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2 月 2 日

師弟師妹的到來也只是衝擊了一個星期左右的氣氛而已,一個星期過去之後,像曾俊楠三人這樣的師兄,還是該幹嘛就幹嘛,並沒有像他們想象的那樣,可以牽起一個師妹的手。

但是葉文昊就不同了,葉文昊徹底的成爲了大一新生們關注的焦點。

這都不是葉文昊想要的,是外力給的。

這不,李菲菲又找到葉文昊了。

“小葉,新生大會上,你代表師兄上去發言一下。”李菲菲此時看葉文昊的目光都一樣了,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看小孩子的感覺。

億萬閃婚:神秘老公超厲害

葉文昊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說道:“老師,能不能換個人?我很忙啊。”

“你忙什麼了?我可是經常在你的公司經過,每次都看到你在沙發上躺着玩手機,忙的是你公司的員工!”李菲菲臉色瞬間一變,瞪了葉文昊一眼。

葉文昊訕訕一笑,他確實是先要逃避這種事情。不是葉文昊不喜歡出風頭,而是葉文昊懶。

就像是當初李菲菲讓葉文昊進入學生會一樣,葉文昊也想推脫,就是因爲懶,不想去參合這種事情。

有那時間,自己上點分也是好的。

“我告訴你啊,這次是學校的要求,你別想推脫。這才搞好了,後續你見校長的時候,校長也會更喜歡你,這都是爲了你好。”李菲菲苦口婆心的說着,忍不住又回到了長輩的態度。

葉文昊無奈的點頭:“那稿子呢?是我寫還是學院這邊有準備?”

“你覺得怎麼樣好?”

“我覺得我寫吧。”葉文昊眨了眨眼睛。

李菲菲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你怎麼變得這麼積極?”

“爲了學校嘛,我願意犧牲我的時間。”葉文昊笑道。

“不對,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肯定在想什麼餿主意。”李菲菲搖了搖頭,“這次的稿子我給你準備吧,到時候你照着念就行了。”

“不用,我能準備好!”葉文昊很堅定的說道。

“不行,我給你準備!”李菲菲更堅定。

葉文昊見狀聳了聳肩:“那好吧,那就只能辛苦老師你了。”

李菲菲越想越不對味,心裏想着:“他是不是本來就不想自己準備,所以特意那樣騙我的?”

事實證明,李菲菲想的沒錯,葉文昊確實是懶得浪費時間,所以玩了一招欲擒故縱。

只是沒想到李菲菲這麼容易就上當了,搞得葉文昊差點笑出聲。

“對了,學生會那邊你也上點心啊,我聽秋月說,你自從青年文化節結束之後,你就沒有去過學生會了。你怎麼說也是個部長,還是得用些心的。”李菲菲嘮叨着。


“老師,我正想和你說這個,就是我啊以後會越來越忙,我能不能……”

“不能!”李菲菲打斷了葉文昊的話,“你現在是學校的標誌性人物,身上必須擔些職位,這是學校的要求。”

“非但你不能退出學生會,你還得給我往上爬,大三去校學生會當個幹事或者,大四你就得給我坐上校學生會主席的位置上。”

葉文昊一臉苦澀:“這不好吧?”


“就這麼說定了,你先回去吧,今晚我把稿子發給你,你熟悉熟悉,明天就給我上去念。”李菲菲擺了擺手。

葉文昊只好離開,暗歎自己太難了,不想上位都不行。

次日,全校的新生集聚在田徑場,黑壓壓一片,熙熙攘攘。

九月的南江是烈日當空,哪怕剛剛上午八點,也已經是熱的讓人難以忍受了。

許多新生都戴着帽子,有女生想要撐傘,但是不被允許。

是如此,所有人都希望這種形式的東西快點結束。

主席臺上,葉文昊走在最邊角的位置,手裏握着一瓶冰鎮的可樂,但也覺得熱。

“狗日的,上面的棚頂一點用的沒用,不知道往外延伸一些嗎?”葉文昊在心裏暗暗的罵道。

不過看到下面的那些師弟師妹們,葉文昊心裏就好受了許多。

只是當葉文昊看到手中那6張A4紙之後,就又忍不住蛋疼。李菲菲準備的很充分,6張紙寫的滿滿當當,讀下來怕是得十幾二十分鐘才行。

而且自己的發言還是在比較後面,到那個時候,下面的人早就被曬得不耐煩了。

“李姐,這稿子能不能簡短一些?”葉文昊對身邊的李菲菲問道。 李菲菲一本正經的搖頭:“不行,這些都是需要說的,我已經將原稿刪減了一半了。”

“另外,叫老師!”

葉文昊呲了呲牙:“李姐,這樣念下去,我會被罵的啊。”

“怎麼會,你現在是學校的名人,很多師弟師妹都對你很有好感,巴不得你多說一些話,怎麼可能會被罵?”

李姐瞪了葉文昊一眼:“叫老師!”

葉文昊嘆了一口氣:“李姐,你這是不懂現在年輕人的想法啊。他們就想着早點結束,不用呆呆的曬太陽。”

“叫老師!”

“李姐李姐……”葉文昊皮的不行。

李菲菲乾脆翻白眼,不理葉文昊。

臺下,陳思彤一早就看到了葉文昊,然後就一直看着,越看越上頭,差點中暑暈了過去。

“思彤,你也在看文昊師兄嗎?”旁邊的一個女生問道。

“你們看只是看,我看是能夠讓他成爲我男朋友的。”陳思彤一如既往的高傲。

旁邊的女生不留痕跡的翻了個白眼,隨即說道:“我聽說文昊師兄是有女朋友的,就是南江之星大賽的冠軍,我在電視上見過她,很漂亮,唱歌也很好聽。思彤你怕是沒機會了。”

陳思彤卻淡淡一笑:“有女朋友又如何?結婚的都能離婚。”

總裁真衰

而且,什麼叫做結婚的都能離婚?這是什麼三觀啊?

主席臺的一旁,是校學生會的一些幹事。

本來他們是有資格坐在上面的,但是因爲葉文昊的出現,就徹底沒有了他們的位置。

儘管葉文昊只有一個人,但老師說了,學生代表一個就好。

“明哥,我們到沒所謂,但你這個主席都沒在上面,這說的過去嗎?”其中一個副主席說道。

楊明,也就是校學生會主席,他此時看着葉文昊,眼底卻沒有多少的不滿。

“不過是個形式而已,有什麼關係?”楊明笑道。

名爲周愷的副主席就不服氣了,說道:“明哥,這可不是形式不形式的問題,是他搶了你的風頭!”

“明哥你看,下面多少師妹啊,但是她們現在看咱們一眼嗎?她們肯定以爲我們是來打雜的。”

“是啊明哥,這多好的露臉機會?結果我們卻在這裏呆呆的曬太陽。”副主席之一劉明光說道。

楊明笑了笑:“葉師弟的確比我更有資格坐在那裏,而且誰坐有什麼關係?我是無所謂了。”

周愷兩人聞言,就不再說什麼了。

終於,在校長、主任……一羣人發表講話之後,終於是輪到了葉文昊。

下面的師弟師妹們聽到葉文昊的名字之後,一下子就精神了,紛紛鼓掌拍手叫好。雖然他們已經堅持了兩個小時,早已經大汗淋漓,但還是很給面子。

“看,師弟師妹們很喜歡你,你就多講點。”李菲菲說道。


葉文昊搖了搖頭:“我會讓他們更喜歡我。”

然後,葉文昊就站了起來走到演講臺上。

葉文昊看了一下手裏的稿子,然後將他們摺疊了起來。

“師弟師妹們都很熱了吧?”葉文昊笑着說道。

“是啊!熱死啦!”

“快不行了,我要中暑了。”

“…….”

師弟師妹們是很贊同葉文昊所說的了,但是臺上的領導們卻都一個個很訝異的看着葉文昊,不知道葉文昊要搞什麼幺蛾子。

李菲菲急的不行,很想過去讓葉文昊打開稿子念。

葉文昊不管領導們的目光,接着說道:“大家不要急,現在你們才曬了兩個小時,接下來一個星期,你們都要這樣曬啊!”

接下來一星期,是他們的軍訓時間。

只是,葉文昊這話鋒轉的,實在是讓人猝不及防啊。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葉文昊,嘴角扯了扯,差點罵出聲。

媽的,還以爲你會體諒我們,沒想到你是來瞎嘚瑟的!

過分,太過分了!

李菲菲臉都青了,在暴走的邊緣。

葉文昊笑着擺了擺手,讓下面的師弟師妹們安靜一些。

“我不是來嘚瑟的,所以大家不用對我有什麼敵意啊。不過你們是不是在想,我當初也是曬了七天過來的,所以沒什麼好嘚瑟的?”葉文昊問道。


師弟師妹們一個勁的點頭。

“就是啊,你當初也是這樣!”

“我們不過是晚來了一年而已,七天後我們就是一條好漢!”

“我們不會羨慕你的!”

“……”

聽着這些話語,葉文昊點了點頭:“大家會這樣想就沒錯了。”

“不過我要告訴你們的是,當初我軍訓的時候,運氣好趕上了颱風,下了足足五天的雨,然後我們這一屆僅僅軍訓了兩天,還都是陰天。”

葉文昊笑道:“至於你們嘛,我查了一下天氣預報。那是一週的天氣晴朗啊!”

全場寂靜了幾秒鐘,隨即全都炸開了。

“握曹!老子忍不了了!”

“怎麼會有這麼賤的人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