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本章完) 見到陰鷙不高興,我反而高興了,這樣的誤會完全是皆大歡喜嘛!

“老公,你捏痛我了!”,我歪着頭笑眯眯的說。

“活該!”,陰鷙依舊那副冰臉,語氣極度的不溫柔。“還有,別叫我老公!”

“哼!我叫你什麼關你屁事?!”,我的目光落在了陰鷙的手上,“最好鬆開我,否則你會倒黴的!”

“哈!能威脅我的人,不是你!”,陰鷙冷酷道。

WWW¤Tтkā n¤℃o

能威脅他的人不是我,是莫雨桐!陰鷙的潛臺詞就是這個吧!你這個混蛋,真是我哪痛你戳哪啊!可是,沒有關係,我忍!不過就算忍,也得讓你吃吃苦頭。

伸出手一下子勾住了陰鷙的脖子,而後一躍而起,而陰鷙反射性的抱住我,接着我對他邪惡的揚起了脣角,臉卻轉向了另一邊。

“啊!不要不要!老公,人家屁股痛!不要洞房了!”

這句話帶着羞澀和驚恐,搭配着我浮誇的表情,將這個被丈夫折磨的下不了牀的妻子刻畫的入木三分。當正在說悄悄話的芷芊和子柒他們聽到我的喊聲,裏面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在將我‘解救’下來之後,拉耳朵的拉耳朵,打頭的打頭,掐肉的掐肉,後來直接將陰鷙按倒在地羣毆起來。

看着陰鷙捂着自己的頭,對我投來殺人的目光,我得意洋洋的坐在椅子上,對他揮手微笑。

這纔是真正的家庭,閒的時候打打鬧鬧,有事的時候一致對外。可是,我能融入這個家庭,卻什麼時候開業融入陰鷙的心?!

縱使陰鷙睡夢中的那句雨桐我故作不在意,可是怎麼能不在意?!

至於莫雨桐,我該怎麼救她?這一個月內有梵埜維持她的生命,可是一個月後呢?!我真要看着她去死嗎?!

想到這裏,我的眼神暗淡下來,望了一眼被芷芊她們包圍的陰鷙,我緩步走出了城堡之外。沿着那五彩繽紛的鵝卵石小道,進到了海灘,正沿着細砂行走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個凝目望

向遠海的夜煞。

夜煞眉宇間的憂鬱,讓人感覺到難過,我知道他的擔憂。若是換位思考,被擄走的是陰鷙,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出去找他!可是,夜煞是冥界的主心骨,若是他淡定不了,其他人就都亂套了。

“夜煞!”,我輕聲喚了一句。

夜煞轉頭,看到是我輕笑。“是你?我居然眉宇發現有人靠近我!這樣的警惕性,要是到了外面是會喪命的!”

“心有牽掛,自然無暇分神!”,我撥開被海風吹亂的頭髮,眯着眼睛望着遠方。“我幫你把莫雨桐找回來吧!”

聽了這話,夜煞終於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你?”,夜煞眉頭擰的更緊,“不!”

“不?”,我很奇怪爲什麼夜煞會拒絕,他明明想雨桐想的要死。

“雨桐留在梵埜那裏可以多活一段時間,若是你救她回來,卻只能用自己的命換取她的命!這筆賬,怎麼算都不划算!”,夜煞苦笑,“現在,你是陰鷙的妻,你該好好的!”

“妻?他何曾當我是他的妻子?他心中牽掛的是誰,縱使我不說,我們彼此也心知肚明!”,說到這裏,我輕聲嘆息。“所有人幸福的焦點都是莫雨桐,若是莫雨桐不在了,恐怕你們的世界便成了灰色!可是,我不一樣!若是我不在了,沒有人會在乎!”

“初五,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和雨桐從未自私的想過,想要用你的命換取她的命!”,夜煞目不轉睛的望着我,“縱使梵埜有讓你犧牲的決心,我們也會寧死不從的!”

夜煞的話,倒是沒有出乎我們的意料,因爲他和莫雨桐是最善良最仁厚的人,根本不可能傷及無辜,特別是在覺得愧疚我的情況下。可是,這樣善良的人不該死,這麼相愛的一對璧人,更不應該分開!

其實,我想要犧牲,並不是因爲我偉大,而是因爲了無生趣!我一直口口聲聲說我會越挫越勇,可是心裏卻已經篤定陰鷙不會愛我!



有了陰鷙,我是否還有存在的意義?!答案是,沒有!

既然如此,我不如成人之美,讓他們繼續幸福下去!縱使陰鷙還會陷入無休無止的相思和苦戀之中,最少他在乎的人還活着,他也就活着。

“夜煞,雨桐牽扯了太多人的幸福,我不忍心打破!反正,我存在的目的,就是救活她!”,我淺笑,眯着眼睛望着夜煞。“我只想,在這之前都開開心心的,彌補我的遺憾!”

夜煞搖頭,伸出手拍着我的肩膀,語重心長。“我們不會做這麼殘忍的事情,我們也不會讓你這樣犧牲!初五,好好的和陰鷙過日子,別想這麼多!”

“是你別想那麼多,一切都會好的!”,我輕笑,而後徑直走向海面。

見此,夜煞一把拉住了我。“你想幹嘛?”

我輕輕掙脫夜煞的手,“我想要給我老公做一頓豐富的午餐,既然抓不住他的心,便抓住他的胃吧!”

說完,我擡起腳踩上了海面,當我的鞋尖碰到海水的瞬間,水凝結成冰,而後我沿着那條冰道緩慢的往海的中央走去。看着碧藍的海水,我蹲下身子用手在水裏輕輕一撥,幾條魚便自動跳躍了上了,而後順着冰滑到了夜煞的面前。

“夜煞,你要開開心心的!開開心心的等着雨桐回頭!”,我拎着一條魚對夜煞揮手,“因爲開心是可以傳染的,你不想所有的人因爲你而難過吧!”

夜煞聽我這麼說,笑着搖了搖頭。“有的時候,我甚至可以在你的身上看到雨桐的影子!也能在你的身上,看到希望!”

“那你們就把我當做希望!看到希望,就等於看到了明天!”,我笑着,抓起一條魷魚丟了過去。

沒錯,我就是他們的希望,是所以人的希望,所以依然失望的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再失望!我不需要去找梵埜,因爲他若是支持不下去必定會主動來找我的!到時候,夢境就會成爲一片戰場!而我,會阻止這場戰爭的發生。

……

(本章完) 我該是個好妻子的,因爲芷芊教我怎麼做菜,我總是一點便會,也許這優良的基因是受到了梵埜的影響。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其實,撇開收養我的理由,梵埜當真是對我很好!好到,我差一點當他是我的親人。

和芷芊端着菜出去,十一趕緊上前來接,桌子上圍滿了人,包括熾烈和青嫙,以及十分看我不順眼的小臺。

經過上一次的教訓,青嫙老實很多,居然也會知道幫着擺菜盤分筷子。縱使她看着熾烈的眼神依舊是刻意裝出的熱情,可是裝總比懶得裝要好太多。

所有的菜都上齊了,大家把我擠到了陰鷙那邊坐下,見陰鷙像是躲瘟疫一樣的往旁邊挪了挪,我卻毫不在意額貼了過去。

這樣的舉動在旁人眼中,卻成了打情罵俏。

“陰鷙,這些菜都是你愛吃的,初五特意跟我學的,你有口福了!”,芷芊笑眯眯的介紹。

“恩恩!老公,你嚐嚐,看我做的有沒有媽好吃?”,我夾了一塊魚放到了陰鷙面前的碗中,可是臉貼過去的時候卻壓低了聲音。“這麼多人都在,給點面子吃了!”

“你這是在強迫我!”,陰鷙狠聲,臉上卻依舊帶着微笑。

“就是強迫你,你吃不吃?!”,我挑眉,手伸到桌子底下狠狠的掐了一下陰鷙。

一巴掌拍開我的手,陰鷙對我狠狠的點點頭,而後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放進了嘴巴里面,彷彿是個慢動作,而所有人的都瞪大眼睛將目光投向了陰鷙。陰鷙連嚼都沒有嚼,便生生的嚥了下去。

“二哥,怎麼樣?”,十一小心翼翼的問,卻似問出了我的忐忑。

“不如雨桐!”,沉默了好半天,陰鷙冒出這麼一句。

這句話像是冰雹一樣,砸涼了剛剛的熱絡氣氛。

“呵呵,雨桐也是跟我學的做菜!”,芷芊尷尬的笑了一下,試圖打破尷尬的氣氛。

“是啊!是啊!不過初五第一次就能做出這個味道,真的很不錯了!”,子柒趕緊符合,對衆人擠眼,大家便打起了哈哈。

“沒關係!老公,你再嚐嚐這個蝦!媽說了,和她做的味道一樣呢!”,我笑眯眯的將蝦夾進了陰鷙的碗裏,忽視剛剛的難過。

可是,這次陰鷙是聞了聞便放下。

“不如雨桐!”,陰鷙淡淡道。

“陰鷙,你夠了吧!”,夜煞終於忍不住發火,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大哥,沒事!既然大嫂做的好,下次我便跟她學,總能學到他滿意的!”,我對夜煞揮手,而後旁邊的子柒一把將夜煞拽坐下去。

氣氛一度陷入冰點,大家都埋頭吃飯,臉上時硬生生擠出來的笑容,而後我卻還是笑顏如花。

“老公,既然夢魘胃口,就喝點湯!”,我用勺子,舀了些湯遞到陰鷙的嘴邊。“這道湯,絕對會讓你滿意!”

‘啪’陰鷙一把打掉我的勺子,那湯汁濺了我一身。

“看着就知道,不如雨桐!”,陰鷙厲聲吼道。

衆人噤若寒蟬,而我冷冷的用手擦着身上的湯汁,淡淡的望向陰鷙。“是不是什麼東西只要經過我的手,便不如雨桐?!”

“我只是實話實說!若是你喜歡我虛僞,我可以誇你!你需要嗎?”,陰鷙冷眼望我。

“這湯,是芷芊做的!”,我站起身望向別處。

“陰鷙,你犯什麼病?!縱使初五做的不合你胃口,你也不該這麼說!”,芷芊終於忍不住大怒,“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你們才新婚!”

“二哥!你不該在這麼多人面前衝二嫂吼的!”,十一急切道。

“陰鷙啊!你已經是彬彬有禮,那麼可愛的孩子!對所有人都好,爲什麼卻對初五這麼兇巴巴?!她是你的妻子啊!”,子柒嘆氣。

“雖然,我不喜歡她!可是這一次我也不得不插一句嘴!”,一直冷眼旁觀的小臺站起身,“大嫂只愛大哥,二哥你最好死心吧!”

見大家紛紛將矛頭指向自己,陰鷙一掌拍向了桌子,那菜和桌子瞬間消弭成灰,散落地面。而後我的胳膊一下子被陰

鷙給抓住,接着我不得不面對他冷酷的臉。

“因爲她救了大家,所以我纔會和她結婚!你們以爲我的真的喜歡她嗎!?昨晚,我們一個牀上一個地上,沒有越雷池半步!”,陰鷙環視衆人,皺緊眉頭。“除了莫雨桐,我誰也不愛!”

“混賬東西!”

夜煞一躍而起,可是最先衝過來的卻是閻君,閻君一巴掌扇在了陰鷙的臉上,讓我脫離了他的掌控。

“這是你該說的話嗎!?雨桐是你大嫂!初五是你妻子!”,閻君說完又連續甩了幾巴掌。

我的心很疼,各自複雜交織在一起的疼,我不忍心看着閻君打陰鷙,可是卻僵在原地,動彈不得。直到芷芊過來扶着我,我才微微的回過神。

“說實話,有錯嗎?!”,陰鷙等閻君打夠了,終於開口。“跟一個不愛的人在一起的是我不是你們!你們能知道我的感受嗎?!我和她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窒息的!”

“陰鷙,道歉!給我道歉!”,芷芊放開我一把推向陰鷙,“我不管你有什麼心思,現在初五纔是你的妻子,今後也只能由她做你的妻子!”

“好!好!你們這麼希望,我成全你們!現在我不是娶她了嗎?!我給了她你們和她都想要的名分,你們還想怎樣?”,陰鷙冷笑,“讓我裝出伉儷情深嗎?!對不起,我做不到!我不能連心底最純淨的一塊地方也給毀了!”

聽了這話,芷芊揚手要打,我卻輕輕抓住。

待衆人將目光全部轉移到我的身上,我揚起觸角卻笑了。

“你們不需要責怪陰鷙,因爲自始至終這場婚姻只是我和大家開的一個玩笑而已,我不是他的妻!”,說到這裏,我望向衆人。“將你們帶進這裏不是囚禁,而是保護!等我處理了梵埜,便放你們出去!”

“初五!我已經跟你說過……”

“大哥,你不要說話!”,見夜煞正欲開口,我便伸手製止。“我會把莫雨桐,完完整整的給你們帶回來的!”

……

(本章完) 單挑梵埜,聽起來多麼的牛逼!可是,我有實力和梵埜抗衡嗎!?自然沒有!我是想去主動獻出自己的生命,化解這場干戈。抱歉,我沒有辦法做到越挫越勇,因爲我有一個知道什麼是痛的人心!

掀開披風,我和陰鷙擦身而過的瞬間停下腳步。

“你自由了,從現在起,我從你的生命中走過,不會再回頭!”,我對着陰鷙輕笑,眼中漫上一層水霧。

我將不會有機會回頭,因爲我將用我的生命,維護你的情深意重!

撞着陰鷙的肩膀,我大步的走向城堡外面,而後腳下生冰,冰迅速的帶着我滑向大海的正中央,望着那晴空萬里,我伸出雙手用力的分開,一道光門瞬間出現。

踏冰飛向那道光門,陰鷙卻突然閃身在我的面前。

“你是要救雨桐嗎?”,陰鷙的眸子中,濃重的深沉。

“是,或不是!與你何干?”,我淡漠道。

“如果是,我要和你一起去!”,陰鷙執拗的望着我。

我正欲說什麼,卻看到一把鋒利的劍刃閃電般的刺向陰鷙,一把推開陰鷙的瞬間,那閃爍着金光的間立刻刺穿了我的胸膛。當那巨大的力量帶着疼痛在心臟蔓延開來的時候,我大叫一聲集中全力一掌打向持劍之人,而後一把抓住劍刃朝後面飛去,那持劍人便被我一下子拽進了夢境。

萌妻倒追99次 看到梵埜驚慌失措的眼神,我一掌打向自己的胸膛,讓那劍脫離了身體,當那鮮血噴濺出來,染紅視線的時候,隨後出現的魔將一掌正中梵埜的後背。梵埜手握沾滿了血的劍,一個翻滾落入了海中,卻在將要被海浪淹沒的時候幻化祥雲接住了自己。

我的身體迅速的墜落,而陰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就算你救我,我也不會愛你!”,陰鷙複雜的望着我。

“我是留着你的命,去愛別人!”,我撥開陰鷙的手,忍痛展開翅膀飛向高空,沒有飛出多遠便墜落下去,而這一次接住我的卻是魔將。

“初五!”,魔將落在海面,而此刻海面瞬間被

冰全方面的覆蓋。“那是……”

“驅魔劍是嗎?我知道!”,我扶着魔將,靠在他的身上。“所以,我快死了,是嗎?”

聽我這麼說,魔將厲目望向已經受傷的梵埜,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你真的想讓我們滅族嗎?!”

梵埜捂着胸膛環顧四周的芷芊子柒等鬼魅,眼中竟然閃出一絲愧疚。

“我不是故意的!”,梵埜望着我,“小初五,我想殺的不是你!”

聽了這話,我艱難的擡起頭望向梵埜。“殺他和殺我,有區別嗎?”

“初五!”,芷芊大叫我的名字,和子柒等人想要飛來,我卻伸手阻止。

“別過來!我很好!”,說到這裏我掃了陰鷙一眼推開魔將,“梵埜,讓雨桐出來!現在,我的心還有用!”

“你……你要救雨桐?”,梵埜不可思議的望着我。

“初五,你是不是腦子有病?!”,魔將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帶你去治,你跟我走!”

“不要!”,我抓住魔將的手,“你覺得,我還有救嗎?可是用自己的殘命,去換取別人的重生,這筆賬,划算!”

聽了我這話,夜煞飛了過來,站在我的對面目不轉睛的盯着我。

“我知道你心已死,可是,心死無所謂,只要人還在!”,夜煞眼圈紅了,“請你相信,陰鷙總有一天會記起你的!”

夜煞這話讓我的心抽痛了一下,而後卻在久久的沉默之中,釋懷的微笑。原來,雨桐和夜煞是保留着對我的記憶的,他們都記得我!可是,唯一將我遺忘的便是那個我最不想遺忘的人。這便是,時空和我開的最殘忍的玩笑。

“怕我等不了了!”,我捂住傷口,而後對着梵埜大吼。“你還在等什麼?!想前功盡棄嗎?”

梵埜先是一愣,而後錯愕了幾秒鐘便打出一個結界,當虛弱的莫雨桐虛弱的被梵埜一把拽了出來,我看到陰鷙和夜煞的眼睛閃閃發亮,心中的痛隨着鮮血一起涌出。

“夜煞……”,雨桐蒼白着臉,依舊對夜煞微

笑,當她和夜煞對視許久,眼神和我的碰到了一塊。

“別傻了,好嗎?”,雨桐望着我眼中有淚,可是當目光落在我的胸前,裏面驚呼出口而後一巴掌扇在梵埜的臉上。“梵埜,你好狠的心!”

“早晚都要這樣的不是嗎?”,梵埜垂着頭,動也不動。

雨桐狠狠的瞪了梵埜一眼,而後跑向我,在我伸出手之後一把扶住。

“挺下去好嗎!?”,雨桐目不轉睛的望着我,“我和夜煞盡力過,總是我們對陰鷙輸入了我們之前對於你的記憶,他的意識完全的不接受!”

“現在說這些,有用嗎?”,我揚起脣角,“我以爲我有勇氣,可以讓他愛上我,我以爲我可以越挫越勇,可是,我做不到,也不想再做了!讓他愛上我,又能怎樣?我還是要死的!”

“不!聽我說!你可以不死的!你不需要救我!”,雨桐捧着我的臉,“真的不需要的!我和夜煞該經歷的都經歷了,我們夠了!就算死,也死而無憾!你不要犧牲的你知道嗎?”

“別說話!”,我一把推開雨桐,而後揮手打出一道結界將我們包裹。“我現在把我的心給你!不管怎樣,你活着,他才能好好的活着!而他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心願!”

“不要初五!”,雨桐想要衝過來,卻被四條紫色的藤蔓死死的束縛住雙手雙腳,掙脫不開。“從過去到現在,你的犧牲還不夠多嗎?”

“多不多都沒有關係了!反正,我能爲他做的,只剩下現在了!”,說着,我張開雙臂挺起胸膛,當那鮮血從傷口噴射而出的時候,芷芊等人驚叫起來,而雨桐哇的一聲大哭出聲。

我沒有看陰鷙,因爲我不忍也不捨更不能,我要集中盡力將自己的心移出胸膛好延續雨桐的生命,而結界之外的魔將見此一下子衝了過來,卻被梵埜擋住,而後兩人大打出手掀起了滔天巨浪。

“陰鷙!陰鷙!你如果不阻止,你會後悔一輩子的!”,雨桐見我的血幾乎佈滿了這個狹小的結界,淚流滿面的嘶吼起來。

……

(本章完) 陰鷙聽雨桐這麼說,眼中滿滿的全是糾結和疑惑。

“雨桐,我不懂你在說什麼?”,陰鷙蹙眉望着雨桐,“我只想你好好的!”

‘砰’夜煞飛身一拳頭打在了陰鷙的臉上,而後將他按倒在冰面上。

“陰鷙,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我用命賭你剩下的生命,將會在無盡的悔恨中度過!”,夜煞紅着眼圈,擡起陰鷙的身體重重的撞在冰面上。

“別說了!”,我氣若游絲,而後伸出右手硬生生的插進了胸膛。

當我將一顆鮮紅的心臟拽出胸膛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而芷芊和子柒直接摟在一起癱倒在地。見此,我雙掌握住心臟,輕輕的研磨,直到心臟在我的手中成了紅色的粉末。

“不要!不要!初五不要!”,雨桐大聲喊着,不停的掙扎,試圖掙脫那些藤蔓。

“來不及了!”

我淡淡的對着雨桐微笑,而後雙掌揮出將粉末灑向雨桐,等到那些粉末從雨桐的身上滲透進去,雨桐原本還花白的頭髮瞬間變得黝黑,而後蒼白的臉上只在轉瞬間便恢復了血色。而此刻的我,身體的力量跟着那顆心臟而釋放,早已經沒有了支撐的力氣。

在我倒下的瞬間,結界破開,束縛雨桐手腳的藤蔓斷裂,在我墜進大海的瞬間,我看到了遠處急促飛來的兩個身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