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體內的武根境界,才是最根本的基礎。

2021 年 1 月 2 日

「聽小崔說,城裡有個武者聯盟!」敖風古吸收了足夠的藥力,想要出去走走。

要不然天天吃靈藥,就成了一個藥罐子。

有時候,也要讓身體稍微換換,這樣一張一弛才符合修鍊的規律。

武者聯盟,是敖定郡州里一等一的勢力,倒不是說它多麼強大,而是說它的人員遍布各地。即便是敖定將軍看到聯盟的負責人,也都是客客氣氣,可見武者聯盟的硬氣。

敖風谷來到武者聯盟的時候,幾個身材高大的守衛正筆直地立在門口。他抬頭看了眼,武者聯盟敖定分會,八個大字分外有力,可見是個書法大師寫的。

「站住,武者聯盟不是隨便什麼人可以進的。」那個守衛看敖風古個子小,不過十來歲的模樣,就將敖風古擋在了外面。

另一個武者譏笑道:「哪家娃子,穿的這麼寒酸,也想進武者聯盟,也不照照鏡子。」

敖風古穿得是一般,但也不至於寒酸,相反他十分喜歡他自己這種平實自然的著裝。

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響起。

「風古,你怎麼也在這裡。」

來者不是別人,是敖風古的二姐敖希雅,今日的敖希雅穿著一身綠色雲霞長裙,宛如一朵嬌滴滴的綠玫瑰,讓人一看就覺得賞心悅目,彷彿聞到一陣花香。

「我去註冊一星武者,順便領一套武者的服裝。」

「正好,我也要去註冊二星武者呢!一起去吧!」

說罷,敖希雅就挽住敖風古的手,走入武者聯盟中。敖風古的手輕輕地縮,從敖希雅的手臂中溜出來。

二個守衛臉色鐵青:「那是敖風古?」

「那個一箭五百米,超越敖廣美的人?」

「慘了,得罪將軍府的人,這穿得完全不像將軍的公子啊,眼拙了!」

「都怪你……」

「明明是你的錯……」

敖風古和敖希雅並不理會他們,一同步入武者聯盟,將軍府的小姐和公子前來,武者聯盟的分會長李志銘熱情迎接。

李志銘看著六十左右,頭髮花白,身材清瘦,但是步履有力,眼神精明,一看就是一個強大的武者。

「二小姐和小少爺前來,真是令老朽這裡蓬蓽生輝啊。」

「李爺爺,你可不要這麼說,可是嫌棄希雅許久沒來看你了嗎?」敖希雅一個嬌嗔。

「哈哈,你偶爾來看看老朽,我就心滿意足了,一年不見又是漂亮了許多。」

敖希雅捂嘴一笑,眼睛彎成了一道月泉,一頭空氣劉海顯得特別嬌媚。

「不是快要武者比試第二輪了嘛,我就來領二星武者的武袍。」

「沒問題,小風拿武者銅鏡來。」

敖風古見到那個十三四歲的小風,身材結實,手掌寬大,已然是武根低階的一星武者,而且看他的模樣不過是一個端茶送水的小童,心道這武者聯盟底蘊頗深。

這一面武者銅鏡,和武者比試的第一輪時候的銅鏡,有些不一樣,它的鏡周邊緣處,鑲嵌著一圈細小的晶石,敖風古認識那是低等靈氣石,一顆低等靈氣石需要一百銀幣,而且鏡子的正上方還鑲嵌著一顆中等靈氣石,那可石相當於一萬銀幣,而且有價無市。

敖希雅笑道:「武者聯盟的武者銅鏡,除了測試武者的境界,評定出星級之外,還有一個潛力預算。」

「潛力預算?」

「沒錯,除了報出你現有的境界匹配的星級,還能根據你的力量你的精神推算出你未來三年能夠達到的境界。」

敖風古本來只是想來領一套武服的,這下頓時來了興趣。

敖希雅見狀,便先示範給他看。

只見敖希雅站到銅鏡面前,不一會兒「二星武者」四個字就顯示出來。

「看好咯!」

敖希雅將那雙修長白嫩的手按在了鏡面上,一股能力開始波動,鏡面猶如變成水波一般,不斷地在衝擊著敖希雅。

「混沌武葉境界!」

敖希雅驚訝地看著銅鏡,隨後狂喜不已。

「李爺爺,我能修鍊到混沌武葉境界,一年前還只是三星武者的預測啊!」

李志銘笑哈哈道:「定是你這女娃子又有什麼奇遇了吧。混沌武葉境界,最差也是四星武者,前途無量啊。」

敖希雅點頭道:「我已經很滿足了,四星武者那可是整個青鳥國的強者了,如果還能達到五星強者……」

熬希雅的臉上露出一絲嬌羞,似乎在想著某個男子一般。

「這只是三年的預測,未來你一定會超過我這個老頭子的,說不定你還能超越你的父親。」

敖希雅吐了舌頭:「李爺爺你是混沌武葉高階的六星武者,再努力幾年說不定就突破成為混沌武枝境界的強者。」

「小女娃就知道安慰老朽,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呵!敖風古公子,你也試試看。」

對於敖風古,李志銘自然是有所耳聞,在武者比試第一輪那是大出風頭,在這幾日的比試者中名氣快排到前三了。

「我倒也有點好奇!」敖風古走到銅鏡面前,銅鏡中的他清秀又堅毅。 銅鏡發出一陣陣能量波動,敖風古並沒有什麼情緒流露。

不出所料,「一星武者」四個字很快顯示出來。

隨後,敖風古將手按在了武者銅鏡上。

一股能量開始在敖風古的手掌上盪開,武者銅鏡開始顯出字樣。

「三星武者!」四個字很快顯出。

敖希雅長大嘴巴,雙眼瞪得老大,看著敖風古滿是震驚:「三個月時間,你怎麼可以達到三星武者。」

這武者聯盟的銅鏡,測出來的武者潛力,準確率達到了八成,那是失誤的往往是因為意外夭折,所以當敖希雅看到敖風古的三月後的潛力是三星武者時,她那心中就已經如同大海里的扁舟一般起起伏伏。

敖希雅那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敖風古:「小弟,姐姐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太快了!」

李志銘也是連連讚歎,直誇敖風古潛力巨大,這下敖定將軍必然欣喜。

敖希雅小手拍拍那還未完全豐滿的胸脯,閉上眼睛搖搖頭,嘆氣道:「我自認為我是天之驕女,和你比起來差遠了,還好你是我弟弟,否則我一定會嫉妒的。」

「嘿嘿,銅鏡而已不要當真。」敖風古的手準備從武者銅鏡中拿下。

誰知,武者銅鏡再次發生變化,一聲輕微的嗤嗤聲從銅鏡中發出,那些晶石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耗能量,最後「武葉境界」四字豁然出現。

敖希雅捂嘴櫻桃小嘴,整個人差點石化。

武葉境界那可是武者的第二大境界了。

「哦,我的天啊!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弟嘛!」敖希雅臉漲得通紅,看著敖風古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這下,連見多識廣的武者聯盟分會長李志銘都有些坐不住了,他揉了揉眼睛,再睜開眼睛,還以為他老花了。

「武葉境界,沒有錯,不是老朽看花了眼。」

銅鏡上的晶石,能量快速消耗,隨後歸於平淡,連那顆中級晶石也是化為粉末。

隨後,銅鏡歸於平靜。

「這……這,我覺得我好差勁!」敖希雅依舊沒法平靜。

混沌武葉境界,那是許多混沌武根境界窮其一生都被困住的難題,即便敖希雅自認天資不錯,這次的預測比較理想,那也是因為她早幾年前就已經是一星武者了,而且又獲得數次大的際遇。

可是現在和敖風古一比,二人的潛力差了不是一點兩點。

「李爺爺,這武者銅鏡是不是壞了?」敖希雅依舊有點不相信。

李志銘搖搖頭,又點點頭:「應該壞了吧!」

似乎連李志銘,也是半信半疑,因為三個月的速度,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敖風古笑笑:「一切修習,努力在個人,豈會是一面鏡子可以斷定,希雅姐你說是吧?」

「嗯!」敖希雅點點頭,如今好像她是一個妹妹一般。

「不過這事有點奇怪,希望李爺爺能夠保密,免得有些無聊的人亂嚼舌根。」敖風古轉向李志銘說道。

「我不是亂說話的人,請問敖風古公子要加入武者聯盟嗎?」李志銘看著敖風古頓時覺得此子資質不凡,立馬投來橄欖枝。

「哦?加入武者聯盟有什麼好處呢?」

李志銘笑呵呵地說道:「加入武者聯盟的人,他的家人就能受到武者聯盟的一定星級的保護,比方你是一星武者,你的家人就能獲得一星保護。」

敖風古道:「一星保護?」

「恩,對於武者家人的保護,也是有等級的,總的來說就是你的實力星級越高,你的家人就會越安全。」李志銘解釋,並沒有覺得什麼不耐煩。

「還有,武者的武服上,刻有武者聯盟的特製星星,走到哪裡都能受到人們的尊重,這世界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武服防水又防火,還能抵禦一定的物理攻擊,其中妙用你自然以後會知曉。」

敖風古頗感興趣,以前他是龍族七太子,對人族這個附屬種族並不是很感興趣,人族的許多東西他都不是很了解,如今重生為人,倒也漸漸的有些人的感情。

在龍族,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說龍族最為尊貴,凰族其次,萬千種族各有特色,但是最聰明的卻是人族。

「哦,還有其他嗎?」敖風古興趣頗濃。

李志銘見狀,臉上的皺紋猶如一朵秋天的菊花盛開,燦爛無比卻又帶奸詐幾分,心道一條大魚終於被誘餌上鉤。

「武者聯盟的強大,在於它有著一個強大的精神象徵,那就是武者小學,武者中學,武者大學,那是培養武者的搖籃,每一個武者對他的所學之地,會有一個歸屬感,誰要是敢欺負武者聯盟,那就會受到天下人的圍攻。」

「果真?」

李志銘低聲道:「說句不敬的話,即便青鳥國國后,也不敢隨便動老朽,低調低調,千萬別亂說出去。」

敖希雅噗嗤一笑:「李爺爺,你這得瑟的模樣,哪有什麼低調的樣子嘛!」

「小丫頭,就知道拆老朽的台。」

「青鳥國國后,我還從來沒看見過呢!李爺爺,這武者聯盟的時候你再介紹介紹唄!真是小氣,以前和我都沒講那麼多,看來我還不如敖風古,這次回去我要告訴娘親,說李爺爺一點不疼希雅。」

「得了,得了,你們娘倆,都是不省心,話說你娘在將軍府還好吧?」

敖希雅搖搖頭:「有那個大夫人在,我娘怎麼會過得好,若不是我娘和您有些交情,有著武者聯盟撐腰,恐怕早就被活活逼瘋了。」

「你要變得更為強大,老朽過些年說不定要調離青鳥國了。」李志銘說道。

「恩,我會變得很強大,我要保護我的娘親。」敖希雅握起小小的拳頭,堅定地說道。

隨後,李志銘又講起武者聯盟的事情。

「武者小學,會收混沌武根境界和混沌武葉境界的學員,裡面會教功法、步法、速度、力量等基本理論。」

「武者中學,會收混沌武枝境界的學員,裡面教授的東西就複雜了。」

敖風古孜孜不倦,連敖希雅都被吸引住了,兩人耐心又認真地聽著李志銘的講述。

「武者中學的學員,那就是了不得的人物了,你們的父親敖定將軍,就曾經是武者中學的學員,裡面會對功法、步法、力量、速度等體系有進一步的深入,同時會增設精神力、陣法的講授。」

敖希雅拍起手來:「陣法,陣法,我很感興趣。」

李志銘越發得意:「至於武者大學嘛,欲知後續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不管敖希雅怎麼軟磨硬泡,李志銘這個武者聯盟分會長,就是不再多說一個字了。

敖希雅對陣法特別有興趣,敖風古卻是對那精神力很有興趣,因為他的精神力一直沒有多大的變化,依舊是精神力二十級。

「若是將來,學習下精神力,也是挺不錯的。」

「小弟,你註冊成一星武者吧,只有在武者聯盟登記,這星級才是全國通用的,不然你就是一個遊民武者呢!」

敖風古明白,大部分的武者都會在武者聯盟登記。

於是,在李志銘的幫助下,敖風古填寫了上自身的資料,正式成為一名武者聯盟的一星武者。

「小風,拿兩套二星武袍來!」

敖風古不解:「我不是一星武者嗎?」

李志銘頗有深意的一笑,將二星武袍給了敖風古。

那黑色的武袍入手輕巧,摸上去極為舒適,款式也是極為經典,敖風古穿在身上,頓時整個人更顯挺拔。

腰間上,有二顆銅絲綉成的星星,在黑色的衣服底子下,特別的引人注目,那是二星武者的身份象徵。

當敖風古走出來的時候,那二個守門的人看到他身穿二星武者的武袍,頓時噗通二聲下跪。

「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敖公子大人大量。」

「是啊,使我們眼拙。」

敖希雅搖頭,拉著敖風古上了她的馬車,一路遠去。

二個守門人長吁一口氣:「竟然是二星武者,還好他沒有和我們算賬。」

「真是一個心胸開闊的人,那句話叫什麼來著,大人不記小人過,是不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