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高空躍下的同時漂亮的旋身出槍,子彈精準利落。空中抓住懸空的長鏈盪向地面再瀟洒的落地,生化槍與生化刀的結合迅速果斷的斬斷子彈般戳下來的長舌,輕巧的身手躍上巨大的鋼鐵支架上飛檐走壁再急速旋身快斬出槍。躲避危險利爪的慢動作以及一個抬眼的特寫鏡頭,都引得在場幾乎所有女性觀眾無法剋制的驚嘆和崇拜。整部電影里所有的高難度動作全被樊夜一個個完美的展現出來。

2021 年 1 月 7 日

桓熙感覺連自己這個大爺們都要激動的尖叫了,電影正劇結束,四分多鐘的字幕與片尾曲播放完畢后,一分多鐘的彩蛋【注】拋出了電影最後一個懸疑包袱,《末世來襲5絕境之巔》正式結束。

全場響起了如雷的掌聲,主持人上台做首映式結束陳詞。而桓熙的心早激動的飛到起身打算提前離場的樊夜身上,他上前一步欲跟上去,卻被一個身材魁梧的保安攔住。

保安遞出一隻黑色翻蓋手機道:「先生,您的手機掉在了劇場的門口。」

桓熙完全沒有心思去顧及其他事,一心只掛在偶像樊天王身上。他看也不看就接過手機放進口袋道:「謝謝!」然後向毫不起眼的快速通道沖。

Benson突然出現在他眼前道揉了揉有些脫皮的紅鼻子道:「這裡不準任何人提前離場,我們還要維持一下現場秩序,等下還要參加慶功會。」

桓熙捂著襠部佯裝痛苦道:「那也得先讓我去趟衛生間吧?之前喝了太多水,存貨有點多。」

Benson皺著眉頭猶豫了下:「那快去快回。」

桓熙立刻沖了出去。

經過漫長的下旋樓梯,快速通道里的安全出口可以直通地下停車場。樊夜也早已提前做好準備,停了輛低調的私家車在裡面準備提前離場,順便又可以躲過令人頭疼的媒體採訪。

停車場偏暗的燈光下,身後似乎傳來了另一個腳步聲。

高跟鞋特有的落地聲在寂靜而局限的空間里隨著距離的靠近越來越明顯。

喬嘉莉從手拿包包中掏出超大屏的粉色觸屏手機,打開照片功能將立面最新的一張照片最大化顯示,然後對著樊夜的背影道:「親愛的樊夜樊天王,嘉莉有一份大禮要送給你,你不賞個臉停下來看看么?」

樊夜的腳速完全沒有改變。

喬嘉莉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她盡量撫平情緒道:「樊夜,你這個樣子是什麼意思?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是么?」

「要我將你放在眼裡也要你有足夠的資本不是么?」

喬嘉莉的偽裝徹底崩解,她沉著嗓子表情難看道:「樊夜,你給我站住。」

樊夜依舊無動於衷。

喬嘉莉踩著10多厘米的高跟鞋奮力跑到了樊夜身前,這才成功攔住了他。

「讓開。」樊夜冷冷道。

喬嘉莉舉起手中的電話得意道:「我就知道你跟這賤人有一腿,被她擺了一道你一定氣到半死吧?」


「雖然早就知道我們樊天王神通廣大,像這樣模糊不清的LUO照即使傳出去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買通刪掉,更會有最完美的團隊幫你澄清善後,不過。」

她換了個姿勢舉著手機,俏麗的下巴微微揚起,媚眼嫵媚迷人:「如果我提前聯繫好了各大媒體電視雜誌社,只差一個發向公共郵箱里的證據。我想即使事件最後被平息下來,LUO照對你樊天王的人品多少也會有一定影響。」

樊夜狹長的眸子落在照片上片刻,冷靜漠然的眸子讓人探不出任何情緒:「照片哪兒來的?」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如果你不按我說的做,發送鍵一按,我相信會有無數雜誌社感激死我。」

「這裡有這麼多攝像頭,我想天王你不會是那種輕舉妄動的人吧。」為防樊夜會強行奪走手機,喬嘉莉特意選擇站在能讓攝像頭拍攝最清晰的角度。

見樊夜默不作聲,喬嘉莉的語氣洋洋得意,志在必得:「我的要求很簡單,複合。」她喬嘉莉出道這麼久以來,馭男無數,還從未被男人甩過。樊夜則是第一個甩她冷臉又最先提出分手的,這令她無論如何都咽不下這口氣。

桓熙忍不住從柱子後面探出頭來,實際上他已經偷聽了很久。樊天王似乎被這個女人抓住了把柄。

「你發送吧。」

「記得把照片處理的清楚一點。」轉身頭也不回的向車子走去。

這完全出乎喬嘉莉的意料,她舉著手機怔住片刻,然後沖著樊夜的身影大喊:「樊夜!你不要後悔!」

樊夜砰的一聲關上汽車門,喬嘉莉怒火中燒的拿著手機剛要按下發送鍵,就被身後的人一把奪去了手機。

那人將手機往地上猛的一摔,跟踩仇人似的用力上腳踩啊踩。五點多寸的超大屏幕頓時粉身碎骨,踩完他還嘀咕了一聲:「不行,還有內存卡。」然後蹲下身撿起手機。

喬嘉莉剛想大聲呼救,那人卻先站了起來,指著她的鼻子大聲叫道:「喬嘉莉我看錯你了!沒想到你是這麼卑鄙無恥下流的人!你太令我失望了!」

身後停下一輛黑色轎車,車窗降下,樊夜精緻美麗的臉白皙得過分:「上車。」

桓熙狠狠瞪了喬嘉莉一眼,開門上車。

噴著尾氣的車子揚長而去,留下怒氣衝天的喬嘉莉無處發泄。

桓熙側著身子坐在副駕駛席上大膽的觀察著正在開車的樊夜,良久,樊夜淡淡開口道:「看夠了沒有?要不要拍下來?」

桓熙喜出望外:「可,可以嗎??」

樊夜的長眉幾不可見的微微一抖。

桓熙坐正身子一臉傻笑:「嘿嘿,跟做夢一樣。」

「對了。」他拿出被踩的殘破不堪的手機,搗鼓了一通抽出裡面小小的內存卡遞給樊夜,「給。」

樊夜伸手接過,指尖就要觸到內存卡時,桓熙突然收回了手。

「你必須先回答我幾個問題我才會給你。」桓熙暗暗在心裡罵自己真卑鄙……但是該卑鄙時就得卑鄙,否則過了這村可沒這店。

「說。」

桓熙正兒八經的道:「你們幾個出生入死了這麼久,怎麼會出現內奸??那個該死的內奸到底是誰??」

「這個恐怕會在最終季揭曉。」

桓熙極為認同的點點頭,繼續道:「我覺得你在承受了這麼多壓力之後,你的精神防線已經接近臨界點了。彩蛋里的你一個人靜坐在漆黑的小屋裡,桌子上布滿蜘蛛網的老式電話機突然響起的鈴聲一定是你的幻覺對不對??你們可是在無人區啊!找了那麼多漂泊大陸一個生還者都沒有,怎麼可能還會有人給你們打電話?」

「這你就要去問電影編劇了,通常我只在乎演出和拍攝效果,劇情排設是他們的事。」

「啊……」桓熙大失所望。

「還,還有,第三部里……你和喬天後的床戲是借位的吧?一定是借位的吧??隱形帶燈光和拍攝角度這些我都知道的。」

看到桓熙無比期盼的眼神,樊夜故意道:「不是借位。」

桓熙頓時張大眼睛和嘴巴,表情痛苦扭曲抓心撓肺得想捶牆。

樊夜瞟了眼桓熙,臉上有著不加掩飾的厭意:「還有什麼問題?」

桓熙轉著眼睛想了想,握緊了手中的內存卡道:「我要你的手機號。」

「不是辦公室座機也不是髙律凡那種的工作用號,是要能私下聯繫到你本人的手機號。」

「不行。」

桓熙情急之下居然將內存卡放進嘴裡,舌頭含住內存卡口齒不清道:「你敢碰我我就跳車,除非你把我開膛破肚,否則我回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曝光你!」實際上他按著車門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感覺整個車子里的氣壓都在變低,片刻之後,樊夜伸出右手:「手機拿來。」

桓熙立刻像拔刀一樣抽出手機。

樊夜翻開手機蓋按下一串數字然後遞迴給他。


桓熙寶貝似的接過手機,輕輕按下通話鍵,沒過多久,樊夜的西裝褲口袋裡便響起了一陣手機鈴聲。

桓熙美滋滋的收起手機,厚著臉皮道:「那是我的手機號,木亘桓,康熙的熙。」

樊夜木有搭理他。

桓熙拿出嘴裡的內存卡用領帶擦了擦然後放在車子的置物盒裡,這一動作令有嚴重潔癖的樊夜不由皺了皺眉頭。桓熙看了會兒窗外的夜色,突然扭過頭道:「對啦,你的認證微博上髮狀態的是你本人嗎?」

「你要在哪裡下車?」樊夜不答反問。

桓熙腦子頓了下突然道:「我得去藝龍影視城!!」

樊夜無奈的剎主車子,轉向變道。

桓熙頓時焦急的嘀咕著:「完了完了,現在去應該還來得及吧,劇組不都是經常拍到午夜嗎?但是這部劇是都市情場大戲,會有很多夜間鏡頭嗎?……對了。」他突然轉過頭認真道,「你真的不喜歡吃蝦子嗎?」

「……」

劇組在片場拍攝到深夜兩三點絕對是稀鬆平常的事,雖然桓熙從未經歷過如此繁忙的檔期,但是在趕到拍攝現場看到忙碌的工作人員時也並未感到太過驚訝。

進了這裡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找導演,而是直奔衛生間。

解決完存貨的桓熙感覺整個身心都變得無比舒暢,他走到洗手池邊邊洗手邊濕一濕微亂的發梢。這時,衛生間里又進來了兩個人。

「喂,剛剛進來的那個男孩,眼睛特大的那個你看見沒?」

「看到了,那天《凄情之吻》演林祈辰的那個。」桓熙一聽,迅速低下了頭。

那兩人走向小便池,其中一個一臉譏笑道:「導演第二天不就重新啟用了魏詩寅嗎?他還來劇組幹嘛?他不會一直等了這麼多天,天真的以為導演還會聯繫他吧?」

「就是,魏詩寅是什麼人,他不會真的以為自己能搶了魏詩寅的角色吧?世上怎麼會有這麼蠢的蠢蛋。」

「哈哈,就是就是,蠢的簡直奇葩。」

站在鏡子前的桓熙頓時僵直了身子。

【注】電影彩蛋:導演在電影中加入的一些小趣味的情節、或是在電影結束的字幕後放上一段為電影續集埋下伏筆的片段,目的是提高觀眾的關注度,通常不會超過三分鐘。 桓熙緩緩走出衛生間來到拍攝現場,演職人員都在短暫的休息。有幾名工作人員看到了他,先是微微驚訝,然後竊竊私語起來。

坐在休息椅上的聞洛看到他,立即起身走過來。他明白這些天桓熙是抱著怎樣的憧憬希望能得到這個角色,而且桓熙的出色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沒有魏詩寅,這個角色他絕對是志在必得。


但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因此丟角色的事雖然他早就知道,但是一直不忍心跟桓熙說,然而此時桓熙陰鬱的表情則說明了一切。

「看樣子你已經知道了。」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把我叫過來?」

「是導演,導演特意在戲里給你安排了另一個角色,雖然只出演幾集,但是發揮空間很大,他其實很看好你的。」聞洛努力想平復桓熙的情緒。

「是么?」桓熙苦笑了一下,鼻子有些發酸,失望與難過在心潮翻湧。

聞洛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傷心,這種事在這個圈子是家常便飯。」

「你不懂!他魏詩寅憑什麼能享受這種待遇!」桓熙因過度激憤而聲音變得略微高昂,甚至引來了一些目光,聞洛趕緊將他拉得遠一些。

桓熙不服,魏詩寅憑什麼搶了他最愛的人之後又毫不費力的搶走他的機遇!

他當了六年的炮灰,演了六年的龍套,六年都在給藝人和經紀人端茶送水。

人生就是有時即便你再努力,先天條件再優越也不一定能得到等價的回報!

這個圈子就是這麼的殘酷,沒有根基沒有後台,你會連個炮灰都不如!

一些明明自己表現最好的角色,為什麼到最後卻莫名其妙的落入了別人的手裡,其中的緣由他不是不懂!

前世的他自命清高,明明有著比今世更優越的資本。但為了愛情為了夢想的純潔,他不願意認乾爹被包養,甚至因此得罪了幾名業界巨頭,被人打壓得一度險些翻不了身。

然而重生教會給他的真理依舊是他最不願承認的那個!

什麼只要靠自己的努力,夢想就一定會實現全是狗屁!

別傻了,這個圈子永遠是世界上最骯髒的深坑。

桓熙吸了吸鼻子,抬起頭道:「你去跟導演說,這部戲我要演就演主角。」然後扭頭就走。

聞洛上前一步攔住他道:「熙熙,你不要賭氣。」

「你是跟我一起走還是自己走?」桓熙紅著眼睛道。

「……實際上,我已經得到了這部戲里的一個角色,是女主角的弟弟。」聞洛小小聲道。

桓熙深吸了一口氣:「祝賀你。」

聞洛緊緊拉住桓熙的胳膊:「熙熙你別衝動。」

「我現在只想找個……」突然出現在視野里的身影令桓熙眯起眼睛,魏詩寅和信和雲一前一後從專用休息室里出來,兩個人在片場人少的地方笑著簡單聊了幾句之後分開,信和雲在離開前還寵溺的摸了摸魏詩寅暗紅色的短髮。

那是以前對自己做了無數次的動作。

魏詩寅徑直走向經紀人身邊的專用休息椅,助理和化妝師很快圍了上去,他略顯羞澀的白凈臉龐在片場照明燈的照射下是那麼的刺眼。

突然一種報復欲襲上心頭,桓熙冷冷道:「關於魏詩寅如何得到的這個角色,你知道多少?」

聞洛回想了下道:「好像這部戲在剛剛開始籌劃時,最大的投資方林董就將這個角色定給了魏詩寅。不過現在有傳言林董和魏詩寅鬧的很僵,不知是真是假。」

桓熙冷笑一聲:「居然這麼久之前就傍到了天盛娛樂的董事長,為了這麼大的金主,他一定花了不少心思。」

聞洛斜著眼偷偷留意著桓熙的表情,不知為什麼,總感覺桓熙變得和以前很不一樣。除了相貌和聲音,感覺現在的桓熙和以前根本不是一個人。

「你去告訴導演,這部戲我接了。」桓熙冷不丁道。

聞洛驚愕的看著他。

桓熙正經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演好每一個角色,哪怕是龍套得不能再龍套的角色。不過今天既然這麼晚了那就到此為止吧,改天我會來片場報道。」

聞洛一聽,秀氣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桓熙也回以一笑:「收工了就趕快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

聞洛點點頭,桓熙轉身離開。

「希望還來得及。」一路跑到了影視城大門,桓熙彎著腰氣喘吁吁的站在路邊看著來往的車輛,但是怎麼找都找不到熟悉的那輛跑車。

突然,一輛雅藍色Lamborghini由遠駛近,帶著墨鏡的信和雲如往常一樣保持開車的速度不會很快。桓熙站直了身子,極短的時間內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他豁出去了,在車子離自己還有一段距離時若無其事的邁了出去。

信和雲及時踩住了剎車,Lamborghini在危機時刻停在了桓熙的面前,車前頭輕輕碰了碰桓熙的膝蓋。

桓熙的心砰砰直跳,內心不斷呼喊謝天謝地,有些后怕自己差點被車撞。


但是實際上他更希望被車擦傷或者帶到,那樣他就有更直接的理由跟信和雲糾纏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