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馮青楓絲毫不懼注視著秦凌予。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下秒,秦凌予直接一把握住馮青楓的下巴。

「剛剛的話,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你會死的很慘。」秦凌予手中力氣很大,痛的馮青楓感覺額頭冷汗都要冒出來。

「都是真的,我用我的性命發誓,如果不信,姐夫可以親自調查。」

「當初姐夫的爸爸在部隊受到重視,眼看著成就要在爺爺在上,所以爺爺害怕得不到重要,出賣情報給敵國。」

「爺爺當時只是想要利用這點導致計劃失敗,好讓姐夫爸爸失去部隊信任。」

「但是沒有想到直接導致姐夫爸爸死亡。」

「所以爺爺非常愧疚,一直把你帶在身邊。」馮青楓痛苦的說。

秦凌予不住的喘著粗氣,二十多年的爺爺,敬佩二十多年的老人,從來不曾忤逆他的話。

結果原來他是他的殺父仇敵。 每段故事都有一個結局,不知他們的結局會怎樣?

就讓我來告訴你們吧。

第二天,有人在池塘長藤木椅上發現了一具老人的屍體,很顯然,這是王老爺子的屍體。

當人們取下他的面具,看到他的臉時,人們都很驚訝,老人那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彷彿是在睡夢中幸福地死去。

這件事,後來上了騰訊新聞,還成爲人們津津樂道的談趣。有人說老人其實是個修仙之人,他在睡夢中頓化,成仙了。也有人說老人是個神經病,整天只知道傻笑。還有人說老人是被活活餓死和凍死的,之所以笑得那麼開懷,是因爲餓死前,他在睡夢裏夢到了好吃的。

然而,只有郝健知道,老人只是如願見到了他的老伴和孫女,和他們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

白仁靜傷了腿,受傷住院一個月左右,田大寶不分日夜的守在病牀前,悉心照顧了她一個月,最終兩人漸漸產生了男女之間的情愫。

更巧的是,他們其實是在同一棟大樓上班,都在上官集團公司任職,只不過樓上樓下,原來他們倆之間的緣分早已悄悄註定,原來相愛的人曾經靠得那麼近。

不久之後,他倆迅速閃婚了,生活過得美滋滋的,辛福美滿。認定了的人就是一輩子,他們有種感覺,感覺就像是前世註定了今世會在一起。

祝他們幸福。他們會幸福的。會嗎?也許會吧。

白仁靜的哥哥,白宏天同白虎堂大當家雲鶴,裏應外合,最終成功的解救出白虹,白宏天當時,實質上真的中了刀疤碗的計,一個人鬥智鬥勇,拼死拼活的同他們打鬥了起來。

一開始,他誤以爲被綁在柱子上的就是他的妹妹白仁靜,然並卵,當她第一眼見他,就叫他一聲哥哥的時候,就已經暴露了。白仁靜同他已經好多年都不曾見面了,又怎麼會一眼就認出他來?!

況且,雖然他們不常見面,但是他們天天在電話裏聯繫,對彼此的聲音卻特別的熟悉。很簡單,這個人的聲音根本就不怕白仁靜,所以白宏天識破了刀疤碗的計劃,假的白仁靜身份暴露,所以在最後她刺了白宏天一刀,理所當然就刺空了!!!

白宏天爲救白虹,同他們魚死網破的時候,這時,雲鶴突然帶人衝了進來。將他們幾個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雙方交戰,非死即傷。

最終,刀疤碗無處可逃,無路可退,他狗急跳牆的掏出手槍將白虹當做了人質。這時,說時遲那時快,白宏天掏出了他藏在身上的另一把手槍,和刀疤碗對質起來,幾聲槍響,激烈角逐之後,刀疤碗和白宏天同時中槍,雙雙重傷倒地。

白宏天左肩被子彈貫穿,爬起來忍着傷痛,救下了半昏迷狀態的白虹,將她抱在了懷裏。這時,刀疤碗執迷不悟,爬起來又給了白宏天左腳一槍,想來個偷襲。

好一對苦命鴛鴦。

說時遲那時快,同樣疼愛妹妹的哥哥,雲鶴見自己的妹妹被刀疤碗傷害成這樣,他一氣之下向刀疤碗開槍,打掉了他手中的槍支。

雲鶴對他開槍時,刀疤碗黔驢技窮,爲了保命,他不顧兄弟之情,將他的幾個兄弟雙雙推了出去。

最終,刀疤碗果然足夠心狠手辣,他居然將他的心腹,也就是那個黑子當成人肉靶子替他擋子彈,其他手下全看清楚了他的真實面目,敵衆我寡,紛紛繳槍投降。

簡短的槍戰之後,衆叛親離的刀疤碗最終也中彈負傷,傷害累累,跌倒在地,爬不起來。

在千鈞一髮之際,不知是誰報了警,警察包圍了這裏。

他們一個都跑不了,全被警察給抓了起來。

這若干的違法犯罪分子全被警察抓了起來,接受法律的制裁,刀疤碗和白宏天都被送到醫院搶救,最終,他們都活了過來。

刀疤碗壞事做盡,無法無天,醒來後條條罪狀,認罪伏法,鋃鐺入獄。警察尋找藏在刀疤碗背後的跨過犯罪分子,企圖將他們一網打盡。

因爲打架鬥毆和傷人罪,白宏天也被關進了監獄裏,但是無論他被判多久,白虹也願意等他回來。

經歷過這一次,讓白虹同白宏天的愛情更加堅定,也讓白宏天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爲,開始後悔認錯,迷途知返

雖然,白虹受了很多委屈和傷害,但是,白宏天依然很愛她,愛得更加深沉,更加理智。

白宏天和白虹他們約定好幾年後,等他刑滿出獄,他們就攜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也許,最好的愛情是等待,等待一個人從不成熟不好變得更成熟更好的過程。

祝她們好運吧。會好運的,不是嗎?

雲鶴解散了白虎堂。

原本他一手創建白虎堂的真正目的,只是想收養那些被人拋棄或者遺棄的孤兒,讓他們有個家,讓他們有口飯吃,讓他們感受到家的感覺,親人在身邊的感覺。這些年來,雲鶴也一直在暗地裏資助那些同他一樣回家沒爹沒孃的孤兒。

卻不料,這些年來,他常年在外打拼,竟然讓心懷不軌的手下鑽了空子,纔會將他辛辛苦苦打造的白虎堂毀於一旦。

至於,那個瞎子,雲鶴之所以那麼憤怒的掏他的眼睛,不只是因爲當年瞎子他差點侵害了白仁靜,還因爲他本身就是一匹幫派的害羣之馬,吃喝嫖賭,無惡不作。

有因必有果。

幾年前,有一次,那個瞎子,他喝醉了酒,居然跑到天心孤兒院裏去,將一個天真無邪的女孩給侵害了。還威脅她不能告訴任何人。

當時,他的所作所爲被院長給發現了!院長要去揭發他,他就把院長和那女孩一同暴打了一頓,不僅如此,他還活生生弄瞎了院長,以示懲戒。

至於最終,院長爲什麼選擇隱忍,沒有揭穿他的惡行,是因爲瞎子威脅他們,說是若是院長揭發了他,他就傷害這裏的每一個人。院長想要保護她的孩子們不被傷害,也就只好就此作罷。

可是,機緣巧合之下,瞎子的惡行被雲鶴安插在孤兒院保護孩子們的眼線發現,雲鶴趕回國內,藉着白仁靜那根導火線,就徹底爆發了。這才廢了他的眼睛,將他趕了出去,以絕後患。方能保孤兒院的孩子們一世平安。

最終,那個瞎子也在條條罪證下認罪伏法了。

也許,時間會沖淡他們信中一切的罪惡,就讓往事隨風,舊事如夢,一切大風大浪都歸於平靜。

有人問我?那郝健和張小柔呢?

天機不可泄露…… 第1022章失去求生意志

剎那間,秦凌予覺得氣血翻湧起來,最後直接一口鮮血噴出來,噴在馮青楓旁邊的沙發上面。

馮青楓聞到血腥味,心裡一下慌亂起來。

「姐夫?姐夫,沒事吧?」

秦凌予沒有回答馮青楓的話,整個人都是木訥的。

原本秦凌予還是掐著她的下巴的,現在可以馮青楓輕輕一扯,就能扯開。

扯開秦凌予,馮青楓立刻打開房間的燈,昏暗的房間,亮如白晝。

馮青楓看到秦凌予臉色一片慘白,完全失去精氣神。

「姐夫,姐夫,你別嚇我。」

「姐姐,姐姐!」馮青楓沒有想到秦凌予居然是這種反應,當下哭著往外跑。

馮青青喝酒喝到一半,看著馮青楓瘋瘋癲癲的往外跑,意識到出事,立刻進入主卧。

看到秦凌予閉著眼睛暈過去,馮青青手中的紅酒杯直接掉落在地。

「管家,趕緊去找救護車!」

這一夜,整個秦公館亂做一團,馮青楓則是趁機逃出。

「究竟怎麼回事,好端端的究竟怎麼變成這樣。」

秦箐由容世隱擁著來到醫院,來的時候嘴邊不斷念著這句話,而且看得出來剛剛肯定哭過,現在眼睛還是紅的。

秦凌予突然送到醫院,這件事情馮青青不敢告訴秦箐,但是秦凌予身邊的副官已經告訴秦箐。

秦箐就這一個弟弟,雖然總說弟弟在處理感情的事上不夠果斷,但是到底心疼。

馮青青看到秦箐有些害怕,眼神不斷閃躲著。

「馮青青,問你話,我們凌予怎麼好端端的吐血,怎麼好端端的要急救?」

「這我怎麼知道。」

「當時你們沒在一起,你們不是夫妻嗎?」

「我們早就分床睡的,他做什麼,都不和我說。」馮青青心虛的說。

她給秦凌予下催情葯,給秦凌予戴綠帽這種事情,借給馮青青一百個膽,她都不敢亂說。

雖然秦箐身體不好,但是秦箐從前小小年紀,雙親去世,一個人在娛樂圈摸爬滾打,絕對不是好招惹的。

正想著,一名醫生過來,直接就讓秦箐攔下。

「醫生,凌予現在狀況好嗎?」

「真不明白你們這些家屬究竟在做什麼,原本病患急火攻心,但是後來我們發現他的體內還有催情成分。」

「現在讓我進去,我們需要立刻搶救。」醫生著急的說。

醫生的話好像一顆炸彈,扔在秦箐心中。

原本以為秦凌予結婚以後,自己這做姐姐的可以少操心一點,但是沒有想到秦凌予和馮青青在一起居然過著這種生活。

這個毒婦,當初拆散秦凌予和容幼儀不夠,現在還敢把各種亂七八糟的藥用在秦凌予身上。

「啪!」秦箐氣的不行,直接一個巴掌甩在容幼儀臉頰上面。

「凌予醒來沒事還行,要是有點什麼意外,馮青青,看我怎麼收拾你!」秦箐惡狠狠的留下這句話,走在手術室面前,雙手合十不住禱告。

這一夜所有人都在手術室外,枯站一夜。

直到第二天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在走廊,秦凌予終於被推出手術室外。

「醫生,我的弟弟情況怎麼樣?」秦箐第一時間握住醫生的手,詢問情況。

「已經搶救過來,但是需要觀察,應該能在今天中午醒過來。」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真是謝謝醫生。」

一行人通通來到病房,馮青青想要進去,但是直接就讓秦凌予身邊的徐天逸副官,攔在門外。

「夫人應該有些自知之明,少帥清醒過來,第一個想要見到的,絕對不可能是您。」

「可我只是想要確定凌予是否平安。」

「您不出現,少帥肯定可以平平安安清醒過來。」徐天逸說完,進入病房,同時關上房門。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秦箐等人都在等著中午到來,等到秦凌予清醒。

可是這樣一等,就是等到晚上,期間秦凌予根本沒有清醒過來。

秦凌予就這樣一動不動,任由秦箐說什麼,都是沒有反應。

看著這種情形,秦箐難免心慌,於是傍晚時候,將醫生找過來,重新給秦凌予做檢查。

「病人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危險,長時間不清醒過來,可能是因為自己本身不想清醒,沒有求生意志。」

「不可能的!」

「凌予怎麼可能沒有求生意志,不管經歷什麼磨難,凌予都是非常堅強,非常樂觀的!」

秦箐否決這個觀點,繼續耐心等待著。

可是等到第三天,秦凌予依舊沒有清醒過來。

這個弟弟,從來都沒讓秦箐操過什麼心思,唯有這次,這樣不聽話。

秦箐沒有半點辦法,容世隱提出一個想法。

「凌予一直不清醒過來,這樣拖著越往後越危險。」

「雖然我們都看不慣馮青青,但是馮青青總歸是凌予妻子,不如居然就讓馮青青和凌予說說話,說不定能有效果。」

「容先生,少帥最討厭的就是馮青青,眼下再讓馮青青進來,可別再氣出一個好歹。」徐天逸擔心的說。

決定權最終落在秦箐手中,秦箐思考片刻,打開病房的門。

「惹凌予生氣不要緊,只要能把凌予氣的睜眼,就認馮青青是個功臣!」

「天逸,去把那個女人給我叫進來,讓她和凌予說說話!」

徐天逸見狀,只能聽命服從。

馮青青來到秦凌予病房,看到秦凌予生病這樣嚴重,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畢竟曾經深愛過的,馮青青來到秦凌予病床邊,忍不住落下眼淚,失聲痛哭。

「凌予,對不起,都是我的不好,是我不該亂來。」

「只要能清醒過來,不管讓我做什麼都行,以後都聽你的。」

「凌予,秦凌予,求求你睜開眼睛看看,好嗎?」

馮青青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容世隱和秦箐看著都有些動容。

而且就在這時,秦凌予的嘴唇微微一動,好像是要說話。

馮青青看到這個場景,哭的更加賣力。

催情葯這個事情,就是馮青青乾的,現在唯有喚醒秦凌予才能將功抵過。

「有,有——」昏迷中秦凌予唇瓣不斷吐出什麼音節。 電話響了老半天,不知道的還以爲王胖子是出事了呢。

實質上,王胖子正守在木牀前,睡着了。苟蛋子前幾天淋了雨,發高燒了,他都已經守了他三天三夜了,現在已然累的不行,沒聽到電話鈴響是對的。

王胖子的道士師傅外出辦事去了,有人花重金請他去幫忙驅鬼除邪。他一收到王胖子救急的飛鴿傳書,回信說他辦完事,馬上就回來。只不過路途太遠,最遲也得再等幾天。王胖子沒有辦法,只有在茅草屋裏等待。。。

嘟嘟!

不過,在郝健鍥而不捨的堅持之下,王胖子電話終於接通了……

“胖子,你可算終於接我電話了!你們說你們到底死哪裏去了?!隨便給我留張紙,就帶着苟蛋子離開了,也太不夠兄弟了吧?對了,苟蛋子他還好嗎?還有上次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麼老是不接啊!”郝健像個囉嗦老大哥一樣,語帶連珠,問東問西的。

“喂,喂,你說啥?我聽不太清楚。”深山老林,信號不穩定,聲音斷斷續續。

“我說,苟蛋子他怎麼樣了?嗓子治好沒?還有上次你們怎麼不接我電話?”郝健粗着嗓子又重複了一遍。

“你等會,這裏信號不太好,我出去給你打。”王胖子拿着電話抖了兩抖,可電話的顫音還是很大,而且彼此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聽不太清楚說的是什麼。他只好從房間裏面出去找個信號好點的地方接聽電話。

王胖子拿着手機,四處找尋信號,他從一個深山裏簡陋的茅草小屋中走了出去,然後,他走到一旁的石桌前,還真給他找到了信號。他在石凳上坐了下來。

“郝子,苟蛋子的病情恐怕是中邪了。”王胖子眉頭緊鎖,面色凝俊。

“啊?中邪啊?!那怎麼辦?能治好不?”難怪不得最近老是右眼皮跳個不停。

“算了,這個以後空了再仔細跟你說。”王胖子揉着太陽穴,焦頭難額的樣子。他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頓了一會兒,慢慢說着:“對了,郝子,我換手機號了。上次我背苟蛋子上山時,手機不小心落路上了,所以就沒有你的電話號碼了,沒法及時與你聯繫,最近纔去買了一個新手機。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新電話號碼的呀?我正打算告訴你呢。”

“這個嘛,是個祕密。好了,我看你也夠煩心的了,那我們就先不說這個了。”郝健也聽出來王胖子的心緒不高,轉移話題,問着:“先說說你同苟蛋子還有多久回來啊?我一個人呆這裏着實太悶,還真有點想念以前咱哥三個在一起的日子。”

“還早,也不是煩不煩的問題,實質上,師傅他跟我說,苟蛋子他這個說不出話的症狀恐怕是中邪了,上次那女鬼的積怨實在太深,所以需要七七四十九天開壇做法才能完全將他根治。所以我就得在這裏陪着他,一刻都不能馬虎。你也不要太擔心,有我師傅在,苟蛋子他不會有事的。”王胖子的聲音裏充滿了擔憂,同時,也不乏自信和肯定。

“兄弟,對不住了,都怪我拉你們一起去捉鬼,才害苟蛋子成了現在這副樣子。”聽出來胖子聲音裏潛藏的擔憂後,郝健沉思了小半會,後悔的嘆息了一聲:“要是我能夠變得像你一樣厲害該有多好啊,我一定把那些從地獄裏偷跑出來的傢伙,打得落花流水。”

“郝子,這不怪你,相信苟蛋子他也不會怪你,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他的。我不在你身邊,這七七四十九天,一切全都要靠你自己了。記住抽空練習符紙術,我房間裏進門左手邊第一個格子裏有一本符文術,上面記錄了我的畢生所學,就送給你吧。一定要好好學習,它對你接下來的路肯定會有幫助的。”

“符文術啊?!這麼好的書,你還真捨得給我?”郝健聲音裏透露着些許驚喜,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還是那個視書如命的王胖子麼?!受寵若驚,受寵若驚啊。“你就不怕教會了徒弟,餓死師傅?不怕萬一我以後變得比你還厲害?”

“你放心,這本書我早就從頭到尾背得滾瓜爛熟,爛記於心了。”王胖子到底還是那個自戀又狂傲的傢伙,總是不忘了挖苦他,“況且,你小子這麼笨,想變得比我還厲害還早着呢!”

……

在王胖子的三言兩語的炮轟下,郝健終於敗下陣來,說不贏就撤,幾句寒暄之後,郝健就找藉口掛斷了電話,王胖子也回去繼續照顧苟蛋子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