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黃牛瞥了一眼驚訝的葉楓,冷哼道:“什麼罪魁禍首?六道輪迴本來就是他建立的,是屬於他自己的東西,他想要怎麼用就怎麼用?這難道有錯麼?”

2020 年 10 月 26 日

“沒錯!但是如此隨意的玩弄整個世界就正確麼?他知不知道他爲了一己之私讓多少生靈灰飛煙滅,生靈塗炭?”葉楓吼道。

“生靈塗炭?”黃牛輕蔑地說道:“葉楓,現在的你還是太年輕了!等你如果有機會到達了‘仙’的境界,你就會發現所謂的生死不過是生命的轉化,而所謂的生靈塗炭在仙的眼中不過是一個數字罷了?就像你在路邊走着,恰好走過一個蟻羣!

“你一腳下去,有很多螞蟻被踩死了,可是你會下來回頭看看那些螞蟻怎麼樣麼?” 徐建國看著許明浩宣讀的情況,但是他的目光卻是盯著他,沒有離開。

「許家主,雖然說具體的情況要看地下拳賽的勝負,但是在現在,還是希望你將許家的一部分特殊權益交出來吧!」

徐建國緩緩地說道。

「額…..」

許明浩無奈一聲嘆息,卻是只能夠答應。

四大家族,傳承久遠,歷年來的五年大比都不過是鬧個笑而已,其他的一流家族想要更替成為四大家族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為四大家族本身就享受著最好的資源,同時還有著朝廷給予的一些特殊權益。

但是這一次的五年大比,為何會如此的風雲流動?

因為許家出了這麼一件事以後,幾乎所有的一流家族都看到了希望。

這是底線,偏偏許家還觸碰到了,五年大比出局幾乎是已經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許家主,對於這個決定,你還有什麼異議嗎?」

徐建國看著許明浩問道。

「沒….沒有!」

許明浩無奈長嘆一口氣,搖了搖頭。

一切已成定局,就算是他有異議又有什麼用呢?

許子顏是第一組的人,成為了間諜這都是不爭的事實,沒有什麼好狡辯的。

「那就好,另外,根據調查,許家的不少人都存在一些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朝廷都會嚴厲追究,做出處理。」

徐建國的聲音很輕,但是落在許明浩和許天明的耳中那就完全不一樣的了。

猶如一記重鎚重重地砸在了他們兩人的心中。

「明晚就是五年大比地下拳賽開始的時候,希望大家能夠展現出自己的力量,讓我們看到四大家族和三大勢力的實力!讓我們知道,你們有能力保護好中海,維持住中海的安穩!」

徐建國看了眼眾人,便是坐了下來。

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趙新民卻是緩緩拿起話筒,看向眾人說道。

「因為許家暫定喪失四大家族的名額,所以四大家族空出一名,因為四大家族歷來已久,經過朝廷的商議和決定,在地下拳賽結束后,許家若是能夠保住四大家族之位就不變,若是不能,則需要推薦一名新的家族繼承四大家族!」

此話一出,頓時眾人大眼瞪小眼彼此看著。

他們之前都在猜測朝廷會有什麼樣的舉動,畢竟許家下台了,那麼就意味著分蛋糕的人少了,他們自然也就分的多了。

不過他們也都想到會是有人新晉成為四大家族之一,只是一天.朝廷不宣布,那就不能證明他們的猜測。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朝廷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那就必然代表著有一個家族將會成為新的四大家族之一。

一時間,無論是段家,紀家還是歐陽家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麼多年來,無數的一流家族都在想方設法的和他們四大家族的人扯上關係,為的就是能夠攀上一棵大樹。

但是,現在,機會來了!

四大家族的位置空缺了一個,若是他們能夠將自己依靠著的一流家族捧上現在的位置的話,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多了一個最可靠的盟友,至於中海的那一杯羹,他們又能分上一點。

一時間,所有的人心思都敏捷了起來。

趙新民看著眾人的神色,如何不知道他們的心裡在打著什麼小九九。

「既然這樣,那就散了吧!」

說完,趙新民便是看向了段承志。

作為這一次的主持人,段承志自然明白兩位的意思。

徐建國和趙新民怕是要找秦穆然好好敘舊了。

「謝謝兩位領導的到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房間已經給各位準備好了。」

段承志有禮貌地看著趙新民和徐建國,說道。

「嗯!」

趙新民和徐建國點點頭后,便是在專門的人帶領下,前往事先準備好的房間休息。

眼看著趙新民和徐建國離開了,剩下的一群人自然也是準備回到各自的家中。

秦穆然正準備離開,段承志卻是突然叫住了他。

「秦老弟,您稍等一下。」

段承志走上前來,說道。

「段老哥,有什麼事嗎?」

秦穆然看著段承志問道。

「兩位領導已經在房間里了,他們想請你去房間里說話。」

段承志小聲地說道。

剛剛趙新民和徐建國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現在卻讓段承志來找秦穆然,這裡面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的。

「好!」

秦穆然點點頭,隨後便是跟著段承志走了上去。

來到徐建國的房間里,此時徐建國和趙新民已經在這裡等候著秦穆然。

「徐老哥,趙市長!」

秦穆然看著兩人打招呼道。

「秦老弟,你可算是來了!剛剛忙於正事,沒有來的及敘舊,現在這才請你來,不知道有沒有耽誤你的正事!」

徐建國臉上帶著笑容,說話是極其的客氣。

這讓在一旁的趙新民聽了都有些意外。

徐建國是什麼樣的身份啊,連他都對秦穆然如此客氣,那秦穆然的來頭一定是極大的。

趙新民對於秦穆然的事情有所耳聞,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與他好好接觸一下,若不是這一次五年大比的事情,趙新民也不會來到這裡。

「久聞秦少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英雄出少年!」

趙新民看著秦穆然,滿是讚許地說道。

「謝謝趙市長誇讚!」

秦穆然笑了笑。

他知道,趙新民是趙龍的父親,而趙龍也多多少少出現在龍鱗之中,算起來,兩個人還是有些淵源的。

「秦老弟,這一次喊你過來,是有一件事情要提前跟你說一下!」

徐建國臉上帶著笑意,看著秦穆然,說道。

「什麼事情?還需要提前跟我說?」

秦穆然整個人有些一愣,因為他實在想不到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提前通氣。

但凡五年大比自己能夠主導,還能夠是現在這個樣子嗎?

豪門劫:邪帝的痞妻 那肯定不行啊!

而且五年大比也輪不到他,這可都是朝廷的決斷,即便秦穆然現在名望都很高,可是依舊不能夠改變什麼。

「當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了!而且這件事,你一定會滿意的!」

徐建國神秘地笑了笑,卻是意味深長。

他這個笑容,瞬間讓秦穆然的心揪了起來。 “螞蟻?那麼弱小的生命誰會在意呢?”

趙小川微微皺眉,隨即漸漸理解了已經化身爲黃牛的牧童的意思。

但很快他便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說這一切都是那名被稱爲“仙”的男子所爲,那自己算是什麼?

似乎看出了趙小川的疑惑,黃牛繼續道:“當初那人雖然以一己之力打破了六道輪迴,但是他的對手畢竟是整片天地,因此他靈體也遭到了損毀!”

“爲了求生,他將自己的意思真靈隱藏着這天地中的靈體當中,躲避了整片天地視線,但他的肉身一揮,想要活下去就需要藉助別人的驅殼!因此就出現了輪迴者以這一說!”

趙小川渾身一震,驚訝道:“這麼說我的身體當中豈不是有他的靈體麼?”

“恩!”黃牛道:“你說的沒錯!你的身體中確實有着他的靈體,只不過他的靈體還處於一種沉睡當中,而且每一次的輪迴都會對靈體產生巨大的傷害!”

“經過了九世輪迴的他現在靈體已經虛弱了許多,不過也正是經歷了九世輪迴他也比以前要強大許多!”

葉楓皺眉,虛弱和強大兩個明顯矛盾的詞語讓他疑惑對方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但是黃牛似乎並沒有絲毫想要向葉楓解釋的意思,而是看着怔怔發呆的趙小川。

“我原來不是我,我的身體中原來還沉睡着另外一個我,那麼這樣的我還能算是我麼?我一直以來的意志,我的家人,以及我經歷的一切莫非都是他安排好的麼?”

趙小川神情顯得有些神魂落魄,口中喃喃自語道。

黃牛和葉楓看着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他們知道御鬼士主修精神力,而精神力講究的就是信念堅定,而趙小川現在的表現對於一名御鬼士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正當他們一邊擔心着趙小川,一邊思考着怎麼讓趙小川清醒過來時,一聲虛弱的聲音從趙小川的懷中傳來。

“小川哥哥.。。”

趙小川懷中的李若曦半闔着眼睛,神情迷離地看着趙小川,緩緩地擡起手撫摸着趙小川的臉龐。

趙小川渾身震了一下,神情從那種迷茫的狀態中瞬間清醒了過來,低頭看着臉色蒼白的李若曦,眼中迸發出興奮地神色。

“若曦,你.。。”

趙小川握着臉龐李若曦的手,剛想說些什麼。

就在這時,陡變突生!

李若曦猛然間睜開眼睛,一雙瞳孔烏黑的眼睛怨毒地瞪向趙小川,隨即尖叫一聲,張開嘴巴,向着趙小川咬去。

趙小川看着李若曦的頭髮無風自動,兩派細密烏黑不似人類的牙齒離自己越來越近,愣在了原地。

“小心!”

“快閃開!”

葉楓和黃牛兩者大聲喝道,向着趙小川衝去。

然而李若曦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兩人剛剛衝到近前,李若曦一口咬在了趙小川的脖子上。

鮮血迸射,一團團殷紅順着趙小川的衣襟慢慢流下,而從5他的脖子處開始,一層彷彿蜘蛛網一般的黑色紋路慢慢地向着他的全身擴散開來。

“該死的!是李若曦肚子中的鬼胎甦醒了,他察覺到了趙小川身體中蘊含的巨大力量,想要吞噬趙小川!”葉楓驚叫道。

“如此大的怨氣?這到底是怎麼樣的鬼胎?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強大的鬼胎啊!”牧童驚叫道:“這等鬼胎還未出世,似乎已經有了鬼王境的力量,如果等他真的成功了,這世間有誰可以製得住他?”

葉楓和牧童雖然已經判斷出李若曦肚子中的鬼胎絕非等閒之輩,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李若曦肚子裏的鬼胎是由當初的人種蠱所化。

人種蠱經歷了那幾百名學生和黃大師當年聚集的怨氣煉化後,已經成爲了極其恐怖的存在,而且後來穆皇后將人種蠱灌入李若曦體內時,身爲羅剎的她更是將自己千年的怨氣注入其中。

所以說現在李若曦肚子中的鬼胎說是世上最強大的鬼胎也不爲過。

葉楓和牧童焦急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完了,現在趙小川的力量都被這片空間壓制的,根本動用不了靈體的力量,而且看現在趙小川的狀態似乎有些不對勁,再這樣下去,恐怕趙小川真的會死啊!”葉楓叫道。

“那就殺了這個女人,只要她死了,鬼胎也就沒有了載體,胎死腹中的他肯定回元氣大傷,到時候趙小川得救了!”化爲黃牛的牧童鼻中噴出兩道白氣,瞳孔赤紅的說道。

葉楓立刻組織道:“不行,我們不可以這麼做,趙小川可是很深愛李若曦的。如果他知道李若曦因他而死一定會痛不欲生的!”

“難道就讓趙小川就這樣死掉麼?”牧童吼道:“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讓牧童就這麼死掉,他是第十世輪迴者,是我們的希望,絕對不可以讓他就這麼死掉!”

“可是.。。”葉楓還想反駁,然而還沒說完便又被打斷了。

“沒有可是!”牧童怒道:“葉楓,你們不是想讓這個這個世界恢復正常麼?不是想要六道輪迴恢復麼?告訴你,第十世他就是唯一的希望,只有他活着,你們所想的纔可以實現,否則根本不可能!”

葉楓猛然轉頭,問道:“你什麼意思?”

“趙小川體內的靈體已經奄奄一息,只有得到本源輪迴之力或者一些鬼道聖藥的滋養,他的靈體纔會恢復,而六道道輪迴又和那絲靈體相互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如果那道靈體沒有了,我不說你也應該知道會發生什麼吧?”

“該死的!會發什麼什麼?世界再次回到黑暗紀元中麼?”葉楓理解了牧童的含義,咒罵一句,再看向李若曦的目光中充滿了殺意。

“不要怨我,要怨就怨這個世界吧!”

葉楓擡起右手,一道火焰從他的手中蔓延而出,漸漸在空中幻化成爲一把匕首。

他的話音剛落,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向前邁出一大步,將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向對方。 秦穆然看著徐建國這個笑容,整個人警惕了起來。

他怎麼感覺這段時間不見,徐建國也變了呢?

他再也不是自己當初認識的那個徐建國了!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不會是我老龍那傢伙有什麼話要你帶給我吧!」

秦穆然滿是懷疑地看向了徐建國。

「那倒不是,沒有什麼話要我帶給你,只不過這一次,是大佬有話說。」

徐建國笑了笑,道。

「什麼?大佬有話要跟我說?什麼指示?」

秦穆然聽到竟然是那位大佬有指示,頓時不敢輕視了,收斂起臉上玩味的笑容,很是認真地說道。

「秦老弟,剛才你也在場,也聽到了,四大家族若是許家保不住,還需要一個家族補位,你可知道?」

徐建國看著秦穆然,笑了笑道。

「知道啊!肯定是從一流家族中選一個不錯的人家族唄?」

秦穆然並沒有多想,直接道。

「按照常理是這樣,但是,這一次不一樣!」

徐建國搖了搖頭,否定了秦穆然生活的。

「怎麼不一樣了?」

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因為這一次,一號並不打算從一流家族中選出一個來成為第四個家族,而是想要單獨成立一個家族!」

徐建國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什麼家族?」

「秦家!」

徐建國不假思索地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