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鬥氣的各個實力階位很好鑒別,青銅鬥氣運轉時身體的各個部位會顯的粗壯,大幅提高人的力量,敏捷和耐力。黑鐵鬥氣主要的特點是護體,比如說運轉鬥氣功法至手臂,手臂則堅硬如鐵,還有護體光芒,能承受數倍於常人的傷害。

2021 年 1 月 3 日

白銀階位的鬥氣則體現在進攻上,白銀劍士可以把鬥氣輸入手中的武器,形成各式劍芒或斗芒,根據其長短便可分別出實力是幾星。

而黃金劍士可以聚齊劍芒猶如實體離劍遠擊,再往上的大劍師據說無論何物,即便是一花一草都能聚氣成劍,猶若神兵利刃,所向披靡。

至於劍聖,那是傳說,好象是擁有領域什麼的。不過蓋林特亞全大陸也就四五個劍聖,擁有一位劍聖就等於有了鎮國之鼎,所以這幾位劍聖都被他們的國家藏的好好的,輕易不得見人。

洛里斯特看著那個高舉雙刃大劍,直衝自己而來的粗豪漢子,一臉的佩服。太牛了,敢在晨曦學院里公然拔劍攔路,一定是金幣很多……

「站住!」一聲斷喝,場中多了一群身穿黑色學院制服的劍士。

粗豪漢子站住了,無論誰的肋下,腰腹,胸口和喉嚨多了柄劍芒吞吐的利劍他都得站住,更讓他害怕的是,指著自己的四柄劍中,有兩把劍的劍芒閃爍的長度比自己的雙刃大劍發出的劍芒還要長,很明顯這兩把劍的主人是白銀三星的實力……

粗豪漢子高舉著雙刃大劍動彈不得,而圍追在後面的人群猶如撞上礁石的潮水倒卷回去,其中好幾個學著粗豪漢子拔劍揮舞的此刻正手忙腳亂的想把手中的兵刃藏好……

「你,你,你,那個,那邊穿鏈甲的,還有穿藍衣的,戴皮帽的也是……真是好大的膽子,敢在晨曦學院里拔劍行兇,統統帶回執法部!」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出現在人群面前。

人群里兩個剛才拔出兵器的人一見自己被胖子點到,回身就跑。

「還敢逃?去幾個,抓回來加倍罰款!」胖子一臉的惡狠狠。

「是!」幾個黑制服的劍士追了過去。

如果問晨曦學院的學員們誰是最可惡的人,那眼前這個身為學院執法部主管的胖子肯定是排名第一。胖子叫史瑞德,他有個大名鼎鼎的外號,叫死要錢。

做為學院執法部的主管,對待學院里那些違規的學員,胖子的主張是不打不罵,唯一的處罰就是罰款,不把你罰得身家縮水大半絕不罷休。沒錢?沒錢也沒關係,執法部會很體貼的提供貸款服務,為了你能還清貸款,執法部還會為你量身尋找合適的工作,直到你還清貸款和高利貸一般的利息為止。

曾經有兩個學員違規,咬緊了牙關說沒錢。胖子笑眯眯的說:「沒錢沒關係,有力氣就行。」

轉身就把這兩學員打包租給一礦場在地下挖了三個月的礦,據說,好象那兩學員在地下礦洞里差點被人捅了菊花。三月一到,胖子叫人去接兩學員回來,那兩學員重見天日抱著那去接的人哭得涕淚磅礴,那慘樣那傷心,誰見都得流淚。

不過這處罰效果不錯,原本在學院有點橫行霸道的兩學員接下來的幾年變得很乖很乖,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違規。這都幾年過去了,聽到礦場兩字這兩學員還直打哆嗦。

剩下的幾個被胖子點了名的很快就被執法劍士給制服,帶到了旁邊。胖子這才好整以暇的渡步到高舉著雙刃大劍的粗豪漢子面前,一揮手,四柄指著粗豪漢子的利劍撤了。粗豪漢子急忙把高舉過頭的雙刃大劍放下。

「您這是到我們晨曦學院攔路打劫來著?」胖子很客氣,也很貧。

落日餘暉陪你看 粗豪漢子臉都紅了:「哦,不,不是,我是看了你們學院的通告才來的……」

「通告?啥通告讓您來我們學院喊打喊殺的?我怎麼沒見過?」胖子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呀?」粗豪漢子嚇了一跳:「那,那決鬥通告不是你們學院貼的嗎?上面說只要是白銀階位的,不管是誰,如果能在決鬥中戰勝你們學院黑鐵階位的黃金教習洛里斯特,不但能獲得一百枚金幣的獎金,還能被你們學院高薪聘請為劍術黃金教習。所以我就來了……」

「哦,原來你說的是那張決鬥通告啊,不錯,是我們學院貼的。可你確定你看清了決鬥通告嗎?」

「當然看清楚了啊!上面的字寫的比拳頭還大,怎麼會看不清楚呢?」粗豪漢子直著脖子大聲嚷嚷。

「看清楚了啊?那你說說,決鬥通告上的細則要求是什麼?通告上什麼時候允許你在學院里拔劍攔路的!」胖子突然變了臉,惡狠狠的盯著粗豪漢子。

粗豪漢子傻了眼,嘟囔著:「我不是擔心洛里斯特被人搶了先嗎,細則要求?沒見過啊?」

「決鬥通告下面寫的很明白,你不是說自己看清楚了嗎?」

「你說的是通告下面寫的比小指甲還小的那些字?那是細則要求?那誰看啊,我就光看上面的…….」粗豪漢子的聲音越來越低,他似乎發現自己犯了個很大的錯誤。

「呵呵,決鬥當然有細則要求,不然都像你一樣拔劍攔路那還成什麼樣子!我們晨曦學院在蓋林特亞可是名列前茅的,做事自有規矩。象這次貼的決鬥通告,要求是白銀階位,先來學院執法部,看見那邊那白色石頭房子了嗎?那就是我們執法部。你得先來報名,報名費十個金福德。然後等待通知,我們會提早兩三天告訴你決鬥的時間。如果到時候你沒出現,就意味著你放棄了決鬥,報名費是不退的。」

「當然,有投入才有產出。雖然你花了十個金福德做報名費,可你想想,你的對手是誰,洛里斯特只是個黑鐵階位,無非是劍術高明了點。你要是贏了呢?不但能獲得一百枚金福德,還會被我們學院高薪聘請為劍術黃金教習,要知道一個黃金教習的月薪就是十枚金福德,這樣過不了兩年你就可以在莫倫特城買所小房子安居樂業了。」

胖子猶如一個耐心的推銷員對著粗豪漢子循循善誘,粗豪漢子只聽得兩眼發光,拚命的點頭。

「可惜啊……」胖子語氣一變,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這麼好的機會差點被你給毀了,你不好好看清楚決鬥通告,就在我們學院公然拔劍攔路,不但觸犯了學院治安管理條例,還給我們學院臉上抹了黑,給我們學院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精神損失。所以,你得先接受處罰才能報名參加決鬥了。」

「處罰?處罰什麼?」粗豪漢子懦懦的問。

「哦,那個你放心,我們學院有規定,不會對你的身體有什麼傷害,也就罰點錢而已。象你這樣的行為,只要交五個金福德就沒事了。」胖子和顏悅色。

「啥!五個金幣?」粗豪漢子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就拔了下劍,五個金幣就沒了:「我,我沒那麼多錢……」

「沒錢沒關係,你可以找朋友去借,實在借不到那我們執法部還可以幫忙為你尋找工作,保證你能交上罰款。」一聽沒錢胖子就有點不耐煩了,揮手示意穿黑制服的執法劍士把粗豪漢子和旁邊幾個違規的給押回執法部。

小廣場上的人群散了大半,只剩下幾個還在逗留。

洛里斯特臉黑黑的過來,剛才胖子說的他基本上聽得很清楚。

「死要錢的!你又在搞什麼鬼!」

胖子頓時滿臉春風:「哈哈,這不是我們的小洛克嗎,好久不見,想死老哥哥了……」

「廢話少說,那決鬥通告是怎麼回事?」洛里斯特沒給什麼好臉色,只是緊盯著胖子。

「唉……」胖子先是長嘆一口氣,然後就開始了訴苦:「兄弟啊,去年你不是煩惱老被人糾纏著決鬥嗎?後來我給你出了個主意,想和你決鬥要交五個金幣,我二你三。去年你決鬥了五十七場,我們倆兄弟都小掙了一筆。結果,這生意被上面那死老頭看中了……」

胖子指了指天空,意思是上面壓下來他也沒辦法:「前兩天那死老頭找我過去,說你這回去遺迹群島還是沒突破成功。去年你是黑鐵階位成為雙重黃金教習已經讓那些學院笑話我們晨曦無人了,這次死老頭準備狠狠打一下那些學院的臉,想讓你把那些學院的白銀教習都教訓一遍,所以讓我們貼出決鬥通告,主要是想吸引那些學院的白銀教習過來挑戰。」

「就這麼簡單?」洛里斯特壓根就不信胖子說得這麼堂皇。

「呃……」胖子有點不好意思:「還有,還有就是想掙一筆……死老頭罵我們格局太小,就知道把眼光放在晨曦學院里,去年掙了百來枚金幣就得意洋洋。因此他把決鬥的報名費翻了一番,還加上那麼多獎勵,就為了多吸引人來報名。當然,死老頭說你要出大力,收益不變,還是三枚金幣,我們執法部的少了,就一枚,負責決鬥場地的秩序和學院的安寧。剩下的六枚金幣歸學院……「

洛里斯特明白,能讓死要錢的胖子稱作死老頭的,除了學院院長萊文斯就沒別人了:「死老頭就不怕我陰溝裡翻船?輸給別人?」

「呵呵」胖子乾笑著:「哥哥對兄弟你自然是一百個放心,別看哥哥是白銀三星,可哥哥心裡清楚,在兄弟你手下過不了二十招。去年那五十七場決鬥給了執法部同仁很大的信心,大家一致看好你喲!」

「不過很奇怪的是那死老頭怎麼也這麼看好你?下了這麼大的本錢?對了,去遺迹群島之前兄弟你是不是和克魯德教習較量過?死老頭說你二百招不敗是不是真的?」胖子想起了一個傳聞。

科林.克魯德教習是黃金三星顛峰的實力,被公認的最有可能晉陞大劍師的人。他是晨曦學院的劍術總教習,除了洛里斯特外晨曦學院另外一枚劍術教習黃金徽章的擁有者。他憑的是實力,洛里斯特卻是靠越級挑戰三十連勝才獲得的,之後還要靠決鬥來保住這枚劍術教習的黃金徽章,一旦失敗就會失去劍術教習的身份。

去年洛里斯特決鬥五十七場全勝,克魯德教習看了很心動想和洛里斯特交個手,卻礙於鬥氣階位相差太大不好意思提出。結果洛里斯特想去遺迹群島給了他機會,借口必須獲得他的實力認可才能去遺迹群島冒險,兩人這才比試了一番。

洛里斯特堅持了兩百多招,終因實力階位相差太大落敗,也算雖敗猶榮了。

「你怎麼知道?」洛里斯特很奇怪,那次比試也就三個人在場啊。

「死老頭說的。」胖子毫不猶豫的把消息來源賣的乾淨:「死老頭說他雖然不懂鬥氣和劍術,可比試過後克魯德教習私下對你是讚不絕口,認為你是真正的白銀無敵。說你的鬥氣雖然是黑鐵階的,可你的劍術比大多數的黃金劍士還高明。而且和你比試過後克魯德教習就開始閉關到現在,想衝擊大劍師的境界。也許就是這事給了死老頭信心,把寶押在了你身上。」

「呃……」洛里斯特無語,就這樣被死老頭推上了風頭浪尖,剛回學院就遇上這事,還沒地說理去,真的讓人很鬱悶很生氣:「我找死老頭去!」 第五章年輕貴族

「對不起,能打攪一下嗎?」

就在洛里斯特轉身欲走之時,旁邊來了一人,彬彬有禮的問道。

洛里斯特回頭一看,原來是那還逗留在小廣場上幾位中的其中一員。很明顯前來的這一位是個年輕貴族,穿的是做工精細的白色絲綢襯衫,金絲花紋的白色皮製貼身馬甲,筆挺的白色毛尼短大衣,銹著金色條紋的白色帆布燈籠褲,黑色長筒皮靴上的碎鑽閃閃發亮。襯衫的領口敞開著兩個金質紐扣,一條黑色的帶子將一件純黑色的精製亞麻罩衫就這麼斜斜的掛在身上,看上去瀟洒中帶著一絲不羈。

這傢伙笑的真假,洛里斯特突然很想揍眼前這張帶著貴族式笑容的臉一拳,雖然這英俊的傢伙看起來有點眼熟,可自己實在想不起在哪見過。而且這傢伙看人的目光,高傲中帶著不屑,看似平等,實則高高在上,讓自己感覺很討厭。

「您有何貴幹?」胖子史瑞德一本正經。

「您好,史瑞德老師。我只是過來問候一下洛克教習,好久不見我很是想念……」年輕貴族沖著胖子點了點頭,然後轉向洛里斯特。

「親愛的洛克教習,您昔日的學生向您致敬。多年前承蒙你的精心指導,學生一直感懷在心,日夜銘記。聽聞教習您的鬥氣停滯不前,真是令人感到非常遺憾。如今學生已晉陞白銀三階,重回學院只為報答教習的教導之情。原本擔心教習與學生的鬥氣階位相差太大會讓教習拒絕指導學生,卻不想教習雄心萬丈,欲以黑鐵實力挑戰白銀,真是讓人欣慰不已。可惜學生得到消息太晚,排名太靠後,現在唯願教習能一帆風順,一路過關斬將直到學生面前,讓學生能一償宿願,再次接受教習的指導。真的很希望教習您能站在學生面前,請多加努力吧。」

說完這番話,年輕貴族低頭撫胸,行了個半鞠躬禮,退了幾步就轉身離去。

什麼嘛,這話聽起來很誠懇可總覺得哪裡不對,這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洛里斯特回頭問胖子:「這傢伙誰啊,人五人六的,跑來說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和我很熟似的。」

胖子暈:「不會吧,你不知道他?」

「恩,有點面熟,可想不起來,不過看樣子身份不低,很有錢。」洛里斯特老老實實的回答。

胖子用手拍額:「敗給你了,忘了三年前的事了嗎?」

「三年前?三年前沒什麼事啊?」洛里斯特還是想不起來。

醫品狂梟 「唉,你當然沒感覺啊,別人可是刻骨銘心。三年前你剛剛成為學院的正式劍術教習,第一次帶那個雙優班被學員圍攻的事也忘了嗎?剛才那個就是當年雙優班帶頭的,也是被你揍的最慘的,全身都是血口子,肋骨都斷了好幾根,包的象個大號木乃伊。」胖子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樣子。

哦,是那小子啊,洛里斯特總算想起來了。

晨曦學院有個傳統,每三年總會將鬥氣和劍術兩方面比較優秀的學員集中起來進行特別培訓,而這個班就叫雙優班,也是公認的最難帶的一個班級。因為能進入這個雙優班的都是兩方面天賦不錯的學員,不乏那些修習家傳鬥氣和劍術的貴族子弟,個個眼高過頂,不會輕易服人。帶這個雙優班的教習,沒有實力和絕活可是鎮不住場子的。

三年前洛里斯特被正式聘請為學院的劍術教習,受指派去帶雙優班,結果那些學員看不起洛里斯特,卻被洛里斯特用劍術一一折服。剛才那小子叫什麼來著?好象劍術在學員中是數一數二的吧?還是雙優班的教習助理,因兩三劍就敗在洛里斯特手下暗恨在心,便用言語挑撥,在洛里斯特指導劍術時指使一夥學員一擁而上圍攻洛里斯特,自己趁機偷襲,下手很兇殘,擺明欲致洛里斯特於死地。

洛里斯特恨他陰毒,混戰中下了狠手,把他揍的生活不能自理,起碼得在床上躺個半年左右。

「呀,不是說他回去養傷了嗎?還辦了退學?照道理說他應該見我就恨不得拔劍刺幾下的,怎麼還有心情過來打招呼啊。」洛里斯特摸著下巴很納悶。

「嗤……」胖子樂了:「這是貴族的禮儀,就算生死大敵,恨的咬牙切齒馬上就要決鬥殺個你死我活,可決鬥前還得握手致敬。那叫有風度。」

「憑什麼這小子這麼自大的跑來假惺惺的說一大通廢話,希望我能殺到他面前,別叫他失望。什麼意思啊,白銀三星又沒什麼了不起的啊,我手下敗將多的是……」洛里斯特有點不爽。

「呵呵,這小子你還真的要注意點。知道他的家世嗎?」

「忘了,連他叫什麼都記不起來……」

「你……唉,算了,我告訴你,這小子叫桑多斯.伊而塔。凱利亞王國攝政大公桑多斯.利婭姆三世的次子。知道凱利亞王國嗎?」

「知道,和我們福德商業聯盟隔著兩個公國,好象位於東南方向。」洛里斯特想了下回答。

「剴利亞王國東臨羅蒙帝國,南向哈維斯坦可汗國,身處兩大強國之間卻無戰亂之憂,你知道是為什麼嗎?」胖子的表情很嚴肅。

「不知道。」洛里斯特很老實的搖頭。

「那是因為凱利亞王國有一個劍聖鎮國,羅蒙帝國和哈維坦可汗國根本就不敢打他的主意。這位凱利亞的劍聖稱號是暴風劍聖,據說其還是大劍師時曾經當眾露了一手,時逢大雨,他在雨中舞劍,能精確刺中每一滴雨滴,驟雨過後,其舞劍的一丈方圓竟是乾燥如昔,因此威名遠揚。」

「那個被你揍慘了的桑多斯.伊而塔傷好后就拜入暴風劍聖的門下。你想三年前他還是白銀一星,現在已是白銀三星了,可想而知他這三年修鍊的有多努力。這次他回學院其實就是找你了結三年前的恩怨,有傳言說他私下和人比試,同為白銀三星的實力他也就出個兩三劍擊敗對手,看來他很有自信能從你手裡奪得那枚劍術教習的黃金徽章。洛克你得注意點,他是個真正的對手,我看看,他排在第幾……」

胖子史瑞德從身邊掏出幾張羊皮紙,眯著眼睛看了半天:「在這,和你決鬥他排在第二百八十四位,應該是昨天下午報的名。」

「啥?」洛里斯特嚇了一大跳:「死胖子這是什麼時候開始報的名?」

「前天……」胖子嘿嘿一笑:「到現在已經三百五十多了,我過來時執法部還有三四十人在排隊報名,相信今天能超過四百……」

洛里斯特沖著胖子豎起了中指:「我找死老頭去,這是想把我整死啊,還有地說理不?」

胖子笑得象只偷到雞的狐狸:「早上死老頭剛剛罵了我一頓,說我格局太小,除了學院就是學院區,不知道把眼光放到莫倫特城嗎,再接下去要看到整個法力丘平原,如果時間久了還可以通過南來北往的商旅把消息帶到各地去,要讓這次決鬥挑戰成為轟動性的新聞,只有這樣前來挑戰的人越多,收入的報名費就越多,學院的名氣就越大,影響就越廣……我中午就委託學員去城裡貼決鬥通告了,尤其是那些酒館和傭兵工會那裡,要多貼幾張……」

洛里斯特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胖子又刺了一刀:「死老頭說了,希望今年來報名的能有三千六百人,這樣一天給你安排十場,對你來說應該是很輕鬆的……」

「吧噠」洛里斯特直接趴地上了,恨恨的爬起來給了胖子兩根中指,掉頭就走。

胖子還在那喊:「洛克你要小心點那個伊而塔,可別大意輸在他手裡……」

讓那個伊什麼塔見鬼去吧,白銀三星而已,洛里斯特才沒放在心上。在遺迹群島的四個月曆練,讓洛里斯特對自己的身手有著充足的信心。那個叫利劍什麼的傭兵團,那團長不是黃金二星嗎,照樣被烏鱗犀牛追的上天入地。可自己輕輕鬆鬆的一劍,烏鱗犀牛就喪了命。

如果現在再和克魯德教習比試一場,就算他是黃金三星顛峰,洛里斯特相信也得千招以上才能分出勝負,而且自己還很有可能會贏。這不是自負,也不是吹牛,雖說自己的鬥氣不過是黑鐵三星,可自己修鍊前世的家傳氣功金水決卻大有所得。

一塊拇指大的石子落入掌心,合掌成拳,一用力,石子化為齏粉。這應該是寸勁吧,前世自己修鍊金水訣三十多年,連明勁顛峰都沒到達,更不用說什麼暗勁化勁之境界了。想不到這世,用金水訣的功法運行鬥氣,才練了三四年,竟如此輕易的讓自己邁入暗勁之境界,或許是這個世界比較適合內力修鍊吧。

白銀鬥氣的表現是把鬥氣輸入劍器之中形成劍芒,除了同樣輸入鬥氣的武器能抵擋外,對付那些沒輸入鬥氣的武器或盾牌可謂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除非是那些大匠師鍛造的神兵利刃才能相抗。自己雖然不能形成劍芒,可照樣能把鬥氣或者叫內力輸入劍中,斬金截鐵,鋒利無比,比那些輸入鬥氣形成劍芒的劍器更勝一籌,只是光華內斂不引人注目罷了。

現在用金水訣的功法運行鬥氣圓轉如意,身法劍法溶為一體,舉手投足,行止之間氣息渾然,落地迅捷,無聲無息,卻又步步生根,沉穩無比。丹田處氣脈悠長,前力未盡,后力又生。而這些正是自己前世家傳金水訣總綱上所說的暗勁之表現。

唯一的差別是總綱上說步入暗勁之境,兩側的太陽穴必會高搞隆起。洛里斯特摸了摸自己的太陽穴,還是平的啊,沒什麼兩樣。想想覺得可能是因為用鬥氣運行功法所帶來的差異,沒感覺有什麼壞處,洛里斯特也就不在意了。如今的麻煩是院長那死老頭把自己當成招財貓了,決鬥多少次倒無所謂,反正自己決鬥慣了。而且步入暗勁之境,再加上這具身體的特別天賦動態視覺,洛里斯特可沒把白銀鬥氣的對手放眼裡。

一天十場決鬥只是小意思,最多也就幾劍完事,自己當劍術教習一堂課也得進行十來場指導比試,還得找出學員的毛病或短處進行分析,指正,比決鬥麻煩多了。要是決鬥中出現一個能和自己大戰百來合不相上下的劍士,那對方肯定不是白銀鬥氣,最少也得是黃金二星以上。不過話說回來,鬥氣在黃金階位的劍士找黑鐵三星的自己決鬥,不嫌丟臉嗎?

只是我想去決鬥和你得去決鬥,同樣是決鬥可感覺不一樣,一個是自願一個是被人安排。死老頭利用自己大賺決鬥的報名費,真是鑽錢眼裡去了,洛里斯特邊走邊默默的詛咒死老頭總有一天會被金幣給壓死。 第六章鬥氣起源

前面就是晨曦學院的主教學樓,其造型就象一隻張開翅膀的大鳥。長長的兩側翼樓就象一對巨大的翅膀欲把小廣場攬在懷裡。主樓有五層,是各個學科的辦公室。兩側的翼樓是四層,共有八十個教室,最多可同時容納四千名學生上課。

小廣場的左側是一片白色的石頭房子,原本是一座城防哨崗,現在成了學院執法部和學院管理處的駐地。右側是一片稀疏的林地,這是晨練者的寶地,也是雙月高升時一對對談情說愛者互訴衷腸的浪漫之鄉。

洛里斯特要找院長萊文斯得穿過主教學樓的大堂,再繞過大校場和食堂,經過藥劑師的專用藥草園和研究大樓,圖書館,才能到達由一所廢棄修道院改建而成的學院行政處,院長辦公室就在那高高的塔樓上。

作為一所建校長達一百五十三年之久的綜合性學院,晨曦學院在鬥氣和劍術這方面的師資力量並不強,象排在它前面的幾所學院基本上都有一位大劍師坐鎮。

晨曦學院最富盛名的是會計學,遺迹研究和考古學,語言學,藥劑學,魔獸知識。其外新興的繪畫藝術和音樂創作也是聲名遠揚。

為了培養有學識有氣質的人才,晨曦學院一直要求學員在掌握鬥氣和劍術的基礎上,必須系統的學習兩門專業,以及懂得欣賞一門藝術才准予畢業。至於學員什麼時候才能達到畢業的要求學院是不管的,只要肯交學費,學個十年八年的也沒關係。

此外晨曦學院還擁有其他專業數十門學科,有建築,裝飾雕刻,城市行政,商業管理,騎士培訓,馬術教導,造船技術,鍛造工藝,皮革鞣製等,只要有學員報名就可以開課,甚至還特意為貴族子女開辦了高雅的鑒花藝術班和美食品嘗班。

雖然這些專業不是晨曦學院的強項,但從事這些專業學科的教授還是很有水平的。即使這些專業課教的是很普遍很基礎的知識,可如果學員認為只要能學會基礎常識,會簡單的操作就能畢業那是不可能的。不花點心思認真鑽研是拿不到專業學科的合格認證,那就很難畢業。

洛里斯特的兩門專業學科是會計學和騎士培訓,這是他的叔叔,十年前送他前來晨曦學院的家族商隊的總管選定的。他叔叔認為,學會會計學的好處是即使將來家族的繼承者不是小洛克,那他也可憑藉精通會計學接手家族商隊,那樣自己就後繼有人了。

至於騎士培訓,則因為諾頓家族是世襲軍功貴族,尚武是傳統。而且小洛克從小就表現出非凡的習武天賦,這才十四歲就已經是覺醒鬥氣了。要不是因為心胸狹窄,嫉恨中犯下大錯,他的父親男爵大人根本就不會把他放逐到莫倫特城求學。

離開了家就意味著無法接受家族傳統的騎士培訓,當時洛里斯特的叔叔認為不能讓小洛克缺失這方面的教育,就指定了這門專業騎士培訓。

讓洛里斯特的叔叔想不到的是,他和小洛克分別不到一個來月,他親愛的侄子就因為其高傲的態度,看不起人的眼神和別的學員發生衝突,身負重傷躺床上奄奄一息,直到被來自異世的一個靈魂給奪了體。

於是,原本被視之千難萬難的會計學,只花了一年時間就輕輕鬆鬆的修夠了學分過了關。這是因為在現在的洛里斯特眼裡,會計學不過是一門很粗淺的計算方式,就相當於前世四五年級的小學數學,很簡單。

反而是騎士培訓,讓洛里斯特吃足了苦頭,若不是這具身體的底子好,長達三年的騎士培訓真的很難熬。從學習做一名騎士侍從做起,每天大量的瑣碎的侍侯騎士的事就佔了大半時間,還要打理盔甲,照管馬匹。此外還要完成自己的身體鍛煉和騎士技能訓練。好不容易才熬過了三年,得到了合格認證,

和別的學員結束培訓成為一名准騎士不同,洛里斯特只能成為一名見習騎士。原因就是鬥氣,鬥氣在黑鐵階位只能成為見習騎士,晉階白銀才能成為準騎士。

說起來都是這個身體原先家傳的高階烈焰鬥氣惹的禍,自己繼承了記憶才發現,身體的原主人諾頓.洛里斯特,昵稱小洛克身邊就有一本烈焰鬥氣的手抄本,只是這手抄本上的鬥氣修鍊只到黑鐵三星為止,沒有接下來的白銀和黃金階位的修鍊方法。不過當時這具身體的鬥氣才剛剛覺醒,實力為青銅一星,要修鍊到黑鐵三星還得幾年,所以也不怎麼著急。

鬥氣修鍊和自己前世的氣功修行有很大的不同,前世祖傳的金水決就是爺爺在自己七八歲的時候逼自己修鍊打下基礎。而鬥氣修鍊的是血脈,一般都是到十五六歲才開始進行鬥氣啟蒙和覺醒,年紀太輕發育不好氣血不旺盛是無法感應到血液中的魔獸因子的。

傳說幾千年前,那是一個魔法的世界,強大的魔法師們主宰著世界,他們將蓋林特亞稱之為主位面,然後飛向星空去尋找次位面世界。在無數次的位面探險中,魔法師們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習慣了獨來獨往無拘無束的他們缺乏可靠的近身防護和鎮壓次位面世界土著的武裝力量,於是魔法師們回到蓋林特亞,思考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開始魔法師們想出的解決方法是馴服魔獸,但很快他們便發覺這不是好的選擇,因為魔獸的智力很難理解魔法師們的意圖,讓魔獸去解決問題得到的最終結果是一片血腥和狼籍。

這時一個天才魔法師從半獸人的狂暴天賦中得到啟發,將一些強大的魔獸的血液注入那些無法修鍊魔法的人類的血液中,並使之融合,再利用魔法陣激發,鬥氣出現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