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鳳遮天說道:「你想偷偷走還是從大門走?」

2021 年 1 月 8 日

錢好想了一下說道:「如果偷偷走那麼江湖上就會傳言我身上有火鱗片,這樣會招來很多麻煩,還是從大門走吧。」

鳳遮天點頭道:「聰明,不過你要從大門走就要過你舅母那一關。你記住,只要心裡不想任何關於火鱗片的事情,你就可以出去了。」

錢好點頭道:「我記住了。」

接下來的時間錢好便與鳳遮天閑聊著,一直聊到了天黑。

鳳遮天依依不捨的說道:「丫頭,這個你拿著。」

錢好看著他塞給自己的一塊綉著鳳凰的面紗,不解的問道:「這是?」

鳳遮天說道:「這是鳳家傳給長女的面紗,你戴著吧。」

錢好說道:「這該給鳳鳴吧。」

鳳遮天嗤鼻說道:「她眼睛只有男人,你拿著,江湖上的人看見了就知道你是鳳家的長女。」

錢好沒推辭,不舍的說道:「那我走了。」

她來到大門口,鳳夫人已經等在那裡,周圍還有很多人看著。

【作者題外話】:收藏長了很多哦,那麼沒幾天就能八千了呢,非常感謝親們的支持。順便凰凰發點牢騷,有些人上來就罵,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每一條評論都是凰凰的動力,看見了不好的,心情真是不好。不過凰凰知道有很多人在支持著凰凰,所以凰凰要努力碼字,努力寫出更精彩的內容。愛你們…… 錢好說道:「我要出去。」

鳳夫人說道:「與我握手。」

錢好將手放在她手裡,片刻后,鳳夫人皺眉說道:「走吧。」

鳳鳴焦急的說道:「娘,怎麼可以讓她就這樣走了?」

鳳夫人說道:「她身上沒有火鱗片。」

錢好走出門去,卻看見不遠處的樹后躲著一個人,仔細一看發現是鳳展雲。

她裝作沒看見走向大路,白魅則跟在身後。

而鳳展雲有意跟蹤,上躥下跳就是不敢靠近。

錢好也不搭理他,走了一陣,她猛的想起自己的馬還在鳳府,於是轉身往回走,沒走多遠就看見一匹馬奔來……

「嘶……」馬兒歡叫一聲跑到錢好身邊。

錢好說道:「對不起,把你忘記了,這幾天吃的不錯啊,精神了很多。」

馬兒歡叫著,不時的蹭著錢好。

樹上躲著的鳳展雲嘀咕道:「真丑。」

錢好不搭理他,翻身上馬,白魅叫道:「主人,我要回戒指里去。」

不等錢好搭話,白魅自己飛身進去了。

「真是懶貨!」錢好嘟囔一句,策馬而行。

樹上的鳳展雲呆了呆,那麼大一隻狼哪去了?藏哪了?

錢好奔了一夜在一家客棧消氣了一會兒繼續趕路,結果路過一個村莊后被官兵攔住:「喂,別往前走了,前邊鬧瘟疫。」

錢好勒住馬,說道:「什麼癥狀!」

士兵見錢好的馬雖不怎麼樣,但認得她臉上面紗的那隻鳳凰,立即拱手說道:「原來是鳳家的大小姐,失敬失敬。」

錢好第一次覺得這鳳家給她帶來了好處。

「大小姐,前面鬧瘟疫,已經死了好多人了,你還是繞路吧。」

錢好問道:「什麼時候起的?」

士兵說道:「也就一個月前,先是一個村的人發高燒,然後沒幾天就死光了,現在裡面已經不能進人了。」

錢好說道:「這樣封鎖解決不了問題,你想啊,有死人就有烏鴉,那些烏鴉吃了死人的肉就會沾染上病毒,落在誰身上誰就會感染瘟疫。」

那士兵恍悟的說道:「難怪封鎖了村莊也有人陸續被感染,我們怎麼就沒想到防止烏鴉呢!」

「讓開,讓開,讓神醫進去。」一群士兵押著一個男子走過來,那男子居然是驚鴻!

驚鴻臉上掛著視死如歸的表情,看來他不是心甘情願來的。

「驚鴻?」錢好喚了一聲。

驚鴻狐疑的看向錢好,看見她的眼睛后立即跑過來抱著馬脖子就哭:「我可見到你了,還以為這輩子見不到你了。」

錢好滿臉黑線,嫌棄的說道:「一個大男人哭成這樣。」


驚鴻說道:「我要去找你的,可是半路被人抓到這裡來了。」

錢好說道:「我要進去救人,你可以走了。」

驚鴻嚇了一跳,說道:「不行,瘟疫不同於別的病,雖然你救了我娘,但是我不能讓你去冒險,還是我進去吧。」

錢好秀眉一挑,說道:「你攔不住我。」

驚鴻一呆,說道:「好吧,你進去我也進去。」

錢好直接策馬越過柵欄,驚鴻立即追了進去:「等等我啊……」

守門的士兵呆住了,原本驚鴻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不要去送死,這會兒居然自己跑進去了。

外面的鳳展雲猶豫了一下也越過關卡追進去。

錢好看著追來的驚鴻,說道:「憑你的武功想跑簡直是小菜一碟,你幹嘛裝的那麼可憐?」

驚鴻笑道:「只是看那縣太爺不順眼,狠狠的宰了他一下。」

錢好問道:「什麼意思?」

驚鴻說道:「我要了一大筆銀子分給老百姓了,我怕他找我麻煩,就裝作害怕的樣子進來,到時候他看不見我就會以為我死了。」

錢好笑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真的怕死呢。」

驚鴻說道:「我乃是葯仙的兒子,怎麼會怕死?」

錢好淡淡一笑,繼續向前奔,前面第一個村莊里的人都死絕了,臨近的村子也有不少四人,活著的都聚集在村外的山坡上。

裡面有幾個人在忙碌,空氣里飄著藥味兒和屍體的腐臭味。老鼠等毒蟲蛇蟻亂竄,場面有些令人作嘔。

到了山坡,錢好檢查了幾個病人,心裡問金梓:「有救嗎?」

金梓說道:「有救,只是有藥材這裡沒有,你的血裡面有。」

錢好說道:「沒事兒,你儘管配藥,只要別讓我死了就成。」

金梓說道:「半死差不多。」

錢好此刻看著被瘟疫折磨的百信心裡難過,也沒計較半死這個字眼兒。

金梓配出解藥,說道:「這是解藥,放在煮沸的水裡,然後要用你的血做藥引。」

錢好問道:「要多少啊?」

金梓說道:「看這裡的人有二百多,得三大碗。」

錢好鬱悶的說道:「那放了三大碗的血,我還活著不?」

金梓笑道:「活著,至少還沒死透。」

「靠,我到底是死還是活啊!」錢好罵道。

金梓說道:「死不了的,就是會虛弱。」

錢好說道:「不管了,那邊又有人死了,還是趕緊弄葯吧。」

另一邊原本啼哭的嬰孩已經不哭了,錢好知道又一條生命隕落,所以她根本顧不得去多想,立即讓驚鴻燒水。

水開了之後,錢好將瓶里的藥粉倒入沸水,沸水一下變成了灰色。

驚鴻說道:「這是什麼葯?能治療他們嗎?這種瘟疫我居然沒有見過。」

錢好說道:「我知道,一會兒你把鍋里的葯分給村民。」

驚鴻說道:「你也得幫忙啊,那麼多人呢……」他看見錢好劃破手腕將鮮血注入沸水立即閉上了嘴巴。他也是學醫的,明白錢好這麼做是在拿她血液做藥引。


可是鍋里的水已經變得鮮紅,錢好還是沒有止血的意思,他開口說的:「快止血,你會死的。」

錢好說道:「還不夠。」

躲在暗處的鳳展雲撲了過來將錢好抱住:「你不想活了?」

錢好說道:「別動,我自有分寸!」

鳳展雲看見錢好的眸子閃著堅定的光芒他居然無法抗拒,只能眼睜睜看著錢好的血流入水中。

金梓說道:「夠了!」

錢好這才鬆了口氣說道:「夠了……」她卻來不及止血就暈了過去。 鳳展雲立即給錢好止血,驚鴻咬了咬牙,將鍋里的藥水分給村民。


錢好醒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兒,村民們給她搭建了一個臨時木屋,她起來走出去看見鳳展雲和驚鴻在幫忙處理屍體和給村莊消毒。

她笑道:「看樣子成功了。」


鳳展雲和驚鴻聞言一起跑向她,結果驚鴻不妨,被鳳展雲一腳踹飛。

「你終於醒了。」鳳展雲用力抱住錢好。

錢好推開他,說道:「我跟你很熟嗎?」

跑過來的驚鴻也說道:「是啊,你跟她很熟嗎?」

鳳展雲詭異一笑,說道:「她是我未婚妻。」

「什麼?」驚鴻頓覺心都碎了。

錢好一拳打過去,吼道:「滾,誰是你未婚妻。」

驚鴻破碎的小心臟立即癒合起來,說道:「對,你是我未婚妻。」

錢好咬牙說道:「老娘已經嫁人了。」

「什麼?你嫁給誰了?」兩個男人立即齊聲問道。

錢好捂著額頭說道:「總之老娘嫁過人了,你們別惦記了。」

驚鴻說道:「你男人呢?是誰?為什麼沒在你身邊?」

鳳展雲也說道:「是啊,他娶了你為何不在你身邊?」

錢好心裡一痛,沒說話走進屋裡。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齊聲說道:「被休了?」

緊接著二人眼中火花迸射……

村民見恩人醒了,立即過來跪成一片,雜亂的說著感激的話語。

錢好走出來說道:「鄉親們快快請起,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一個老大爺說道:「活菩薩啊,能否賜教姓名?」

錢好說道:「我叫錢好。」


老大爺一呆,沒想到恩人居然有這麼一個俗氣的名字。

錢好鬱悶的說道:「我救人要錢的,所以叫錢好。」

老大爺說道:「我們都很窮,不知道恩人要多少銀子?」

錢好伸出一個手指。

老大爺為難的說道:「一百兩?我們拿不出,不過我會想辦法湊出來的。」

錢好搖頭道:「不是一百兩。」

老大爺臉色慘白,嘴唇也哆嗦了:「一……一千兩?」

錢好笑道:「一文錢。」

「啊?」老大爺懵了。

錢好笑道:「我治病救人都要收錢,一文錢也是錢,不算壞了規矩。」

老大爺臉上一紅,說道:「多謝恩人,這是一文錢。」

錢好將一文錢收起來,說道:「以後不要在水源里亂扔垃圾,也不要把死人埋到水源附近。」

老大爺點頭如搗蒜,錢好的話比聖旨還管用。

錢好看了看天色,說道:「不早了,該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