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馬老頭又是一槍,這次子彈從葉無天耳邊呼嘯而過,葉無天只感到一股強大的熱浪掠過,感覺很不舒服,很難受。

2021 年 1 月 3 日

「再不給我,下一槍我會對準你腦袋。」馬老頭臉上掛著一股股殺意,毫不懷疑他真敢那樣做。

葉無天不敢過於剌激馬老頭,遞過藥丸后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化掌為刀,直接削向馬老頭脖子。

接過藥丸的馬老頭一臉欣喜,將手中的槍一扔,準備將他手上那粒綠色藥丸放進嘴裡,可是不待他來得及將藥丸放到嘴裡,就感到脖子一道劇痛襲來,緊跟著軟軟倒下。

馬鋒不滿葉無天的粗暴行為,剛想開口時卻被老太太用眼神制止。

「老太太,不好意思,下手重了點。」葉無天滿帶誠意,其實他完全有能力用另外一種方式讓馬老頭暈過去,而無需使用這種暴力手段。

「我相信小神醫。」

這話讓葉無天有些慚愧,老太太的信任換來的又是什麼?

「咱們出去談吧。」葉無天率先走出房間,緊跟其後的是谷河子二人,再然後才是馬鋒推著老太太出來。

「子彈的事情你們必須儘快查清楚。」葉無天看著老太太。

這事不用葉無天說,馬家都會處li,在得到老太太的眼神示意后,一個戴著眼鏡年約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快步離開。

馬老頭的病房裡出現子彈,這足於算得上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足於震驚天下,而那個處心積慮把子彈放進去人更是足於槍斃十次。

病房門口,附近,甚至整個醫院都是有高手盯著,普通人絕對無法大搖大擺走進來,想查清楚是誰,不難查到。

當然,這事跟葉無天沒多大關係,那是馬家應該做的事情。

「幾位,剛才沒嚇著你們吧?」老太太說道:「我替那死老頭向你們道歉,希望你們別介意。」

谷河子與柯劍南連連說沒關係,剛才那種情況誰也不希望發生,更何況人家馬家的實力擺在那,老太太肯主動站出來向你道歉,你還想怎樣?

這點面子還是要給!

「三位,老頭子的情況就這樣,你們也已看到,不知你們有什麼辦法沒有?」老太太主動問。

谷河子與柯劍南相視望了眼,最後由谷河子作為代表,「這事恐怕還要看小哥。」

「我?」葉無天反手指著自己,「兩位是不是太看得起我?」

「哈哈,小哥的實力我們們是知道的,如果小哥有什麼需要我們們幫助盡可以開口。」谷河子笑道。

葉無天狂汗,今天方才發現,原來這兩個老小子也很懂得無賴,手段還十分高明,讓你都不好意思拒絕。

「小神醫,你怎麼看?」老太太一臉期待。

葉無天見無法推卻,於是低頭沉思一會,「老太太,你是怎樣期待的?」

「期待?當然是希望老頭子能康復。」

葉無天說道:「那我現在要告訴你,你這個期待有點高。」

老太太思索一會,問道:「最壞的結果是什麼?」

「死。」葉無天回答得很直接乾脆,「老太太,實不相瞞,如果我們們出現幫老人家解毒並不難,難就難在他可能無法經受得起藥力的討伐。」

老太太沉默了,一時無法回答葉無天,這樣的結果顯然跟她有些出入。

「如果真要我們們出手,你們得隨時有思想準備,老人家中毒已深,普通的方式已經不適用,所以你能明白嗎?」

「沒其它辦法嗎?」

「暫時沒有。」

「能不能解除他的毒,哪怕他不能正常走路,我只要他清醒。」老太太退而求其次,她只需老頭子能保持清醒,其它都不重要,至少不要像現在這般。

回答老太太的又是一個難字!

「老太太,這事你們自己拿主意吧。」葉無天已經將事情說得很清楚,想要醫治馬老頭,可以,但是有風險,而且風險很大,就看你們馬家怎樣做決定。

馬鋒有些聽不下去,「麻煩三位幫忙想想辦法。」

「馬鋒,不是我們們不想幫,實在是老人家經不起折騰,別看他現在能說能跳,那完全就是毒在支撐著他。」葉無天說道。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馬鋒說道。

「那個女人,毒影門,上次讓你順著這條線索去找,有沒有進展?」

馬鋒說道:「抓了很多外圍人員,根本沒用,一問三不知。」

「然後呢?」葉無天疑惑道:「然後就停了?」

「不敢逼得對方太緊,不過這事我們們一直沒有放棄,轉為暗中追查。」

葉無天好笑:「你怕將他們逼得太緊,然後他們不給你爺爺藥丸?」

馬鋒不說話,而他的不說話正好也等於是默認。

「你馬鋒什麼時候如此膽小?」葉無天被氣樂,「越是這樣,就越是要打壓,要找毒影門的麻煩,將他們逼出來。」

馬鋒臉如豬肝色,半響沒說話,葉無天的話讓他無從反駁。

「老太太,你們商量一下吧,有什麼結果就給我們們一個回復,我們們三個出去外面走走。」葉無天懶得再說馬鋒什麼,這種事說多了也沒意思。

「小哥,你真沒辦法嗎?」三人離開后,谷河子率先開口。

葉無天笑:「老哥不相信我?」

「倒也不是不相信,我總是覺得這個不是真實的你。」

「那你倒是說說怎樣才是真實的我?」

谷河子說道:「在我眼中,你一直都是無所不能。」

苦笑了笑的葉無天說道:「我只是個凡人,不是神仙。」

「呵呵,在我們們眼中,你就是個神奇小子。」

葉無天有些受寵若驚,怎麼也沒想到他在谷河子心中有如此重的地位,對方太看得起他。

「馬老爺子的毒,怕是只有用內力將毒逼出,或許只有這樣才有一線生機。」柯劍南說道。

「問題是上哪去找這樣的高手?」

「為何那樣看著我?你們該不會認為我能行吧?」葉無天見谷河子二人都看著他,便知他們的打算。

「單憑你可能不行,不過若是由你跟鳳仙子一起,勝算很大。」谷河子道。

葉無天隱隱抓到什麼,谷河子的話給到他一絲啟發,鳳仙子?真能有用嗎?忽然間,葉無天有些期待。 葉嘉卉的反應,在藍小藍的意料之中。

從他毫不遲疑的同意珠寶店的員工,把最後一對婚戒賣給蘇紋兒開始。

他就有信心可以輕而易舉的說服葉嘉卉。

葉佳慧長得清秀,靦腆內向,對領導的命令,她從來都是言聽計從。

從藍小藍的辦公室走出,她的臉上布滿了疑惑。

藍小藍的舉動很奇怪,不過她也沒有心思深究。

當珠寶店的員工打電話給她解釋關於婚戒這件事的時候。

她也沒有多說什麼,欣然接受了這一切。

藍小藍坐在辦公室里,一副心神不寧,坐立不安的模樣。

辦公桌上的文件他也沒心思看。

秘書來催促的時候,他就心煩意亂的大致瀏覽了一番,直接簽字確認。

秘書也察覺出,他有心事。

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否則也不會如此心不在焉的。

蘇紋兒在這個時候買婚戒的舉動太過怪異。

也難怪藍小藍會胡思亂想。

如果他記得沒錯,蘇紋兒和陳壘已經徹底分手。

算算日子,不過才剛剛過去兩三個月而已。

如此短暫的時間,她不可能另結新歡。

當初陳壘追她,可是整整花費了幾年的時間。

越想,越感覺這其中有問題……

他拼盡全力耐著性子,在公司待到晚上

不停的拿著電話看,似乎是在等很緊要的電話。

「叮鈴…」

突然電話鈴聲響了,陰沉沉的臉龐,在聽到鈴聲想起的那一瞬間。

總算閃過一絲光芒。

他慌張的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隨即起身,拎起外套就急匆匆的離開了公司。

晚上八點多,蘇紋兒回到公寓。

高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舒舒服服的在看雜誌。

蘇紋兒走到客廳,高妍斜眼瞧了她一下。

語氣平淡的問:「回來這麼晚?你加班了?」

蘇紋兒面色平靜,輕輕的搖頭道,

「沒有…臨時去辦了些事情,耽誤了些功夫。」

高妍點頭輕哦了一聲,繼續瀏覽她手裡的雜誌。

蘇紋兒面帶倦容,一言不發的回到卧室。

隨手將買來的珠寶袋子放在了電腦桌上。

過了幾分鐘,她再次出現在客廳的時候。

已經洗過澡,換了一身睡衣。

拿著一杯水,緩緩走到客廳,在高妍的右邊沙發上坐下。

一臉認真的問高妍道:「對了,你哥他在什麼地方?」

「是時候訂機票了。」

放假期間,飛機票不太好定,所以要提前做準備。

她前兩天已經想到這方面。

可惜高妍也沒能確定她哥所在的城市。

訂機票的時間一拖再拖。

眼看距離假期沒幾天了,蘇紋兒心裡有些著急了。

高妍被她這麼猛的一問,臉上閃過一絲的慌亂。

好在她始終低著頭,蘇紋兒沒有察覺。

「呃…我哥說他在南方。」

高妍吞吞吐吐的解釋道。

「南方?」蘇紋兒輕聲低喃著,「我記得你之前說你哥在北方啊!」

蘇紋兒心生疑惑,忍不住開口問道。

高妍想了一下,解釋說:「我也不清楚…」

「好像是臨時借調,給新兵當教官呢!」

高妍的解釋雖然語無倫次,前言不搭后語。

根本經不起細心的推敲。

好在,蘇紋兒也不太關心這些。

淡淡的點頭道:「哦…」

她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準備定機票。

高妍及時阻止了她,慌張的開口說:「我已經定好機票了。」

蘇紋兒一臉驚訝的問:「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