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魅清依頓時臉色浮現紅暈,輕輕呸了一句,沒有理會黎天的略帶顏色的渾語,這三年多相處兩人的關係已經極為的深厚融洽,對於彼此的想法心意可是十分的了解的。

2021 年 1 月 9 日

當兩人調笑之際,殿公拿出一個特殊的法器,這是一個類似於,轉軸的法器,看能量波動竟然是一件天地之器!

「這是天地衡儀,你們各自的名字已經自動的在法器之中顯化,所以法器將會隨即分配你們各自的對手,兩兩交戰,勝者進入下一會兒的對決,按照這個方法不斷的角逐直到產生最終的勝者!」

殿公說完輸入法力,天地衡儀頓時發出耀眼的光澤,冥冥之中似乎感應到天道的傾斜,天機的窺竊,一些天地秩序自天際垂落而下,分出無數光束籠罩在每一個天驕的身上。

黎天驚異,立即用無虛道護住自己身體的一些秘密,將自己意識海洋之中的那個本真的元神遮蔽,並且暫且的切斷屬於自己的一切契機。

好在光束只是微微停留一段時間就自行的離開未曾發現一絲變故,黎天心底鬆了一口氣,看來重明之前的那番鋪墊還是十分密切牢靠的。

魅清依擔心的目光轉移過來,黎天抓住魅清依的如玉俏手輕輕一拍,安慰著。

此時那個天地衡儀猶如真實的轉軸一樣飛速的旋轉,符文大作,構建出一條條匹練,網路天地,將視線遮蔽,看不出虛實,裡面仙機瀰漫,各種玄妙皆在法器之中浮現。

約莫一刻鐘,天地衡儀才停止運轉,在場的所有天驕不約而同將視線轉嫁其上。

豁然在其上發現自己的名字,並排的卻是另一個天驕的名字。

虎煞——螭吻。奎猽——狻猊。奧巴馬——狴犴。畢福劍——負屓。天魔鼠——霸下。牛魔——贔屓。幽冥血曼陀——蒲牢。玄真妙蒲樹——嘲風。通聖火金君——苗緣……

很奇怪的就是,有一些在場的天驕至尊竟然沒有自己對位的對手,比如說,囚牛這個明面上妖尊殿傳人的老大,就未曾被安排到對手。

還有其他的一些天驕也未曾在天地衡儀上顯化名字。

場下議論紛紛,十分吵雜。

「啊呀,黃毛,你太不給意思了,你怎麼能把我給忘了?那樣太無趣了快快安排一個對手給我玩玩。」小妖祖,軟魅的聲音響起,聲音不大卻完全蓋過在場所有人的聲音。

大殿之中,陷入短暫的沉默寂靜之中,妖修們怔怔的盯著這個長得人畜無害的絕色女子,心中那份忌憚表現無遺。

聖尊臉色一黑,尷尬,無奈什麼的情緒全都膠著在臉上,卻礙於小妖祖,不敢發作。

「這個小妖祖,你可是至高無上的,高貴的身軀怎能被凡塵所污濁。所以小妖祖你還是隨著我等在此處靜候結果就行了。」聖尊有板有眼的說道,其實在聖尊心裡是這樣想的——

你老人家可是碾壓了太古某一世的所有天驕,要是再讓你橫掃碾壓一次,我妖修界就徹底over了。

小妖祖秀眉一皺,小嘴一撅,十分不樂意,緊緊盯著聖尊那一頭黃髮,黃須。

聖尊忽然發覺自己頭皮,發涼,下巴也隱隱作痛,於是立即順承道:「好好好,小妖祖,你隨意,你隨意。」

此時大殿門口有傳來響動,似乎又有人前來。

虎煞等人若有所感,視線所向,頓時萬分喜悅。

胡諸葛,與一人結伴而來。

小妖祖緊緊盯著大殿門口緩緩行來的兩人,眼神之中浮現一些疑惑,緊接著眼睛瞪大,緊緊看著胡諸葛旁邊那個身軀。

「斗戰聖皇! 昨日之門 ?」

孫武崆,一雙金光閃閃的雷利的眸子掃了一眼,小妖祖,沒有任何印象調轉視線,不再理會小妖祖,而是跟隨著胡諸葛向著虎煞等人進發。

小妖祖,不氣餒,阻攔孫武崆面前,緊緊盯著孫武崆。「你叫什麼名字,你父親是不是斗戰聖皇,我才一定就是了,不然你的兒身上怎麼有聖皇的氣息。呵呵,想不到竟然可以在這一世可以看到他的子嗣啊。」

孫武崆頓時十分惱怒,抓了抓自己的腦勺,與其不善的說道:「是又怎麼樣!讓開,不要當我的路!」說罷孫武崆繞道想要離開。

小妖祖身形一閃,再一次阻擋在孫武崆面前:「呵呵,小猴子,不要發火啊。我告訴你哦,你父親可真是一個大英雄哦,你一定要和你父親一樣的,成為天魔山脈妖修界鼎鼎有名的英雄哦。」

孫武崆身形一頓,怔住在當場,臉上戚戚之色,滿是緬懷思念之色。沉默許久,半晌才緩緩的說道:「你是?為什麼了解我父親?」

小妖祖巧笑嫣然,「小猴子,斗戰聖皇,與我父親十分像,都是天魔山脈妖修界的大功大德之人。所以我十分了解你父親就像了解我父親一樣。」

孫武崆怔怔的看了小妖祖一眼,沒有說話隨即轉身離開走向胡諸葛,虎煞所在之地。

小妖祖沒有在意,左右觀望了一下,頓時發現黎天。於是歡悅的一笑,朝著黎天走來。

黎天頓時覺得一陣的不安,這個小妖孽,可是一個禍害,但是卻不好避著,因為自己的秘密仙子阿已然掌握在其手上。

隨著孫武崆胡諸葛兩人進入青銅大殿之中,此時天地衡儀發生變化——

原本已經靜止不動的轉軸一般的法器,此時竟然漸漸的轉動起來,隨著其轉動,法器之上那股莫名的道運自然而然的升起,符文再一次瀰漫開來,天地之間降下匹練緊緊的將法器包裹其中。

仙光璀璨,各色的靈光不斷的四濺,將原本幽幽的大殿,照耀的十分斑斕夢幻,猶如仙境一般,這就是天地之器的神秘與強大之處。

終於在眾修者注視之中,法器緩緩的停止下來,此時法器現世的那些天驕至尊的名字從新浮現在眼帘之中。

原本對位情況未曾改變,僅僅只是增加一些原本未曾出現其上的天驕名字。

胡諸葛——囚牛。孫悟空——通臂神猿……

小妖祖秀氣的眉頭再一次皺起,恍惚之中看了一眼黎天,便豁然悄然一笑。

黎天也注意到這個小妖孽詭異的笑色,頓時心底一陣不安,有股不好的預感,果然——

「黃毛,我最近好久沒有出手了,手都快麻木了。所以我也想參與這一次的比試,而且我已經找到自己的對手了!

諾,就是那個紫發的小子!」小妖祖賊兮兮的對著聖尊說道。

黎天心中無數只草泥馬奔騰……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青銅古殿之中驚靜如黑夜無聲。

黃髮聖尊等所有人幾乎都將視線轉移到黎天身上,十分悲哀,同情的看著黎天。不知道黎天這個倒霉蛋,究竟是哪裡惹到了這個小祖宗。

眼見小妖祖一雙美眸,滿含威脅色彩,而且這個小祖宗沒有挑選自己妖尊殿的傳人,聖尊索性十分爽快的答應下來:「好,既然小妖祖你有如此心性,願意指導後輩,老朽佩服,就依小祖宗所想。」

黎天頓時鬱悶的想要吐血,我頂你個肺啊,有種你自己來,不要牽扯我。

小妖祖得逞的偷笑,走到黎天身前,用著比黎天矮半個頭的身高,踮起腳拍了拍黎天的肩膀:「小子,姐姐我會照顧你的。」

黎天鬼叫一聲,躲到魅清依身後,避之如蛇蠍一樣。這可是個真真切切的煞神,誰招惹了就會賴上誰,可是黎天噴血的就是自己好像個呢不能就沒有招惹這個煞神啊!

不管黎天怎樣反應,妖尊殿主導的這一場針對天魔山脈妖修界的比試還是上演了。

「好了,第一場比試,由白虎聖族的虎煞,與我妖尊殿的傳人螭吻開啟。」殿公身形一晃突然出現在那個大殿中央部位的擂台之上。

擂台呈現淡青色,這是一種稀有的靈石礦,青天石構建的。呈現八卦之狀,離地三丈三,正八邊,邊長九丈九。而且在擂台邊緣還有特殊的禁制守護著,在擂台上還有十分隱晦的陣法護衛著。

隨著帶你宮的話語落下,大殿之中的氣氛頓時變得十分的緊張,有股大戰之前的壓抑,宛若暴風雨來臨之前的那中平靜中潛匿的緊迫。每一個天驕似乎都能聽到自己那顆噗通噗通跳動的心臟。

那種熱血撞擊血管的聲音也在耳邊變得異常的清晰。呼吸莫名的變的十分沉重起來,腦子裡的神經繃緊,猶如上上發條一般。

這就是擂台賽,是天魔山脈所有天驕的比試。每一個心中都有自己的無敵信念,這是這些天魔山脈妖修界的天驕們角逐妖皇果位甚至站在更高的舞台上的無敵信念。

而此時,每一個修者心中或多或少都對自己比試存在緊張,誰都希望著不敗,但是這世間沒有那麼多如意,沒有那麼多的美滿。若是每一個人都保持著自己那種完美的希冀,那麼世界將會不再成為世界,而是一個虛妄的存在修者意淫中的美夢。

兩兩交鋒,總會存在著勝者與敗者。這就是世間的平衡,也是所有人希冀的存在。沒有人希望以平局結束,沒有人希望對手與自己一般強大。

這就是完美與現實的最大的碰撞。

虎煞一個縱身,直接跳上八角擂台之上,猶如猛虎出塞,氣勢不俗,穩穩噹噹的落在擂台之上。朝著苗緣,胡諸葛等人少稍稍示意了一下,就屏息凝神,調整自己的心態,以達佳境。

螭吻看了囚牛一眼,後者點了點頭,隨即,身上浮現斑駁晶瑩的鱗片,將整個幽深的大殿都映襯的十分夢幻,猶如璀璨的明珠照耀一般。

晶瑩的光芒將螭吻緊緊包裹,螭吻身形隨著晶瑩的光不斷的上升,四平八穩的降落在虎煞的對面。

虎煞虎目散發奪人的光彩,緊緊注視著自己面前的這個的對手,螭吻。

螭吻螭吻,龍頭魚身,口潤嗓粗而好吞,遂成殿脊兩端的吞脊獸,相傳與西方禪教的魔竭魚存在莫大的關聯。在妖獸之中可是強悍的存在,號稱龍子,有著真龍的殘缺傳承,在加上有著水獸的種族特性,號稱無上妖族。

而且這種種族數量一致都十分的稀少,而且幾乎都是單脈相傳,都是獨存於世。而且還是很少顯化世間的。於是螭吻也成為妖族之中神秘的存在,妖族對於自己同宗螭吻也是不甚了解。

虎煞身為白虎聖族當世的聖子當真見識非凡,而且三年光陰與囚牛帶領的妖尊殿的傳人交鋒不斷對於這個螭吻也算得上了解甚多。

「虎煞,哈哈,再一次見面了,三年前妖絕峰那一戰油然與眼前,不知道這三年你是不是依舊如三年前那樣獨霸風雲。呵呵,不過這三年我可是精進不少。呵呵,虎煞你不知道我等待這一戰多久了,這一次一定將你挫敗!」螭吻面容帶著瘋狂之色們幾乎痴狂一般。

虎煞十分冷靜,冷冽的聽著螭吻的話,一言不發。

「哈哈,虎煞你不會是怕了吧,哈哈,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堪的,不會讓你趕到痛苦的,僅僅只需要我神功一發,馬上什麼的都結束了。哈哈!」

「手下敗將,不足為慮。」虎煞簡潔,剛正的言語在螭吻耳邊響起。

螭吻臉上那種瘋狂的笑容頓時一凝,隨即變得異常的難看,黑沉下來,幾乎可以從中擠出墨水。

「好好好,虎煞你還是那樣的狂妄,希望一會兒你還嫩站著說出這些話!」螭吻狠戾的說道。

此時大殿之中傳來一陣清幽的銅鐘撞擊之聲,在深幽的大殿之中響徹起來。

虎煞眼神一緊,身形跳躍,幾個錯位直接殺傷螭吻,只是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濕鹹的猶如大海的氣息,猶如潮汐覆壓,直接將虎煞包裹其中。

那股猶如大海沉浮般深沉的氣勢,頓時瀰漫在擂台之上,螭吻身邊出現一個無邊海洋,滔天巨浪翻湧不停,大海沉淪旋轉,形成數個巨大的漩渦,潮汐巨浪洶湧澎湃。

無盡的天地靈氣被席捲進去,猶如鯨吸牛飲一般煞是驚人,巨大的潮汐猶如在海平面形成巨大的水幕橫推而來,碾壓之勢。四周瀰漫著轟鳴之聲,將虛空都震的不斷顫抖。


螭吻猙獰一笑,舉大海之勢,碾壓而來。

「虎煞你想不到吧,僅僅只是三年我就已經掌握了,天賦神通之一。哈哈,這可是我為你準備的,你好好品嘗品嘗吧,哈哈。」

虎煞心中駭然,想不螭吻竟然三年之內就有如此突破,不愧為龍子當真駭人。此時場中的妖修們都被這一戰牽動著心弦。

黎天一雙星眸,布滿符文,這是無虛道符文附著在雙眼之上,無限的催化出眼力,可以看透虛幻,洞察明細。黎天感覺到擂台上那股猶如大海碾壓的威勢,感同身受。

想不到妖尊殿果然底蘊深厚,僅僅只是一個傳人就已經有如此戰力,實在是超然。

現在虎煞已然陷入危機之中,螭吻號稱龍魚,龍之後還有魚這個名號,所以同樣掌握著誰屬性的天賦神通。


這就是白虎聖族虎煞的一個不行,因為妖修們都知道白虎聖族可是名副其實的陽獸,號稱火的掌控者,白虎號稱伴火而生,主宰者星宿之中極陽大星。

螭吻這一個天賦神通完全就剋制虎煞的天賦屬性,所以虎煞危矣。

小妖祖依舊十分散漫,似乎對於這樣一場天驕至尊的交流根本就不在乎,更或者說這種強度等級的交鋒根本看不上眼。

此時擂台之上出現一線轉機,在深沉猶如無底深海的潮汐漩渦之中,出現微弱的火光,明滅不定,幾乎隨時都會熄滅,但是這火光成為唯一的指明燈。

虎煞被深海包裹其中,此時這點火光就凌駕於虎煞天靈蓋之上。猶如黑暗之中的唯一的明燈,幽幽的火光將海水自行推開一些空間,贏得暫且的空間。

漸漸的隨著時間推移,火光漸漸變得穩定起來,化作火種,將海洋都點燃一般,海水散發熾熱的霧氣,整個海面猶如蒸騰一般,海水迅速的消減,不一會兒就銳減至四分之三。

虎煞大嘯一聲,海平面頓時掀起巨浪,『彭騰』一聲一個身形直接自海底爆射出來,直衝向天際。

此時螭吻激發出來的那片海洋,海水化作一條條長蛇,席捲而上,想要纏住虎煞,但是胡煞還說呢過光普照,原本在海底微弱的火光此時大熾,猶如烈日一般,籠罩在虎煞身上,灑落在海平面上,將其染成金色。

波光粼粼煞是驚艷,可是那份美麗之下潛藏著殺機,海平面不斷地下降,霧水更甚,瀰漫在整個擂台之上,將所有觀戰者的視線完全遮掩。

「好你虎煞竟然敢將我的幽海蒸騰掉了,只是虎煞你現在的脈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吧,呵呵,我的幽海可是積累了這麼久。

可以坦白的告訴你,我的幽海就是我脈力所化,而且我每天產生的脈力就會化作幽海的海水,脈力竭盡之後,修養再繼續化作幽海海水。而且這些海水一直存在我身體一個奇異的乾坤世界之中。

剛剛的幽海海水相當於我一個月脈力的積累量,現在你可以嘗試一下更多的,就是不知道你的脈力究竟能夠堅持多久呢!哈哈。」螭吻已經忍不住,嘲諷道。

虎煞心底一驚,想不到螭吻這一招竟然是利用自己之前已經積累的脈力,俺就是說現在螭吻明顯就是打消耗戰,所以自己必須速戰速決,或者相處什麼對策應對這片無盡的幽海。

螭吻信手一招無盡的幽海頓時在此浮現在擂台之上,只是這一次幽海的海水更甚。這些幽海的海水皆是螭吻脈力所化,可以想象,螭吻每天催化自己的脈力轉化為幽海的海水,直到脈力竭盡,然後再生再催化,一直到積累到這片無盡的海洋。

而自己的脈力與這片幽海想必完全就是滴水比之海洋一般。情形對自己十分的不利。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自己火屬性的力量屬性被螭吻這水屬性的力量克制。

虎煞眸光一轉頓時有所明悟,身上脈力微微調整,儘管仍舊是火屬性的,但是有一些細微的差異,旁人根本無法探測出來。

螭吻無盡幽海再一次席捲而來,虎煞幾個錯位堪堪躲開幽海的覆壓,可是幽海的覆壓的面積實在太大,將整個擂台都包裹其中,而螭吻的身形就在幽海之後,被守候著。

虎煞腳尖清點在海面之上喲如蜻蜓點水一般劃過,想要穿透幽海的封鎖朝著螭吻絞殺而去。

雲從龍風從虎,白虎也代表著一種身形的極速,恍惚之間就來到螭吻面前,一拳虎虎生風的白虎神拳轟去。

只是螭吻嘴角邪異的一笑,似在嘲諷,亦或者奸計得逞。

眼見著拳勢碾壓過來,螭吻依舊未曾有任何防禦反應徑直的看著虎煞,虎煞心底迷惑,但是拳勢已出,大勢天成,收回就會內傷於己。

一拳轟出,徑直打向螭吻。只是卻沒有任何著力敢,沒有打在實處,完全落空。

而且虎煞的拳頭在接觸『螭吻』之後立即被一種粘稠的物質包裹,無法掙扎開,而且此時幽海已經覆壓而來,虎煞完全被籠罩在幽海之下。

深幽的海水凌駕在虎煞之上,海水奔騰,潮汐一輪一輪的推過,一輪高過一輪不斷的疊加,這就是潮汐之力,無窮無盡的疊加,到了最後就有毀天滅地的威力湮沒一切。潮水轟鳴在耳邊炸響。

虎煞已然感覺到自己的骨頭在潮汐之力下發出咯咯的聲音。最危險的還在於幽深的海底,海底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席捲一切巨大的拉扯之力,就快要將虎煞四分五裂。而且隨著潮汐一輪一輪的疊加推過漩渦的力量也在不斷的加大,虎煞知道等到潮汐推演道一定的高度,巨大的潮汐之力就會徹底將自己碾壓碎裂,而地下的漩渦之力同樣會產生巨大的,自己難以抵抗的拉扯之力,將自己分解。

螭吻嘲諷的眼神在幽海之外,「怎麼樣虎煞,這個陷阱還不錯吧,你們白虎聖族都是一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我知道你們虎族近戰能力堪比一般的體修,我怎麼會愚蠢的等著你轟擊我身前呢。那可是我一開始就設立的假象,而且一開始那片較小的幽海也是我的假身發出的,以假亂真,這就是我這三年為你準備的大禮!哈哈。」

虎煞默然,只是螭吻看不到的是,在虎煞沉默的臉上出現一絲隱隱約約的笑意。

「白虎聖炎,逆天轉換,衍生催化!雷電之力!」虎煞爆呼一聲,頓時原本在虎煞身上瀰漫的脈力瞬間就轉變成一種全新的力量——由火變雷。

這就是白虎聖族特有的一種天賦能力,白虎聖族號稱陽獸,掌握世間的至陽之力,火屬性就是其中的典型而雷電之力號稱攻伐之力,同樣也是至陽之力的典範。

此時虎煞一直就等待著這個時機,螭吻再一次將自己包裹在幽海之中,這一切就是自己等待的時機。

水克火,但是水導電,這就是天地平衡之中的生生之克,五行相生相剋,同樣的天地之間同樣存在一些力量是相互克制的。

此時大海才真正的暴虐起來,巨浪滔天,洶湧澎湃,驚濤拍岸,巨浪飛揚,濺起的浪花在虛空之中盛開。

天際出現雷霆天河,傾瀉下來,雷霆萬鈞,與潮汐轟鳴之聲兩相照應,將青銅古殿徹底化作一片雷鼓場域,充斥著天地的雷鳴巨響。

此時幽海之上海水之上跳躍著火花,天際傾瀉的雷霆天河與幽海海水相互貫穿,雷霆帶著的暴虐的力量屬性直接將幽海掀起地來,海水不斷的蒸騰,劇烈的翻湧。

此時螭吻痛呼,發出慘絕的叫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