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馮昌樹停住了緊追院長和其他醫生回歸會議室的腳步,回頭看向浦濤。

2022 年 1 月 20 日

「你早就知道,所以提前把患者給轉移了?」

馮昌樹去前院護士部,調取了那位病患的家庭住址。

又查了查病歷,欒南,29歲,此前無其他病理性疾病,家住……

回到出租屋,收拾東西的欒南,看了看屋內的擺設。

9年來,就連牆都沒能好好的刷刷,地上也沒鋪上一塊地板,只有那張顯眼的大床跟客廳吃飯的桌子,成為了家裏的唯一擺設。

「南南,睡覺嘍。」

「不要。」

「那我抱你上床嘍。」

欒南看着屋內的大床,從前跟蔚梁農的畫面,一幕幕湧上心頭。

「快過來,我們生個寶寶。」

「討厭,誰要跟你生寶寶。」

「當我考過司法考試,就娶你,將來我會讓你跟孩子,過上最好的日子。」

欒南咬了咬雙唇,拿着手裏的鑰匙,走到床邊,沖着被子使勁兒的扎著,瘋狂的扎著。

一下一下的,直到欒南身子有些虛弱的倒在上面,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這時,彷彿蔚梁農就在客廳里搖喝着她。

「南南,吃飯了,快看我給你做什麼好吃的了。」

欒南起身,朝着大桌子走去,蔚梁農的身影,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擺着兩道黑暗料理的桌子。

那是欒南給蔚梁農第一次下廚,欒南冷冷的哼了一聲,看着已經長毛的西紅柿炒蛋。

用手從盤子裏抓起一大把,往嘴巴里用力的塞著。

一口一口嚼著,淚水卻往眼睛裏倒了回去。

「我不愛你了,我們分手吧。」

「可你曾經說,會愛我一輩子,照顧我,保護我,所以,我才為了你,畢業后就一直在出租屋裏獃著,哪也不去哪工作,我已經成為你圈養的小鳥了,你把我放出去,我不知道該如何生活。蔚梁農,我不能沒有你,我會為了你,學做飯,學做家務,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欒南穿着潔白的婚紗,跪在地上求婚,而蔚梁農穿着藏藍色的禮服,卻不是結婚的現場,而是分手的畫面。

「躲開!你這樣只會讓我對你感到噁心。」

此刻的欒南,感到胃裏一陣翻湧,嘴巴里塞滿發毛的菜,往出乾嘔著,卻還是硬生生吃了進去。

「原來的欒南,已經死了。蔚梁農,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欒南一把將桌子掀翻,盤子掉落到了地面,蔚梁農好想慌張的跑了過來,一邊說欒南是小笨蛋,被他寵得生活不能自理,一邊撿起地上的盤子殘渣,裝到簸箕里。

欒南對着蔚梁農的虛影,狠狠的踩着,狠狠的踩着。

直到,房間里再也沒了蔚梁農的影子。

轉身離開的欒南,在鞋櫃的地方,沒有看到自己送給蔚梁農的那把雨傘。

也罷!

這房間里的所有東西,欒南統統不要了,包括與蔚梁農在一起9年的記憶。

剛走出家門,欒南就把鑰匙扔到了身旁的紅色垃圾桶。

有關蔚梁弄的記憶,馬上要蹦出來,欒南趕忙晃了晃腦袋,深深的倒吸一口氣后,用新換的手機號,站在與蔚梁農從未走過的花園裏,給他撥打了一通電話。

「先生,飛機馬上就要起飛,請將手機關機。」

坐在經濟艙的蔚梁農,看着手機進來的陌生號碼,聽從空姐的建議,關機後放到了皮包里。

「空乘。能不能麻煩你件事。」

蔚梁農把經濟艙最好的飲料,讓空姐轉交給了坐在頭等艙的女士。

「女士,有位先生讓我把它給你。」

卜半覓搖了搖頭,「不需要,我更喜歡喝這個。」

坐在頭等艙的卜半覓,晃了晃手裏的高腳杯,慢慢抿了口威士忌。

這趟阿聯酋航空的目的地,是通往賽舌爾的,全程大概九小時。

應該睡一會兒,而卜半覓在國內的影響力,導致不少粉絲總給她獻上自認為最好的東西。

事實上,卜半覓,根本不需要。

「先生,那位女士不需要。」

空姐把那杯經濟艙最好的飲料,重新放回了蔚梁農的位置上。

「半覓不想喝水?那她會不會餓了。空乘,麻煩你把這個餐盒,交給她,我不餓,我不吃了。」

不一會兒,空乘又回來遞給蔚梁農。

「先生,那位女士不需要。」

肚子咕咕叫的蔚梁農,接過還熱乎的餐盒,解開安全帶,親自朝着頭等艙走過去…… 「噗!」

慘死的骷蝗,兩截殘軀血淋淋,被林凡隨意的丟在地上,砸得塵埃四濺。

他整個人也向後仰倒,就這般的暈厥過去。

就在林凡暈厥時,那一直跟在他身後,只出現過數次的影子出現。

這影子,一直一身黑袍,看不清容貌與身材,但此時,他的腳步竟然踉蹌,隱約中有啜泣聲起。

有兩地晶瑩的淚花砸在那被劫光炙烤得焦黑的大地上。

且,他伸出,攙扶住林凡的雙手不再枯黃,很白嫩,就如最完美的美玉。

「咻。」

影子抱住林凡,一步跨出,不知去了何地。

當林凡蘇醒時,依舊是在他暈厥之地,身上也不見什麼好轉。

他陡然驚覺,手中誅天第一時間出現,但沒有發現任何敵情,他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且,告誡自己,下次不可在這般大意與馬虎。

帝者不可欺,這是古老來的名訓,誠不欺我。

若非是他一直想要用這兩尊帝者磨礪體術,根本不可能遭此大劫;這也太危險了;若在他暈厥時,來了一名大敵,簡單的就可以輕易的斬下他的頭顱來。

都不用說大敵了,就算是隨意來了一聖者,都可以切了他的頭顱,斃掉他的性命。

「咦?」

林凡驚咦,只因,他感覺到,體內暖洋洋,有一股從未出現的氣流在他軀體內遊走,竟然在努力的為他修補殘軀,那像是一盞燈,又像是一股溫和的火炬,很舒服與熨帖。

「是誰在助我?」林凡低語:「是父親嗎?」

他鼓起殘存的神魂,掃視四周幾百里,只能感知到正西方,有兩股兇悍的氣息在急速逼近此地,但未曾感知到任何熟悉的氣機。

眼神一寒。

到底是誰在助他,這個事情容不得多想,只是在原地鞠了一躬,低語了聲多謝,他就隱藏了身形。

那正西而來的兇悍氣息,是敵非友,此時他不宜交戰,隱身如殘破的小世界中去。

他消失后,有一襲黑袍出現,笑著:「你還是這般傻呢。」

這聲音太清脆了,比銀鈴還悅耳,分明是女子,這女子伸手撫動了長發。

可那本來嫩白如羊脂美玉的蔥蔥玉手上,竟然出現不正常的暗斑與枯黃,她迅捷了躲了去。

影子的武器出現,就是那盞燈,可此時,不如最先見時明亮了。

她也消失。

「咻!」

兩尊帝者到來,他們驚恐的看向四周。

「到底是何等程度的慘戰,才會造成如此局面!」

有帝者語氣都顫抖。

「不對,那驚天的爆炸,並非是單純的交戰,而是有帝者自爆於此!」

隨行的另一尊帝大喝,很驚惶:「我感受到了帝隕的氣機,骷蝗與虛帝皆死了,我看見了虛空規則在此地奔潰。」

「什麼?」那最先開口的帝者大叫。

「吳浪,若林凡未死,我們必須要重新審視林凡的戰力,虛帝與骷蝗可不比你我弱多少,若他二人都隕落,我們也討不了好。」

吳浪道:「的確,金剛你說得對,但我不相信在這等浩劫下,林凡能倖存下來。」

「先搜索。」

金剛開口。

兩人掘地三尺,要搜出此戰的真實來。

「未曾發現林凡軀骸,但找到了骷蝗的遺骸,證明其已經隕落,虛帝帝劍折斷,他也確定隕落。」吳浪神情凝重。

「沒有屍骸,不能證明他就沒有隕落,那可是虛帝的自爆,將林凡滅殺成齏粉不是沒有可能。」金剛開口。

吳浪點頭:「本帝堅信,沒人能在帝者的自爆下完好無損,金剛,也許我二人撞大運,可以撿到便宜的功勞。」

金剛眼神微眯,露出喜色:「吾明白了,他林凡就算僥倖存活,但也肯定逃竄不遠,此消息絕密,不能讓外人知曉,此地萬里內,掘地三尺!」

他二人分散,要搜出林凡蹤跡來。

他二人剛離去,影子就出現,眼中殺芒太濃重了,最終卻是慢慢淡去。

這是林凡的劫,但同樣是魔尊送他的一條登天路,走過去戰力何止更上層樓,她不能插手。

內世界中。

林凡大口咳出黑血,將一整片的世界樹枝葉都燃得烏黑。

此次受創太嚴重,修道以來,只有少數一兩次可比肩。

安撫了許褚等人,就此療養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