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鼓起勇氣死命掙扎幾下,悟空的手臂穩如磐石紋絲未動,又哪裡掙脫得了,漢子無奈道:「你這漢子是外來的吧,你是不知,這玉華縣的玉華王有三個小王子,原本這三位王子小時候被那賢明的玉華王嚴加管教,日後說不得有位小王子要繼承王位,執掌這一縣之地,可惜這三位王子長大后,齊齊信任小人,被一幫狗腿子給帶壞了,當街調戲良家婦女,擋路的看不順眼的長得丑的都暴打一頓,拿東西不給錢倒也罷了,不合口還砸攤子!誰讓人家生的好,是皇家金枝玉葉,百姓是敢怒不敢言!是以聞之這小王子來了,誰不躲避?」

2021 年 1 月 4 日

竟然是這樣,悟空點點頭,一鬆手隨那漢子自去了。

記得西遊記里,悟空師兄弟三個在這玉華縣收著三個小王子當了徒弟,悟空還施法授了三人神力,不過在孫小寶看來,那三個小王子除了一個小王子的名分,實在沒什麼異於常人之處,在玉華宮中還恃勇要與悟空三人賭鬥,見了悟空等人的兵器這才要拜師,總感覺他們是欺軟怕硬。

也是因這收徒之事,那連夜趕製兵器實在有些無謂,以致被黃獅偷去設了釘耙宴,才有了豹頭山一戰,歸根結底還是悟空三人炫寶,和炫富何異?被偷了也是活該,想要仿製,拔三根猴毛變作一般模樣不就結了?被青牛的白圈子收了金箍棒滿天請神佛幫忙不漲記性?還把金箍棒離身一夜,就憑几個凡人鐵匠衛兵看護?

現在自己成為孫悟空,他倒要看看這三個小王子見了自己又會怎樣應對。

悟空就這麼大刺刺的在大街正中站定。

旁邊八戒三人也跟上了,早見路人異樣,現在又見悟空如此,唐僧心中一緊,這猴子不是又要惹事吧?金平府悟空連佛祖都敢打,玄奘此時也是敢怒不敢言,立在一旁心中忐忑直念佛壓驚。

很快對面來了一群人,當先三人衣著華貴,頭上還各自插著一根彩羽,以示尊貴。

三人身後跟著二十來人,十來個家丁打扮,還有十來個衛兵。

「呀!有妖怪!來人!與我降了這三個妖怪!」其中一人發現悟空三人異樣,非但不怕反是高興異常,呼喝之中滿是興奮神色。

老豬乍轉世之時,最恨人說自己是妖怪,還曾因此打殺數人,顛沛流離忍飢挨餓輾轉到天竺化身凈壇使者,被人稱作妖怪雖然是依舊不爽,聽得多了也習以為常不再痛下殺手了,不過對方想要降了自己就不再此例了,更兼有悟空在旁,最懼人多群戰的老豬也不怕了,擎出釘耙,抖擻精神就要打殺幾個不長眼的。

悟空道:「八戒,教訓他們一番即可!莫要打死了!」

「好嘞,猴哥!」八戒答應一聲,兩人的對話可是氣壞了對面三位王子,一個個氣呼呼的喊道:「打死這三個妖精,鬧出人命本王子負責!」

雖然一見悟空三個樣貌奇異,家丁們也有些膽怯,不過幾年下來從未吃過虧,加上有三位王子開口作保,這可是自己衣食父母,護身大傘,他們的話可是不能不聽的,壯壯膽子,家丁們拿出棍棒,侍衛們抽出鋼刀,這是真要群毆死八戒了。

釘耙在手,旁邊又有悟空壯膽,沙僧掠陣,老豬面對二十來個凡人怡然不懼,『嘿哈!嘿哈!』一番,老豬力大,武藝也好,只片刻就砍瓜切菜般的將二十多人通通打倒。

老豬打爽了,順手之下要打三個小王子,悟空也不點破,任由老豬將三位小王子打倒在地,一個個只能呻吟,又哪裡能爬的起來?

「這點本事還要降老豬?回家再學幾年本事吧!哈哈哈哈哈!」老豬得意的笑道。

「你等著!我可是….這玉華縣的小…..王子,玉華城城主…..玉華王乃是我….父王!今日定……叫你等身….首異處,首級掛在城頭示眾!!!」小王子挨了八戒一釘耙,雖是釘耙背面撩在腰上一下,從小沒挨過打的小王子哪裡受過這罪,疼的齜牙咧嘴還在地上放狠話呢!

八戒一聽這話,原本得意的笑容戈然而止,苦著臉跑回悟空身邊道:「猴哥,這下闖了禍了,在人家家裡打了人家孩子,這可如何是好?」

老豬被欽天監打怕了,最怕惹上朝廷了,聽對方言語,似乎還是天竺皇室宗親,一下子就亂了方寸,眼巴巴的看著悟空說道。

悟空笑著走到小王子身前蹲下身說道:「我且問你?你可是奉公巡查?可有官職公務在身?」

「沒有!吾乃小王子!在這玉華城中哪裡不算是我家私事?」小王子傲氣道。

悟空笑笑繼續道:「我再問你?我們四人可是犯了天竺律法?你要派人打殺我等?」

「人妖不兩立,你這一臉妖精模樣,打殺你天經地義!哎吆…」小王子強橫道,可惜最後一句說的硬氣卻牽動傷口,加之又側躺在地上,實在沒什麼氣勢。

悟空擺出最和善的笑容說道:「其一,你等非是奉公,其二,我等不曾觸犯律法,你等卻要打殺我們三人,其三么…..你也說了,人妖不兩立,我要打殺你們也是天經地義,既如此,說遺言吧!」

悟空的話一出口,包括唐僧在內所有凡人盡皆大驚,這是要當眾殺人么?

這下玄奘可忍不住了,慌忙上前道:「悟空,他們乃是天竺皇族,怎可由你打殺了?如此豈不是死罪?」

「死罪?」悟空冷笑道:「他們打殺我們三兄弟就是天經地義,我打殺他就是死罪,天地間哪有這樣道理?」 悟空這話說的在場諸人一愣,一尋思還真是這麼個理,老豬認同的說道:「猴哥說的對,俺老豬乃是天蓬元帥轉世,堂堂天神轉世,莫非還比不過小小一縣之地三個王子不成?」

老豬這話面帶憤恨,想及轉世后的艱辛,更是怒火中燒,此時悟空但說一句動手,老豬絕對敢當街擊殺三位小王子。

「大王饒命!大王饒命…..」

「大王恕罪,大王饒命啊…..」

一見悟空當真是軟硬不吃,這下天竺的二十多家丁護衛膽寒了,一個個顧不得疼痛磕頭求饒,哪裡還有半分要打殺悟空三人時的囂張樣子。

三位小王子也怕了,見護衛們都磕頭了,雖然是在自己地盤,王府要來救援估計還要一會,就算來了能打不打得過眼前四人還難說呢,畢竟自己一幫二十幾人被那豬精一人拿下,看對方豬精和光頭和尚的態度,那猴精似乎才是一行人最有權勢的,雖然身材照著豬精差得遠,細看之下那一身金甲不像凡品,說不定真能勝過豬精,有萬人敵的本事。

有了這等覺悟,哥三個對視一眼,也忍疼跪下磕頭了。

「大王饒命!小王知錯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哥仨異口同聲,雖然從小到大沒說過這等丟人話語,倒也響亮整齊,聽起來似乎也頗有誠意。

唐僧見此心中大慰,這三個小祖宗可算是服軟了,哪能錯過機會,趁機說道:「悟空啊!他們都知錯求饒了,看在玉華王的面上,不如放過他們如何?」

悟空笑道:「既然求饒了,還自稱小王,可是不服要糊弄俺老孫?待你家玉華王帶官兵來了再死拼老孫?」

「小人不敢!大王饒命!」三位王子齊齊開口道。

玄奘氣道:「悟空,你想多了!貧僧覺著,還是把三位小王子交於玉華王處置為好,若玉華王處置不和悟空心意,你再出手教訓他們不遲!」

老豬也是心軟,原本氣呼呼還要打殺三兩個,一見對方不住磕頭,終究再也狠不下心來,忍不住開口道:「猴哥,我看他們都認錯改過了,不如此事就此作罷?」

「你們啊!」悟空心中暗恨,氣道:「磕頭就算改過了?不過是形勢比人強不得不為之罷了,你且問問這玉華縣的百姓認不認同?願不願意放過這三位小王子?」

悟空這話用上法力,聲音遠遠傳出,聽到悟空這話,躲在暗處家裡觀望的眾位百姓為之一愣,不知誰隨口說了句「打死他們!」,一時之間,「打斷他們的狗腿!」「關他們進大牢!」「他們就是死也陪不了別人貞潔!菜市口殺頭算了!」

各種聲音此起彼伏,百姓們也膽大了許多,紛紛從各處圍了上來,看那架勢,是真的想小王子這幫人受重罰甚至身死的樣子。

這是犯了眾怒啊!看來還是積怨已久,就連想要繼續相勸的唐僧也不敢再開口了,焦急的看著悟空。

悟空喊道:「列位且住!」

悟空話一開口,四周落針可聞,悟空點頭道:「我等四人本是路過此處,他們要殺我等還沒那個本事,我等之事可算作小事,不過眾位百姓在此地謀生,若真有不平,可報於本地官府,俺老孫也同去,本猴王今日就為你等做主!不知諸位可敢?」

悟空這話說完,一聽要去見官,本能的對官府的恐懼就讓大半的人想要退縮,終究還是有膽大受夠了怨氣的,壯膽子喊道:「有猴王做主,我等有何不敢?日後若是這三個畜生做了本地人王,還有我等活路?小人豁出命去也要上告玉華王!」

這話一出,真是從者雲集,不但再無一人退縮,各處都有更多百姓趕來,有幾個心細的漢子還拿了繩子,上去不容分說將小王子連同家丁護衛二十多人全綁了,一個個全被兩人一個押解起來,雖未判,已被百姓視為重犯。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在城中,百姓多有呼朋喚友,有人甚至還急急跑回家,拿了焰火炮竹,『噼里啪啦….』放了一陣,聲動全城,自有更多人趕來,當真是萬人空巷,城中其他各處實在比三位小王子帶人過處還乾淨。

這麼大的動靜,早驚動玉華王,這玉華王急出宮,在宮門外與百姓隊伍相接,自有衛兵護衛帶著玉華王入了百姓陣中,見了被縛了繩索綁個結實的三位小王子,玉華王氣得臉色發青,上去就是三巴掌,三位小王子臉上同樣留下一個清晰的紅掌印。

玉華王氣道:「逆子啊!有人報於本王數次,本王念在你們母妃早喪,又被你等花言巧語所惑,原是不信你等在外為惡,今日都被百姓綁了,還有何話可說?實在氣煞本王了,拿刀來!」

玉華王是一縣之主,本是言出即從的護衛,知玉華王是在氣頭上,萬一失手殺了親子,日後怪罪遞刀之罪,誰能承擔的起?是以護衛們只做耳背沒聽見。

玉華王伸出的手懸在半空,見無人遞刀,一個箭步跑到護衛身旁,不容分說的搶過護衛手中鋼刀,轉身向著三位小王子中的一位就捅了過去。

悟空就那麼冷靜的在一旁看著,不理會緊張盯著自己的護衛們,就看這玉華王是不是真動手。

那書上電影里苦肉計多了,焉知不是這玉華王要哄騙自己?

玉華王鋼刀在手,原本想要覲見的唐僧也不敢上前了,畢竟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他也深怕誤傷了自己。

『噗!』一聲清響,鋼刀洞穿小王子腹部,真是刀入肉刃見紅,自背後探出的刀尖上還滴著鮮血。

玉華王奮力抽出鋼刀,不理會慘叫的兒子,看準下一個同樣一刀刺出,儼然也是盡全力,要再捅第二個兒子。

這可不是作偽了,悟空也不能再冷笑旁觀了,上去一把攥住玉華王手中鋼刀笑道:「玉華王且慢!」

「你是何人!」連掙幾下,鋼刀在對方手中如同嵌在石中一般,動不得分毫,玉華王這才稍稍冷靜一點,開口問道。

悟空笑道:「你這三個兒子,是俺老孫打的,也是俺老孫綁的,此來是為讓他們受官府堂審,你若當街殺了,俺老孫豈不失信?」

玉華王氣道:「本王乃是本縣縣主,又是他們生父,要清理門戶有何不可?」

悟空笑道:「若是以縣主之名,不經審理就動刑,是為私刑,此舉是為不忠!若是以生父之名,須知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親殺親子,此舉是為不孝!」

悟空這話一說,不但素來好名的玉華王為之一愣,在場哪個又不心中犯糊塗?猴王這是要鬧哪般? 玉華王呆了下,細想對方說的確實在理,隨手擲刀於地嘆氣道:「唉….本王也是被三個逆子氣糊塗了,幸得壯士點醒,不知壯士高姓大名?」

見悟空相貌奇異,此時冷靜下來不免有些心驚,不過對方說話卻是句句在理,玉華王客氣的問道。

悟空笑道:「吾乃花果山美猴王孫悟空,護送唐僧到此!」

原本聽到花果山美猴王這名頭,不管是玉華王還是護衛們都覺著是個妖精,還好百姓們早已認同悟空,不然百姓稍有異動,護衛們不拔刀相向才怪,待聽到唐僧之名,所有人這才注意到悟空身後的唐僧,一看果然是俊逸非凡的高僧,想來應是那名揚天竺的高昌御弟了,這下再無人懷疑悟空是妖精了。

「原來是猴王與御弟到此,小王的家事讓二位見笑了。」玉華王苦笑道,見老豬與老沙也是相貌迥異,客氣的問道:「不知這二位可是猴王的同伴?還望猴王介紹一番。」

悟空笑道:「別看我這兩位兄弟長得另類了些,卻是有些來頭,那長嘴大耳的是天庭的天蓬元帥轉世,如來親封的凈壇使者,法號豬悟能,這位晦氣臉的是來自雷音寺的沙悟凈,他二人與俺老孫一起護送唐僧回東土的。」

「見過豬長老,見過沙長老。」玉華王恭敬的說道。

這兩位名頭雖為聽說過,那身份卻太過嚇人了,天庭的元帥轉世,還如來親封了凈壇使者,另一位也是來自雷音寺,這可是神佛啊!在場凡人哪怕是玉華王誰不震驚。

尤其是玉華王向著兩人一輯到底,給足了二人面子,百姓之中更有不少跪下磕頭的,直把二人當成活神仙了。

沙和尚雖然有些手足無措,老豬對這等場面卻是頗為受用,人家人王這麼給面子,老豬自然要幫對方說點好話了,是以屁顛屁顛的跑到悟空身邊道:「猴哥,這玉華王還是頗為明理的嘛!猴哥你怎能說玉華王不忠不孝。」

八戒心情大好的時候腦子也是靈光,知道悟空嫉惡如仇還天不怕地不怕,深怕這玉華王如此重視自己與老沙二人,此時開口一是幫著玉華王說好話,二來是點醒玉華王,俺老豬都要叫猴哥,你這人王莫冷落了美猴王,免得遭殃。

雖然還在生三個逆子的氣的氣頭上,尤其是一個兒子還在地上疼的大呼小叫,玉華王還算冷靜,苦笑道:「今日幸得猴王點醒,免了這不忠不孝之名,小縣這就回去升堂!」

說著一輯到底,也不敢自稱小王了,只是自稱小縣,也算是給足了悟空面子。

可須玉華王又哪裡知道,悟空根本不在意這些虛名,心中卻在思量一件重要之事,想了片刻含笑道:「玉華王可知避嫌之說?」

玉華王點頭道:「小縣若要審理自然秉公處置,哪怕是親子也絕不徇私,這幾十年來玉華百姓哪個不知,既然猴王有此說,小縣這就著人備了快馬,去往鄰邦尋來名臣幹吏再行審理如何?」

悟空笑道:「如此卻是要耽擱許久,老孫卻有個主意,只是不知玉華王是否敢應?」

玉華王道:「不知是何良策,猴王但說無妨!」

悟空向著玄奘的方向示意道:「玄奘大師乃是高昌御弟,又在天竺聲名遠播,玉華王何必捨近求遠再尋堂正,不如讓這唐僧當一天縣官審審案子如何?」

不等玉華王表態,大驚失色的唐僧急道:「悟空怎可開此玩笑,須知貧僧只知打坐念經,不知天竺刑律,如何審的了案子!王爺萬萬不可答應!」

悟空笑道:「大師有一目十行過目不忘之能,這天竺律法要記下也不過一炷香時間,況且大師善機辯,自然就能活用刑律量刑,如何做不得縣官審不得民案?」

「律法和經文一為懲惡,一為勸善,乃是兩極,怎能如此變通!」唐僧氣道。

當縣官審案子?要審的還是小王子這種皇親國戚,天知道審出什麼罪狀呢,到時怎麼判?重了得罪王爺,輕了惹出民怨,怎麼都不好啊,是以唐僧不單生氣,心中還有不少驚懼。

玉華王雖然恨三個兒子不爭氣,畢竟是自己親子,現在火氣消去不少,心頭不免燃起一絲救子之念,也怕請來位同僚真要公報私仇判了殺頭,自己豈不絕後,這唐僧一看就是心慈手軟之輩,若是讓他來審,說不定兒子還能活命,虎毒不食子,最終鼓鼓氣說道:「若真如猴王所說,大師有過目不忘之能,讓御弟做一天縣主又何妨!還請御弟隨我同去府衙,由御弟暫代我位,升堂問案!」

「玉華王且慢!」見玉華王很是上心,拉著唐僧就要走,悟空喊住道。

唐僧一見大喜,以為悟空改主意了呢,不想悟空說完下一句不但他呆住了,就連老豬都嚇住了。

悟空笑道:「這凈壇使者在靈山受封時,所司之職乃是記錄凡間疾苦,這師爺一職就由他暫代如何?」

「猴哥!俺老豬不幹!」八戒當眾大聲駁道。

悟空誘道:「要是凡間師爺,這不知多少原告,寫斷手也記不完啊!早審完就有大饃饃吃,想來以玉華王的身份,招待你時定然管飽,若是你不幹,自己去化齋吧。」

「猴哥你又坑俺老豬!也罷,老豬接了!」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人群,八戒還真怕審個沒日沒夜的,晚了齋時。

見八戒應了,玉華王卻不走了,反是向悟空詢問道:「不知猴王還有何良策?可一一說來。」

悟空看看人群希冀的眼神道:「養不教父之過,俗話說父債子償,今日卻是子債父償,玉華王還是備好金銀撫恤好受過小王子欺壓的百姓才好!」

玉華王鄭重點頭道:「理應如此!理應如此!幸被猴王點醒,小縣這就去辦!」

說完再向悟空一禮,轉身不容分說拉著玄奘就走,任由玄奘百般推脫,事關兒子性命,玉華王哪裡捨得放手?

待三人走後,猴王與牽著白龍馬的沙僧混在人群之中,沙僧苦思良久才忍不住小聲開口問道:「猴哥特意讓唐僧審案,讓八戒錄狀,可是有深意?」

悟空苦笑道:「老沙你也看到了,這唐僧在那金平府時,只知敬佛,不顧百姓疾苦,與俺老孫意見相左,如此下去同行卻異心,一路多有妖魔,如何到得大唐?須是讓其知懲惡即是揚善!是行大善!你我一心之後,傳經之事方變得容易。」

————————————

中秋快樂! 悟凈點頭道:「猴哥說的有理,可惜金平府老沙沒出上力,放跑了三個妖僧!」

沙和尚說著,面現惋惜之色,悟空見了笑道:「老沙無需自責,老孫有筋斗雲神通,到金平府這點雲路頃刻及至,老孫也留了點後手,若是那三個妖僧不去便罷,若是去了,老孫自能知之,定然不會再讓他們跑了,說不得也要打殺一兩個,待降了妖僧,再要那府主好看。」

悟凈驚喜道:「原本玄奘大師要行,猴哥並未反對,老沙還以為此事就此作罷了,不免有些不忿,今日方知猴哥還有後手,猴哥真乃嫉惡如仇好猴王!老沙代金平府的百姓先謝過猴哥!」

說著老沙就要拜悟空,悟空慌忙拉住道:「兄弟,莫要如此大禮,老孫知你是好人,一路降妖還要多仰仗你幫襯,何須如此大禮?日後你只需護好唐僧,讓老孫無後顧之憂,降妖除魔你是頭功!」

悟空與沙悟凈說話的時候,白龍馬兩眼賊亮,可惜口不能言,只能用馬頭蹭悟空,悟空拍拍馬頭笑道:「三太子莫急,這一路東行機緣頗多,自有你化龍之日,到時上天入地,還不任你飛騰?且忍耐些時日,這老豬與唐僧卻是你我東行路上同心之難事,今日老孫正是想要調教他兩個,只怕到了大堂之上這些百姓無人敢出頭,還需老孫鎮場子給他們壯膽,二位兄弟快隨我同去,莫錯過了好戲。」

悟空如此一說,老沙和白龍馬比悟空還急呢,一行人很快到了玉華縣衙。

縣衙大堂內,早有老沙追來獻上錦襕袈裟,玄奘高坐正堂,一身的袈裟頗為炫目,唐僧寶相莊嚴,讓本來莊重卻由和尚升堂而有些滑稽的大堂重歸莊嚴。

一旁師爺席上的老豬也執起了判官筆,捋捋袖子,搖頭晃腦的這就要做文案先生了,可惜兩耳招風,反是沒有玄奘那般出彩,其實老豬也在心中祈祝,『莫要出醜,莫要出醜,不然大饃饃就沒了。』

玉華王也加了一席入座,身後站著兩位管家,身前桌案上擺放著金銀若干,看來是真心想要為兒子贖罪。

見裡面坐定,差役列個整齊,兩位小王子帶著家丁護衛在右手邊被告位跪了一片,本甚是宏偉的縣衙大堂也顯得擁擠,悟空這才在大堂門口高喊道:「列位若有不平,此刻即可入內告狀,有老孫為你等做主,一旦案情屬實,自有玉華王賠償諸位往日的損失,即便不能彌補諸位往日損失,也算是玉華王的心意。但有一點,老孫眼中最容不得作偽!老孫可不伏人間王法管轄,若真有見錢眼開,憑空捏造事端騙取玉華王賠償者,小心腦袋!」

悟空聲音運上法力,初時全城可聞,最後一句更是用上了攝魂之術,原本想要藉機渾水摸魚的地痞潑皮,一個個嚇得臉色發白,反是真有冤屈的,卻如同受了莫大鼓舞一般。

原本還因全城百姓都來唯恐民變的玉華王,聽到猴王之言也心下稍安,這猴王能容忍自己二子先去醫治,又如此震懾宵小,端是恩怨分明之輩,今日三子闖下的禍端,或能善了。

事實還真如悟空猜想,受過三位小王子欺凌的多為良善忠厚之人,俗話說民不與官斗,普通百姓最怕官司纏身,這念頭早已根深蒂固,此時雖有悟空做主,一時竟無人敢當先。

悟空心知就是這麼個情況,為了給百姓壯膽,自耳內取出金箍棒,晃一晃碗來粗細,重重的墩之於地,地上石板粉碎,悟空就這麼一手鐵棒一手叉腰立於大堂門前一側,當真威風的不得了。

這下似是給了百姓莫大的信心,終於有一人猶豫了一下脫眾而出,悟空一看,卻是一個瘸子,心中暗嘆,可憐人啊。

那瘸子看上去三十許歲年紀,其貌不揚,一看就是老實人,這人上前不入大堂,反是先到悟空近前倒頭便拜,哭道:「小人因三位小王子殘疾三年,今日幸得猴王做主,終有伸冤之日,今日成與不成,小人都要先謝過猴王!小人給猴王磕頭了。」

『咚咚咚!!!』三個響頭,悟空雖然未將這人扶起,只是讓這人心安無憾,眼角卻不免含淚。

磕完頭這人起身,一瘸一瘸的走到那二堂鼓前,抄起鼓錘重重的敲了一聲,『咚!』完后喊道:「草民冤枉!特來伸冤!」

「帶原告!」唐僧有模有樣的高喊道。

「威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