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咕嚕!」

正寬親王也是亡魂俱冒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他知道天榜上的強者很恐怖,甚至其中有不少在普通人的眼中,都是如神明一般強大的存在。

可那畢竟只是如神明一般,而不像是眼前他們見到的這一幕,這麼誇張。

「神,他,他是真神!」

有戰士嘀咕了一句,隨後直接扔掉手中的武器,就跪在了林逸面前。

哪怕他們是經過訓練的戰士,在神明面前,也自然會生出一種無力的絕望。

「放,導彈,給我放導彈!一定要給我殺了他啊!」正寬親王焦急的咆哮道。

如林逸這麼恐怖的存在,要嘛不得罪對方,一旦得罪,自然只能拚命,否則,那後果不單單是他正寬親王無法承受的,便是整個島國都無法承受。

「唰!」

林逸身形一晃,瞬間便出現在了正寬親王的面前,一臉冷漠,宛如從地獄里走出來的魔鬼,盯著正寬親王冷冷的笑道:「你想要殺我?」

「咕嚕!」

正寬親王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而後便下意識的朝著後方退去。

「唰!」

林逸抬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脖子,咧嘴,露出了一拍雪白的牙齒,獰笑道:「本少問你話呢,是不是真的想殺我?」

「不,不敢,不敢,仙人,仙人我們錯了,我們錯了,我願意道歉啊!」正寬親王,一臉恐懼的說道,隨後急忙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親信,焦急的咆哮道:「你他瑪德還在這裡愣著做什麼?難道想要我們整個島國都完蛋嗎?」

玩家超正義 親信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震驚之色,隨後咬著槽牙,對著對講機吼道:「十彈連發,放!」

「是!」

很快對講機就傳來了一陣陣轟鳴聲。

整艘巡邏艦似乎都在顫抖一般。

正寬親王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瘋狂之色,哈哈大笑道:「卑賤的華夏豬,我正寬親王死了無所謂,那些天榜上的強者,一個都別想活著,哈哈,我島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又能夠上升幾個名次了,我正寬雖死,可卻是島國的英雄!」

「英雄?呵呵,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當這個英雄!」林逸玩味一笑。

正一臉瘋狂的正寬親王見狀眉頭微微一皺,心裡浮現了一抹不好的預感。

「為什麼還沒有發射?」

正寬親王扭頭看著自己的親信,焦急的質問道。

那名親信一聽也傻眼了,按道理這麼長的時間,導彈應該已經發射了才對啊?

「本少不開口,誰敢動?「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

隨後手臂一揮,正寬親王便宛如垃圾一般直接被扔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甲板上。 周圍的戰士,全部都是一臉絕望,緊張,驚恐的看著林逸。

神明,他們如何能戰勝?

「通知海里的人,讓他們過來吧!」林逸咧嘴殘忍的獰笑道。

「是,是!」

正寬親王的親信,急忙拿著對講機,焦急的喊道:「諸位海上的英雄啊!現在請你們登船!」

原本一臉焦急的陳升等人一聽,一個個都愣住了。

「登船?」

「這會不會是陷阱?」

「呵呵,諸位多慮了,我們本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如果他們想要殺我們,在這大海上才是最合適的,去了巡邏艦上,反而對他們不利!」

陳美君自信滿滿的笑道,隨後直接騎著大白鯊就朝著岸邊衝去。

眾人一聽,也覺得有理。

近身作戰,他們的戰鬥力,那可是非常驚人的,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惹的。

當即,一群人,便騎著大白鯊朝著巡邏艦沖了過去。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一眾天榜上的強者,便如下山猛虎一般,直接出現在了甲板上。

「主人!」

眾人恭敬跪在林逸面前,行禮叫道。

單憑一人,便能夠把他們束手無策的危機解除,更是一刀斬開坦克這種堅不可摧的鐵疙瘩,這種實力,他們哪裡還敢不尊敬呢?

「哈哈,好,都起來吧!這巡邏艦上的人,你們想要怎麼折騰,那是你們的事兒,原則上我不干預!」

林逸意味深長的獰笑道。

當年這群王八蛋是怎麼對華夏的,別人不清楚,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別人能夠做初一,他們自然能夠做十五。

陳美君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卻還是沒有開口。

可那些天榜上的強者,此時一個個卻雙眼放光。

平時,他們幾乎都等同於普通人眼中的神明,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欺負過?

這心裡一個個早就憋著一口氣呢。

此時得到林逸的允許,這些人瞬間就化身成了一頭頭猙獰的惡魔,朝著四周的人群中沖了過去。

「啊!!!!」

慘叫聲不絕於耳。

一名名戰士,此時就像是貓手中的老鼠一般不堪。

此時,在東京,一座秘密地下基地內,一群穿著軍裝的大佬,正透過衛星監視器,看著天榜強者們的廝殺。

「砰!」

一人的大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面色漲紅,神情猙獰的怒吼道:「他瑪德,這群人簡直太囂張了。」

「不錯,這是把我們島國人當成豬玀來欺負了啊?」

「我建議直接動用更厲害的武器直接滅了他們!」

有人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此人的提議,瞬間就讓整個地下會議室內的氣氛變得凝重起來。

如果動用熱武器的話,以他們現在的條件,當然只能動用反艦導彈,只是這樣一來,巡邏艦上的島國戰士,怕是別想活著離開了。

一枚反艦導彈足以把整個海灘夷為平地,滅殺一切生物。

最先拍桌子的那名將軍聞言,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村上將軍,我覺得這件事兒沒有必要在考慮了,他們的戰鬥力實在太過恐怖,特別是那個林逸,一旦我們現在不動手,等他脫困之後,便是花上十倍的人力也未必能夠傷的了他!」

有人看著村上正樹焦急的勸說道。

其他人聞言,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隨後便做出了決斷。

戰士沒有了他們還可以在重新招募。

可如果林逸等人繼續存活下去,那麼對島國的威脅實在太大,甚至能夠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壓制的島國無法抬頭。

「我同意!」

有人舉手說道。

「我也同意!」

「我也同意!

……

一名名權傾一方的大佬,紛紛舉手表示同意。

村上正樹聞言,咬了一下槽牙,隨後充滿威嚴的眸子驟然一寒,咬著槽牙說道:「準備反艦導彈一舉殲滅!」

會議室內的眾人一聽,一個個頓時眼睛放光,激動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村上將軍威武!」

「不錯,只要拿下他們,華夏定然元氣大傷!」

「我們島國被列國制裁了那麼多年,是時候該我們崛起了啊!」

一名名位高權重的將軍,紛紛開口哈哈大笑道。

「馬上去安排吧!」村上正樹淡淡的說道,當決定做出來的那一刻,他整個人竟然前所未有的輕鬆。

「不錯,馬上準備!」

一名名將軍焦急的催促道。

眾人聞言,目光再度看向了那巡邏艦。

此時,正站在巡邏艦上的林逸,卻突然心頭傳來一陣奇怪的悸動。

這不禁讓林逸面色大變,急忙掐指推算了起來,這一算,驚恐驟然浮上臉頰。

「隱蔽!」

林逸怒吼,聲音如雷。

此時,一道可怕的破空聲也驟然響起。

而後,天邊出現了一道白色的氣浪,氣浪瞬息而至,落在了巡邏艦上。

「砰!」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驟然響起。

整個巡邏艦瞬間就被可怕的火海所吞噬。

硝煙瀰漫。

爆炸聲不絕於耳。

離的比較遠的一些陸戰隊戰士,此時也被空氣的氣浪吹的倒飛了出去。

可但凡是沒死的人,個個都驚呆了。

地下會議室內,村上樹下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拿起了面前的香檳。

「村上將軍威武霸氣。」

「不錯,將軍一念之間,為我們島國蕩平了幾十個超級強者厲害!」

「來,諸位,我們一起敬村上將軍一杯!」

眾人喜笑顏開,紛紛端著酒杯開心的笑道。

「你們怎麼樣?」林逸看著被自己護住的陳升跟陳美君焦急的問道。

「沒,沒事兒,這他瑪德是動用了反艦導彈吧?」陳升不愧是老牌將軍,一眼看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應該是的,如果是其他的洲際導彈,我們現在都已經死了。」灰頭土臉的陳美君,面色凝重的說道。

「咳咳……」

一陣陣咳嗽聲不斷響起。

這些人都是當代少有的強者,在林逸的提醒之下,一個個反應都還算是迅速。

所以雖然都受傷很嚴重,但是卻不致命。

「瑪德,這個該死的島國我要滅了他!」

一名被炸的跟黑炭一樣的強者,推開自己身上的扭曲的鋼鐵,臭罵道。 「咳咳……」

咳嗽的聲音不斷響起。

一名名被炸彈的炸的灰頭土臉的強者,紛紛從廢墟中爬了出來。

幾乎個個都身受重傷,其中不少人甚至面龐都被恐怖的高溫焚燒,變成了猙獰的怪物,宛如喪屍一般站在火海中。

「啊!島國,老子一定要殺了你們!」

凄厲,怨毒的怒吼,驟然從強者的口中傳出,震徹雲霄。

這一次林逸的提醒非常及時,再加上大家的反應也非常迅速,所以,雖然死了一些人,不過到還是有數十名強者倖存了下來。

只是這些強者,此時卻也非常狼狽,雖然怨氣衝天,可氣息卻極度的不穩,怕是連一般的戰士都無法比擬。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眼中也閃過了一道可怕的殺機,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他林逸可都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危險的事情,竟然被人欺負成這個鳥樣子了。

「美君,你跟老爺子先去找三井一夫,讓他安排你們離開,我要大殺四方!」林逸咬著槽牙,眸光無比陰沉的獰笑道,敢用導彈來轟他,今天他林逸就要讓這群人知道下場有多可怕。

「老公,他,他們畢竟是當世大國,你,你不要力敵,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陳美君看著殺氣騰騰的林逸,急忙上前,拉住了林逸的胳膊,焦急的勸說道。

她是華夏特別部門的工作人員,十分清楚,一個國家的恐怖,個人的戰鬥力再驚人,又如何能夠跟國家抗衡呢?

如果個人戰鬥力就能夠跟大國抗衡的話,他們哪裡還需要花費人力物力去培養國防將士呢,直接培養幾名絕頂高手不就好了?

林逸的確強橫,可在陳美君看來,一旦留下來,幾乎是必死無疑。

林逸見狀,雙眸無比認真的盯著陳美君笑道:「相信我,在家裡好好的等著我,老子有那麼多漂亮的媳婦兒,怎麼可能會捨得去死呢?」

「可是……」

「好了美君,我們留在這裡,只會成為他的累贅,回國,如果他真的出事兒了,還能有個報仇的。」陳升開口說道,他太了解林逸這樣的梟雄了。

骨子裡的瘋狂,一旦被激怒,便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而且,他也想要看看,他陳升的孫女婿,到底是不是一條真龍。

如果這樣都不死,回到華夏,軍神徽章變得實至名歸,以後,絕對無人敢輕易犯他虎威。

「你保重,如果你死了,我保證,天天在你墳頭上跟別的男人蹦迪!」陳美君咬著銀牙,兇巴巴的罵道。

林逸咧嘴一笑,而後打了兩道隱身法決在兩人的身上,又把目光看向了許世平,在這種爆炸中,許世平能夠存活下來,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你呢,跟他們一起走,還是留下來?」

許世平那黑的跟鍋底一樣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燦爛,而瘋狂的笑容,咧嘴嘿嘿的傻笑道:「這樣我都沒死,當然是留下來了啊!」

「哈哈,好!」

林逸哈哈一笑,送陳美君二人離開之後,轉過身,看著了硝煙瀰漫的巡邏艇殘骸吼道:「現在還有一口氣的,都給老子爬出來!」

「哐當!」

有鋼鐵落在了地上,一名強者,艱難的從廢墟中爬了出來。

「嘩啦!」

一堆破爛中,一名被燒的如黑炭一般的強者,面容扭曲猙獰的,爬了出來,站在哪裡,咧嘴,看著林逸傻傻的笑道。

「哈哈,好!三個小時后我帶你們殺的他們顫慄,殺的他們跪地求饒!」

林逸怒吼,隨後把散落在殘骸中的萬年石髓都找了出來,先幫他們治療傷勢,而後,又傳授他們無上仙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