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黎青羽等著她的下文,結果等了好半天也沒有等來「這是」之後的內容,抬眼朝藍鶯看過去就發現她居然也在看著自己,兩個人的視線就這樣沒有預兆的對上了。

2021 年 1 月 8 日

好吧我承認她的眼睛很好看。

黎青羽心裡無厘頭的冒出了這樣一句感嘆。

之前藍鶯因為一直在鑒定所以頭總是微微低著,所以她根本沒有看清她的眼睛到底長什麼樣子,等到直視她的時候才發現,她長著一雙十分漂亮的桃花眼,陽光下顯出深棕色的瞳仁藏在了長長睫毛的陰影中,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會被她的眼睛給吸引過去,然後在還沒有看到其他部分的時候就在心裡得出「這是個美人」的結論。

藍鶯的震撼比黎青羽還要高。

在百花宗生活了這麼久,她相信自己已經見識過了各色美人,可當她第一眼看到面前的少女時還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明明是個還沒有長大的小少女,居然能讓她看的走神?

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個少女的臉色不太好看,然後反應過來自己盯著看她的時間好像有點久了,於是掩飾般的輕咳了一聲接著說:「這是泊陽府的雲花花露吧?品相非常好,是哪位大師提煉的嗎?」

「我。」黎青羽只回答了一個字,聲音有點尖。她剛才被這個女人盯得渾身發毛,現在身上還有雞皮疙瘩沒有消下去呢。

「哦?」一絲亮光在藍鶯的桃花眼中閃過,「我能問問姑娘師承何處嗎?」

+++++++++++++++++++++++++++++++++++++++

果然不能高估我的拖延症程度,斷了一天後就想斷兩天,斷了兩天就想三天……這一個小章幾乎是像擠牙膏一樣擠出來的……otz

… 師承……

黎青羽本來想隨便說一個應付一下的,可是對上那雙漂亮的桃花眼之後卻不知為何心裡突然生出一種「不能說謊」的念頭,就連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幾分,大概頓了兩秒鐘的樣子,她才慢慢回答:「沒有師承,都是我自己琢磨著弄的。」

藍鶯的眼睛稍微眯了眯,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整個人突然散發出一種奇怪的親和力,讓人忍不住覺得這個人是可靠而且親切的:「不知道姑娘有沒有加入我們百花宗的意願呢?我們百花宗十分歡迎像姑娘這樣的天才加入進來,對於天才,百花宗一向不吝嗇修鍊資源,說不定姑娘還能成為下一任百花仙子呢。」

黎青羽愣了愣,沒有立刻給出反應。她心裡有一個聲音一直在提醒她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但是她的思維好像被凍住了一樣,十分遲緩,就連藍鶯說了什麼都反應了好久才理解意思,這個情況似乎不太對勁?

面對面的兩人都沒有注意到旁邊站著的風鈴從一開始臉色就不太好,而當藍鶯問到黎青羽的師承時更是難看的好像受到了什麼侮辱一樣,黎青羽一直沒有給出回答,愣愣的站在那裡,快二十秒的時候,風鈴終於忍不住伸手猛地扯了一下她的袖子!

黎青羽似乎聽見一道響雷炸響在耳邊,整個人一下子好像從混沌中脫離出來了一樣,思維立即恢復了正常。

發生了什麼事?

我這是怎麼了?

藍鶯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風鈴。

作為昭陽府的本土勢力中下任宗主有力的競爭者,藍鶯對錦靈城的了解程度算是很高了,之前她看這個蒙著臉只露出眼睛的傢伙穿著一身嚮導的服飾便沒有對他投注更多關注,此時再看,那一手靈力的運用方式,似乎很眼熟?

「你是誰?」藍鶯語氣冰冷的質問道,絲毫沒有了剛才的親和感。

風鈴沒有回答,一張臉隱藏在蒙面布之下看不清表情。

黎青羽順著她的視線看了兩眼風鈴,這才注意到他扯著自己袖子的手,一道靈光閃過,她立即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轉頭看向藍鶯的眼神頗為不善——不管這個女人的目的是什麼,但是做法卻讓她有點生氣,能讓她在不知不覺中中招,想必手段頗為高明,甚至有可能是特意針對草木之靈的。

發現黎青羽明顯散發出來的敵意,藍鶯明白,事情不能用最簡單的辦法來做了,於是把所有的賬全都算在了風鈴頭上。

「我看這位小哥靈力運用手法頗為眼熟,難不成是我認識的人?不知道方不方便把面罩摘下來看看呢?」

風鈴鬆開了扯著黎青羽袖子的手,還是沒有回答。

站在他身邊的黎青羽清晰地感覺到了他隱藏在衣服下顫抖的雙手。

害怕?

還是……激動?

不管怎樣,看來鈴鐺和這個女人之間是有聯繫的了。黎青羽眉毛微微動了動,右手放在背後做了個招手的手勢,示意站在不遠處的俞琛過來。

畢竟是自己惹出來的事,還是自己解決比較好,總不能讓鈴鐺為難。

但讓她失望的是,俞琛不知道是沒看見還是走遠了,招了半天手,連他的影子都沒看見。

好吧,看來只有靠自己了!

就在她琢磨著該怎麼把風鈴帶走的時候,風鈴突然「呵呵」的笑了兩聲,聲音和平時聽到的沙啞低沉完全不同,十分清脆悅耳,根本就是個小女孩的聲音,完全符合他「鈴鐺」的外號。

黎青羽沒有意外,因為就在和她相遇的那一秒,她就用神念把風鈴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看了一遍,發現了她其實是個女孩的事實,只不過誰也沒告訴,不然憑她不喜歡生人的性格,怎麼可能會讓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做貼身嚮導?

聽到這個聲音,藍鶯明顯愣了愣,剛才還一臉的寒霜瞬間融化,用不可置信的語氣說:「你是……小鈴鐺?!」

風鈴又笑了兩聲:「真難為大師姐了,這麼多年過去,居然還記得我的名字。」

黎青羽把背後的手收了回來,視線在二人之間轉了幾圈,決定先看看再說,現在的情況和她預想中的有點不太一樣,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

藍鶯的情緒似乎有點激動,看上去對這一次意外的見面非常驚喜,不像是對風鈴有什麼惡意的樣子。

可反觀風鈴,語氣中那濃濃的怨氣好像恨不得馬上把面前的人掐死一樣。

兩個人之間有誤會嗎?

黎青羽只能這麼猜測。

「當初你什麼都不說就離開了百花宗,我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意外,我和你三師姐找了你好久,沒想到你居然在這裡!」藍鶯一臉見到親人的笑容,甚至身體都下意識的前傾了一些,好像真的對風鈴的出現感到高興。

風鈴被她這樣的表現刺激了,怨氣比之前更重,黎青羽已經感覺到了她體內的靈力有不受控制的傾向,再這樣下去只有兩個結果,一是她忍不住爆發,二是雖然忍住了沒爆發,可是卻因為靈力紊亂走火入魔。


正當她為風鈴的狀態感到擔憂的時候,風鈴肩膀一垮,整個人像是一隻被放了氣的皮球,狀態一下子就恢復了正常。

「大師姐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離開嗎?」

聽著風鈴平靜過頭的聲音,藍鶯終於從見面的激動中冷靜下來,猶豫兩秒后問道:「是出了什麼事嗎?」

風鈴沒有回答,場面一下子冷了下來。

黎青羽後面排隊的人已經等了很久,早就不耐煩了,但是看前面的人好像在說什麼也就耐著性子又等了一會兒,結果等了又等還是沒有輪到自己,頓時不滿的抱怨了幾句:「前面的怎麼這麼磨蹭啊,多久了還沒有鑒定完?後邊還有人呢!」

聽到這句抱怨,藍鶯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朝身後不遠處招了招手,示意跟著自己一起來的一位師妹代替自己,然後對風鈴二人說:「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跟我來。」說完,看了兩眼風鈴,一臉複雜的轉身離開了座位。

黎青羽看了一眼像丟了魂一樣的風鈴,等著她的反應。

附近人很多,藍鶯沒走幾步就幾乎要被人潮給淹沒了,就在快完全看不見她的時候,風鈴終於抬腳跟了上去。

黎青羽回頭看了看,沒有找到俞琛的身影,嘆口氣,跟在了風鈴身後。

++++++++++++++++++++++++++++++++++++++++++++++++++++++++++++++++++

時隔大半個月的更新,差點找不回節奏,倒回去看了好幾張才想起來上次寫到了哪裡……今天是小章開頭,後面恢復每章3000字的更新,求收藏和推薦~o(n_n)o~

… 跟在藍鶯後面走著,風鈴的腳步突然慢了兩拍,讓自己和黎青羽並肩,低聲說道:「她之前對你用了幻術,本來我看你好像沒怎麼受影響就沒有管,但是後來她動用了伴生花靈,我不得不出手打斷……她這個人向來不擇手段,落到她手裡就麻煩了。」

聽她這麼說,黎青羽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情景,發現好像當時她隱隱約約的問到了一點點香味,但是卻沒怎麼注意,現在想想,應該就是那種香味讓她中了招。

伴生花靈……

黎青羽微微眯了眯眼睛,決定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研究一下那是什麼東西。


「其實你不用跟來的。」風鈴又說道,「她的小花招太多,我怕連累你。」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黎青羽擺出一副歉意的樣子揮了揮手,「本來事情是我惹出來的,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暴露身份,哪有惹了事就跑的道理?」

聞言,風鈴微微搖頭,也沒說話,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兩人就這麼跟著藍鶯走到了一處比較僻靜的小閣樓前。

小閣樓門上沒有匾額,大門也緊閉著,像是私家建築,與旁邊的建築不同的是,這座閣樓的牆上爬滿了藤類植物,幾乎遮蓋住了閣樓所有露在外面的部分,鬱鬱蔥蔥的看著十分漂亮。


這難道是百花宗的地盤嗎?

黎青羽看著這棟綠色的建築猜道。

藍鶯回頭確認了兩人跟在後面,上前推開了大門:「進來吧,這是我個人的產業,裡面沒有別的人。」

風鈴抬腳就往裡走,沒有哪怕一秒的猶豫。

黎青羽愣了愣趕緊跟上,心裡卻不由得為她緊張了一下:這個丫頭,也不怕裡邊有危險?

等進了大門之後,看著閣樓中的布置,她愣了愣。

看閣樓外邊鬱鬱蔥蔥的樣子,她還以為閣樓裡面也會有很多花草,最不濟也該有幾盆盆栽,卻沒想到閣樓里乾乾淨淨的,除了幾樣最簡單的傢具之外什麼也沒有,別說盆栽了,就連一片草葉都沒看見。

黎青羽心裡突然生出一種「這個女人表裡不一」的念頭,但很快就被自己給驅散了。萬一這是因為這裡不常有人住不好打理,所以才沒有的?

風鈴進門之後徑直走向右邊的桌椅,隨便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黎青羽看了一眼身後什麼表示也沒有的藍鶯,想了想,坐到了風鈴身邊。

藍鶯在風鈴對面坐下,取出三瓶顏色泛著微紅的花露,之所以能看到顏色,是因為裝著花露的瓶子是透明的,但看不出來是什麼材質。

「我們之間似乎有什麼誤會?」藍鶯看著風鈴,眼中帶有幾分疑慮,「對你離開的事,我真的一點都不知情。」

風鈴沒回答,而是慢慢地抬起雙手,右手扯掉了頭上的兜帽,左手把臉上的遮擋物往下一拉——

在場的其他兩人均被看到的景象給嚇了一跳!

這是怎麼樣的一張臉啊!

風鈴的頭髮已經不能再稱之為頭髮了,說是一蓬雜草更為合適,上面甚至還能看見大大小小深的淺的的小葉子,但它的主人顯然花費了心思去打理,沒有真的讓它像一蓬雜草,而是分成了兩束扎了起來,但看上去還是非常怪異。

頭髮下面那張臉,看上去原本應該是一張十分清秀的少女的臉龐,可是如今卻被一種或淺或深的墨綠色的花紋給佔滿了,讓它看上去分外恐怖,更加詭異的是,這些花紋並非固定不動的,就在兩人盯著看的這幾秒鐘內,花紋的好幾個部分都有肉眼可見的飄動,似乎是有微風在吹一樣。

在那樣的花紋遮掩下,除開那一雙帶著明顯憤恨情緒的眼睛之外,風鈴的五官都沒那麼顯眼了,連表情也被遮掩的嚴嚴實實。

黎青羽心裡突然湧上一股煩悶的感覺,眉頭不自覺的皺到了一起。

藍鶯雖然沒有叫出聲來,但她的表情足夠表達她的震驚,原本帶著無限風情的桃花眼此時瞪的都快脫眶了。

「很震驚?」風鈴的語氣中帶著嘲諷,「不知道大師姐知不知道我這是什麼情況呢?」


藍鶯眨了兩下眼睛,回過神來。

在外面的時候她就從風鈴的態度里猜到了些東西,再聯繫現在的情況,怎麼會不知道她這樣的變化可能會和自己有關?可是無論她怎麼回憶也想不到到底當初自己做了什麼會導致鈴鐺變成這樣,看著那張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的臉,她的心裡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沒等她回答,風鈴繼續問:「七年前的門內大比,不知大師姐還記得多少?」

七年前……?

藍鶯心裡的不安感又重了一層。

風鈴從百花宗消失正是七年前,當時作為百花宗新生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她把幾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門內大比上,所以對身邊發生的其他事都沒有多少關心,直到門內大比結束,她才從其他師妹那裡得知了風鈴失蹤的消息。

就是那一次門內大比,她以「千幻」之名奪得新生代弟子魁首,奠定了如今在門內的地位,那幾天的她整個人都處於一種飄忽的狀態中,就算知道風鈴失蹤也沒有太放在心上,等她重新調整好心態,其他的事又佔據了她的注意力,等到可以騰出手來調查這件事時,已經是一年多以後了,當她特意去找師傅問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時,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答——

「你關心這些做什麼?好好把心思放在修鍊上,把百花仙子的名頭弄到手才是正事。」

師傅輕描淡寫的回復並沒有消褪她的疑慮,可還是讓她放下了對這件事的關心,直到今天,所有堆積在心裡的疑惑全都被眼前見到的景象翻騰出來,如同滔天巨浪淹沒了她。

風鈴又輕笑了一聲,似乎覺得藍鶯發愣的樣子十分可笑,然後她伸手開始解上衣的扣子,在在場二人的注目下一點點把上衣脫掉,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或者羞澀,大方的好像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樣。

「嘶——」

「嘶——」

兩聲倒吸冷氣的聲音同時響起,黎青羽和藍鶯也似乎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同時看向對方,在確定不是自己的幻覺后更加震驚的看向讓她們震驚的源頭——風鈴的身體。

如果說之前風鈴的容貌給她們帶來的是震撼,那麼她的身體帶給她們的就是驚嚇了。


那如同老枯了的柳樹軀幹的肢體上布滿了如同乾涸的土地般縱橫交錯的裂紋,和她露在外面的一雙看上去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雙手形成了極為強烈的反差,如果單獨看,誰也不會相信這竟然是一位少女的皮膚。

藍鶯的大腦一片空白,瞳孔渙散沒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什麼。

黎青羽則瞪著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要知道在一開始見面的時候她已經用神念將風鈴整個掃描了一遍,可是一點異常都沒有發現,如今眼前的這一幕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如果不是藍鶯也被嚇到了,她幾乎以為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覺。

風鈴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黎青羽急不可耐的又把神念探了過去。

就在這時,藍鶯突然「啊!」了一聲,似乎想到了什麼,看著風鈴的眼神由剛才的震驚變成了恐懼。

「難道是……花靈寄生?」

風鈴咧嘴一笑,沒有否認。

「你瘋了?!」藍鶯突然站了起來,一臉的不可置信,「花靈寄生可是百花宗明令禁止的禁術!你不想要命了么?!」

這兩句話的功夫足夠黎青羽探查到她想要的答案,收回神念后,她的臉色反而比剛才要好一些了,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藍鶯和風鈴都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

「我知道這是禁術,可我想活下去啊。」風鈴不慌不忙的把落在腰間的衣服扯了扯,慢慢的穿了起來。那神情,好像在做一件很莊重的事情。

「想……活下去……?」藍鶯的心裡泛起了一股涼意,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忽視了什麼重要的東西,而這個東西,很有可能關乎她所不知道的真相。

「大師姐可能不知道吧,七年前的那場門內大比之前,我突破了凝元後期,再進一步,就能成丹了。」

「什麼……?!」藍鶯瞪著眼睛張了張嘴,什麼話也沒說出來。

七年前,風鈴還沒滿十八歲,在百花宗內,這樣的修鍊天分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那個時候的藍鶯雖然已經成丹,可年紀已經二十五了,兩相比較,差距立顯,如果那次的門內大比風鈴參加了,很有可能最出風頭的就不是她藍鶯了。

可如今的風鈴呢?不但身材矮小的和沒成年的少女一樣,修為也才堪堪達到築基後期的門檻,和七年前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以下非正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