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2 年 4 月 3 日

事實上,在經過被李寧試探出真實性格時,廣仁曦便清楚自己沒有偽裝的天賦。

為避免弄巧成拙,他以自己的真實性情示人,才是最佳選擇。

「什麼叫不強你所難?你身為廣家人,為廣家著想不是應該的嗎!」

說話的仍是廣仁暉這個性格暴躁的年輕人。

他的語氣是對廣仁曦毫不掩飾的唾棄。

彷彿廣仁曦是十惡不赦的罪人。

粗暴直接,更顯尖酸刻薄。

「五哥!你!」

廣仁曜都對廣仁暉這副嘴臉看不下去了,怒目指著他就想罵。

卻被身邊的廣仁曦拉住了手:

「不必為了我,和這種潑賴之人辯解。」

廣仁曦的聲音清朗悅耳,說出口的話卻令廣仁暉的臉色劇變。

廣仁暉沒想到面前這個冒牌貨這麼不怕死,敢當面罵他。

廣家一眾人更是不知道少年是哪裡來的底氣,敢如此口不擇言。

廣仁曜聽到廣仁曦的話卻更覺心疼,感覺廣仁曦肯定是心中極度委屈,才冒刺扎人。

正想轉頭想開口安慰廣仁曦,卻對少廣仁曦熟悉又陌生的俊俏臉上,那雙漆黑如夜,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黑瞳。

而少年冷漠至極的聲音也恰在此時繼續響起。

「因為,被廣家寵大的廣仁曦早已經死了。」

「我廣仁曦,並不欠廣家分毫。」

「他吠他的,我做我的,他能奈我何。」

廣仁馳:「……」

廣仁譽:「……」

廣仁丹:「……」

廣仁青:「……」

廣仁暉:「……」他是不是在罵我是狗?

這麼囂張狂妄。

肯定不是他弟!

廣家一眾少爺有一瞬間的無言以對。

畢竟他們知道少年在說什麼。

半月前的亂葬崗上,他們七弟遇害差點死了。

可以說是死過一次。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少年會代入那件事反駁。

在這一刻,彷彿看見自己七弟憤怒質問他們為什麼不好好保護他的一眾廣家少爺。

情緒不一了起來。

想到因為自己一眾人的失責才導致今天這件事情出現。

老三廣仁丹是最先受不了的。

從雕花木椅站起身來,大步跨至廣仁曦面前。

看著少年和自己七弟一模一樣的臉,廣仁丹幽沉的狐狸眼一凝,只傾身在他耳邊咬牙說了一句:

「你、好樣的!」

便甩袖生氣離去。

廣仁曜沒想到自己這七弟不罵人則已,一罵人,便一句話將所有與他對立的人罵了進去。

「他吠他的,我做我的。」

這句話,可是將所有訓斥他的人包括在內了。

這一點,不止廣仁曜理解到了。

便是廳堂的所有廣家少爺,也清楚其中的意思。

「七弟,這便是我們平日教你的禮儀?」

「藐視兄長,辱罵兄長。身為廣家人,豈能如此粗鄙不堪。」

廣仁青算是所有廣家少爺中,表現最為平靜的。

他用平靜的嗓聲,將最粗魯的罵言,以波瀾不驚的語氣道出,盡數還給了廣仁曦。。 大武鬥場內,在一座龐大的擂台之上,站立著十道身影,有男有女,而林衛,就是這其中一員。

此時,已經是高等學院開始的第六天,第一輪的小組賽,用時兩天,加上一天的休息時間,而第二輪的晉級賽,因為人數更少,並且每人都是比賽一場,所以,時間更短,一天便已經結束,同樣是一天的休息時間。

晉級賽的時候,跟小組賽一樣,林衛只是趕去露了一下臉,他的對手便投降了,並且,非常巧的是,林衛的對手,還是老熟人,正是被林衛在千璽秘境之中,搶光所有身家的陳洪,此人即是陳家弟子,又是蘭陵貴族學院十強中的第二人,修為達到了二星戰王,被陳家跟蘭陵學院高層看好。

跟林衛同時晉級十強的九人,全部都是戰王級別的,每個人的身上,最少都有一件下品玄器,實力比起那些沒有玄器的戰王,要強上不少。

十人之中,天宇學院便佔了三個名額,蘭陵貴族學院,同樣是三個名額,風羽皇家學院略少,只有兩人,剩下的兩人,一個來自彌山學院,另一個,則是來自跟天宇學院交好的拓海學院。

十人之中,除了林衛是靈武雙修外,還有三位是靈王,剩下六人,則是戰王。

跟林衛的一副風輕雲淡不同,皇家學院跟貴族的人,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表情。

隨著林衛的名氣,越來越大,同時也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林衛的事迹,很快便被人熟知,尤其是天宇學院內部的舉行的預選賽,也被廣為流傳,所以,大家都知道了,林衛為了幫同門贏得比賽,直接下狠手,替他們掃平一切障礙。

所以,這些人才會擔心,林衛會不會像之前那樣,對他們下狠手,直接把他們打殘。

不過這個問題,顯然他們背後的高層,看的更加透徹,並且也想出了應對之道。

那就是把冠軍之位,直接給林衛,不讓林衛上台比試,對此,雷暴跟上官浩陽,也無法找到反對的理由,當然,這個消息,雷暴跟上官浩陽,在來的路上,就跟林衛說過了,對此,林衛心中除了有些可惜之外,並沒有什麼反應。

很快,一道身影從貴賓席飛出,而後停留在半空之中。

看到半空中的身影,整個大武鬥場,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這道身影,乃是一中年男子,濃眉大眼,菱角分明,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身穿九爪金龍袍,頭戴雙龍戲珠冠,此人正是風羽帝國皇帝,霸天大帝,林霸天。

「林衛何在?」

林霸天低頭俯視著下方,帶著一絲威嚴的話語,響徹整個大武鬥場。

「瑪德!這麼喜歡裝逼。」林衛暗自嘀咕了一句,顯然對於對方的這番做派,十分的不爽。

不過,不爽歸不爽,誰讓人家拳頭比自己硬呢!所以,林衛只能上前一步,抬頭看向半空,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就是!」

「嗯?」

看到林衛上前,林霸天雙眼頓時一亮,他之前雖然看過林衛的畫像,但見到林衛本人,還是第一次。

「很好!果然十分年輕,沒想到這小子連元力也修鍊都戰王了,不愧是我林家的種,天賦果然妖孽。」林霸天看到林衛出來,便仔細打量了林衛幾遍,越看,越是滿意,臉上的笑容,都不由自主的露了出來。

「你就是林衛?」林霸天笑眯眯的問道,語氣十分柔和。

「是!」林衛點點頭,應了一聲。

「你今年多大了?」林霸天再次問道。

「我今年十六了。」林衛心中疑惑,眉頭緊皺,但還是開口說道。

「最後一個問題,你來自哪裡?」林霸天繼續問道,不過他也言明,這是最後一個問題,原本他還想問一下,林衛父母的名字,但考慮到這裡人多嘴雜,便沒有開口。

不過就是林霸天開口詢問,林衛也不會告訴他。

「我來自古月山脈。」

林衛確實是從古月山脈抵達風羽帝國的,所以,他的回答,並不算欺騙。

「古月山脈嗎?」

林霸天若有所思的看著林衛,心中卻暗罵一句,狡猾的小鬼。

林衛從古月山脈而來,很多人都知道,而大家想著的,則是林衛從小生活的地方,很顯然,古月山脈這麼危險,有些地方,連戰聖都不敢進入,林衛顯然不是從小就生活在裡面的。

「諸位!鑒於林衛實力強勁,孤打算讓他直接晉級冠軍,大家覺得怎麼樣?」林霸天的聲音,再次響徹整個大武鬥場。

林霸天話音剛落,貴賓席中,再次飛出五道身影,分別代表了五個學院,這五人,分別是風羽皇家學院的林雪峰,蘭陵貴族學院的蘭溪,天宇學院的雷暴,還有拓海學院的魏離,跟彌山學院的孔群。

三大戰聖,兩位戰帝巔峰,與林霸天遙遙相對,異口同聲的說道:「陛下言之有理!」

「嗯!那好!林衛你先下去吧!」林霸天點點頭,笑著對林衛說道。

「這樣不好吧?萬一被大家誤會我是走後門贏得的冠軍,傳出去之後,豈不是給天宇學院抹黑?我看還是讓我繼續參加比試吧!你們放心,我保證不會鬧出人命。」林衛皺眉,一臉為難的說道。

有些事情,自然不能立刻就爽快的答應下來,既然對方要演戲,他也要奉陪一下。

「保證不會鬧出人命?那你想幹嘛?弄出一堆殘廢嗎?」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尤其是蘭陵等人,各個都氣的手癢,而站在林衛身邊的人,則是一陣膽戰心驚,渾身打顫,顯然是被嚇到了。

「你小子放心,孤給你保證。」林霸天笑容不變,眼中卻流露出玩味之色。

「林衛!既然有陛下擔保,你就退下吧!」雷暴似時開口說道。

「哦!」

見到雷暴開口,林衛知道,該打住了,於是便點點頭,回應了一聲,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搖搖頭,轉身走下擂台,返回休息區。。 看着葉清苒真摯的表情,男人也低聲說了起來:「不客氣。」聲音停頓了一下,手上速度也加大了一些:「你知道大堂在哪裏嗎?」

「不知道,還希望您能帶我過去。」葉清苒微微欠身,畢恭畢敬的開口說了起來,男人更加不好意思了,擺了擺手,意思葉清苒跟上。

沒了之前的爭鋒相對,男人先一步開口說了起來:「我姓陳單字一個冰。」葉清苒不斷的在心裏盤算着什麼,立刻開口說了起來:「那我以後就叫你冰哥了。」

陳冰也是個直性子,聽到這話立刻高興了起來,摟着葉清苒的肩膀開口說了起來:「楷清,以後還要你在龍哥面前多替我美言幾句啊。」

葉清苒立刻答應了下來,兩個人就這樣來到了門前,陳冰無奈的擺了擺手,低聲的開口說了起來:「我還沒有資格進去,接下來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有種一語雙關的感覺,葉清苒點了點頭,緩緩的推開房門走了進去,屋內三個人的身影都是那樣的熟悉,龍哥聞聲轉過頭看到葉清苒的聲音,馬上欣喜的說了起來:「楷清,快過來。」

緩緩的站起身子,拍著葉清苒的後背說了起來:「這位是二爺,旁邊的是無言少爺。」葉清苒心裏的想法並沒有顯露出來,畢恭畢敬的開口說了起來:「二爺好,少爺好。」

墨勿言看着眼前的人,語氣里有一些嗤笑的意思:「龍哥,你這小弟身單力薄的,怕不是一陣風就要吹跑吧。」墨振華也有這個想法,跟着點了點頭。

倒是龍哥不放在心上,看着已經開始續茶的葉清苒緩緩的開口說了起來:「又不是找保鏢,要那麼壯的身子幹嘛,只要有眼色不就好了。」

話語落下,一杯茶就遞到了墨振華的面前,像是被說服了,墨振華接過茶,笑着說了起來:「你的小弟,你喜歡就好,確實機靈。」

要說重要的事情了,墨振華眼神示意了一下龍哥,聲音立刻就傳到了耳朵里:「楷清,你先出去。」葉清苒點了點頭,將最後一杯茶水遞到龍哥面前,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就轉身離開了這裏。

「二叔,龍哥,家裏的那些風聲應該不止我一個聽到了吧。」墨勿言覺得那些事情就像一根刺一樣扎在自己的心裏,急促的開口說了起來。

墨振華再一次遞給了龍哥一個眼神,立刻明白了過來,裝着糊塗的開口說了起來:「勿言少爺,什麼傳言,阿龍並不知道。」

聽到這話,墨勿言覺得自己的眼皮直跳,視線在兩個人身上來回打斷,今天的他不想在糾結了,愜意的靠在椅子上,高聲的開口說了起來:「躺在病床上的那個老不死的立下遺囑,要將墨家三分之二的財產都留給墨凌霄那個混蛋。」

沒有想到墨勿言會這樣的直白,墨振華也不再偽裝什麼,緩緩的將手裏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輕微的碰撞聲都刺激著葉清苒高度緊張的神經。

直勾勾的盯着墨勿言的眼睛,但臉上的笑容依舊,緩緩的開口說了起來:「你想怎麼做?」

墨勿言也有些忌憚,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聲音也壓低了一些:「不如動手解決了他,這樣我們就能讓那份遺囑消失不見。」

阿龍的眼底閃過了一絲的不可置信,他口中的老不死的是他的親爺爺,一時間阿龍看向墨勿言的眼神都變得有些懼怕。

門外突然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葉清苒沒有任何的猶豫就走了起來,手指剛剛觸碰到門把手,門被就拉開了,跟在陳冰身後的阿勇順着看了過來,莫名的熟悉感讓他有些遲疑。

葉清苒也看到了阿勇的身影,手上的力氣忍不住加重了一些,但礙於眼前的陳冰她只要再一次開口說了起來:「不用我美言,你也能進來啊。」陳冰再一次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看着兩個人很熟的樣子,又看了看那三指的短髮,阿勇搖了搖,心裏默默想了起來:一定是自己太過於緊張小姐了,才會有這樣的錯覺。

「還不進去嘛?」阿勇終於忍不住開口打斷了兩個人的交談,他只想將文件放下就轉身離開這裏。

葉清苒聽到這話,鬆了一口氣,這樣來說阿勇就還沒有認出自己,緩緩的側身讓兩個人走了進去。

陳冰第一次走進這裏,有些緊張的敲了敲玻璃門開口說了起來:「二爺,阿勇到了。」

屋內的幾個人對視了一眼,快速的將擺在桌上的文件收拾了起來,這才開口回答了起來:「讓他進來。」

煙霧繚繞的空氣,讓阿勇的眉頭皺了起來,大步走進去之後,緩緩的開口說了起來:「二爺,勿言少爺,龍哥。」

墨振華對此非常滿意,就算他墨凌霄親自來也要叫自己一聲二叔,何況一個小嘍嘍,雙腳翹在了桌子上,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不屑,上下打量著阿勇開口說了起來:「你主子墨凌霄叫你來幹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