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2021 年 1 月 18 日

「憑你們這些螻蟻,想殺我,簡直痴心妄想!」

「呵呵,我們謀劃了這麼久,又怎麼會沒有準備呢?」赤幽師父老瘋子嘿嘿一笑,而後從懷裡取出一幅畫卷。這一幅畫卷,畫著五座山,五座湖。這五座山、五座湖有順序的間隔開來,似乎有著天地大勢。

隱約的看進去,發現畫卷裡面似乎有著十位看不清面容的人影,正在悠閑的散步,看起來好不愜意過著小日子。

「這是什麼?」天道很是疑惑。

「這是取你命的東西,名為——十方誅天圖!」

「呵呵,誅天么?」

「真是可笑之極!」

……

天道冷笑,周圍的威壓愈發可怕。一些實力弱的人,身體紛紛爆碎,化為滿地的血肉。饒是一些引雷二十重的強者,也是感覺到血氣翻湧,廢了好大力氣才鎮壓住。

「老瘋子,我們開始吧!」赤幽的父親冷聲道。

「嗯,開始吧!」

……

兩人簡單的交談了幾句,旋即便將這十方誅天圖在半空中展開。見到這一幕,天道的冷笑聲又傳了出來:「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么?別忘了,我可是不死不滅的。」

「這簡單,既然你不死不滅,那麼我們便鎮壓你千世萬世,讓你永不得超生。」

「沒錯,我們這麼多強者在這裡,便不信鎮壓不了你!」

「丫丫的,老子能殺天了,看我多牛逼!」

……

一群人熱血翻湧,大笑著上前。

赤幽心有所感,仰望著十方誅天圖,心有苦意。他似乎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荒的內丹慢慢的拋出,無盡的淡黃色光芒頓時灑滿了天地間。

而這個時候,赤幽的父母,以及老瘋子等人,對著無數的大能,仙靈敗了下去,沉重的說道:「諸位,對不起!」

眾人感應到了赤幽父母和老瘋子的意思,知道要做什麼了。不過,在得知了一切后,他們盡皆無所畏懼的響應著。

「滅殺這該死的天地意志,死又何妨?」

「對,老子可不怕死!」

……

所有人在走上誅天之路的那刻,已經有所準備了。但凡成大事者,必然有所犧牲。只是,這一次是輪到他們而已。

這邊的景象,被赤幽的父親放大了無數倍,投入到了大陸的天空之中。下方的普通人,還有一些弱者,也都知道了他們要做什麼了。

一時間,所有人痛哭流涕,內心敬佩。

……

有一個人拜了下去,而後,第二個人,第三個人……整個大陸,在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全部拜了下去。他們會永遠記得,今天,有這麼一群人,為了鎮壓被**充斥的邪惡天道,甘願付出生命的代價。

「諸位,我獨孤天先走一步,來生再會!」一句話落下,這位叫做獨孤天的大能長劍一揮,大好的頭顱便滾落在地,而他的一腔熱血,嘭的灑落在十方誅天圖上,一時間,誅天圖上光芒大放。

有了一人帶頭,剩下的自然也不甘示弱。所以,一個個紛紛效仿,沒有半點猶豫的,自殺,而後獻出自己的精血。

在這一刻,所有的大能都悲慟無比。看著這一幕,赤幽不可抑制的滾落出了淚水。今天,是他流淚流的最多的一次。這也是今生,身為人,最為真實的感觸。

「我不會讓你們白死的!」

赤幽深吸了一口氣,驟然仰天大吼著。旋即,只見他黑色的長發全部倒豎了起來。很緩慢,很緩慢的,他雙手抬了起來,低聲自語著:「你們的英靈,永遠不會磨滅。我為你們鑄就道種,留在十方誅天圖裡,他日有機會的話,你們會再次重生的。」

赤幽說著說著,雙手便結出一個個玄奧的手印,將那些已死之人的魂魄,收攏到了十方誅天圖當中。一個又一個,不認識,認識的,盡皆在自己的面前自殺,貢獻出自己的精血。這份情,這份義,終身不忘。

羅天,夢婷,姜晨,星月……老瘋子,還有他的父母,也隨著眾人的腳步,一併跨入了十方誅天圖中。他也想去,但是,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鎮壓,甚至滅殺邪惡的天地意志。所以,他現在還不能死!

隨著眾多強者的鮮血澆灌,十方誅天圖的光芒越來越亮。與此同時,一股玄妙異常的法訣湧入了赤幽的腦海。在這刻,赤幽終於完全的掌控了荒珠,也掌控了十方誅天圖。

十方誅天圖的震動越來越大,三十三重天的空間似乎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威壓而崩裂。在這刻,赤幽無感無思,終於吐出了幾個冰冷的位元組:「十方秘法,血祭天下!」

「吼——」

龐大的精血之力組成的能量異常驚人,居然震動了天地。赤幽的九彩之眼開啟,只一個瞬間便找到了天道的真身所在。但見到那個人的面容之後,他嚇的差點掌控不住十方誅天圖。這個人,這個人,這個人竟然是——莫谷?

「怎麼會?」赤幽驚駭的叫出聲來。

似乎知道赤幽已經發現了自己,莫谷也不再隱藏著,走到了赤幽的面前,淡笑著:「我的乖女婿,你終於還是來了。」

「你,怎麼會是你?」

「為什麼不會是我?」

「你怎麼會是天道?」

「我什麼不是天道?」

……

赤幽痛苦的閉上了眼,而後,他終於下定了決心,雙目爆發出耀眼的神采,大吼道:「蒼生之願不可廢,今日不管你是誰,我都必須滅了你!」

這句話吼完,赤幽的臉上蹦出了兩行熱淚。為什麼,為什麼現實會這麼殘酷,所謂的被**統治的天道,竟然會是自己的岳父大人,莫媛的父親!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啊!

還記得,是他,一開始教自己修鍊。

還記得,是他,一開始教自己做人的道理。

為什麼會是他?

……

赤幽快崩潰了。

他的雙手高高的舉著,終於,下一刻,他動了。十方誅天圖化作一道流光,以一種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沖向了莫谷,無盡的光芒,頃刻間吞噬了他。

他死了么?

不,他不會死的。

他是不滅的。

只是,

會永不超生!

……

不知多少年後,原虛元宗故地,一位鬍子拉碴的年輕人滿目淚痕,他捧著一張泛黃的羊皮紙,大滴大滴的淚珠滴落下來,看起來好不傷感。


「你們全走了,只留我一人在世間,又有何意義?」

「你們真的太狠了,太狠了啊!」

「讓我一人,獨自面對著無盡的孤獨、空虛和寂寞……呵呵,這樣活著,倒不如像你們一樣死了乾脆些。」

「想我赤幽,奮力拚搏到現在,又得到了什麼?」

「什麼都沒得到,我他丫的就是個悲劇啊!」

……

年輕人像個孩子一樣仰天怒吼,喊著喊著,突然間,一道清脆如銀鈴般的聲音,乍然間傳入了他的耳簾:「誰是那個悲劇呀,這麼大人了,還哭哭啼啼的,真是不知羞。」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赤幽不敢置信的抬起了頭,卻發現,一道絕美的倩影正緩緩而來。這倩影的俏臉上,帶著幾分淚珠,但就是這樣,卻更添了幾分天然的美。看著前來的這一道倩影,赤幽不由苦笑。

「看來我又出現幻覺了,罷了罷了。」

「人生浮華一場夢啊!」

……

赤幽無奈的嘆息,剛準備起身離開,卻聽見了一聲惱怒的嬌喝:「喂,你竟然不理我,看我回家不罰你跪搓衣板!」

「什麼?」

這一刻,赤幽渾身大震,再次回頭,終於確認了,這一切都不是夢境。只是,為什麼,為什麼莫媛還活著,而且,也沒有死在戰天道?

是了,是了!

天道是莫谷,而莫媛,是莫谷最愛的女兒。終究,終究天道也不是完全泯滅人性的怪物啊。至少,他還是知道,讓自己的女兒活下來。這個巨大的驚喜,幾乎讓赤幽不能自已。他無法控制的,一步步的走向莫媛,哭著,也笑著。

……

(全書完) 日上三竿,不寬不窄的街道上,一簇身影匆匆向路的盡頭跑去。

灰藍色的長發在腦後梳成蠍尾辮,一直垂到腰際。步伐雖說有些急促,卻落地無聲。

拉娜婭的裝束和路上其他的行人格格不入,她既不是貴族人家送到魔法學院中的學徒,也不像普普通通的平民,更不是為有錢人衝鋒賣命的傭兵——從她身上看不出攜帶了什麼兵器,卻穿著一身比布衣堅實得多的皮甲,身上還有幾處纏著繃帶,顯然是帶著未癒合的傷。

拉娜婭過著和大多數人一樣兩點一線的生活,但她的情況是特殊而極端的。


白天,她到紫羅蘭檔案館閱覽書籍,瘋狂一些的話還會偷窺別人的實驗記錄,當然這對於天性隱秘的她幾乎沒有難度;夜幕降臨,她褪下學者偽裝,拆開一封又一封黑色密函,用別人的命換取供自己生存下去的錢財。

她是一名職業殺手。

紫羅蘭高原賽達小鎮的西南角,有一片楓樹林。還未入秋的季節,楓葉顯出黃綠色,再過個把月,就成滿山紅了。這裡也是拉娜婭此行的目的地。

然而,有些事物似乎已經改變了。

「拉娜婭,不好了!紫羅蘭檔案館……發生火災了……!」一名穿著魔法師特有長袍的青年急急跑過來說道。

什麼?!

開什麼玩笑,檔案館發生火災……那可是大事!

拉娜婭連原因都沒顧得上問,就徑直朝紫羅蘭檔案館的方向衝過去。她首先想到的不是其他,是那本她記錄了近三年的魔法筆記。

拉娜婭很小就成了孤兒,是這紫羅蘭檔案館的主人鮑什好心收養了她。後來,鮑什逐漸發現了拉娜婭在魔法方面有著異乎常人的天賦,便下決心培養她成為一名出色的魔法師。

魔法師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當的,平均千人中才有兩三個人擁有適合修鍊魔法的體質。哪怕一個人他只會最基礎的元素魔法,也會倍受人尊敬。

魔法師的修鍊之路又何其艱難。由於人數的稀缺,記載法術的書籍少之又少,在魔法領域有著很大造詣的人也不是每一個都願意將自己的成果分享給其他人。久而久之,世界上的高階魔法師的數量越來越少,魔法師的整體數量也有下降趨勢。

鮑什已經老了,自從他在年輕時混得大魔法師的位階之後就再沒進展,但如此成就已經可以算得上舉世矚目了。

然而多年前的一天,在拉娜婭還很小的時候,鮑什不小心放她跑進了檔案館最隱秘的密室。當時拉娜婭還不知道那裡對於其他人來說是禁區,竟然還帶著一本書跑了出來。令所有人驚奇的是,鮑什不但沒有責罵她,反而爽快地把這本書送給了她。

據鮑什本人所說,拉娜婭有進入密室並且安全走出來的能耐,這根本不能稱之為過錯!

鮑什從很古老的記載中看到過,關於這本書,有一個驚天之謎。傳說這本書有靈,只有被靈認可的人才能翻開它。因此當拉娜婭用白生生的小手翻開塵封的扉頁時,鮑什也不禁大吃一驚,這本書所記載的,竟是從未流傳於世的……空間魔法!

不知怎地,這本書被冷淡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三年前,拉娜婭重拾記憶,才意識到它的重要性,她找來一本空白的筆記本,照著書中原樣,包括各種符文,圖案,咒語,統統抄在她的筆記本上。很多繁雜的魔法陣,小心翼翼地畫下來都要三天之久。

這一抄就是三年。為了把這些空間魔法的內容謄下來,她甚至都沒有時間去溫習!

她想著哪天可以把空間魔法公諸於世,而不是只能塵封成為未解之謎,心中便升起無盡的成就感。

她要讓世人知道,她和別的自私的魔法師不一樣!

「還差最後一頁……你可千萬別出事啊!」拉娜婭邊跑邊想著,人已經到了檔案館正門外。巍然檔案館已經被大火所吞沒,上方黑煙滾滾,半邊天像是滴進墨水般,黑色不斷擴散。沒有多想,沒有停下腳步,沒有任何多餘的猶豫,推開試圖攔住她的人,衝到檔案館門口,一抬腳踹開了門。

零星的木屑帶著火光飛竄,周圍的溫度猶如身處火山口。皮膚上儘是燒灼的痛楚,隨時都可能熔化。


「快出來!傻丫頭,你不要命了?!」鮑什朝屋內喊著,花白的鬍子不知是氣的還是急得直抖。但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他不是水系魔法師,而到目前為止,逃出來的人就他一個!

烈火,濃煙。不斷有燃燒的碎木砸下,而拉娜婭已經滿身燒傷,狼狽不堪。

只要想到空間魔法會就此失傳,拉娜婭的眼神和步伐就越是堅定。

必須拼上一次,哪怕今天就要死在這裡!

四周是血一般的紅色,灼熱的空氣扭曲著周遭的景象,眼睛已經難以忍受濃煙所帶來的刺激。拉娜婭使出最後一絲力氣,激發精神力形成折光外殼以減緩火勢對自身的傷害,不顧一切地朝著最裡面那間書房衝去。

重重地連咳了好幾下,眯著眼四下尋找,終於在已經著火的書桌上找到了那本筆記。

原書已經沒有機會去尋了,通往密室的道路已經被封死,可惜了要葬送在這火海之中!

幸運的是,筆記並沒有被燒掉一頁一角。正當拉娜婭興奮地捧起這本對於她來說如同珍寶的筆記之時,頭上一塊碎木毫無徵兆地砸下來,和手中脆弱的筆記擦邊,那些紙被火一點一點侵蝕著,化為黑灰。

拉娜婭連手上的燒痛都感覺不到了,她的眼裡只有絕望,她親眼看見她的父母被人殺害的時候也沒有這麼絕望。絕望之時,筆記中的字突然發出光芒漂浮在空中,緊接著一道刺眼的強光照過來,她便失去了知覺。

意識逐漸模糊,記憶開始回放。

她看到那個男人對站在血泊中驚恐的自己說:「你跟我走。」

她看到盜賊公會裡最隱秘的組織暗殺部隊里每一個人的臉。

她看到她遵照別人的意願第一次殺死人時沾滿鮮血的雙手。

她看到她被地下身份禁錮著的傀儡般的一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