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首先拉魯拉絲和超音蝠都累了,沐羽自然不會接受挑戰,其次……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有些狐疑的掃了少女一眼,沐羽道:「你滿了16歲嗎?」

「我……」少女一時愣住,口中卻是再沒有了下文。

沐羽沒再追問,少女的反應已經把答案說了出來,16歲是法定訓練師年齡,沒有滿這個歲數前是不會有精靈球獲得證的,同時也不允許進行精靈對決。

「那麼後會有期吧,我還要參加上官家的活動呢,雖然還沒開始,但我還是先準備一下吧。」沐羽揮了揮手,轉身便要離開。

聞言,少女眼前一亮,眼底閃過了一絲狡黠,雙手叉腰道:「說說看,你是看上了上官家派對活動的哪一點獎勵?」

「你怎麼知道我是為了獎勵……」沐羽止步剛想反問,結果剛說完就發現自己漏嘴了。

「讓我猜猜看你是為了什麼。」少女笑嘻嘻的來到沐羽身邊,對著他打量了一下,「看你這一身行頭,今天剛到水珠島的吧?」

沐羽無言。

拉魯拉絲就靜靜地看著這個妹兒說。

「衣服有點濕,是海水的味道,你應該剛剛上岸不久。」少女如此說著,「並且你身為一個訓練師,第一時間肯定是來找道館的,所以你可能連落腳點都沒有。」

沐羽咽了一口唾沫,走了種被看穿了感覺。

「恐怕你的目的就是活動獎勵的精靈蛋或者免金租館吧?」少女嘿嘿一笑,輕輕碰了碰沐羽的肩頭。

這,全被說對了啊!

拉魯拉絲在一旁忍不住笑了,沐羽只能尷尬的咳嗽一聲,不過妹兒那句精靈蛋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說的那個精靈蛋……也在活動獎勵裡面?」沐羽有點驚訝。

「你想知道啊?過來,我告訴你。」少女朝著沐羽招了招手,示意讓他把耳朵靠近。

沐羽沒有多想,直接就把耳朵靠了過去,後者則是貼近沐羽耳邊,輕聲道:

「你在想桃子~」

「???」

「噗嗤——哈哈哈!」

沐羽額頭上出現了幾條黑線,看著面前少女笑意盎然的樣子,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和我來一場精靈對決吧,如果能贏我,我就告訴你。」少女收斂笑容,臉色也變得正經了。

沐羽還是有點猶豫,畢竟這種對決很不合法,少女似乎也看出來了沐羽的犯難,主動指向附近的一處小樹林道:「這樣,我們去那裡對戰,就不會有人知道了。」

「……」

「走嘛,你不想知道精靈蛋的事嗎?」

「為了一個是與不是,我用得著冒去局子喝茶的危險嗎?」

「沒事,就算你進去了,我也可以把你假釋出來。」

「……」

最終,沐羽妥協了,兩人一同走向了遠處較為偏僻的小樹林,這兒的確安靜,也沒有人。

「拉魯拉絲,超能系和妖精系雙屬性精靈,你準備用這個嗎?如果是念力控制的話,那我可能還真的沒法打了。」

在對面站穩,少女對著拉魯拉絲分析道。

「這倒不是,出戰精靈是我的另外一隻。」 誤入豪門:雷少,求放過 邊說著,沐羽就把精靈球打開,放出來了超音蝠。

瞥了一眼超音蝠,少女又道:「毒加飛行的雙屬性精靈嗎,好的,那就讓我的小可愛和你來場對戰吧!」

沐羽聽的極其彆扭,就感覺像是自己再向她挑戰一樣。

妹兒的精靈是一隻形似狐狸的褐色精靈,有像兔子一樣的長耳朵和小小的黑鼻子。

「伊布小可愛,我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和訓練師對決了!」少女摸著伊布的小腦袋笑道。

原來是普通系的伊布嗎,這也算是一種非常有趣的類型精靈,沐羽摸了摸下巴:「在戰鬥前先報名字吧,我叫沐羽,請多指教!」

少女微微思考了一下,后道:「我叫夢瑤,多多指教!」

夢瑤?姓夢嗎?沐羽沒有多想,馬上就進入了戰鬥的狀態:「開始吧,你先出招。」

對方是未滿16周歲,沐羽自然要讓著點。

「那好,伊布使用撥沙,混淆它的視線!」夢瑤迅速指揮道。

只見伊布前腳滑地,爪墊在地面上掀起土泥,便朝超音波襲擊過去。

看來果然是個新人,連超音蝠沒有眼睛都不知道,沐羽的念頭才剛剛出現,馬上就被下一幕打消了。

因為伊布撥沙出來的不僅僅是一團,而是接連不斷的一團團,這種感覺就像是之前在迎接寒夜的落石一樣。

最基本的撥沙是沒什麼威力的,效果是讓混淆對手的視線達到命中率下降。

但是如果是許多沙團,那麼被命中后肯定會加重超音蝠本身的負擔,尤其是翅膀被黏著,飛行能力肯定直接大打折扣。

「對著前面使用超音波躲開它們!」沐羽沒想到這個妹兒居然已經這樣深究了撥沙,是自己大意了。

憑藉超音波的震蕩反彈,超音蝠在沙團中穿梭著,靈敏的動作成功躲過了這擊。

「竟然躲掉了,那麼電光一閃你可以躲嗎?」

夢瑤一聲令下,伊布化為一道白光閃電般的撞向了空中的超音蝠。

「來的正好,超音蝠使出超音波!」 在伊布撞擊過來的情況下,超音波可以說是必中的,只不過要付出來被擊中的代價。

「果然是蝙蝠類精靈最擅長的超音波,只不過攻略我早就準備好了。」夢瑤自信的勾起嘴角,「伊布準備治癒鈴聲!」

話下,電光一閃下的伊布被超音波給命中混亂,但超音蝠也同時被撞飛。

然後,在伊布泛起昏沉的眼睛前,空氣中音符蕩漾,一陣令人舒適的鈴音卻是響了起來。

混亂效果瞬間解除了。

「原來還可以這樣,看來混亂打法是難以起作用了。」沐羽細細想著,「超音蝠接下來就使用毒針!」

一道紫光在超音蝠身後亮起,隨後一支利箭般的紫色毒針飛出,幾乎是一閃而過,就來到了伊布的面前。

「用鐵尾把它擋住!」

就在毒針來到之際,伊布一個漂亮轉身,毛茸茸的尾巴變得鋼鐵般堅硬,迎著毒針抽了過去。

噌——

毒針的銳利在鐵尾面前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勢頭不減的伊布彈跳而起,鐵尾向著空中的超音蝠拍去。

連鐵尾都學會了,沐羽微眯眼睛,知道了不能輕敵夢瑤:「超音蝠快躲開!」

來自蝙蝠的超音波擴散其周,把伊布的行動軌跡傳達給了超音蝠,有著精準位置的它很輕鬆的掐住時間就躲開了鐵尾。

只要藉助超音波這樣的探位,沐羽只要打消耗就可以了,看向夢瑤,不知道她會怎麼應對。

「如果是別人或許會覺得棘手,但是你遇到了我,嘻嘻,可以輸了。」

夢瑤雲里霧裡的說出這句話,在沐羽疑惑之際,下一個技能從她口中報出。

「伊布使用巨聲!」

下一秒,巨大的震響聲出現,瞬間就席捲了超音蝠的耳膜,強大的音波下馬上就掀動了大片樹林。

如果要問超音蝠的感覺,那種是震耳欲聾的,釋放在空中的所有超音波全部都震散,好像世界都陷入了一片喧囂中。

在音波的衝擊下,超音蝠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好在拉魯拉絲用念力拉住,不然就要撞在樹上受傷了。

沐羽也不是外行人,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夢瑤是使用了巨聲破壞掉了超音蝠超音波的回蕩,完美的限制住了它的聽覺。

但是巨聲這一招就讓伊布學會了嗎,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鐵尾,並且這個巨聲的威力近乎直接秒殺了超音蝠,這到底是……?

魔鬼?

青春不韶華 也難怪她敢向自己挑戰。

「你的伊布,特性是適應力對吧?」思來想去,對於巨聲如此威力的解釋,沐羽只能把其扣在特性上了。

適應力特性的效果是,一個精靈使用同本系的技能時,威力效果翻倍。

「嘿嘿,原來你也知道這個特性,怎樣,相信我有訓練師的實力了吧?」夢瑤輕笑一聲道。

沐羽並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反問道:「你的伊布,應該會很多的技能吧?」

「喂,現在是我問你,而不是你問我,快說,我有沒有訓練師的實力?」夢瑤瞪了沐羽一眼,不滿的撅起小嘴。

沐羽把超音蝠收好,讓它休息一會兒,苦笑道:「有的有的,你很棒。」

「我看你是口是心非吧!切,本小姐也不需要你的認可!」夢瑤哼了一聲,但也沒忘沐羽問的話,「我的伊布會的技能可多了,就算你的兩隻精靈,會的技能加在一起也沒我的多!」

從剛剛的戰鬥中,沐羽並沒有覺得她在開玩笑,心裡對著她的身份也是越來越好奇,如果說是一個訓練師有一隻這樣的伊布還好,但是對方是一個沒有滿16歲的傢伙。

「這隻伊布真的是你的嗎?」沐羽問道。

「哈?難不成你還懷疑我用別人的精靈?」夢瑤白了沐羽一眼,沒好氣的道。

看起來也不像是假話,沐羽乾笑一聲:「既然戰鬥結束了,那麼可以告訴我精靈蛋的消息吧?」

夢瑤抱住了伊布,輕輕的撫摸著它那柔順的毛髮,同時道:「你連我都打不過,就不要想著這些吧,到時候是要進行精靈對決的。」

聞言,沐羽微微一笑:「那可不一定,我的拉魯拉絲可是會念力,念力控制下基本沒什麼對手吧?」

夢瑤有些好笑的道:「你想的真美,活動戰鬥上是有很多規則的,ban技能就是其中之一,你覺得會有人讓超人系用念力嗎?」

沐羽一愣,沉默了一小會兒。

「那麼免金租館的活動你清楚嗎?」

「看來你的目的就是這個,那就跟你說說吧,免金租館的活動很簡單,只要能讓我奶奶開心笑笑就行了。」

「原來如此,是要逗老人家開心嗎……等等,你奶奶?」

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沐羽驚訝的看向夢瑤,「你奶奶?」

「啊?額,我……」

有點解釋不清了,夢瑤輕輕咳嗽一聲,「你說的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這拙劣的演技……

沐羽聯想了一下,道:「那是老人家的七十大壽,如果是你奶奶的話,你應該是姓上官的吧?」

這才瞞了不到十分鐘就被識破,夢瑤臉一紅,哼了哼道:「你還是不錯的,能夠知道到這個地步。」

姓上官的話,那她的全名就是上官夢瑤了,是上官家的女孩,未滿16歲和這隻伊布這麼厲害都有的解釋了。

「怎麼,知道我是上官家的人,你有什麼想法嗎?是不是還需要我繼續透密?」夢瑤瞥了沐羽一眼,態度變得高傲起來,貴族子女之氣盡顯而出。

「這倒沒有,就算有,你也不會說的吧。」沐羽搖搖頭,他自然發現出夢瑤的語氣變化,「其實你沒有必要用這種說話方式的,剛開始的樣子不也挺活潑可愛的嗎?」

「活潑……可愛?」夢瑤微微一愣,小臉變得通紅,「本小姐才不稀罕你的評價,雖然你說的是事實,哼。」

雖然在和被識破身份前語氣有所改變,但是那份傲嬌卻還在,沐羽無奈的道:「行吧,夢瑤。」

知道了全名,還不帶姓氏,我們的關係有那麼好嗎?

夢瑤別過頭,不想讓沐羽看到自己發紅的小臉:「喂,誰允許你直接叫我名字的,我的姓氏就被你給忘了嗎?」

「可是,讓我稱呼你夢瑤的,不就是你自己嗎?」沐羽苦笑一聲,在剛剛通名的時侯,她就是這樣說的。 「你……」夢瑤無奈吃癟,畢竟那句話是自己說出來的,對方也沒錯。

沐羽也沒有強行親密稱呼的意思,只不過是調笑一下罷了,見到了夢瑤吃癟后滿足的他笑道:「好了,開玩笑的了,就直接叫你上官吧。」

「隨你便,搞得我很在意一樣。」夢瑤輕哼一聲,抱著伊布就要離開這裡了。

沐羽連忙跟上前,他還沒有得到具體的消息呢,怎麼就這樣讓夢瑤走呢?

「等等我啊,就算我沒有機會,至少在約定裡面,你起碼跟我說一下那個精靈蛋里會是什麼精靈吧?」沐羽說道。

「不出問題是只水系的,當然,也有幾率會是一隻岩石系的岩狗狗,我只能說這些了,不能透密了。」夢瑤擺擺手道。

岩狗狗嗎?其他屬性直接就給出了精準精靈,奈何沐羽怎麼再問,夢瑤都不肯說出會是什麼水系精靈了。

不過就論岩狗狗來說,這也是一隻較為稀有的精靈,也正是風雲市道館館主寒夜那隻鬃岩狼人的進化前形態。

那麼在水系發展廣闊的水珠島上,要是只水系精靈,不是極度稀有,恐怕都拿不出上官家的檯面吧?

和夢瑤分別沒多久,廣場上的會場已經布置完畢了,在最中央的是一個亮台,上面的熒光屏上清晰的顯示著「慶祝上官殤前輩七十大壽!」一行字。

要說這上官殤,在亘古地區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女性。據說在年輕時代練的一手出神入化的水系,可真的是各路大神稱之為「水之女王」,前輩中的偶像存在啊!

她也曾經擔任過亘古地區精靈聯盟的水系天王,雖說是天王,但是當屆冠軍可是她教出來的徒弟啊!

約莫在她三十多歲的時候,熱血散去,最終開創了現在的上官家族,開始從商了。

有傳聞說水珠島其實是上官殤開發出來的新島嶼,但是並沒有人知道事情真假,上官前輩也不給予理會,可是對著水珠島的貢獻就像是對自己家一般的養護。

當沐羽來到廣場的時候,偌大的廣場如今卻擠的密密麻麻的,各種社會上流名士也都匯聚於此,還有許多是沐羽不認識的家族。

亮台上走出來的是一排的女僕和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歲月雖然在他的臉上留下刀疤,但是並沒有抹除他的帥氣,乍看之下那雙紫色的眸子和夢瑤相似極了。

「首先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上官雲,想必大家對這個名字應該有所耳聞吧?」

上官雲,上官殤的兩子之一,現任上官家族族長,在業界也是極為出名的。

聽到台下傳出的認識之類的話語,上官雲儒雅的一笑,道:「在這裡,我對大家前來給我母親大人祝壽表示由衷的感謝,為此,今晚大家在水珠島的所有消費,都有我來買單!」

台下一陣轟動,這是有多大的本事才能夠說出這話,在場所有的人今晚只要在水珠島消費都是免單的嗎?

這絕對是一個天數巨額。

水珠島商家都笑了。

沐羽也是興奮無比,這就是福利嗎,今晚的旅館是不要錢了。為了搶到房間,他忙給附近的旅館打了個電話,提前預購了一個好點的房間。

好在他速度快,因為下一秒所有的旅館房間全都被搶佔一空了。

上官殤過大壽,這可是一件大事,亘古地區上大大小小的家族哪個敢懈怠?還不爭先恐後的送上大禮來?正在普通人民玩樂間,來來往往的各種服飾人就有十來撥,個個帶著隨從抬著箱禮,氣勢磅礴。

一些知道事情的人主動相互告知,場上漸漸的安靜下來,讓出一條長長的通道方便其他家族的人直布而行。

沐羽敏銳的發現,上官雲正在和許多西裝革履的人說著話,其中沐羽甚至還能夠看到寒夜。

那麼和寒夜站在一起的一些人,就是其他其他城鎮的館主嗎?

那聯盟會不會派人過來,例如四大天王……或者說,冠軍也會親自過來?

這哪是七十大壽,這分明是強者見面會吧?

沐羽正在震驚的幻想間,突然聽到一聲鑼聲,一位在亘古極為出名的主持人走了出來。

只要是看過電視都會認識他,亘古名氣最大的主持人,莫貝南。

莫貝南看了看時間,大聲唱道:「吉時已到,有請老壽星出場!」

「那麼有請今晚的壽星、我的母親大人、水之女王登場!」上官雲緊隨其後道。

在一片歡呼下,場上的燈驟然關閉,隨後台上出現了一道絢爛的聚光燈,匯聚在了梯口處。

木屐踏在地上篤篤作響,老壽星穿著一身淺紫色的和服,碎花錦簇很是艷麗,領子及袖口都鑲嵌著金線,雙手放於腹前,逐漸轉過臉頰。

她身材並不是很高,只有一米五的略矮身子,白色短髮垂著臉邊,那不是老人的花白,而是動漫色的白,經過了精緻修剪的劉海也顯得極為可愛……

等等,可愛?

當她轉過臉頰,大家這才看到,這是一個如同少女般的俏臉,白皙透嫩的肌膚,微挺的鼻樑,漂亮的嬌顏上面無表情,紫色的眸子前帶著一個純金邊框眼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