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1 月 18 日

「這小情侶倆怎麼去了這麼久還不回來?我好幾天沒吃過肉了,不知他們倆找沒找到食物。」肖峰頭枕著雙手躺在篝火旁,側過頭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朱萱兒道。

我只想安靜地當個大師 「我已經忍你很久了,別以為我不敢殺你」是對我說的,肖峰心道。

「大夥們,我們回來了,滿載而歸哦!」葉恬笑著將李魚手中的麗齒獸屍體拖起來。

兩人對著篝火旁的眾人跑去,李魚將麗齒獸剛放在地面上,肖峰便湊了過來:「等你們好久了現在才回來,看到這麼大獵物的份上肖哥就原諒你了。」

「那多謝肖哥了。」李魚迎合笑道。

「在遠古森林中尋找獵物可真是難為你們倆了。」陳子軒笑道。這片森林中的野果不知有沒有毒他們也不敢輕易吃,加之這裡生活的動物大多數都體型龐大,想要找尋能夠吃的獵物很難。


「確實不容易啊!」李魚笑道,為了找夜宵他和葉恬可是去了很遠的地方才恰巧碰到了這獵物。

兩人相視一笑,旋即對著肖峰看去,此時後者不知在哪掏出一把匕首,熟練的將麗齒獸的肚子劃了開來,嘴角喃喃道:「這動物的雙重軍刀牙不錯我得留著。」

就在李魚打算將目光從麗齒獸的屍體上移開時,肖峰突然疑惑道:「這獵物肚子里的是什麼?」

重生之少將萌妻

「這好像是個令牌?」陳子軒打量了一會兒瞳孔微縮道。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李魚看著陳子軒手中有些斑駁的金色令牌,令牌之上刻著兩行他並不認識的銘文,值得一提的是他隱約從中感覺到微弱的軒力波動,顯然這並不是一枚普通的令牌,不過至於其作用眾人根本無從知曉。

「這枚令牌怎麼會在這動物的腹中?該不會是它一不小心吞下去的吧。」夏果好奇的打量著金色令牌,她自然也察覺到了這枚令牌絕不那麼簡單。

「真有可能是這動物吞下去的。」陳子軒道。旋即他將令牌遞給其餘人,不過眾人根本看不出什麼名堂來,若不是令牌有著微弱的軒力波動,眾人肯定會將其視為普通之物。

李魚摩挲著手中的令牌,直覺告訴他留著這枚令牌到最後很有可能有其他的用處,旋即他對陳子軒道:「還是留下它吧,說不定之後很有可能幫上忙。」

陳子軒接過令牌瞥了一眼后微微點頭,旋即他看向前方:「我們已經走了四天了,想必那祭祀之地應該也快到了吧,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得早點趕路了。」

之後眾人安排了好今晚放哨的人後便安然入睡。好在這一晚上除了遠處傳來獸吼外,並沒有有凶獸來找眾人的麻煩,這讓眾人美美的睡了一宿。

翌日清晨,李魚將睡夢中的夥伴們叫醒,下半夜是他守夜,在天邊出現魚肚白的時候李魚便已經將早餐準備妥當,只等著眾人起來后品嘗。

……

【因為一些事,本書不得不斷更了,堅持了半年之久,不過本書的結尾我會寫的,結尾早就構思了,本文後面的發展我也會介紹的。】

……

【獸靈之關】之後眾人成功的到達了祭祀之地,而在那裡他們與其他組織的成員爭奪那晉級的三十個名額,畢竟通往下一關的名額有限,就在軒門眾人競爭名額快輸的時候,菲莉茜亞帶領的自由石匠工會隊伍和嚴飛龍帶領的聖昭公會趕上,幫住軒門眾人對付強敵。

【獲得傳承】最後傳承自然由我們的主角李魚獲取,因為這座遠古遺迹的大能看到了李魚體內的那個神秘女子(飄雪,她是誰呢?嘿嘿),他一眼識破了飄雪流淌著他敬重的某人的血液。

【滿載而歸】這章講的自然是走出遺迹發生的事情,李魚與菲莉茜亞,克萊特和愛德伊分離,後者想與軒門眾人一起離開殺戮之森,不過卻被軒門眾人拒絕了,他們想在殺戮之森歷練,想憑藉自己的實力走出殺戮之森。

【黑衣女子】出了遠古遺迹后,有些隊伍獲得了遺迹內的寶物,有些隊伍必定會眼紅,然後便打起了亂戰,之後伊勢神宮的野澤惠盯上了軒門眾人,就在動手的時候,遺迹的頂端突然出現了一個全身被黑衣包裹的女子,其實她是搶奪所有人在遺迹內獲取的寶物,當所有人察覺到她的實力時都大吃一驚,實力為九重境後期!

【盯上李魚】就在所有人準備聯手反抗時,那黑衣女子一個大招使得天地都變成了黑色,當天再次亮時,只見只有兩個人立著,一個是李魚,另一個是朱萱兒,前者因為有飄雪的保護,而後者則是動用了飄雪當初給她的力量

遺迹第一關時(金蟬脫殼)那章,李魚假死時,朱萱兒便想用飄雪當初給她的力量救李魚,可惜沒有催動力量,因為始作俑者就是飄雪,後者怎麼可能讓朱萱兒破壞她的計劃,而這次不同,所以朱萱兒成功的催動了飄雪給她的力量。

不過她僅僅只撐了不到半刻,與其他人一樣也倒地了,因為那黑衣女人太厲害了!李魚不同,因為受飄雪保護著。

緊接著黑衣女子察覺到了李魚體內的女子,其實她從一開始便清楚李魚等人是軒門眾人,即便當是進影界前周老給李魚下了道封印,讓其餘人察覺不到飄雪,不過面前的女子實力在周老之上,自然察覺到了。

打了一番后,飄雪因為沒有肉身,兩女實力不相上下

【洪門門主】最後才明白那黑衣女子是當代的洪門門主——慕蓉姑涼(婆婆)她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其實年齡與周老相當,她用秘法保持了容顏(就像火影里的綱手),然後她將眾人帶到洪門進行歷練

值得一提的是嚴飛龍之所以來遺迹便是受到了洪門門主慕蓉的委託,畢竟洪門一般成員實力太差,而遺迹內的寶物慕蓉又不甘心讓其落在其他組織內。

【五年肉身的歷練】被帶人洪門后,軒門眾人便暫時在洪門歷練,起初受到了洪門其餘成員的排斥,畢竟四十面前軒門連累了洪門,不過發生一些事後,洪門成員對軒門眾人的態度慢慢?的發生了改變。

眾人的歷練任務則由慕蓉負責,後者讓眾人進行五年肉身強度歷練,就是五年間不注重軒力的修鍊,一味的強化肉身強度,而夏果卻由慕蓉親自教導,因為兩人繼承的屬性能力相同,同為暗影決。

【五年後】接下來就是五年後軒門成員出關(可隨意前往影界其他城鎮)的時候,眾人發現自己的實力與其餘組織內的天驕之間的距離拉開了,不過他們並不懷疑慕蓉的歷練手段,因為他們自身擁有的力量強於其他人。

眾人知道,原來慕蓉是周芸熙的奶奶,也就是周老的老婆!

與此同時,泰諾星人加快了對地球的滲透,他們想讓人類再次成為他們的奴隸。

【其他事情】眾人在影界最後碰到了當年的朋友——葛川美卉子(飄雪委託李魚將當初在遺迹內從野澤惠手中搜刮的天從雲劍還給了伊勢神宮的人)、塔娜莎、菲莉茜亞、穆家兄妹、源智美、平莉香……

……

接下來便是第四卷——【星辰大海】!

泰諾星人加快了侵略地球的步伐,當初被人皇打昏的伊耶巴茨復活,他在道西基地組成軍隊開始頻繁侵犯位於地球的世間隱秘組織,地球危機加重。

【聯盟軍】泰諾星人的野心受到了在影界歷練的所有通天者後裔的關注,他們放下了各組織之間的矛盾,開始與第三紀的大能們那樣,聯合起來保衛地球。

從第三紀開始,地球上的所有隱秘組織便擔任起保衛地球的重任,各族大能聯手開闢影界便為了成員之間競爭,這樣才能迅速的提升實力。

【泰諾軍隊】泰諾星人組成的軍隊便開始大肆進攻,位於地球上的隱秘組織總部(影界他們進不去的,再者進入也沒人了,都開始在地球對付泰諾星人。)

泰諾軍隊太過強大,很快便滅了勢弱的隱秘組織,其餘勢弱見情勢不妙便與其他勢弱再組聯盟壯大實力。

【伊勢神宮覆滅】不料最後伊耶巴茨親自帶領隊血洗伊勢神宮,出來外出的成員外,在宮中的人無一倖免(包括宮主葛川諾雨、野澤惠、宮本流、平梨香、源智美),葛川美卉子調皮出去玩了,所以幸免於難。

不過當她回來時,看到的卻是全宮中之人被屠殺,她精神一度接近崩潰,她的母親(宮主)留著一口氣終於等到了女兒的回歸,讓美卉子去軒門找周老,讓後者收留,卉子含恨離開伊勢神宮前往華夏軒門。

【祖先覺醒】戰爭依然在人類社會暗中進行著,就在這時,泰諾星人的祖先與人類的大能漸漸地覺醒(第三紀時,雙方便發生戰爭,最後紛紛陷入長眠中),,人類與泰諾星人雙方最強的戰力開始戰鬥。

【勝!】最後人類找到了賜予人能力的巴別塔,再次守住了自己的家園,打退了想要侵略地球的「造物主後代」,當初被堪培拉病毒感染的非洲人種開始復活,非洲大陸重回之前的繁榮時代。不過隱患依在,畢竟泰諾星中還生活著一部分泰諾星人。

【大結局】李魚等人在泰諾星的飛船中發現了泰諾星的辛密(其實泰諾星內部是反對伊耶巴茨這次侵略地球的行動的,不過他執意這麼做,帶著支持他的人侵略地球),原來在泰諾星中有兩部分人,一部分是支持侵略地球的右派人物,還有一部分對人類抱有好態度的人。

他們認為人類是自己的祖先偶爾直接創造出來的,人類應該擁有在地球上生存的權力,加上祖先前幾紀時已經對人類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人類能夠活下來實屬不易,人類強烈的求生精神感動了對人類抱有友好態度的這些泰諾星人,所以他們不同意在去給人類添亂。

這部分泰諾星人感動了大能和新一紀的通天者(李魚他們),眾人覺得這次殺了這麼多侵略地球的泰諾星人,應該前往泰諾星給這些死去的泰諾星人一個交代,希望那些泰諾星人能夠被他們的誠意打動。

李魚覺得泰諾星的文明高於他們,泰諾星人應該不會為難他們,必定錯在於泰諾星人,人類不過是正當防衛。

之後李魚等人告別了他們的夥伴,與大能們一同前往泰諾星,將這次的戰爭經過對泰諾星人說明,希望他們可以不再打擾人類的生活。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作者這麼美這麼萌這麼勤奮為什麼小天使們不給收藏不給推薦嚶嚶嚶嚶嚶嚶嚶,哭暈在廁所的作者畫個圈圈鄙視泥萌嚶嚶嚶嚶嚶嚶嚶

…歡迎加入衛我暖心,群號碼:485598431,驗證是書中任一人物的名字哦(?w?)四七五五九八四三一

…《星際萌夫》念夫子,書號:3283340

簡介:唐優一睜眼就發現自己來到了星際時代,成功的變成了一個「男孩」,不僅異能全無,還白撿了一個傲嬌中二附帶毒舌技能的唐小弟。

為了這個討債的弟弟,唐優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進入古美拉星域四大軍校之一的聖揚軍事學院。

只不過順便收穫了一群小夥伴什麼的……唐優回頭看了眼一眾聯邦的大好青年,你們這麼跟著我真的好嗎!

/mmweb/

話說我一個小透明來推大神的書真的好么?會不會被大神的粉絲追著打?銀家好怕怕,小天使萌來保護銀家嘛

… 推書拉,喜歡靈異卻又不敢看的小天使萌可以去戳哦

書號:3590872書名:當女鬼遇上死宅鏈接:

簡介:[」靈異大徵文,鬼故事來襲「徵文作品]

當帥得雌雄莫辯的逗比女鬼遇上斯文俊帥的死宅gay

當是天雷勾動地火一觸即發

死宅是一個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陰人,從小就能就能看到鬼,當他第一眼看到女鬼的時候驚為天人,認為女鬼就是他的白馬王子

………………………………

最後的最後……知道女鬼其實是女鬼不是男鬼的他眼淚掉下來

歡迎加入衛我暖心,群號碼:四八五五九八四三一485598431驗證碼是書中任一人物的名字哦(⊙o⊙)哦

順帶一提,作者昨天擼了兩萬女鬼,今天傷了,果然是強擼灰飛煙滅

… 書名:《王后嫁到》

書號:3508028

簡介:安然是東北霸王花戰隊的隊長,純正的東北虎妞一隻,執行任務的時候為了救姐妹而犧牲了,重生在了一隻五歲的萌萌的小包子身上。因為上輩子勞心勞力的戰死了,安然決絕的握爪,這輩子她要做一隻幸福的hellokitty。只是為啥所有的人都一而再的逼迫自己,嫌棄安然是傻子,退親。嫌棄安然體弱,果斷拋棄。嫌棄安然擋了人家的婚姻幸福路,被派和親。

安然從開始蛋定,到挑眉,到魔化,「你們確定要放虎歸山?」吹了吹自己鋒利的指甲,「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一隻彪悍的東北虎妞冒充hellokitty的幸福生活!

鏈接:

… 書名:重生之這生無悔

書號:3486466

簡介:上輩子,唐靜是爹不疼,娘不愛,哥嫂還欺負,十八歲就被父母嫁給了不學無術的高洪生。婚後受盡百般折磨,十五年的婚姻,最終的結果就是自殺而亡。

唐靜重生了,可惜沒有重生者的金手指,依舊是平凡一枚小村姑。

據說;年家窩村的唐靜美貌如花。可惜,嫁了一個大她七歲的男人,這還不算,對方家裡還是一貧如洗。

據說;年家窩村的唐靜就是一個毒婦,向來對待父母以及兄嫂都是吝嗇的很。而且,還六親不認。

據說;年家窩村的唐靜不守婦道,和城裡來的技術員搞在了一起,倆人經常半夜三更鑽苞米地。

鏈接:

… 風雨同舟,一路相伴。

二零一五年八月九號,我在起點女生網開通了作者專區,成為了起點的一名作者。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號,接收到簽約的站短。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號,編輯部收到合同,作品狀態改為a簽。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號,《師傅我餓了》滿五萬字。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師傅我餓了》上推薦。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號,《師傅我餓了》有了第一個舵主。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號,也就是明天,《師傅我餓了》會開通上架,成為vip作品。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首訂對一個新人作者來說很重要,請大家不要吝惜手裡的一塊錢,給我一個首訂,我還你一本萌系玄幻。

首訂對一個新人作者來說很重要,請大家不要吝惜手裡的一塊錢,給我一個首訂,我還你一本萌系玄幻。

首訂對一個新人作者來說很重要,請大家不要吝惜手裡的一塊錢,給我一個首訂,我還你一本萌系玄幻。

上架之後保底雙更,和氏璧以上打賞加更,二十張月票一加更,心情好或者節日也加更,每月無事會盡量的不用請假條保證更新。

上架之後保底雙更,和氏璧以上打賞加更,二十張月票一加更,心情好或者節日也加更,每月無事會盡量的不用請假條保證更新。

上架之後保底雙更,和氏璧以上打賞加更,二十張月票一加更,心情好或者節日也加更,每月無事會盡量的不用請假條保證更新。

我這麼勤奮你們會愛我嗎?愛我就給我首訂吧,我可是最萌的萌娘作者呢。

… 晴空萬里,烈陽高照。

一條長龍將街道排的滿滿當當,今天正是玄學院四年一度招生的頭一天。

無論是皇室王子公主,還是世家公子小姐,亦或是民間尋常百姓,只要是家裡孩子有玄力天賦的就都會送來玄學院學習玄術。

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能進玄學院學習,玄學院是三大國合辦卻不歸屬於三大國任何一個勢力的奇特存在,玄學院只招收天賦強大的學生,儘管是四年一招生,招進玄學院的人也不過平均十來個人罷了。

今年的人來的比任何一年都要多,就是不知道能入選幾個了。

林清薇用手遮擋住強烈的日光,一雙清透的眼睛不舒服的眯起來,兩撇柳葉眉緊緊的皺著,「岑岑,你對玄學院的測試有把握嗎?」

泉水叮咚一樣的聲音從她唇型姣好的嘴裡說出來,在這炎炎夏日就像是一陣涼風吹進人的心中,周圍的人不住的把目光往這裡放。

只顧埋頭吃東西的林清岑嘴裡塞的滿滿當當,頭上扎著兩個包包頭,粉藍色的髮帶在空中飄揚,葡萄一樣的大眼睛呆愣愣的看著林清薇。

林清薇嘆了一口氣,眼裡滿是無奈,「岑岑你根本聽不懂我說什麼,你只會吃。」

林清岑的嘴巴像小松鼠一樣動個不停,向林清薇遞來一袋炭燒靈魷,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林清薇,「姐姐,吃。」

「啊?」林清薇有點驚訝,林清岑父母早亡,從小在家主身邊長大,雖然和她接觸的不多,但也知道她是個嗜吃如命的人,誰吃她的東西都不行,這次怎麼會主動給別人吃自己的東西?


「姐姐,吃。」林清薇不接,林清岑固執的舉著靈魷,細細的胳膊,小小的個子,真不知道她吃的東西到哪裡去了。

林清薇搖搖頭,蹲下身子摸了摸林清岑的包包頭,「岑岑自己吃,姐姐不餓,等下就輪到我們了,岑岑不要害怕。」

林清岑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樣,撕開靈魷的包裝袋開開心心的吃了起來。


玄學院招生不論性別,不論年紀,只要學生天賦足夠強大,後天足夠努力。

烈陽的威力越來越大,來報名的大部分都是平日里嬌生慣養的公子小姐,怎麼可能受得了烈陽的炙烤,已經有些人暈倒在隊伍中了,一些沉不住氣的開始哭鬧著回家。

反倒是林清薇長得一副嬌小姐模樣,卻撐到了現在,林清岑一個看起來三四歲的孩子也站了這麼久,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獨立於高台的學院導師滿意的看著人群,面上卻不表露半分,「今年孩子們的身體素質比往年要好一些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