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鮮血從喉間噴濺出來。

2021 年 1 月 1 日

雖然如此,此人卻沒有立刻死去,他以仙法護住脖子上的傷口,在黑夜下,那副模樣有些詭異恐怖。

真是應了恐怖密林這名字。

此人仍舊不甘心,正一步步的朝著慕雲傾靠近,只不過還未走到慕雲傾面前,一道外力突然橫加進來,將他整顆腦袋都給切了下來。

就在腦袋滾落的瞬間,一道邪佞酷冷的聲音在林中響起,「殺人的感覺還真是讓人舒坦,只可惜,上次沒有殺了你,讓你給跑了……不過,我很好奇,你那天究竟是怎麼從我的屏障里消失的?

墨華君聽到此聲音,眸光寒冽,腳下長劍凝出,直入長空。 四人圍攻上來。

每個人眼中都帶著狠絕的光芒。

這次,他們得到了火焰獸的魔晶,之後找到紅葉魚草,若是帶著面前這女子的屍體會司徒家,說不定還能得到靈石。

慕雲傾掃了一眼圍攻自己的四人,冷笑一聲,「真是修仙界的敗類。」

「臭丫頭,你……找死!」

一名修仙之人衝上來,凝基後期的威壓已經足夠讓人心脈脹裂了,然而慕雲傾卻面色不改。

就在那修仙之人靠近的時候,她突然一個折身,快速行動,兩隻扣在此人的脖子上。

「咔嚓。」

此人當即斷氣。

剩下的三人被慕雲傾這一舉動震住了。

一個凡人怎麼可能跟修仙者對抗。

絕對不可能!

可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這個女子已經殺了他們中的一人。

「你到底是什麼人!」金丹修仙者問道。

「她是本君徒弟。」

一道飄渺而冷厲的聲音似是從四面八方傳來,整個恐怖密林里似乎都在回蕩著聲音,他們根本找不到是誰在說話。

就在三人疑惑的時候,一抹白色身影御劍而來,銀色的面具被清冷月光覆上一層寒霜。

衣袂飛揚,氣勢逼人。

「墨華君!仙閣墨華君……」

金丹修仙者舌頭打結,好不容易才將對方的名字說出來。

剛剛墨華君說什麼?

這個女子是他的弟子?

「你們圍著本仙君的弟子,是想要做什麼?」墨華君冷漠的聲音裡帶了絲殘忍。

三人開始後退。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面前的女子竟然會是墨華君收的那個沒有仙根的徒弟。

這件事還在修仙界傳了好一陣子,他們甚至拿了作為笑談。

修仙界地位崇高的墨華君,卻選擇了一個廢物當弟子,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然而,他們其中有一個人已經死在這裡這個「笑話」的手中!

那樣的不可思議,那樣的讓人震驚。

眾人甚至不敢再多看一眼!

周圍萬籟俱靜,風吹得枝葉沙沙作響,空氣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凝重。

那些之前騷動的魔獸,此時全都安靜蟬伏,沒有一隻敢鑽出來。

「墨華君,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們,我們只是覺得這位姑娘自己在恐怖密林里,又沒有仙根,實在是危險,所以想要保護她。」金丹修仙者說道。

慕雲傾簡直要哭笑不得了。

黑的也能讓這人說成白的。

還為了保護她,剛剛是誰紅了眼想殺她的?

「師父,您可不要相信他們啊,他們剛剛還要殺我呢。」慕雲傾扁著嘴,一臉委屈。

墨華君扭頭淡淡看了她一眼,「你當為師如此愚蠢?」

雖然這話是對著慕雲傾說的,實則是說給那三人聽的。

他們當他如此愚蠢嗎?

三人一時間語塞。

自墨華君身上傳來的強大威壓,讓他們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誰也不知道墨華君究竟修鍊到了什麼階段。

「嘶……」

三人倒抽一口涼氣。

空中雲霧涌動,時而遮月,掩去光芒。

火焰獸死了,拿到炙熱明亮的衝天大火逐漸消失不見,此時,恐怖密林再次陷入到了黑暗中。

但在三人看來,更像是無邊的地域。

「我想你們還不知道本君的脾性。」墨華君從天而落,腳下御劍消失,落於三人面前,「本君的弟子,可是你們能動的!」

「墨華君,我們……我們……」

「墨華君,我們不知道她是您的弟子啊。」

「姑娘,您跟墨華君說說,我們不是有意的。」

「誰說你們不是有意的?」慕雲傾冷笑,「剛剛還想說殺了我回去領賞,不是么?」

三人臉色慘白。

「所以……我憑什麼要讓師傅放過你們?」

三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雖然身後有路,但同樣是退無可退。

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從墨華君的手中逃脫。

眼前這位修仙者,雖然位居仙閣清心殿,也極少過問修仙界的事情,可絕對不是個行善的主兒,下手從來不留情!

他們今天肯定是要交代在這裡。

想到此,三人互相對視了一下眼神,既然要死了,倒不如拼上一次,就算殺不了墨華君,殺了那個女子也可以。

他們總算是不虧。

「殺!」

金丹修仙者大喝一聲,首先爆衝出去,一道綠光隨即爆出,直接沖著慕雲傾而去。

剩下兩人則沖向了墨華君所在的方向。

見此情形,墨華君冷笑一聲。

銀色面具似是拂過詭異光澤,他長袖揮動,便看到攻向他的兩人倒在了地上,雙眼暴突,根本就沒有掙扎的機會。

另一邊。

金丹修仙者攻向慕雲傾,出乎意料的是,慕雲傾竟然能輕鬆躲過他的攻擊,並且速度極快,超乎常人。

這哪裡是一個沒有仙根的人能做到的。

慕雲傾身形如鬼魅般躲過他的重重攻擊。

「我會告訴你,就算沒有仙根,想要殺了你,我也同樣可以!」慕雲傾提氣,身上強大而奇怪的力量爆發出來,玉魄劍祭出,散著幽幽寒玉白光。

「唰……」

「鏗!」

慕雲傾手中的玉魄劍跟對方的長劍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聲響。

「就憑你也想殺我?」男人看著面前的慕雲傾,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角。

慕雲傾右手拿著玉魄劍,以自身力量與仙力抗衡,左手卻已經拿了匕首,趁機劃破對方的喉嚨。

鮮血從喉間噴濺出來。

雖然如此,此人卻沒有立刻死去,他以仙法護住脖子上的傷口,在黑夜下,那副模樣有些詭異恐怖。

真是應了恐怖密林這名字。

此人仍舊不甘心,正一步步的朝著慕雲傾靠近,只不過還未走到慕雲傾面前,一道外力突然橫加進來,將他整顆腦袋都給切了下來。

就在腦袋滾落的瞬間,一道邪佞酷冷的聲音在林中響起,「殺人的感覺還真是讓人舒坦,只可惜,上次沒有殺了你,讓你給跑了……不過,我很好奇,你那天究竟是怎麼從我的屏障里消失的?

墨華君聽到此聲音,眸光寒冽,腳下長劍凝出,直入長空。 夜空下。

陰羅剎坐在一隻黑豹背上,豹子兩側生出一堆黑漆漆的翅膀,羽毛豐碩。

一雙黃色鋒利的眼睛,兩顆露在外面的尖銳獠牙,是唯一跟那黑色皮毛不同顏色的存在。

墨華君御劍而上,攔住了陰羅剎的路,雙手負在身後,整個人籠在清冷月色中,飄渺出塵,仙氣逼人。

「墨華君也在。」陰羅剎冷冷笑著,從黑豹背上站起來,「那我來的還真是不趕巧,想要捉這個小丫頭,看來又不行了。」

「她是我的弟子,陰羅剎,你要是動了她,休怪我對你不客氣!」墨華君沉聲說著。

一陣寂靜。

天地萬物好像都因為兩人的出現而變得悄無聲息。

兩人對立著,誰也沒有說話。

可這樣的沉默卻能更讓人感到那種無形的壓迫感。

慕雲傾站在地面上,硬生生被兩人的威壓給逼的全身僵硬,身體像是長在了地上,無法動彈,她掙扎了幾下,好不容易才從強大威壓下緩了幾口氣。

就在此時,陰羅剎突然笑出聲來,「哈哈哈,為了能讓魔神安然重生,我會不顧一切,這個丫頭現在對我還有用,我自然是不會真的殺了她,但若是總是阻礙到我,那我就只好送她去陰曹地府!」

那一陣陣笑聲回蕩在林中。

慕雲傾抬頭看著陰羅剎。

魔神重生?

這又是什麼?

還未等慕雲傾搞明白,就聽到墨華君開口,語氣雲淡風輕,「陰羅剎,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墨華君,你就焉定能贏得了我嗎?你活了多久,我又活了多久?這梁萬年來,我們魔界一族雖然不曾大舉侵-犯人妖仙三屆,可也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做。」陰羅剎不懷好意的笑著,眸光落在銀色面具上,似乎要窺探到對方的樣貌一般。

突然,他抬起手來,從黑豹身上一躍而起,對著墨華君出手。

墨華君眸色瀲灧,手中一柄銀色長劍祭出,跟陰羅剎對抗起來,同時沖著慕雲傾說道,「你先走。」

慕雲傾自是知道陰羅剎的厲害,從樓千瀾那裡已經聽過了一些,她擔心師父,一開始並不想離開。

可是幾番爭鬥下來,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太低估了師父的能力。

天空中,一白一藍兩道光刃相交,頓挫,如無數煙火綻放,璀璨奪目。

在這樣激烈的戰鬥下,墨華君明顯佔了上風,陰羅剎差點失手,但又在關鍵時刻扭轉乾坤。

慕雲傾攥緊了拳頭,下定決心先去找容衍跟紅葉魚草,況且自己在這裡,對墨華君來說也不一定是好事兒。

說不定還會讓他分散注意力,既然師父讓她走,那必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慕雲傾欲走,然而就在她轉身的剎那,陰羅剎那頭黑豹突然躍了出去,攻擊墨華君。

一人一獸,太不公平!

慕雲傾又折返了回來,在黑豹剛動身之際,她以追煙生風步沖了上去,從無量袋中拿出一捆繩子,架在黑豹身上,用身子從它脖頸處橫勒過來。

黑豹突然被鉗制,一時之間掙扎不開,想要攻擊對方也沒有辦法,只能展著翅膀在空中來迴轉圈,慕雲傾卻沒有半點撒手的意思。

紫色的身影在黑豹旋轉的同時,在其身體周圍來回竄動,快的連浮影都抓不住。

不稍片刻,黑豹就被捆的跟個粽子似得,慕雲傾最後連那對翅膀都沒有放過,手中繩子緊緊的將翅膀也纏繞住。

轟!

黑豹從天而降,摔在了地上,砸出一個碩大的坑。

陰羅剎簡直要傻眼了,他的黑豹雖然是坐騎,可戰鬥力也不低,結果卻被慕雲傾偷襲,捆成了這個樣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