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聽著周圍眾人的驚訝之聲,陳立生的面色也陰沉的可怕,他在第二關以強大著稱,在這第二關,在陳家,他就是佼佼者,可現在,一刀之下,不要說斬林逸了,竟然連逼的林逸後退分毫都無法做到,便是強悍如他,這心裡也是充滿了濃濃的震驚啊!

不過下一秒,猙獰,瘋狂卻如同兩團火焰,驟然在陳立生的眸子深處熊熊燃燒起來,「林逸,你真的以為力量大就了不起了?今天我陳立生就是要斬你!」

陳立生咬著槽牙,怒吼,隨後雙臂猛的用力往前一推,藉助強大的反推之力,直接朝著天空上倒飛出去了十幾米,而後,手中明晃晃的大刀猛的在天空上揮舞,落下了兩道無比刺目,犀利的光芒朝著林逸飛去。

「唰唰!」

軒轅劍揮動,兩道犀利無匹的劍光直接被軒轅劍擋住。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老子兩招!」

林逸怒喝,雙腳用力在地上一蹬,砰砰!兩道悶響驟然響起,大地都微微一顫,彷彿發生了地震一般,而後,林逸直接衝天而起,無比迅猛的朝著陳立生沖了過去,軒轅劍飄逸有如靈出洞一般,帶給人一種飄忽,詭異之感朝著陳立生而去。

「滾開!」

陳立生爆喝,瘋狂的揮舞著手中的大刀,霍霍刀光,宛如湖面上的波光粼粼,不斷的閃爍,刺的圍觀之人都無法睜開眼睛,這些閃爍的波光瞬間就化成了一片湖泊當頭朝著林逸罩了下去,給人一種絕望,無可抵擋的恐怖,彷彿這些粼粼波光都是有無數不鏽鋼鋼打造而成的一般,給人一種無法破開的堅固之感。

「這次林逸要倒霉了啊!這可是陳立生的絕技。」

「不錯,聽聞,這絕技便是化神後期的強者都無法從裡面逃脫。」

「是的,很可怕,我曾經親眼見過陳立生出手,一旦對方被困在這波光粼粼之中,便無法脫身,除非,他能夠爆發出比陳立生強大三倍的力量,否則,一定會被這裡面的粼粼波光殺死的。」

眾人一聽,也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如此大面積的粼粼波光,單憑個人之力想要擋住的話根本不現實,久防必失,再加上一個無比恐怖的陳立生,一旦被困在裡面,幾乎就等同於是死定了。

此時,粼粼波光之中,林逸卻彷彿沒有感受到恐怖的壓力一般,依舊揮舞著手中的軒轅劍,磕飛一道道可怕的刀光,朝著陳立生沖了過去。

「這個瘋子,實力果然不容小覷啊!」

陳立生盯著林逸,眸光無比凝重的嘀咕道,林逸的實力很恐怖,特別是在揮動軒轅劍的時候,每一劍都恰到好處,每一次攻擊,都彷彿是閉著眼睛在一般,那種瀟洒自如是陳立生從來沒有見過的。

現在林逸是個什麼情況,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波光粼粼之中,林逸可就等同於同時在抵擋數萬道可怕的攻擊,這也正是這一招的恐怖之處,其他人遇到這麼多,這麼恐怖的攻擊,怕是瞬間就會被嚇的自亂陣腳。

可林逸,竟然像是個沒事兒人一樣。

「該死的,看來他還真有兩把刷子啊!」

陳立生獰笑,不過心中倒是沒有什麼畏懼之意,他陳立生能夠成為陳家的中流砥柱,自然也不是開玩笑的,當即身形一晃,宛如一條巨龍一般穿越重重磷光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天山亂,逆水寒!」

陳立生爆喝,周圍的磷光紛紛朝著兩旁閃爍,而他則是攜帶著雷霆萬聚之勢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來的好!」

林逸見狀,淡淡一笑,手中的軒轅劍角度刁鑽,直接貼在了陳立生手中的大刀之上。

「不好!」

軒轅劍一落在大刀之上,陳立生就面色大變,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吸力,無比可怕的吸力,彷彿兩把兵器在瞬間就緊緊的依附在了一起一樣。

「給老子開!」

陳立生怒吼道,憤怒的抽動大刀,結果,依舊如此,根本無法讓刀劍分離,最恐怖的還是林逸的力量,林逸力量之強悍,他在第一擊的時候,就已經感受的非常清楚了,林逸的力量絕對在他之上。

「給我滾過來!」

林逸咧嘴獰笑,宛如在看呵斥自己的土狗一般。 而後,猛的一拉,正在艱難抵擋林逸恐怖偉力的陳立生,整個人竟然像是颶風之中的破爛娃娃一般,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形,直接朝著林逸飛了過去。

「瑪德,他到底是人還是怪獸啊!」

陳立生咬著槽牙,臉上充滿了憤怒之色,不過他卻不敢接近林逸,以林逸的恐怖實力,一旦靠近林逸的話,等待他的絕對是死亡,當即陳立生再也沒有絲毫的遲疑,身形一晃,直接放棄手中的大刀,消失在了粼粼波光之中。

「唰!」

林逸抬手,一把抓住了那把道器級別的寶刀,嘴角殘忍的弧度也越發的明顯起來,有如此鋒利無匹的道器他都不是對手,失去了這道器他就像是少了犬牙的猛虎,只會更加的不看。

隱匿在粼粼波光之中的陳立生何嘗不知道呢,此時他的一張臉也是陰沉的可怕,陳家的天才,在遇上林逸這麼一個神威之境的小子,竟然連續兩招都沒有拿下林逸,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他竟然失去了自己的武器。

這是何等的諷刺啊!他可是天才啊!是這第二關年輕一輩中的領軍人物,結果呢,竟然打打不過一個神威之境的小子。

這就好比,一頭兇猛的老虎,有一天,它想要獵殺一隻小兔子,結果呢,卻被這小兔子把犬牙鬼打掉了一樣的凄慘,簡直讓人無法接受啊!

這完全逆天了啊!

「瑪德,給我去死吧!」

隱匿在虛空之中的陳立生,咬著槽牙,宛如猙獰的毒蛇朝著林逸遊走而去,在離林逸還有數米的時候,他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瘋狂憤怒之色,猛的揮舞起自己的拳頭就朝著林逸的後腦勺砸了過去,如此近的距離,再加上他是偷襲,陳立生有十足的把握,這一擊能夠成功。

就算是砸不死林逸,能夠讓他重傷也是不錯的。

白色的流光包裹著拳頭,攜帶著滔天的殺機,急速降下。

「不好,這林逸死定了。」

「陳立生不愧是咱們第二關的天才啊!」

「這麼近距離的偷襲,根本沒有避開的機會啊!」

圍觀的眾人,紛紛伸著腦袋,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隨後不少人紛紛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林逸的表現的算是驚艷決絕了,只可惜,他終究是要死在陳立生的手中。

聽著周圍眾人的唏噓,陳立生臉上的笑容,也愈發的猙獰起來,雙眸之中也充滿了濃濃的激動,興奮之色,彷彿,已經看到林逸的腦袋在他的拳頭之下宛如西瓜一樣炸開的畫面。

可下一秒。

陳立生那充滿得意的眸子卻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怎麼會?」

陳立生一臉不甘置信的低下頭看向了自己的小腹,厚重,鋒利無匹的軒轅劍,竟然洞穿了他的小腹。

「你,怎麼能夠感受到我的存在?」

陳立生瞪著眼睛,一臉震驚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你太弱了,真的,很弱!」

林逸淡淡一笑,握住軒轅劍的手臂輕輕一震,噗噗!無數道細微的悶響聲不斷的在陳立生的體內炸開,可怕的力量,就像是一把把鋒利小刀,瞬間切開了他所有的經脈。

「小畜生,你好大的膽子!」

一道怒吼宛如驚雷一般驟然炸響,隨後,一道狂暴的人影,宛如暴龍一般橫衝直撞的殺了過來,漫天可怕的磷光在他面前,就像是寒冰一樣脆弱,根本擋不住他的攻擊。

「主人不好,此人的實力逆天,快躲開!」

隱匿在人虛空中的楚紅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扯著嗓子焦急的吼了起來。

林逸的瞳孔也是猛的一縮,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他感受到了一絲死亡的威脅,全身的汗毛在這一刻都一根根的炸起,整個人更像是在一瞬間跌入了冰窖之中一般難受,林逸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猛的抽出軒轅劍就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砰!」

一聲悶響,可怕的力量瞬間打的軒轅劍在林逸的手中震顫了數萬次,那可怕的力量,便是強悍如林逸都無法接住,他的手臂瞬間就被軒轅劍震顫時所攜帶的力量打的骨肉分離,而後軒轅劍就像是神明手中的量天尺狠狠的拍在了林逸的胸口上。

「咔咔!」

骨骼斷裂的聲音驟然響起。

林逸整個人直接被打的跟軒轅劍一起倒飛了出去,足足飛出接近三十米的距離,才狼狽不堪的跌落在了地上。

好強!

眾人還沒有從陳立生被斬殺的驚恐之中回過神兒,便馬上看到了更加驚恐的一幕,林逸這樣的絕代妖孽竟然被打的倒飛了出去。

「楚紅,等會兒情況不對,隨時接應我!」

林逸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之後,緩緩抬頭,宛如兇殘的猛虎鎖定了眼前的來著,一名穿著勁裝,龍精虎猛的男子,雖然看起來四五十歲的樣子,可是他的鬍鬚卻已經完全泛白,眸光更是無比的犀利,整個人往哪裡一站,就給人一種寶劍出鞘的鋒利感覺。

「他,他是力王,我的天啊!陳家二長老,陳力王,怎麼把他驚動了啊?」

周圍眾人驚恐萬分,個個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陳力王,天生神力,舉世無匹,在同級彆強者的對戰之中從未有過一敗,在陳家是除了家主之外,最強大恐怖的存在,沒有之一,幾乎可以說是整個第二關內最強大的存在。

「這次林逸死定了!」

有人咬著牙齒,堅定的說道。

周圍的其他人聞言,都微微點了點頭。

陳力王之恐怖,天下皆知,林逸再妖孽,今天也只有死路一條。

更何況,剛剛陳力王一擊重傷林逸,也足以說明他的可怕跟恐怖了。

「不錯,擋住老夫一拳,竟然還能夠不死,在年輕一輩中,你的確可以自傲了,難怪陳立生會死在你的手中。」

站在地上的陳力王,盯著林逸淡淡的說道,看似在誇獎,可是殺機卻在他的雙眸之中暴漲,這對於陳力王來說是一種恥辱,號稱力量最恐怖的他,在偷襲的情況下,竟然沒能夠殺了一名年輕後輩,這是何等的諷刺啊! 「呵呵,老狗,你的實力也不俗啊!這麼多年,你還是第一個把我打的這麼慘的呢。」

林逸盯著陳力王淡淡的笑道。

「牙尖嘴利!」

陳力王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一抹陰鷙之色,猛的沖了出去,宛如鬼魅一般瞬間到了林逸的面前,揮手就又是一拳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力王之名,便是對他的最好詮釋,他的一身實力也全部都在力量之上,一拳轟出,便是最強大有力的殺招。

「天帝拳,第一式。」

「天帝拳,第二式。」

「天帝拳,第期七式……」

林逸沒有任何的遲疑,天帝拳在瞬間就七招疊加,恐怖的力量在他的體內澎湃開來,全身的經脈在這一刻,也被恐怖狂暴的力量充斥,彷彿隨時都會炸開一般可怕恐怖,可林逸卻彷彿沒有感受到那隨時都會爆炸的危險,竟然依舊瘋狂的催動自己體內的力量。

陳力王看著林逸,桀驁不馴的嘴角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林逸的實力很恐怖,可是跟他相比,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這個差距甚至足以讓他輕易的斬了林逸,「螻蟻始終就是螻蟻,焉能撼動巨龍?」

「我呸!你算個毛線的巨龍,吃你爺爺我一拳!」

林逸對著陳力王就呸了一聲,而後,拳頭上驟然浮現了一抹透明的光幕,就像是流星劃過大氣層一般,攜帶著恐怖的力量朝著陳力王的拳頭砸過去。

「哼!牙尖嘴利,不過這可救不了你的性命!」

陳力王冷笑。

下一秒。

兩人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我曹!一百六十萬的力量!」

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慘淡無力的笑容,他現在拼著爆體而亡的情況下,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才不一百四五十萬的力量,跟陳力王之間的差距足足十萬斤的力量啊!

十萬斤的一塊大石頭從天空上落下,也足以把一名強者砸死啊!更不用說這還是一名擅長力量的可怕強者爆發出來的。

林逸第一次感受到了無力,他只感覺自己的拳頭就像是打在了厚重的鋼板上一樣,一股劇痛,夾雜著無力的感覺驟然從拳頭上傳來,而後,手臂斷裂,整個人直接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嗯?竟然還沒有死?有點意思啊!」

陳力王一看自己的第二拳竟然還沒有殺死林逸,不禁樂呵了起來,不過臉上的殺機卻又再度凝重了一份,身形一晃,在林逸還沒有落下的時候,拳頭就再度狠狠的砸在了林逸的小腹上。

「嗖!」

林逸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沙包,直接被陳力王砸的急速朝著地面墜落。

「砰!」

大地一顫,煙塵瀰漫,宛如彗星撞地球一樣可怕恐怖。

「這次應該死了吧!」

陳力王嘴角噙著一抹殘忍的冷笑,淡淡的說道。

周圍眾人,一個個也是如履薄冰,不敢高聲語,盯著那煙塵瀰漫的深坑。

「咳咳,老東西,你的實力還真是挺不錯啊!」

林逸劇烈的咳嗽了兩聲之後,在煙塵之中笑了起來,高手過招分毫必爭,更不用說陳力王的力量比他高出十萬斤,這根本就是無法扭轉的局面。

「主人,要不,我自爆,擋他片刻!」

楚紅驟然出現在林逸的旁邊,看著小腹幾乎都要被陳力王打穿的林逸,無比緊張擔憂的說道。

「不用,你準備好,等會兒帶我走,老子從出道到現在,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呢,今天,老子要是只剩下半條命的話,這老狗,也必須給我留下一條胳膊!」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瘋狂而猙獰的冷笑道,隨後,一抹刺目的金光驟然在他的雙瞳之中浮現,他的氣息在這一刻,也變得無比恐怖起來。

「竟然還沒有死?」

虛空之上,陳力王愣住了,縱觀整個第二關,能夠擋住他兩拳的人也是鳳毛麟角啊!

隨後,力王眸子里殺機便有如澎湃洶湧的大海一般恐怖起來,如此逆天的戰鬥力,本就已經讓他心驚了,可現在抗打性竟然還如此瘋狂,若是今天不能殺了林逸,終究是他們陳家的一個威脅。

「小子,你真的很不錯,所以,這次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轟天爆!」

陳力王瞪著眼睛怒吼,身形一晃,刺耳的厲嘯驟然在天地間響徹,而陳力王則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直接從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不見。

不妨錯到底 「人呢?」

所有人神情一怔,急忙看向了林逸所在的深坑。

只見可怕的拳風直接把漫天的灰塵鎮壓而下,陳力王則像是一枚重達數百萬斤的鐵球狠狠的朝著林逸鎮壓而去,恐怖的力量使得虛空都微微抖動起來。

「這次林逸應該是死定了吧!」

「不錯,轟天爆可是力王的成名絕技,傳聞,便是化神期的強者,都擋不住他恐怖的一擊啊!」

「這等逆天的力量的確讓人心驚膽戰啊!」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響起。

聽著周圍的冷嘲熱諷,陳力王的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的轟天爆還真能夠殺死化神期的強者,他就不信,還解決不了一個林逸。

可下一秒。

一股莫名的恐慌悸動卻驟然在陳力王的心頭浮現,他的實力恐怖,戰鬥經驗更是無比的豐富,這種感覺已經多少年都不曾出現過了,他可以肯定,這次他真的遇到了危險,強大到了他這種地步也只有在遇到真正危險的時候,才會有這種心頭的悸動。

「難道那小子還有什麼殺招不成?」

陳力王眉頭一皺,拳頭上的力量驟然暴漲一分,急速朝著林逸落了下去,他壓迫儘快結束了林逸的性命。

「老狗,今天咱們就看看到底誰的命更硬吧!」

林逸猛的從深坑之中沖了出去,一雙眸子金光燦燦,充滿了妖異的感覺,最恐怖的還是他的手臂,整個手臂竟然像是純金打造一般,而且上面還覆蓋了一層密集的魚鱗。

「這是?」

陳力王驚呆了,他見過不少怪異的事情,可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驚悚的。 這到底是人還是怪物?

陳力王一臉的震驚,可他砸下去的鐵拳卻沒有絲毫停留的意思,瞬間就跟林逸那金燦燦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砰!」

山搖地動,可怕的衝擊波,以兩人為中心,瘋狂的炸開,橫掃八荒。

而林逸跟本陳力王兩人首當其衝,更是當場被轟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小紅,馬上走!」

林逸經脈盡斷,口中不斷有濃稠的鮮血冒出,焦急的呵斥道。

「是!」

早就等候多時的楚紅沒有任何遲疑,身形一晃,就沖入風暴之中,抱著林逸就朝著城外急速而去。

圍觀的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陳力王,一個最擅長力量的人,竟然被人打的倒飛了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