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鵬兒,我們隱世幾十年了,是時候出來走動走動了,要不然,世人接會以爲我們天門消失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楊清清目光幽遠的看着那漸漸遠去的兩手相牽的背影,一雙眼眸裏,滿滿的全是嫉妒。

楊晉鵬幽怨的看着一眼自己孃親的背影,明明是自己的孃親,可是孃親卻從來不能叫一聲孃親,這麼多年了,孃親的心裏一直只想着報仇,從來沒有在意過他這個兒子,可是在作爲兒子的眼裏,孃親是一個很不幸的女子,而他心裏更恨的是那個爲了別的女人拋妻棄子的父親,要不是他,他們母女之間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全聽門主差遣。”千言萬語,最後也是恭恭敬敬的一聲門主,那種心痛的感覺感覺,也只有他自己能體會。

“先去查一下那個蘇紫陌有什麼弱點,沐雲軒那就不用查了,蘇紫陌就是他最大的弱點,不過爲了好玩一些,我們就從蘇紫陌着手,本門主就不相信,玄冥宮的人不出現。”

楊清清擡眸看了一眼蔚藍的天空,大大的眼眸裏充滿了冷漠和仇恨,好像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以她無關,那雙眼眸裏只剩下仇恨。

不歸山裏,蘇櫟和嶽桐梓被一頭血月魔狼擋住了去路,因爲在血月魔狼的身後,有一隻被血月魔狼叼回來的幻壽期的墨麒麟神獸,正好合適做嶽桐梓的靈寵。

“桐梓,我們上下攻擊,你下手要快要準,要狠,一般魔獸的弱點在於胯部,頭部和眼部,只要抓住這幾點,要殺死比自己高出幾階的魔獸並不難。”

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臉的嚴肅。

嶽桐梓雖然是第一次殺魔獸歷練,但是看着比自己小五六歲的蘇櫟臉上毫無一點懼色,他俊逸的臉上也是一臉鎮定。

“多謝少主指點。”嶽桐梓給蘇櫟投去一抹感激的眼神,兩人眼神交匯,同時飛身攻擊血月魔狼魔獸。

而丹閣的後山,同樣是兩個嬌小的身影躲在草叢裏,對着草叢外東張西望。

“公子,我們回去吧?這裏到處都是魔獸的吼叫聲,太恐怖了。”

黎小暖瘦弱的小肩膀縮成一團,死死的盯着前方看,生怕有怪物會竄出來。

“黎小暖,你這個膽小鬼,不出來歷練,你休想自己的修爲會增長,你要是敢當一個拖油瓶,我就把你扔到魔獸的嘴裏去。”

蘇齊惡狠狠的說道,他帶她來這裏歷練,她感激她都來不及,還敢跟她叫害怕,真是個膽小鬼,他三歲的時候就學會和魔獸周旋了。

“公子,不要,小暖去打魔獸就好是了。”

黎小暖快速的抓住蘇齊的衣服,她不要被魔獸吃掉,她要和公子在一起。

“那就去,你看,離這裏不遠處有一隻地獸期的魔獸,以你中玄期二階的修爲懸殊不了多少,只要殺了它,你又能增階中玄期三階。”

蘇齊you惑到,要是黎小暖修爲一直很低,他是不會要他跟在他身邊的那樣只會讓她死得更快,不能提高自己的修爲,只能做一個普通人才能更好的保全性命。

“公子,你在這裏等小暖一下,小暖殺了魔獸就回來。”

黎小暖咬了咬牙,她一定要留在公子的身邊。

“快去吧!用我教你的方法殺魔獸,你不會又事的。”

蘇齊拍了拍黎小暖的肩膀,鼓勵她。 黎小暖飛身出去,雙掌充斥着自身最強大的力量,發出一聲稚嫩低喝聲,雙掌中的力量狠狠的朝着發現她的地獸期魔獸衝去。

黎小暖憋足了一股狠勁,快速來把玄氣砸在地獸期魔獸上,一記重重的掌力,讓地獸期魔獸頭偏了偏,稍微踉蹌了幾步。

“哎呦!笨蛋,力量還不夠那麼一點點,對敵人手軟,就是在間接的殺了自己,對付魔獸要狠,準,快,你領會不到其中的意思嗎?”

纏綿噬骨,總裁你好壞 蘇齊也出了草叢,一臉恨鐵不成鋼的對着黎小暖大吼。

而在黎小暖看來,她這一掌若是打中了一個普通的成年男子,即便是正常的成年大漢也是非死即傷,可是在蘇齊看來,那力道還不夠猛,不夠狠,不夠準。

黎小暖一聽,再次咬了咬脣,又很很的擊出一掌,可是魔獸是聽得懂人類的話的,剛剛蘇齊的出聲,讓它知道了對方的實力,在黎小暖攻擊它的時候,輕輕的避開了。

見到自己的攻擊又被魔獸躲了過去,黎小暖頓時氣得不行,可愛的雙眼裏佈滿了血絲,緊接着,黎小暖心裏爆發出來一團怒火,不斷的出掌攻擊地獸期魔獸,大概打出幾十招了,黎小暖還是沒有砸中地獸期魔獸的要害,自己卻累的不成樣子,她小小的身子落在地上,雙手按住膝蓋,彎着腰,喘着粗氣,一臉憤怒盯着地獸期魔獸看,她就不相信她今天殺不了這個畜牲。

可是地獸期魔獸哪會給黎小暖喘息的時間,看着黎小暖的身上的力氣彷彿被抽乾。

地獸期魔獸憋足了勁,猛烈的朝着黎小暖衝了過來,黎小暖踉蹌着後退了幾步,不得不騰空起身子躲避,此刻她身上真的沒有太多的力氣了。

蘇齊一看,眼眸裏閃過一絲怒意,旋即開口罵道:“黎小暖,你就知道躲嗎?你是不是中玄期二階的修爲啊?是就好好跟我正面和魔獸交手,不要只知道躲躲閃閃,不敢打就滾過來,不要浪費我時間。”

聞言,黎小暖一臉的委屈,她好像哭,她真的沒有力氣了,她是第一次對抗魔獸,而且還是一個人。

可是她不能就這樣放棄了,她一定要殺了這隻地獸期魔獸,讓公子對她刮目相看,黎小暖抹了一把自己額頭上的汗水。

堅定的說道:“公子,小暖一定會殺了這頭魔獸的。”

話音剛落,黎小暖便是暴掠而出,瞬間移動到了地獸期魔獸的面前,一掌毫不留情的打在地獸期魔獸的眼睛上。轟!一陣恐怕的嘶吼叫喊聲頓時響了起來,只見魔獸痛得猛的往地上倒去,龐大的身軀不斷的痛滾着。

黎小暖倒飛在十數米外的地上,一屁股着地,臉色瞬間蒼白了不少。

而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形勢便是瞬間轉變,先前還在瘋狂攻擊的黎小暖的魔獸,竟是被黎小暖一擊反敗,而且是毫無反抗的就被黎小暖打倒,蘇齊要的就是黎小暖這份不服輸的爆發力。

“好樣的,黎小暖,殺了魔獸,取出它的晶石,你就能增長一階,爲了獎勵你,本公子在送你一顆神級三品的增階丹藥。”

蘇齊豪爽的說道。

黎小暖聽着他的話,和他臉上開心的表情,心裏才安心了下來。

“多謝公子!”黎小暖回頭,冷冷的瞥了一眼地獸期魔獸,再次飛身殺魔獸……。

當把地獸期魔獸的魔獸晶石取出來以後,黎小暖成功的提升了一階。

“齊兒,放我出去,地獸期魔獸的肉很嫩,可不能就這樣都在這裏白白浪費了。”火銀的聲音傳入蘇齊的耳朵裏。

“火銀,你可真噁心,這分辨不出雌雄的地獸期魔獸肉你也吃得下去?”

蘇齊看着地上血肉模糊,黑漆漆的一團肉,有些傻眼了,火銀吃了它以後,他會不會一看到火銀就反胃呢?

“齊兒,你還猶豫什麼,我們火銀蛇一年就吃兩次東西,這地獸期魔獸的肉真的很鮮嫩,你們人類的酒樓裏不都有賣嗎?放我出去,要不然你以後還得在帶我去不歸山裏找吃的去。”

“好好!”蘇齊快速的應道,去不歸山還不如在這裏的好!

“反正我孃親的酒樓裏是沒有魔獸肉賣的,我也從來沒有吃過這地獸期的魔獸肉。”蘇齊小聲的嘀嘀咕咕的,但還是把火銀蛇給放了出來。

而不歸山裏,嶽桐梓和蘇櫟聯手,也殺了神獸期五階的血月魔狼,嶽桐梓陰沉着臉,用玄氣劃開魔獸的肚子,取出魔獸晶石,將晶石的修爲吸附自己的丹田,助自己晉升。

“好!桐梓,天玄期五階,你的修煉速度已經提升的很快了。”

蘇櫟走向他,一臉的笑意絕絕。

逆流黃金歲月 嶽桐梓也露出一抹感激的笑容。

“這些都是託少莊主的福,要不然,桐梓現在還是什麼都沒有的乞丐……。”

“桐梓,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在提了,既然是上傷心的事情,那就把它忘記了,以後只會越好的。”

蘇櫟和嶽桐梓相處數月,兩人之間慢慢的有了感情,蘇櫟在面對他的時候,話也多了一些。

“嗯!”桐梓點了點頭少莊主說得對,以後會越來越好的,等他替父母報了仇,真的會越來越好的,想到姬泓,嶽桐梓眼中劃過一抹恨意。

而那一閃而過的恨意,沒有逃過蘇櫟的眼眸,他深知恨一個人的感覺,此刻也很瞭解桐梓的心。

“過去和墨麒麟契神獸約吧!它看起來和你很有緣分,一直再看着你呢?”

“是,少莊主。”

蘇櫟看着地上墨色般只有狸貓大小的墨麒麟神獸,真睜着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他們。這墨麒麟神獸應該是偷偷下山,纔會被血月魔狼發現的。

嶽桐梓彎下腰,輕柔的抱起墨麒麟神獸。

“你現在可以安心了,以後再也不會被欺負了。”

桐梓說完,逼出一滴血,滴進墨麒麟神獸的額頭,瞬間,墨麒麟的額頭間形成了一道小小的紅光消失不見。

看着墨麒麟,嶽桐梓一臉的笑容,這是他的第一隻契約神獸。

“你放心,我以後會像對待家人一樣的對待你的。”嶽桐梓撫摸着墨麒麟神獸的頭,被契約之後的墨麒麟神獸安心的待在他的懷中。

人生只有落魄過,才知道什麼人是最在乎你的,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見人心,明月山莊和少莊主對他的恩惠,他會記得一輩子的。

“那我們回去吧!”蘇櫟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回去晚了,她怕孃親擔心。

“是,少莊主。”嶽桐梓把墨麒麟收回丹田,今天可以說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一天。

兩人剛剛動身,就聽到有前面有響動。

兩人相視一眼,快速的閃身到一顆枝葉茂盛的樹後面。

“王爺,那個蘇紫陌說的話不能相信,這不歸山一般都是有來無回,我們找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幻寂,那蘇紫陌一定是騙王爺過來冒險的。”

禹王的護衛亦云有些憤怒的說道,他們一行十幾人,已經死了三個兄弟,要是在遇到神獸期魔獸,他們不一定對付得了。

“王爺,你看,這裏有一隻神獸期魔獸被人給殺了。”

呼!衆人看着魔獸的下場,衆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氣,這魔獸死得夠慘的。

慕容澤禹如今也是一身狼狽的看着眼前死去的魔獸,眯着危險的眼眸,隨後又是一臉的平淡,不錯,爲了蘇紫陌的一句話,他寧願冒着生死進不歸山,也不會錯過這一丁點的機會,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皓月國的不歸山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難闖,一路上,他們遇到了大大小小的魔獸,戰鬥得精疲力盡的,可是他依然不放棄。

而看着血肉模糊的魔獸,每個人心裏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心思,相同的是,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恐懼。

“魔獸身上還流着血,應該是被人殺死沒有多久。”慕容澤禹淡淡的說道。

聞言,他身後的手下都緊盯着他的背影看,能殺了神獸期魔獸的人一定不簡單。

“王爺,不能在往前走了。”亦云勸道,他知道王爺心裏雖然很不服氣,但是越是深入不歸山,越危險。

“蘇紫陌說的也不一定是假話,幻寂一定是在不歸山裏,蘇紫陌爲了引開我的注意力,是不會說假話騙本王的,本王敢確定,幻寂一定在這不歸山裏。”

慕容澤禹一臉的不甘心,心裏也明白亦云的意思,只是好不容易來到了神獸期魔獸的地界,怎麼也得找上一找才甘心。

慕容澤禹閉了閉眼眸,卻猛的睜開銳利的眸子。

怒聲吼道:“誰在那邊,給本王滾出來。”

蘇櫟和嶽桐梓相視了一眼,他們並沒有被發現,他們周圍還有人。 瞬間,周圍靜謐得只聽得見自身的心跳聲。

蘇櫟瞬間感覺身後不對勁,瞪大着眼眸,猛的回頭,一雙琥珀色的大眼含笑看着他們。

蘇櫟只覺得眼眸裏閃過一絲狠厲。

嶽桐梓只覺得頭皮發麻。

“吼!”一隻龐大的血玉狼珠拔地而起,周圍的大樹倒成了一片。

鋒利的利爪朝着蘇櫟和嶽桐梓抓去。

“走。”蘇櫟拉起嶽桐梓,飛身躲開,猶豫兩人身子小,血玉狼蛛鋪了個空。

蘇櫟顧不上其他的,血玉狼蛛前身上下都是毒液,必須非常的小心,帶着嶽桐梓拼命的跑,沒有十分的把握對付神獸期魔獸,只能逃。

而蘇櫟他們逃跑的方向剛好是慕容澤禹他們這邊的方向。

“該死!”慕容澤禹看着龐大的血玉狼蛛魔獸,陰沉的罵了一句。

“王爺,我們快跑。”

亦云拐了拐身邊呆愣着的兄弟們。

“快跑。”血玉狼蛛越來越近,慕容澤禹也顧不上其他的,更顧不上在血玉狼蛛嘴下的蘇櫟和嶽桐梓。

數百米的高空中,兩個一大一小的身影在血玉狼蛛的利爪中不停的快速穿梭,眨眼間便飛得比血玉狼蛛高,帶慕容澤禹回頭看向蘇櫟和嶽桐梓的時候,他們已經懸空在了血玉狼蛛的上方,反而這時,找不到蘇櫟和嶽桐梓的血玉狼蛛魔獸把目標放在了慕容澤禹他們身上。

蘇櫟和嶽桐梓從上邊往下看,只見血玉狼蛛魔獸的速度非常快,所到之處,破壞力極大,慕容澤禹那些速度不快的人,瞬間消失在血玉魔獸的利爪之下,一向平靜的蘇櫟深吸了一口氣。

“少莊主,我們要不要救他們?”畢竟是人命,嶽桐梓不忍心看下去。

“那你認爲你有幾成把握能救他們,血玉狼蛛魔獸全身佈滿了毒液,只要一沾到毒液,立刻斃命。”

蘇櫟冷情的說道,他不會爲了救不相干的人的性命而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蘇櫟眼眸冷淡的俯瞰着下面的一切。

嶽桐梓頓時語塞,剛剛要不是少莊主反應快,他說不一定也命散血玉狼蛛的利爪之下了。

蘇櫟一臉淡定,心裏就沒那麼淡定了,眯眼看着血玉狼蛛,血玉狼蛛的速度極快,他得快點想到辦法纔是。

血玉狼蛛那疾馳而過發出的那呼嘯的狂風吹得慕容澤禹面色蒼白,奔跑的身子直打顫,他一定不能就這麼命散魔獸之口。

有了,蘇櫟靈機一動,快速的召喚出小狸,讓小狸變大,蘇櫟把嶽桐梓騎到了小狸身上。

“少莊主,小心啊!”嶽桐梓心裏漫過一絲擔心,他的修爲沒有蘇櫟的高,去了也只會拖少莊主的後退,乖乖待在這裏纔是最好的。

“哇!小櫟,不要命了。”小狸看到蘇櫟利用幻影迷蹤神功一步一步逼近血玉狼蛛,急得全身冒冷汗,心裏惡寒得要死,這鬼蜘蛛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了,噁心死了。

可是蘇櫟哪有時間理會他們,那忽暗忽明的身影,小心的靠近血玉狼蛛,雙手中不只何時已經多出了兩把利劍,緊緊的握在手中,蘇櫟再一次幻化身形,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了血玉狼蛛的眼部,他的個子小,佔了強大的優勢,等他的身影映入血玉狼蛛的眼簾時,只見兩把利刀已經刺進了它的雙眼,而蘇櫟,在那眼中的毒液噴涌而出的瞬間,再次幻化身形,消失在血玉狼蛛的頭頂。

此刻的嶽桐梓,已經緊張的半趴在小狸背上。

“小櫟。”小狸沒有看到蘇櫟的身影,急得大喊。

而此時,血玉狼蛛魔獸因爲劇痛,在加上眼睛看不見,痛得龐大的身影往一邊倒去,震得周圍的樹木倒成了一片,許多綠葉漂浮在空中,遮住了大量的光線。

慕容澤禹他們也因此有的喘息的機會。

幾人驚魂未定,只見蘇櫟不知何時,已經到了血玉狼蛛魔獸的上方,狠狠的出招攻擊血玉狼蛛魔獸,那熟練的攻擊速度快又狠,又準,每次都砸在血玉狼蛛魔獸的要害處,最後一下,蘇櫟取出血玉狼蛛魔獸的魔獸晶石。

看着手中的勝利品,蘇櫟莞爾一笑。

一轉身,飛到小狸的身上,小狸這才安心了下來。

嶽桐梓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望着那反應鎮定的孩子,慕容澤禹一行人臉上露出異樣的表情。絕大多數人是第一次看到這震撼人心的殺魔獸模式,個個都是臉色蒼白,渾身顫抖,有的人甚至嘔吐,還有人直接嚇尿了,還有膽子小的人直接是暈倒了,最後,慕容澤禹一行人十幾個,只剩下了四五個。

“禹王,我們先走一步了。”蘇櫟看着臉色各異的慕容澤禹他們,冷冷的說道。

等慕容澤禹反應過來的時候,蘇櫟他們已經離開了。

“王爺,你沒事吧!”亦云上前一步問道。

“本王沒事。”慕容澤禹看着蘇櫟離去的方向,沒想到蘇櫟這麼你還,真是震撼人心,蘇紫陌,你可以說是聚千萬寵愛於一身,命可正好!慕容澤禹不由得心裏羨慕蘇紫陌能有一個這樣厲害的兒子。

“我們回去。”看了看所剩無幾的幾人,慕容澤禹的心瞬間沉了沉,這次損失慘重,也許,他不該親自過來尋八大玄器,而是應該等八大玄器出現的時候,他在行動,那樣他就能減少很多損失了。

“殿下,禹王帶着一大批人去不歸山了。”

思語軒裏,朱巖把自己跟蹤的消息告訴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淡淡的開口。

“他對陌陌的話信以爲真,自然會去不歸山裏尋找八大玄器。”

八大玄器,朱巖擡頭,看了一眼平淡無奇的慕容邵峯。

“禹王想利用八大玄器來對付殿下,那是異想天開,八大玄器可不是那麼容易聚齊的。”

“不錯,八大玄器極有靈性,會自己認主,禹王即使是找到了八大玄器,如果玄器不認他爲主,他依然要白忙活一場,甚至很有可能丟了自己的性命。”

慕容邵峯放下茶杯,用杯蓋輕輕撥弄了一下茶水,碰瓷的聲音很清脆,“一切也算是還在掌握之中,就由他去亂,到最後禹王一定會發現,自己只不過是百忙一場而已。”

“殿下,那褚小姐要怎麼辦?她們褚家已經是禹王的人了,這樣突然來到殿下的身邊,只怕對殿下不利。”

朱巖眼裏閃過一絲擔心,畢竟小人之心難以防範,特別是女人。

“不用管她,她在這裏住不了幾天,打聽不到任何的消息,只怕禹王也會來明月山莊湊熱鬧,這幾天星辰和雲帆不是也在明月山莊裏嗎?有他們兩個在,那禹王什麼事都做不了。”

慕容邵峯眼中掃過一抹算計。

“對了,陌陌又出去了嗎?”

慕容邵峯擡頭看了一眼朱巖。

“嗯!帶着青蓮一起出去了。”

“還有十一天我們就要回星月國了,剛好能見到馨兒以後在走,不過在走之前,必須把皓月國這邊的事情安排好了才能走。”

朱巖一聽,眼眸閃了閃,殿下還是放心不下蘇紫陌。

“殿下放心,朱巖一定會好好安排好一切,讓莊主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去吧!你一向最懂本宮的心思。”慕容邵峯看着朱巖,心裏酸楚得讓他全身不適,終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他也很快要離開他心愛的人了,但就算是離開,他也要讓他的愛伴隨着她……。

布莊裏,蘇紫陌正在給沐雲軒量尺寸,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要給自己做衣服,沐雲軒的嘴一直沒有合攏過,目光一直追隨着蘇紫陌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