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魚小杏微微一怔,然後明白了葉青羽的想法,微微點了點頭。

2021 年 1 月 3 日

面對黑魔淵這樣的地勢環境和考核任務,更適合葉青羽單獨行動,其他天荒使團的成員留在這,也不過只能焦急苦等,並不能幫上什麼忙。與其如此,倒不如由她帶領眾人先去下一城,同時打開兩座城的考核任務,這樣可以極大地節約了評級考核的時間。

這的確是就目前形勢而言,最周全的辦法了。

「我說兄弟,你真不留個人幫你一把?」西門夜說在一邊擠了擠眼睛,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是啊,獨木難成林,不如帶一兩個幫手也好。」溫晚也道。

葉青羽明白他們的意思,是想要跟在自己的身邊,關鍵時刻還能援手。

但葉青羽卻有自己的想法。

他一個人的話,無牽無掛,前去自如,很多保命和逃脫的手段,都可以用上,要是帶著其他人,難免到時候投鼠忌器,反而是不美。

而且溫晚和西門夜說兩個人,也是天荒使團中的重要高手,跟在魚小杏的身邊,葉青羽反而才能更放心一些。

倒是一邊的武曌女帝魚小杏,突然笑了笑,扭頭看著兩位接引長老,問道::「焱長老,霜長老,不知道界域聯盟的規矩,接引長老是否可以分開行事?」

「哈哈,女帝陛下的意思我明白了,當然可以可以啊,呵呵呵呵,這個就要看你要挑誰啊?」焱無霜笑得意味深長。

眾人明白了過來。

魚小杏的意思,是讓葉青羽和一位接引長老一起去,這樣就能有個安全保障,她也才能放心。

其實兩位長老無論哪一位留下,對於葉青羽來說都是一樣的。

葉青羽眼睛一亮,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兩位接引長老之中,霜無焱冷若冰霜,不苟言笑,惜字如金,若是由他帶領天荒使團去下一城,那這一路上眾人能提前獲知的考核信息就會極少。若是換作他的哥哥焱無霜這個話嘮,起碼這一路上魚小杏他們還能多了解一些下一城的關鍵信息。

葉青羽略作猶豫之後,朝著霜無焱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勞煩霜長老陪晚輩走一趟了。」

「好。」瘦長老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片刻之後。

女帝魚小杏下令天荒使團再次拔營,由焱無霜帶領眾人離開黑魔淵,前往下一城。

留在第三區域接引廣場的葉青羽,則換上了一套足以將整個面容籠罩在陰影下的帽衫,隨著霜無焱一同朝著黑魔淵深處走去。

黑魔淵慾望深處,空氣之中瀰漫著的黑魔氣就越是濃郁。

在這種黑魔氣的籠罩之下,連周圍的空間法則都發生了某種異變,葉青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越是往黑魔淵的深處,體內的元氣就越是被壓制,彷彿空氣粘稠了一樣,想要御空飛行或者是撕裂虛空都將變得無比艱難。

他和冷冰冰的瘦長老兩個人,沿著黑魔深淵石壁上那古樸的螺旋向下階梯,一步一步地走著。

瘦長老霜無焱是出了名的惜字如金,冷冰冰像是一座沉默的冰山,跟在葉青羽的身後,一句話也不說,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轟!

突然有洶湧如同黑色火焰噴泉一樣的黑魔氣,從黑魔淵深處噴發出來。

轟隆隆!

就像是有萬千黑魔在深淵底部嘶吼一樣,聲音恐怖,動人心魄。

「這應該就是傳說之中的黑魔潮汐了。」葉青羽想起了胖長老之前所說的話,不由得變色,運轉元功,抵禦這種突然爆發的黑魔氣力量波動。

當年黑魔族的武帝,在虛空混沌之中建立了黑魔淵,組成了混沌十九城之一,這裡便成為了黑魔族的祖地,有無數的黑魔族人生活在這深淵之中。

黑魔族乃是大千世界之中一個極為奇特的種族,據說可以隨意在實質和虛無之間轉化,傳說之中,是當年誕生於混沌之中的一個種族,曾經是魔族的附庸種族,地位地下,後來其中一位族人得道,成就武道大帝之位,黑魔族驟然崛起,成為了大千世界百族之中的顯赫種族。

之後千萬年,黑魔族一直保持著強勢且神秘的地位。

據說每一位黑魔族的強者,在大限到來之時,都會縱身一躍,進入黑魔淵深處,化成為黑魔氣的一部分,千萬年過去,也不知道有多少黑魔族的強者與這黑魔淵融為一體,甚至傳聞之中,甚至曾有黑魔族的准帝躍入那無底的深淵之中。

每個兩個時辰,深淵之中的黑魔氣都會如火山噴發一樣爆發。

這是黑魔淵最為危險的時候。

要是一個不小心,被這洶湧的黑魔氣捲入其中的話,那就算是大聖級的強者,也得脫一層皮,大聖之下,估計都會瞬間身死道消。

黑魔族是一個很神秘的種族。

足足兩個時辰之後,葉青羽才來到了黑魔淵第十區域。

葉青羽拿出金色五棱令牌,神識注入其中,仔細閱讀了一會兒,沒有繼續沿著螺旋石階走下去,而是離開石階,朝著第十區域的深處走去。

和之前第三區域比起來,第十區域無疑更加磅礴,彷彿是一個處於昏暗之中的地下石階一樣。

藉助著四周的符文巨燈,可以看到這個地下世界的建築和人。

黑色的建築,巨大的碉塔,寬闊的街道,還有街道深處隱蔽的小巷子,兩側經營各種業務的店鋪,在暗紅色魔氣的繚繞之下,顯得神秘而又古怪,一個個小喇叭懸挂在店門口,裡面有早就刻錄好了宣傳話語的符文聲陣,連續不斷地傳出聲音。

令葉青羽有感到驚訝的是,有些酒樓和店鋪門口,大聲地招攬生意的小廝,竟然都是登天境巔峰的強者。

第一眼以為自己看錯了,葉青羽仔細觀察了一下,才最終確定,那些像是雪京城裡俗人小二一樣賣力招呼客人的身影,竟然真的是頂級武道強者。

「和旭日城比起來,這黑魔淵倒更加像是一個真正的武道世界,武道強者如俗人一樣生活在這裡……」葉青羽來了興趣。

而且還讓葉青羽點兒意外的是,更加危險的第十區域,四周街道上的人影竟然要比第三區域更多,顯得比第三區域更加繁華,來自於不同種族的強者隨處可見,如果忽略掉街道上這些身影身上澎湃著的強橫力量波動的話,真的會以為這裡只是一個籠罩在黃昏暮色之中的普通城市。

按照金色五棱令牌內的信息所指,葉青羽在街道上一路走來,最終進入了一個類似於行政大廳之類的建築里。

憑藉金色五棱令牌,葉青羽可以在這裡,查閱到一些關於界域聯盟通緝榜單上的要犯的更詳細信息,比如這些逃犯的實力,功法,戰績,以及這些逃犯最近一次出現的地點或者是時間。

還可以查到關於【黑魔草】的一些更詳細信息。

葉青羽查閱的很仔細,足足花費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將一切都牢記在心裡。

而他的心中,已經漸漸地有了更為清晰的計劃。

「這個時節,並不是【黑魔草】最為繁盛的生長季節,不一定可以摘採到,還是獵殺那些通緝榜單上的犯人,比較合適一點……不過,說起這件事情,有點兒失策啊,應該帶著呆狗,畢竟追蹤搜尋,是這個二貨的強項。」

葉青羽拍了拍腦門。

「不過,不知道光明神殿的【乾坤圖】,能不能在這黑魔淵之中發生作用,如果可以的話,那事情就變得很簡答了。」

葉青羽心中微微一動。

這一次界域聯盟之行,光明神殿並未留在天荒界,而是縮小之後,容納在了他的丹田世界之中,隨時可以取出使用,只是這一點,其他人並不知道而已。

自從小銀龍化作了光明神殿的器靈之後,葉青羽對於光明神殿的操控就越發嫻熟,如今可以隨意將它納入體內,也可以隨時都取出使用,光明神殿的威能正在被葉青羽一點點地挖掘出來。

心中想著,葉青羽離開了行政大廳。

瘦長老霜無焱宛如影子一樣跟隨在葉青羽的身後。

「有人跟蹤我們。」一出大廳,瘦長老低聲地道。

葉青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早就已經知道了。

兩人不動聲色,朝著遠處的街道走去。

走過了一條主道,隱約之中,背後跟蹤的氣息依舊若隱若現。

「這麼快就跟上來了,是黃踏雲的人嗎?」葉青羽心中暗忖。

他在旭日城的時候,之所以當著黃踏雲的面,擊殺黃林,還故意說了那麼多挑釁激怒黃踏雲的話,並非是為了發泄心中的憤怒之類的,因為如果僅僅為此的話,那就變得沒有意義,是一種極為愚蠢的做法。

葉青羽那樣做的真正目的,就是希望激怒黃踏雲,讓他循跡而來,親自對自己出手。

這樣葉青羽就可以找機會,將其反殺。

在葉青羽看來,黃踏雲形跡可疑,很有可能與一些暗中對付天荒使團的黑手有關,暴風之牆被干擾,也可能是黃踏雲出手,既然紫金神府之主信任黃踏雲,並未抹去黃踏雲關於風暴之榜的記憶,那葉青羽也不好利用紫金神府之主對付他,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其引出來,在旭日城之外,最好生擒黃踏雲,就可以摸清楚一些藏在暗中的敵人的行跡了。

葉青羽相信,在被自己連續打臉之後,以黃踏雲的脾性,應該會跟來。

而且從天荒使團安排在旭日城【煉甲號】中的人傳來的訊息來看,黃踏雲選擇所謂的閉關,應該就是掩人耳目,暗中追來黑魔淵對付了。

只是葉青羽沒有想到,黃踏雲這麼快就按耐不住,要動手了?

他心中有些狐疑。

走到了主道的盡頭,葉青羽沒有說話,突然一轉身,朝著一個極為偏僻的小巷子走去。

—–

今天第一更 黑魔淵的建築風格都以黑色為主,小巷子以某種未知名的黑色岩石鑄就,宛如黑鐵一樣,其內黑魔氣繚繞,極為狹窄,僅能容納兩三人並肩而過,長約數百米,其內竟是一個人都沒有,無比的靜謐,落針可聞。

葉青羽和瘦長老一前一後,緩慢地走著。

整條巷子里,只有寥寥幾盞符文燈燭隨著黑魔氣輕輕飄搖,極為陰森,看上去就像一條通往鬼域世界的通道。

不過幾步距離,小巷之中的氣流,開始微微地變化。

「殺氣?」

葉青羽毛衫之下的嘴角,微微一怔,旋即划起一絲弧度。

殺氣外露,說明來人並非是黃踏雲。

但即便不是黃踏雲,估計也和黃踏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也在葉青羽的預料之中,以黃踏雲的奸詐,絕對不會這麼快就親自出手。

很快,整個小巷之中,已經逐漸瀰漫著越來越恐怖濃郁的殺氣。

一片乾枯了的草莖,從牆頭掉落下來,在距離葉青羽身形十米之外的虛空之中,在距離地面不到一米的時候,突然似是被什麼暗勁席捲其中,然後瞬間化作了齏粉。

但整個小巷子里,卻偏偏沒有人影。

原本無形的殺氣,宛如驚濤努瀾般爆發,攪動氣流,伴隨著縈繞四周的黑魔氣化作一縷縷宛如觸手般極為強絕的氣浪,朝著葉青羽和霜無焱涌動而去。

就在這時——

咻咻咻。

急驟破空聲傳來。

流光閃爍,急速突進的身形,宛如流光。

幾十個如同鬼魅一般的蒙面黑影驟然閃現。

暗色墨色的利器,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幾乎不可見,疾風驟雨一樣朝著葉青羽席捲而來。

恐怖的殺機頃刻蔓延,彷彿一場血腥暴雨疾速而至。

葉青羽恍若未覺,依舊一步一步慢慢地行走,連頭都沒有抬。

瘦長老霜無焱也沒有任何的表示。

低著頭,他不緊不慢地跟在葉青羽的伸手。

眼看葉青羽就要被那突如其來的暗刃風暴絞碎。

突然之間,虛空之中,不知道何時,悄無聲息間飛出不計其數的晶瑩冰錐。

被一股奇異無形的力量控制,冰錐急速旋轉,以閃電一般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猶如天女散花一樣,在昏暗的小巷子里,撩起一蓬瑰麗奇艷的晶瑩星光,爆射而出。

冰錐整體晶瑩透亮,看上去甚至比萬載寒冰更為堅硬。

尖銳的冰鋒之上,還有宛如璀璨星月一般光芒,隱隱透著一絲天地萬象之中的法則之力。

「啊!」

「噗!」

接連幾聲短促而又驚恐的痛呼之中,夾雜著肉體被洞穿的聲音和鮮血噴濺的聲音。

七八個原本迅捷如閃電一般的刺客,從極速到靜止,只是在一瞬間,身軀瞬間僵在半空之中,像是被冰錐擊中之中以極為怪異的姿勢凝固住了似的。

嘭!

幾個就像是冰塊猛地爆裂的聲音陡然響起。

被冰錐擊中的刺客瞬間化作細如塵埃的冰碴,飄散在葉青羽和瘦長老霜無焱的四周。

但更為詭異的景象也隨之發生了。

所有的冰碴並未消散在虛空之中,反而以一種詭怪的軌跡匯聚起來,幻化成一個個冰雕人像。這些冰雕人像渾身冒著與霜無焱相似的寒氣,竟然齊齊站在他的身後,彷彿只需要一聲令下,他們就要朝著原本的同伴擊殺而去!

此時此刻,葉青羽才算是第一次親眼見識到接引長老霜無焱的實力。

他站在元氣大作的瘦長老身旁,渾身每一條脈絡和氣血,以及整個丹田世界,都被那股隱隱鎮壓周圍一切的威力和壓迫所影響。

葉青羽清晰地感受到渾身涌動著極為恐怖的元氣之力。

一時之間,竟然自己都無法自如掌控身體之中涌動的力量。

也是在這之後,葉青羽才真正地意識到,為什麼界域聯盟的接引長老向來只有兩位,而他們總是能信誓旦旦地說能保護使團的性命安危,而又是為什麼,在風暴之牆考核場景之中,就算是紫金神府之主出現,兩位長老都淡然無比,不曾見禮,看來這兩位長老的身份,絕對非同凡響。

與此同時.

爆發著強橫無匹的元氣之力的瘦長老霜無焱,猶如佇立在寒冰氣霧之中的殺神。

「刺血堂?想不到,有人會請你們出手……只不過,我界域聯盟要護的人,你們都敢動,未免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瘦長老冰冷的聲音,在狹小的小巷子里震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