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到達輸出極限還有0.5、0.6、0.7……」

「周期波動的頻率,增大到3000兆瓦。」

「所有變壓器無異常,斷路系統開始運作。」

「系統周期波動數維持在50赫茲。」

「冷卻系統保持最大輸出功率運轉。」

「充電率100%,超導變壓器輸出開始!」

此時的東海市東山區,無論是商場、住宅樓還是路邊的路燈,都依次開始斷電,原本燈火通明的城市,開始逐漸陷入黑暗。

滋啦滋啦滋啦!

連接著陽電子步槍的電線,開始不斷溢出耀眼的電弧光。

「充能完畢,可以射擊!」優子喊道。

陸凡眼前的瞄準鏡游標,在不斷遊走之後,漸漸聚焦到魅魔的頭部。

此時,魅魔仍然在瘋狂地敲擊著青松集團大樓,但好在它的頭部運動幅度並不大。

因為只能射一發,所以陸凡緊張地摸索著魅魔的運動規律,預判它之後的行動軌跡。

終於,在魅魔仰起頭的瞬間!

陸凡發動了言靈:「秘技·一發入魂!」

Biu!

陽電子步槍射出耀眼的光線,以迅雷之勢射向了魅魔的頭部! 轟!

天崩地裂的脆響,在夜空之中擴散。

陸凡發出的這一發陽電子炮,直接擊穿了魅魔的後腦勺。

大量的裝甲碎片從魅魔的腦袋崩落,冒著熱氣砸到地上,砸出一個個大坑。

鐵龍科技公司指揮大廳內,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頭部裝甲受損89%,部分活動功能受限,主控計算機電壓異常,駕駛艙正常運轉。」

工作人員緊張地處理著眼前忽然發生的事態,鈴木亮則眯著眼看向屏幕。

歌姬戰士初號機那碩大的身影浮現在眼前,其帶來的不亞於魅魔的壓迫感,也讓鐵龍科技眾人不禁驚呼連連。

「你到底還是要和我對抗到底嗎,優子?」鈴木亮沉吟著,又繼續下命令:

「魅魔的主程序沒有受到影響,不要慌,抓緊進行滅火修復處理,然後繼續進攻青松大樓。」

看到魅魔暫時停下了進攻青松總部的動作,似乎在自我修復,陸凡鬆了口氣。

如果剛才的行動再晚那麼一會兒,恐怕魅魔就會徹底擊穿青松大樓最後的屏障。

但目前他也不能掉以輕心,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沖向對方。

「電腦已經計算好了通往青松集團大樓的最短路線,數據傳送到你的屏幕上了。」優子說道。

「多謝。」

陸凡看著屏幕上顯示出的幾條線路。

其中一些路線,為了避免被中途的各種大樓阻擋,繞了不少路。

他看了幾眼,就捨棄了這樣的路線,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到達,耽誤不起。

思考再三,他盯向了中間的那條最短的路線。

剛才的那發狙擊攻擊,已經充分證明他之前的猜測:言靈系統對身體的改造,同樣也會影響到外部的各種機甲載具。

載具的性能越高,對陸凡身體動作的還原能力越強,那麼言靈系統增幅的威力就越大。

既然如此,他內心中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打開言靈系統的概率線顯示屏,不停地拖動著時間軸,然後在其中的概率線和行動線上,支付大量言靈值進行著參數的調整。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所有的參數都調整完畢。

優子這時候插話道:「雖然不知道你要怎麼過去,不過我預先提醒你一下,因為電纜長度有限,所以一旦你離開學校後山的範圍,將會切換為內部能源供電,供電時間為30分鐘。」

「這還不錯嘛。」陸凡心想,到底是世界知名的科學家造出來的玩意兒,30分鐘可比EVA的5分鐘長多了。

「要是30分鐘之後沒電了,會發生什麼呢?會不會暴走,然後戰鬥力直接爆棚?」陸凡滿懷期待地問。

「想什麼呢,30分鐘后,歌姬戰士初號機外層的拘束裝甲會失去電力支持,機甲直接原地……」

優子聲音頓了頓,然後深沉地說道:「散架。」

「啥?」陸凡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原地散架。」優子淡定地重複了一遍。

陸凡原地愣了片刻,旋即大喊道:「坑爹啊啊啊啊啊啊!」

「這沒辦法,因為我們公司沒錢,再加上時間緊迫,我沒辦法系統地進行內部結構製作,所以臨時拼湊了一堆零件,然後用拘束裝甲給它們聚攏在一起。

一旦失去外部拘束裝甲的定型作用,機甲內部的零件當然就原地解散啦。」

優子無奈地進行著解釋。

陸凡聽后簡直是欲哭無淚,人家的初號機,外層的拘束裝甲作用是限制本體的力量和獸化。

自己的初號機,裝甲的作用僅僅是為了防止散架?

似乎感受到陸凡的失落,優子又補充道:「不過你放心,只要拘束裝甲還有電量,機體本身的活動性能還是非常棒的,畢竟有你交給我的那四枚【科技晶元組】的支援,這副機甲沒那麼脆弱。」

陸凡心裡暗道,也就是說,必須要在半小時之內解決這場戰鬥了嗎?

想到這裡,他更不敢耽誤,長吸一口氣——

「初號機,衝刺開始!」說罷,他把搖桿朝前猛推。

言靈系統——行動線發動!

只見,歌姬戰士初號機原地做出了類似田徑運動員起跑的姿勢,然後蹭地一下,如同離弦之箭,從原地躥出。

咔嚓巨響,插在它腰部的充電插頭,脫離機體,冒著絲絲電火花砸到了地面的公路上。

機甲顯示屏出現倒計時:剩餘電量時間00:29:59。

初號機採取前傾的姿勢,手腳並用地開始狂奔,其所過之處,地動山搖,煙塵滾滾,地面上的不少小車都翻了個跟頭。

啪嚓巨響,初號機用流利的跨欄姿勢,邁過了一棟五層高的住宅樓,與跨欄短跑運動員的姿勢如出一轍。

「Perfect!」陸凡腦海中響起行動線的評價。

初號機繼續哐哐哐地朝前奔跑,它單手撐住擋在前面的那棟樓的樓頂,然後從上方翻了過去。

「Perfect!」

這次橫在它前方的是一棟10層高的公寓,於是陸凡操作初號機,在公寓前的空地上翻了好幾個跟頭進行助跑,然後跳躍上這棟公寓的樓頂。

初號機呈倒立姿勢撐住樓頂,然後腰部用力,接了個向前翻騰三周半接轉體720度,

哐鐺巨響,它穩穩地落在市中心的一處商業街十字路口,周圍的汽車都被這陣落地造成的氣浪掀翻得底朝天。

「Perfect!」

在街邊的店裡避難的市民們發出驚呼,但是當大家發現初號機並沒有敵意之後,便又議論紛紛地拿起手機開始拍照起來。

離開這條十字路口后,初號機繼續狂奔,陸凡老遠就看到了攔在他面前的紅瀾江。

他左右觀察了一下,便駕駛初號機爬上了旁邊一棟10層高的商城。

然後在這棟商城的天台,初號機又跳上了旁邊的一座12層高的大樓。

於是,在這繁華的商業街區,初號機在大樓的頂部之間跳躍著,它踩的大樓的高度不斷提高。

陸凡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是在玩超級馬里奧遊戲,在一個又一個高台之間來回跳躍。

哐當巨響也不停地在這條街區擴散,初號機跳過的高樓,紛紛發生劇烈的震動,有的大樓甚至出現輕微的左搖右晃,不停有建築碎片散落到大街上。

經過大樓頂部之間的不斷旋轉跳躍,初號機馬上就要跳到江邊一棟30層高的大樓。

這棟大樓的頂部是一座圓盤形狀的旋轉餐廳,當時餐廳內還有不少人呆在裡面。

他們都是餐廳的客人,大家看到青松大樓的機甲大戰後,便選擇繼續呆在這裡避難。

「喂喂喂,那台紅色機器人和青松集團打得太猛烈了吧,我們這邊會不會被波及?」旋轉餐廳里的某位年輕男客人,焦急地碎碎念著。

「不會,那台紅色怪物最多20層樓高,我們這裡可是30層呢,安全得很。」旁邊一位長者不慌不忙地抿了口紅茶。

「年輕人,你遇事還是太慌張了,這樣怎麼能成大業呢?有道是風雨不動安如山,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方顯英雄本色……」

老者正得意洋洋地說著,忽然,這層的旋轉餐廳爆發齣劇烈的震動,餐廳內的所有人都摔了個四仰八叉,杯盤傾倒,一派混亂。

那老者也被自己的紅茶濺了一身,看起來狼狽至極。

眾人驚恐地抬頭,從餐廳的鋼化玻璃穹頂處,看到了初號機那焊接簡陋的巨大腳底板。

「啊啊啊啊啊啊!」老者慌張地叫著,也顧不上什麼英雄本色了,率先奪門而出,落荒而逃。

其他客人們反應過來,也紛紛尖叫著離開餐廳。

陸凡踩到這三十層樓的樓頂時,大地的景色已經變得非常小了,幾乎只能勉強分辨出地面物體的輪廓。

他踩在這座不斷旋轉的餐廳上,環視了東海市一圈,很快找到了魅魔。

這裡已經距對方很近了,目測直線距離不到三公里,不過寬闊的紅瀾江就攔在眼前。

當然,這對陸凡並不是什麼問題,畢竟操作機甲玩信仰之躍,他也不是沒做過。

初號機腿部彎曲,微微弓腰,做出彈跳準備動作。

此時,魅魔已經完成了破損頭部的初步滅火,在觀測系統恢復之後,它第一眼就看到了江對岸大樓頂部的初號機。

「嘎——」魅魔發出野獸般的憤怒吼聲,背後的雙翼也不停地撲棱著,很顯然,這個打傷它的不速之客,著實把它激怒了。

「Comeon,baby!」陸凡嘴角一彎,猛地下拉搖桿。

初號機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從大樓頂部彈跳而起,躍上了東海市的夜空。

在皎潔的圓月下,初號機的身體以優美的軌跡,劃過紅瀾江的江面。

江面上有不少遊船和貨輪,這些船上的人都抬頭看著初號機從頭頂飛翔而過。

「這什麼玩意兒?」

「一台不夠,怎麼又來一台?」

「卧槽,這跳躍姿勢,也太……炫酷了吧?比那台紅色的還能裝逼!」

人們紛紛議論著,不少人還在拿著手機進行直播。

陸凡看著身下那宛如鏡面的江水,稍稍鬆了口氣。

看來優子確實沒有唬人,至少有電的時候,這台初號機的性能還算過得去。

看到對手直接沖著自己跳了過來,魅魔自然不會閑著。

其搭載的高端人工智慧,幾乎只在一瞬間就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

喀拉喀拉喀拉……

它背後的各種發射艙蓋再次打開,密密麻麻的火神炮從裡面發射而出。

閃爍著耀眼火光的火神彈,在夜空中劃過各種交錯的軌跡,朝初號機鋪面而來!

陸凡並不慌亂,之前在行動線設置的時候,他就已經預想到這種情況。

因此他沉著地緊握操作桿,繼續發動行動線,讓機甲在半空中做著各種動作進行規避。

嗖!

火神炮朝初號機的右肩攻去,初號機向左翻轉360度,堪堪讓其擦肩而過。

嗖!

又一枚火神炮朝初號機的左腰攻去,初號機微微弓腰,進行了向前的戰術筒翻,讓火神彈擦著自己的後背而去。

嗖!

又一枚火神炮直接朝初號機的胸膛處打去。機甲的正面受擊面積太大,按理說,這一發是相當難躲。

不過陸凡果斷地把操作桿后拉,初號機直接身體前傾,換成了俯衝的姿勢。

在與炮彈距離極速接近、眼看就要對撞的同時,初號機忽然機體向上仰角接近90度,然後極速爬升,來了一招「眼鏡蛇機動」。

這枚威脅最大的火神炮,從初號機的腳底擦邊而過。

就這樣,初號機在火神彈雨之中,不斷地變換著各種姿勢進行閃躲,宛如在跳一曲優美的空中芭蕾。

陸凡腦海中也不斷響起行動線評價提示音:

「Perfect!」

「1HitCombo!」

「Perfect!」

「2HitCombo!」

「Perfect!」

「3HitCombo!」

「Perfect!」

「4HitCombo!」

「Perfect!」

「5HitCombo!」

……

在江兩岸以及水面的船上,無數圍觀群眾目睹了這一幕,他們在最初的目瞪口呆之後,逐漸反應過來,開始不斷地給初號機進行吶喊助威。

很快,通天徹地的歡呼聲就響徹紅瀾江兩岸。

很明顯,他們都看出來了,這台新出現的紫色機甲,和最開始那台搞破壞的紅色機甲,是敵對的,這台機甲是正義的一方。

他們自然是對初號機和陸凡致以歡迎英雄般的助威。

初號機靈活的戰術機動和圍觀群眾的歡呼,也反映到了鐵龍科技指揮中心的大屏幕上。

鈴木亮握緊雙拳,額頭上青筋暴跳。

本來,他的目的是讓魅魔通過大鬧博覽會、狂毆青松集團,向世界展示其優異的性能。

但沒想到,這場籌劃多日的精心亮相,竟為陸凡和他的萬事科技公司做了嫁衣,現在風頭全被他們搶去了。

癡心總裁俏嬌妻 此時,鈴木亮前面的工作人員報告道:「火神彈倉已空。」

「光束軍刀出鞘,準備格鬥戰。」鈴木亮繼續下著命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