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黒亦辰內心悔意頓時,他被徹底激怒了,他「颼颼」就是兩下,還沒等飛鏢插進那兩人眉心,他和那少年同時動了。

2021 年 1 月 2 日

那少年跑向老者,而黒亦辰,在那兩人倒地之下,也飛奔向那老者。

「爺爺!」

那少年把老人抱在懷裡,低聲又帶著哭腔地喊道。

那老人已經昏迷,不會再答應那孩子的呼喊。

黒亦辰蹲了下來,對那少年低聲道:「走開,我有葯可以救活你爺爺。」

那少年倔強地怒視著他,好像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時間不等人,如果過了最佳救助時期,他真的是無能為力了。無奈之下,黒亦辰不再解釋,他強行把孩子推開,把老人扶坐起來,從花海濤給他的空間戒指上拿出一株仙藥。

還沒等他喂進老人的嘴裡,突然,黒亦辰感覺危險逼近。他身上靠著老人虛弱的身體,不能閃身去躲避,但他感覺到了襲擊之人,又不忍傷他,他用左手急速地格擋了一下。

可是,那把短劍還是「哧溜」一下,劃過他的手臂,刺入他的腹部。

這還是黒亦辰有意提氣,讓自己身體拔高一點,否則,那把短劍就刺入了他的心臟。

刺殺他的,正是那不到十歲的少年!

他眼睛里噴著火,沒有一劍刺死黒亦辰,彷彿還有些遺憾。

黒亦辰反手一震,把那少年震開十幾丈,怒吼道:「小白痴,滾遠點,在遠處好好獃著。若你再騷擾我,我就沒辦法專心救治了,你爺爺就會因此死去。」

不得不說黒亦辰心胸還不算狹窄。換作其他人,別說救治老人,殺了那恩將仇報的孩子都有可能,哪裡還會惦記著救人!

說也奇怪,黒亦辰這一怒吼,好像鎮住了那少年,他居然很聽話地蹲在原地,眼睛一刻不離地盯著他們,呃,是監視著黒亦辰的一舉一動。

黒亦辰的傷口還在不停地冒血,他快速地在傷口四周點了幾下,止住了血;也不再理會那少年,他連忙用掌心把仙藥磨碎,撬開老者的嘴,把葯餵了進去。

黒亦辰盤腿坐了下來,手掌不斷地運氣,助老者把仙藥化開。他終於看出來了,除了這少年是一個修者之外,這位老人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

那位「大王」竟然用這些普通人去要挾這位少年,是可忍孰不可忍!黒亦辰憤憤地磨著銀牙。

藥力散開后,黒亦辰把手掌捂熱,貼在老者腹部的傷口處,利用神魔力和精元混合的微量玄氣,助傷口癒合。 (早春四月每天五章超萬字連續爆發!求親們把鮮花、掌聲、收藏、票票和打賞都砸過來吧!瀧兒在此拜謝!第三更奉上!)

做完了這一切,黒亦辰又利用自己的陰陽特質,把生之氣渡進老者的身體。那一絲絲的生氣讓老者萎靡的臉,開始泛出紅潤的光澤。不得不說,這老者活過來之後,因為這絲生之氣,能安享百年。

起死仙藥很快起到了作用,那老者的傷口一點點癒合著,他也悠悠醒轉過來。

「爺爺!嗚嗚…,爺爺!」

那少年在老人一睜開眼的瞬間,激動地撲了過來,帶著哭腔撲進了老人的懷裡。

黒亦辰悄悄站起來,擔心少年防備,他遠遠地走開了,開始處理自己的傷口。

那老者慈祥地看著面前的少年,說道:「苦娃,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爺爺,我是來救你的。」少年懂事地抹乾淚水。

那老者著急地說道:「以後不許冒險來救爺爺。他們就想抓你,你這不是自投羅網嗎?你看,爺爺這不沒事?我自己逃出來了。」

那少年指指遠處的黒亦辰,道:「是他救了你。如果不是,你已經被他們殺了。爺爺,我不要你離開。」

那老者既感動又難過,他看著遠處的黒亦辰,喊道:「恩人,你沒事吧?為了救我,你都受傷了。」

黒亦辰笑道:「老人家,我沒事。」

那少年老老實實地說道:「他的傷,是被我刺的。爺爺您,是他救醒你的。」

那老者剛微微顫顫站起來,差點沒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老者在少年的攙扶下,吃驚地走向黒亦辰,「什麼!哎呀,恩人,這可罪過了。苦娃從出生到現在就一直被追殺,他從不相信別人,請你多擔待他。」

黒亦辰迎著老者,笑道:「我沒事,他沒怎麼傷到我。這孩子叫苦娃呀,怎麼取這名字?」

老者拉著少年的手,慈愛的拍了拍,嘆了口氣道:「這孩子的來歷誰也不知道,突然有一天就出現在我們村子里。據說,苦娃是天生天養,心臟就是一顆龍珠幻化而成的。從他出生的那天開始,無數的強者踏進我們村,就是要帶走這孩子。但是,說來也奇怪,只要苦娃呆在村裡那湖邊,那些人都奈何不了他,根本打不過他。每次都灰溜溜地原路返回。」

從老人的敘述中,黒亦辰慢慢猜測到,老人所在的那個自然村落有一個靈湖,平時水波不急。因為有這鏡湖,村裡的人都很長壽。有一天,居住在靈湖邊的老人,早晨推開門后,發現一個小嬰兒漂浮在水面上,他嚇得趕緊把孩子從湖裡撈了起來,發現那孩子完好無損,才安心下來。

那嬰兒,正是苦娃。

從那以後,老人就把那嬰兒留在身邊,耐心的照顧。說來也怪,這孩子機靈可人,不但長得快,才一個月會走會跳,開始喊老人爺爺,還天生力氣就大,才一、兩歲就開始幫老人看牛、割草、砍柴。

同條村的人都說老人撿了一個妖怪,要老人把孩子丟掉。

可是,老人沒捨得丟棄這可憐的孩子,給他取名苦娃。

這樣的安穩日子還沒過多久,就有人找到老人,要他把苦娃賣給他。

老人不同意,對方就用強,準備搶走苦娃。誰知,苦娃依靠靈湖的力量,把所有前來的強者全部痛打了一頓。

可是,村子並未因此而安穩下來。每年都有無數的強者趕來,都是為了苦娃而來,一個籍籍無名的小村落,竟然成了人人皆知的小村莊。

一晃眼幾年過去了,依然還是有絡繹不絕的強者前來找苦娃比試,但絕無例外地敗興而歸。後來,那些強者開始連出陰招,想對苦娃的爺爺出手,但苦娃及時發現,把壞人打跑后,從此守在爺爺身邊寸步不離。

後來,一位叫克王的人買通了一名村民。那村民跑到老人家裡,說自己的牛掉在村后的懸崖里,正好卡在在一棵樹上,非常危險,請苦娃去幫他。

牛就是一家的生計。老人連忙喊苦娃跟著那村民去救牛。

誰知,那克王趁苦娃離開的時間,把老人劫走了,聲稱要苦娃自己到墓窟交換老人。

老人到了這陰森的墓窟倒也沒有受什麼罪,而且他是一個凡人,看管也不嚴,允許他四處走動。他就趁機從墓窟逃了出來,卻不料在這裡遇到那逃走的人,臨死前還看到了苦娃。

而苦娃,一定是回到家后,看見爺爺不在家,四處打聽之下,才知道爺爺被克王抓進了墓窟,讓他去交換老人。

對於對別人早無信任感的苦娃,隻身潛入墓窟,想偷偷救出爺爺。

這爺孫兩人悲慘的遭遇觸動了黒亦辰,他難過地聽完了老人絮絮叨叨的話,不斷地安慰他。

可是,聽完老人的故事,苦娃對黒亦辰又開始出現戒備的神情。

老人也察覺到了這一點,溫言問道:「苦娃,怎麼辦?」

苦娃從黒亦辰面前拉開老人,指著黒亦辰說道:「他知道我秘密,會殺我!」

原來,老人並沒有有意瞞著黒亦辰,把苦娃的出身也告訴了他,卻不料那麼多年來,苦娃早已經知道,那些強者都是因為他心臟中的那顆龍珠而來。

如今,黒亦辰知道了這個秘密,一定也會像那些人一樣,貪婪於他的龍珠,而心生殺念。

老人渾身一顫,他疑惑地看著黒亦辰。

萌寶一對一:傲嬌厲少追上門 黒亦辰笑道:「老人家,放心吧,如果真是這樣,我剛才就不會救你了。如今的苦娃不是我的對手,如果我心有貪念,也不會跟您解釋什麼。走吧,我們尋找出路,把你們送離這個墓窟吧。」

老人感動地點點頭,問道:「恩人,你不怪孩子傷了你吧?」

黒亦辰搖搖頭,道:「孩子生下來就那麼苦,對陌生人戒備是正常的。我不怪他! 奔跑的蝸牛 老人家,你們回村子后,以後別輕易相信那些鄰居的話。利欲熏心也是常情,誰也不知道在貪心的支配下,會發生什麼。」

老人點點頭,在苦娃的攙扶下,一步步往另一處走去。

老人指指黒亦辰的背影,對苦娃說道:「這世界上也不全是壞人。你前面的那位大哥哥,就是好人。他不但救了我們,還不計較你傷害了他。你長大后,要做一個像這位大哥哥一樣俠義心腸的人,救難扶弱,懲罰壞人,還這世道一片光明。苦娃,你懂嗎?」

苦娃連連點頭,他看著黒亦辰的背影,眼眸里不再有仇恨,不再有傷痛,突然溫順了許多。 (早春四月每天五章超萬字連續爆發!求親們把鮮花、掌聲、收藏、票票和打賞都砸過來吧!瀧兒在此拜謝!第四更奉上!)

黒亦辰感應到了什麼,他回眸的瞬間,看見苦娃沖他甜甜地一笑,儘管笑意只是一瞬,可是,黒亦辰心裡竟狠狠地抖了一下,心裡酸酸地,有種想流淚的感覺。

黒亦辰深深吐了口氣,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他停下了腳步,他聽見後面有無數的腳步聲,急促地朝他們這個方向走來。

「苦娃,快帶走爺爺走。我擋住他們!」黒亦辰又想起什麼,看著苦娃叮囑道:「苦娃,以後,不管任何時候,別讓爺爺離開你身邊。知道嗎?」

苦娃一雙純粹的眼神看著黒亦辰,他回頭推推爺爺,道:「爺爺,你走!我留下來幫哥哥。」

一時間,黒亦辰和老人都呆了,他們眼眶都濕潤了,因為這苦孩子的這一句話。

「好!」老人含著淚不斷地點頭。

黒亦辰抿了抿嘴,嚴肅地說道:「苦娃,爺爺是普通人,你快點帶他離開。敵人太多了,我阻擋不了多長時間。快點,要不,來不及了!」

苦娃遲疑了一下,挺了挺胸脯,認真地說道:「小心點!相信我,我會回來。」

黒亦辰感動地點點頭,毅然轉身,面對著來勢洶洶的無數氣息。

許多身影沖了上來,看見黒亦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地站在路中央,立即停止了前進。

寬大的過道擠滿了密密麻麻的人,中間閃出一條暢通的路,一個人正邁著八字腳,抬頭挺胸地走了過來。

那人長得賊丑,吊三角,刀疤臉,賊眉鼠眼還目露凶光,留著一撮山羊鬍稀稀疏疏。

那人看見黒亦辰,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是什麼人?這裡可是墓窟,大王我的地盤。你,擋大王我的路,問過大王我沒有?」

此人連著說了幾個「大王」,不難猜出此人就是老者口中的克王。

為了拖長一點時間,黒亦辰故意不解道:「這是你的地盤?我只是在破陣,突然闖進你這裡。大王是吧?你們的出口在哪裡?」

經歷了這一連串的事,黒亦辰此刻突然想起自己是在紫城參加破陣,難道,這是破陣的一個內容?!這可是活生生的場景,還有活生生的故事,還有可憐的苦娃,怎麼可能是迷魂陣呢?

為了驗證一下,黒亦辰摸摸叻下的傷口,它還在,血跡也還在。這裡不可能是幻境!

可能,也許,或者,是他進錯了通道?

可是,對面無數的人虎視眈眈地怒視著他,這又如何解釋?!

不管如何,先解決這裡的事再說。

克王手指點著地面,冷笑道:「大哥你蒙我呢?!這是墓窟,你進來這裡破陣?哦,對,這裡有迷宮,遠古迷宮,大哥你要不要再去逛逛?看能不能破了這迷宮陣法?!」

黒亦辰認真地點點頭,說道:「我說大王吧,你這建議很好。如果我尋到寶貝,一定分你一份。」

「哈哈哈哈……」

克王瘋狂地笑了起來,他後面的屬下也狂笑起來。這人太他媽的好笑了,還到他們的住所里尋寶來了!不是找抽,都沒人相信。

克王終於停止了狂笑,他手中的長槍寒光一閃,指著黒亦辰說道:「你他媽喊誰老王八呢?玩大王我是不?大王我就讓你進得來,出不去!小的們,殺了他!」

隨著這克王一聲令下,無數的人臉龐上浮現一抹陰笑,這小子惹到了大王,看樣子是活不下去了。

「嗖嗖!」

黒亦辰身影微動,雙手左右開弓,無數的神箭帶著破風聲飛馳而去。

「噗!噗!噗!」

沖在前面的人不斷地倒下,幾乎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只要被瞄準,一定中箭。而這這箭異常邪乎,和普通的箭矢完全不同。中了普通的箭,只要不被射中心臟,都不算什麼大傷;可是,此人手中所發的神箭,凡中箭者即死,並不存在任何僥倖。而且,神箭到了一人身上爆炸,立即會有更多的小箭飛出,擊中旁邊那人,也無一倖免地倒地而亡。

連續十幾箭射出去后,終於震懾到了全體人員,所有的人都停滯不前,驚恐地盯著黒亦辰的雙手,生怕自己成了下一個被瞄準者。

克王怒了,吼道:「他媽的,不就是一支箭嘛,看本王如何取他性命!」

說完,克王長槍一抖,腳掌猛的一踏地面,身形暴沖而出,射向黒亦辰。

克王的氣勢衝天,身上迅速覆滿了不斷流轉的光芒。

玄氣護體!此人竟然是玄仙!

自己只是仙者,離玄仙還有好幾階鴻溝要越過。

如果獨戰神者,黒亦辰也許還有點一拼的機會;對上玄仙,只能說或許還有渺茫逃走機會。

黒亦辰這心裡,也真是三九天吃冰棍——從心裡往外涼哇。

可是,他不能走!老人和苦娃還沒走多遠,尤其老人步履蹣跚,走得不快,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拖著此人。否則剛才也是白救了!

黒亦辰忙收起了神箭,「嗖」地一下抓出黑天斬神刀。黑刀一處,寒森森,身在半空的克王也冷不丁地打了個哆嗦。

「叮!叮!叮!」

重生空間之完美軍嫂 刀槍相遇,火星四濺,清脆的武器打鬥之聲,響徹了這陰沉的墓窟。

兩人剛剛接觸,迅速拚鬥起來,尖銳的破風勁氣不時在虛空爆炸,掀起一團團氣流輻射而開。

那克王的屬下不得不往後遠遠退開,躲避兩位強者的能量流席捲。

「好沉的大刀!呵呵,刀是好刀,只是抓在你這小子手裡,實在太過浪費了。」克王感受著黑刀發出那凌厲的淡淡黑芒,心頭暗暗咋舌。這武器的主人才仙者,一直弱小的螻蟻,卻能喚起黑刀內蘊含的戾氣,簡直逆天了!

黒亦辰臉龐一片凝重,每一次大刀與長槍相遇,便有一陣陣酸麻傳到手腕,甚至傳到手臂。玄仙那雄渾的元力,宛如使也使不完似的,克王一直很從容地與他纏鬥,而黒亦辰自己知道,即使自己修鍊過金剛易筋鍛骨神功,面對著玄仙,也遠遠達不到他手臂的強度。

仙者、玄仙,中間有一道難於超越的鴻溝,以黒亦辰這實力,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克王依然不緊不慢地打鬥著,本來還在考慮如何拆招的黒亦辰突然心底一動。 (早春四月每天五章超萬字連續爆發!求親們把鮮花、掌聲、收藏、票票和打賞都砸過來吧!瀧兒在此拜謝!第五更奉上!)

此人明明可以徹底壓制於我,一見面卻廢話連篇。緊跟著,在和自己打鬥時,很明顯沒有出全力。

黒亦辰眉頭緊皺,有些拿捏不定這位克王,究竟是想幹什麼。自己拖延時間,是為了讓苦娃和老者儘快離開。

克王拖延又是為了什麼呢?

他費盡心思才騙到了苦娃獨闖這危險的墓窟,而自己,救走了他們,難道他不恨我嗎?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那麼……

想到這裡,黒亦辰打了個寒顫,目光森冷地盯著克王。

黒亦辰冷冷地問道:「喂,老王八,你是不是派人去抓他們了?」

克王哈哈一笑,譏諷道:「你終於還是想到了。說真的,就你這修為,本王一隻手就能捏死你。不過,我看得出那小子對你動了真感情,只要纏住你,那小子自然自投羅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