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馨寧果真看到了那個羊癲瘋的殺手頭目,還有她的職業殺手們。

2021 年 2 月 2 日

「那個婦人說她們是收了別人的錢,準備毀我容貌的。馨寧真不知是做錯了什麼,到了宮外還這麼多人惦記著我。」

趙雲清親昵地拉著馨寧的手,安慰她:「沒事的,有我和王爺在,怎麼會讓你傷到半分。看你,現在的小臉蛋不是保住了嗎,仍然是美美的。」

馨寧都有點受不了這大皇子了,說起話來,儘是些肉麻滴。她只能抽出自己的手,保持住女性僅有的那麼一點矜持呢。

趙美廷哈哈大笑,唯有以笑來掩飾自己尷尬的心情。他想自己的侄兒為了馨寧也是改變了不少,還會說甜言蜜語了。

爾後趙美廷就對那群殺手生氣地說:「你們今日進了我王府,就別想活著出去。惹誰不行,非得惹本王的人,有你們好受的!」

他吩咐手下:「你們把這些人押到那個地方好好看守,一定不能讓他們逃走,也絕不能讓他們自殺。本王晚些時候會親自審問,明白嗎?」

馨寧很好奇地望著趙美廷:「王爺,你說的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呀?難道你們王府有專門關押犯人的地方嗎?」

趙美廷臉色有那麼一絲犯難,很快地與馨寧解釋:「我們王府怎麼可能有牢房呢,本王不可能做這等荒唐的事情。本王說的地方,不過是下人們不聽話,罰他們面壁思過的地方而已。」

「也是哦……看來是馨寧誤解您的意思了……我先回去休息下,剛才真是把我嚇個半死,現在腳還是軟的。」

趙雲清望著王爺有點奇怪,他想皇叔以前的親兵武功都不高啊,如今竟然也能抓起那些高手,難道突然變強了。

他沒說什麼,只是相信皇叔不會有壞心眼的。這等事情,也沒必要和自己的父皇交待了。

「王爺,我也是有點暈了,先走啦!」

趙美廷點頭,連多看她一眼的機會都沒有,心情不免有點沮喪。

馨寧一走進王府,就感覺有無數雙眼睛正盯著自己,身上都起雞皮疙瘩了。

「趙大哥,你不覺得這王府很不對勁嗎?」

「怎麼可能呢?」

馨寧打了一個哆嗦,感慨地說:「希望能儘快找到濃意,早點離開這裡。反正我是不喜歡待在這裡,總有種不詳的預感。」

趙雲清突然笑了起來:「你不會是怕我皇叔府上的四個女人吧?」

「是啊,她們真的好可怕的。王爺說那條咬我的毒蛇可能是他們府上的人故意放的,這叫我怎麼住下去呢。」

趙雲清才知道有這回事,皺著眉深思著說:「話說這王府確實不應該有毒蛇的?我在宮中就聽說皇叔這四個側妃要比正妃狠毒一千倍,現在突然對付你倒是有可能的。因為皇叔還是挺在乎你的,她們應該是感受到了威脅。」

馨寧這還用他來分析,自己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是四位中的哪位乾的呢。

趙雲清越想越不妙,拉著馨寧的手,往外趕:「馨寧,我們現在必須找王爺問清楚!」

「趙大哥,我們都只是猜測而已,並沒有實質的證據。現在去找王爺,只會徒增一個人的煩惱,還是不要去了吧!」

可趙雲清還是很堅持,他可不想馨寧再被人算計了。今日必須搞清楚,到底是誰一直在暗自對付馨寧。

「馨寧,恕我這次不能聽你的了,必須找到那個殺手的幕後指使人。」

趙雲清大概知道那些殺手會被關押在什麼地方,估計在後花園的石頭後面。

他果然猜得沒錯,當兩人到那裡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侍衛緊張地守在石頭前面。

他倆還沒靠近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那些侍衛面前。

「蔣側妃,您怎麼來這兒啦?」一個機靈地侍衛攔住了她。

馨寧和趙雲清並沒出現,而是在對面偷偷地觀看這一切。

「趙大哥,我見過那個蔣側妃。她之前偷看過王爺為了吸蛇毒,還帶著另外三個女人來我房裡鬧事呢。後來事情真相被王爺知道了,王爺大怒,還是我為她求情的。可是此時她為何出現在這裡呢?」馨寧很小聲很小聲地說著。

趙雲清十分驚奇:「你說王爺親自為你吸蛇毒?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呢?」

他心裡頓時明白了,自己的皇叔還是喜歡著馨寧,看來並不打算放棄對馨寧的感情。

「你當時沒問,我也沒想起來呢。我們先不討論這些啦,看那個蔣側妃來此究竟有何目的。」

「嗯……」

此時,蔣云云很好奇地望著石頭後面,她知道王爺抓了一些殺手回來了,正想看看長什麼模樣呢。

她問著侍衛們:「王爺抓了多少殺手回來了?他們的頭目是誰,到底他們犯了什麼錯了?」

那個機靈的侍衛正準備說些什麼,就被身後突然出現的人,嚇吞了回去。

他們齊齊下跪:「王爺!」


蔣云云心念著:最近真倒霉呀,自己乾的壞事,居然都能被王爺當場抓住,這也太邪門啦。

儘管如此,她只能轉身跪下,結巴地說:「王……爺,您怎麼也來了?」

趙美廷看到又是蔣云云,氣不打一處來,大聲呵斥著:「怎麼到處都有你的摻和?你不在房間里好好反省,怎麼出來問東問西的,你究竟想幹嘛?你不知道本王,最不喜歡你們打聽這麼多事嗎?」

蔣云云本沒想著來,是文佩佩說王爺抓了一些殺手回來,好像是要審問什麼的。她就想來了解些情況,以便想出什麼法子,來扳回王爺的信任。沒想到最後卻被王爺發現了,真是虧大啦。

「賤妾只是一時好奇,而忘記了王爺的教誨,真是對不住呀,王爺!賤妾現在就走,不再妨礙王爺辦事啦。」

趙美廷哪是那麼好糊弄的:「現在你想走,沒那麼容易。來人,把這賤女人給本王綁起來。」

蔣云云雖然想過王爺會重重處罰,可沒想到竟會罰得如此嚴重。

「王爺……您這是要如何責罰賤妾呢?」

趙美廷走到她的面前,端著她的頭,說:「本王聽有人舉報你在馨寧受傷的那天晚上,悄悄地跟在馨寧的身後,可否有此事?」

「怎麼可能呢?王爺,那天我早回去休息啦。」她當然死活也不能認了。

「你還敢狡辯,我有人證、物證在手,你豈可抵賴。」趙美廷叫出了徐管家,拿出了一件珍珠手鏈。他接著說:「這可是本王送給你的東西,為何落在了馨寧受傷的草叢附近呢。你還說你沒出現過,現如今完全可以推斷出,你就是那個放毒蛇咬馨寧的人,是不是?」

蔣云云這回百口也莫辯了,那串珍珠手鏈的確是遺失了,可自己那天明明沒帶著呀。

「王爺,賤妾確實出現在了草叢旁邊,那只是看不慣那個韓馨寧,受到王爺如此的重視,所以想偷偷地打她一頓。沒想到她突然被蛇咬了,所以我就趁機踢了她幾下。但是放蛇的事,真不是賤妾乾的,可能真有毒蛇出沒呢。」

趙美廷的臉都黑得嚇人,大吼著:「你竟然還不承認?徐管家,你把那天晚上她做的好事,再說出來給她聽聽。」

徐管家有點怯弱,但是王爺既然開口了,自己也不好隱瞞了。

「當時老媽把馨寧姑娘抱到王爺的房間后,王爺叫我去拿藥箱。我之所以用了半個時辰,完全是因為蔣側妃威脅老奴,不要那麼快送過去。她說老奴不答應的話,就誣告老奴輕薄她。老奴當時不得已,才耽誤了時間。」

徐管家說了這一切后,就低頭退在了王爺的身後。

「蔣云云,你做的壞事,還真夠多的啊!」

正在這時,不遠處飄來一聲:「她做的壞事還不僅如此!」 正在這時,不遠處飄來一聲:「她蔣云云做的壞事還不僅如此!」

馨寧和趙雲清始終未出現,靜靜地看著王府里這群人怎麼糾出真相。

馨寧自從知道蔣云云對自己做過這麼多壞事後,心裡真後悔當初讓王爺輕饒了她。既然她不仁,那自己更沒必要枉做好人啦。

她倒想聽聽這蔣云云還做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她看見另外三個側妃姍姍而來,一副要將蔣云云踩在底下的感覺。馨寧不管她們之間怎麼爭奪王爺的寵愛,但是屢次陷害自己,就是不可饒恕的。

趙雲清看著馨寧臉上露出了恨意,就明白了她的想法。

「這些女人仗著是側妃就如此囂張,就算你要放過她們,我也絕不會答應的。你都認識她們嗎?」

馨寧的嘴角勾了勾,說:「那個蔣側妃倒是記得了,其他三人還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呢?」

趙雲清經常來王府倒是聽徐管家經常說這四位側妃,那是一個比一個厲害呀。

「那個跪在地上的蔣云云是我皇叔這幾年最寵愛的一個,她是第四個側妃。而剛才那個說她做的壞事很多的那個女人就是文佩佩,她是第三個側妃,我猜應該也不是省油的燈啊。在文佩佩身後年齡最長的,就是史側妃,她的年齡比正妃還大點呢,屬於老謀深算那種。而最後那個年紀輕一點的,就是林側妃。」

馨寧看著這幾個人表面上和諧,卻是各懷心思。她想今日另外三個女人,肯定會趁機把蔣云云給踢出局吧。

「王爺沒事幹嘛娶這麼多女人呢?」

趙雲清很尷尬:「皇室成員一般都這樣,皇叔的女人還算少的。有的是他曾經喜歡的,有的是我父皇賜給她的。總之,情況很複雜,怎麼著也得養著!」

馨寧嘴巴成o型,不可思議地望著趙雲清。

「難道你也想多娶點女人?對了,我差點忘記了,你是大皇子,可能以後就是皇上了,怎麼可能讓後宮只有一個女人呢?」

趙雲清一臉無奈,慢慢地也有點深沉了,他說:「馨寧,其實我只想娶你一個人的。但是……以後的事情,我真的不敢想象!」

馨寧也不想思考這麼長遠的事情,故作歡笑:「別扯遠啦,我們先專心聽聽她們在說些什麼吧。」

鬼手醫途 ,正納悶呢,自己的女人怎麼都來了。

「你們這些人是怎麼回事?本王最不喜歡你們摻和進來,偏偏不聽本王的話,快點離開這裡!」

文佩佩既然說了此話,就沒想輕易地回去。

她跑到王爺的身邊,哄著趙美廷:「王爺,我們三姐妹呢,只是來向王爺說明些情況的。這蔣云云今早就往外送出了一封親筆信,我們想是不是跟那些殺手有關呢,所以拿來給王爺您看看。」

「快快拿來!」

文佩佩不緊不慢地從衣服中拿出了書信,呈給了趙美廷。

趙美廷看了信后,勃然大怒,把信件丟給蔣云云:「你這個賤人,想不到這些殺手也是你請來對付馨寧的,你好狠毒的心啊!」

蔣云云從王爺的神情中看出了自己的結局,如今肯定逃不過此劫了。

她拿著信件難看,確實是很像是自己的筆跡,可是自己真的沒有做過。

「王爺,這肯定是文佩佩叫人偽造的書信,賤妾根本沒有寫過此封書信,還請王爺相信我。」

「現在都已經到了這份上了,你還不承認是吧。那你倒是說說為什麼殺手一被帶入王府,你就跑過來打聽消息,這不是做賊心虛嗎?」

五零萌妻:南哥,太悶騷! ,今日真被文佩佩害死了。平常自己處處提防著她們,可今日為何偏偏相信了她的話呢。

「王爺,那是因為文佩佩故意叫我來的。」

文佩佩並無爭辯,而是平靜地跟趙美廷說:「王爺,賤妾確實有跟她說過王府抓了一些殺手。因為賤妾認為她很有問題,所以故意放出話,看她是不是會露出馬腳。結果……」

她望著蔣云云不懷好意地笑了,心想看你這次還活不活得成。

「王爺,您別聽文佩佩胡說,根本不是那樣的。」蔣云云跪著,爬到王爺的面前求情。

趙美廷萬萬想不到她竟然一直在暗地裡,對付馨寧,一次一次地傷害到了馨寧。他絕不能饒恕這個狠毒的女人,他重重地踢了她一腳。


「給本王滾開!滾開!」趙美廷最後一聲吼叫,令得在場所有的人都害怕了。

馨寧覺得是時候出現了,她不管趙雲清,自己突然跑了出來。而趙雲清,只好也冒了出來。

「馨寧,你也過來了?」趙美廷見到她的那一瞬間,火氣消了一大半,很快地收起了自己的全部脾氣,而和善地對馨寧說話。

「王爺,如果這蔣側妃還要抵賴的話,不如我們現在就去審問那些殺手。讓他們來指認,到底是誰指使他們來對付我的。」

蔣云云見到馨寧的那一刻,彷彿看到了希望。

她笑臉盈盈地迎合著馨寧:「馨寧姑娘說得極是,王爺,你就要我與那些殺手對手對質吧,肯定不是我乾的。」

文佩佩也贊同:「這馨寧妹妹的方法在理,就讓他們對質吧。」

蔣云云瞪了文佩佩一眼,心裡就有點發虛,後悔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