「喂?涵涵?」

時間彷彿凝聚在了這一刻,楊涵一直盯著匪徒首領,緩緩道「楊武先生,媽媽的事情,你欠我一個解釋!」

眾人紛紛一愣,尤其是匪徒首領,電話里瞬間沉默了,半響都未開口,終於一股壓抑的語氣從電話里傳來「涵涵,這件事我身不由己……」

「好了,楊武先生,我很好,你欠我的,不用還了,我欠你的,媽媽已經替我還了,我很好!再見!」

就在這一瞬間,楊涵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中掛掉電話,旋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嘭的一聲,電話摔成了粉碎,全場安靜了!

「罵的,你找死,小娘們,給臉不要臉!」

匪徒首領反應過來之後,勃然大怒,眼睛瞬間發紅,舉起衝鋒槍頂在楊涵的腦袋上,楊涵身形顫抖,卻絲毫不懼,仰起頭,閉上眼睛!

「罵的!」

匪徒首領惡狠狠的罵了一句,旋即拿出自己的電話,大吼一聲「再打?」

楊涵嗤笑一聲,連眼睛都未睜,匪徒首領氣勢洶洶的開始撥打楊武的電話,然而,沒響兩聲,卻被掛掉,眾人終於明白楊涵摔手機的用意,楊武根本不接陌生號!

匪徒氣的面色發白,大吼三聲「你麻痹,混蛋,啊!」

嚇了楊涵一大跳,匪徒首領氣的直點頭「好啊,不愧是楊武的女兒,老子今天就不信了,來啊,你們兩個,把她給我扒光了,做點快樂的事情,我今天就給楊武拍個國產大片!」

楊涵身形一顫,面色發白到了極點,睜開眼睛,看著匪徒,眼中儘是決然,就算死,她也不會受此侮辱!

匪徒聽到此話,頓時興奮的直搓手,嘿嘿一笑就竄了上去!

「嗚嗚嗚……」

蕭露眼中儘是怒火,不停的蹬著腿,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唉,我說過份了吧?」

一道聲音突然傳來,眾人順著聲音望去,只見人質中的葉浪突然開口了,匪徒首領此時哪有這般心情跟他廢話「你媽的,老子先崩了你!」

就在這一瞬間,葉浪猛的抬起頭,身形瞬間竄起,直接來到匪徒首領身前…… 匪徒首領大驚失色,未等作出什麼反應,便被葉浪一拳打在下巴!

「咔擦!」

似乎是下巴脫臼的聲音,葉浪一記『好牛跟』上拳,匪徒首領拔地一米多高,連聲慘叫都未來得及,便直接昏了過去!

眾人皆是紛紛一愣,這一愣,足夠致命,下一瞬間,葉浪的身形消失了,一個健步竄到身後兩人,將力量凝聚於雙臂,匯傑與雙掌,大拇指扣住三指,食指彈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點在兩名匪徒的身前,兩人頓時翻著白眼,口吐白沫倒地!

「三個!」

葉浪嘀咕了一聲,身形再度動了,一個健步橫跨來到一名匪徒身前,按住此人身形凌空飛起,膝蓋狠狠的撞在兩名匪徒的腦袋上,兩人直接昏迷倒地!

萌寶千里虐渣爹 葉浪動作連貫,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腳步踏地身形如樹葉般的再度飄了起來,一把奪過綁匪的AK47,肘部撞在其太陽穴,轟的一聲,匪徒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生死不知!

「六個……」

「咔擦!」

子彈上膛的聲音,葉浪眼中精光閃現!

「我草擬嗎……」

最後一名綁匪大吼一聲,眼睛發紅,對著葉浪扣動了扳機,一陣火蛇般的子彈爆射向葉浪,葉浪低喝一聲,雙腳同時踏在地上!

「嘭!」

力量之大地面瞬間龜裂,強大的震力讓地板都顫了三顫,與此同時,葉浪的身體向後劃出一個不可思議的弧線,足足有五六米,在匪徒震驚的眼神中,葉浪三百六十度轉身,雙手持著AK47,狠狠的砸在了最後一名匪徒的肩膀!

「嗷!」

一聲慘叫傳來,匪徒橫飛而出,嘩啦一聲撞破玻璃,直接出了屋子,葉浪這才輕飄飄的落地!

從開始到結尾,短短几秒的時間,快到常人沒辦法接受的速度,幾名匪徒已經到底,坐在地上的人質已然忘記驚恐喊叫,一個個目光獃滯,這是在拍電影么?

屋外,一干特警也是震驚異常,裡面發生了什麼?一連串的槍聲格外刺耳,嘩啦一聲,一名手持AK47的匪徒竟然從窗口上摔了出來!

畢通安頓時一哆嗦,看著昏迷的匪徒,楞了三秒鐘之後,猛的大吼道「突擊小組,給我上,上!」

「是!」

數十名真槍實彈的警察與特警紛紛快速的沖了上前!

蕭露此刻震驚的無以復加,什麼自由搏擊冠軍,散打冠軍,兵王?就葉浪剛才的身手,絕對在什麼兵王之上,他到底是什麼人?

葉浪快速來到楊涵身前,一把抓住楊涵「還不走等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