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餵你——”她剛剛說出兩個人,人家舌頭已經舔上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要不要這麼飢渴?

秦明昊的表情更加怪異了,只是沒有任何人發現。只顧着看賀梅和鳳健伊兩人的陳君儀也沒顧得上看。

“什麼味道?”溫若筠小心翼翼問。

正太眼睛亮晶晶,像得到骨頭的狗狗似的興奮,剛要開口就被陳君儀凌厲的目光殺了回去。猛然想起了不能說話的她,只能拼命點頭,再指指賀梅,伸出大拇指。

“真的是甜的?”溫若筠不敢相信,銅是甜的?按照陳君儀說的,寺廟有上千年曆史了?太不可思議了吧。

陳君儀忽然想起來一個問題:“明夕,你不是出家人嗎,見到佛像難道不拜?”

明夕雙手合十,“阿彌陀佛,此佛非我所拜之佛。”

“爲什麼?”不都是佛嘛。

明夕純淨的眼瞳平靜的像湖水,只說了三個字:“不乾淨。”

秦明昊幽深的眼眸幽幽掃過他……

陳君儀以爲他嫌佛沒人清理髒,扁扁嘴。

“來來來變態,你也來試試,我就說是甜的嘛,難不成還是騙你!你自己嚐嚐就知道了。”賀梅咋咋呼呼。

溫若筠縱然十分想去,但是職業本能,她還是沒有去。身爲一個醫生,無法忍受嘴巴舔舐不知道多久沒人清理的佛像。髒死了。

“切。”賀梅把視線轉向蔣麗月方嘯歌和獵豹,誘惑到:“來吧~真是甜的!”

蔣麗月淡淡掃她一眼,麻木。不感興趣。

方嘯歌僵硬笑笑,他很想知道,但是身爲貴族的優雅不允許他這麼做。

獵豹專注認真嚴肅地思考自己鞋子尺寸的問題,根本沒空打理她。

賀梅失望,目光轉向陳君儀,使勁兒勾引:“小君~快來試試~這可是你自己提出來的,難道你就不想親身體驗一下?千年的古銅,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陳君儀走過去,才走了一步就被秦明昊手疾眼快的拉住胳膊。

“幹嘛?”她挑眉。

“髒。”秦明昊無奈,眼睛裏面全是滿滿的寵溺。

聳聳肩:“我知道。”掙開他的手臂就要往前,卻被秦明昊緊緊抓住。

陳君儀不爽了,乾脆停下腳步揚起下巴,明明比他矮,反倒更像是高高在上俯視的那個人,拽了吧唧的模樣很囂張。

“解釋理由。”帥帥地扔給他四個字,便仰着下巴等待。

秦明昊深吸一口氣,只好拉着她走到佛像旁邊,蹲下,撥開佛像底座下被草垛遮擋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銅鑄底座,陳君儀疑惑:“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兒嗎?”

“看這裏,仔細看。”秦明昊修長的手指指着一處,陳君儀這才認真看起來,銳利的視線掃過銅像表面,頓時全身血液都僵硬了。

“知道原因了吧。”

兩人打啞謎似的動作讓大家都好奇不已,湊過腦袋一個個想看個清楚。

“這是什麼?”方嘯歌盯着銅像上黑漆漆的東西,疑惑不已。

溫若筠用指甲摳下一塊,指尖搓搓,放到鼻尖嗅嗅,道:“血。”

人族第一帝 “血。”

陳君儀同時出口到,冰繼續補充:“是血,還是人類的鮮血。”溫若筠摳下一片之後,後面依舊是漆黑,說明已經滲透進銅裏面了,能滲透的這麼深,沒有悠久的歷史不可能。

也就是說,那些血很可能千年之前就有。

“血……”賀梅懵了,血?血?血!她的舌頭都打結了:“那、那、那我剛剛舔的地方……會不會、會不會?”

她還沒有問完,秦明昊毫不猶豫點頭,“你仔細看看,佛像上面基本上都是黑的。”也就是說,這座大佛上曾經濺滿了鮮血。

“嘔——”賀梅面如菜色蹲下。

“嘔——”小傢伙也跟着蹲下。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明夕同情地掃過兩人。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早就說了不乾淨嘛。

陳君儀也摳下一塊放到鼻尖,因爲是裏面新摳下的銅,上面的確還帶着極其極其淡的血腥味。以她對人血味道的熟悉,這些絕對不是動物,就是屬於人類的。

來的時候因爲下雨天色暗,沒有仔細看出來,現在看看,基本上整座銅像都是黑的。三四米高的銅像,要多少人的鮮血才能澆灌的出來?

她頭皮發麻,身上有點冷。

“難不成千年之前這裏發生過什麼慘案?”陳君儀摩挲下巴,睫毛上揚,棕黑色的眼瞳盯着秦明昊:“能和我說說嗎?”

秦明昊笑了,寵溺地拍拍她毛茸茸的腦袋:“千年之前的東西我怎麼會知道。”

你肯定知道。

不知道爲什麼,陳君儀心裏頭有這樣的想法。秦明昊不禁知道,他還非常清楚,那些人、那些事……

她總感覺謎團好像快要連接上了,可是就是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她就能夠知道全部!

兩人嘔吐的欲仙欲死,其他人慶幸不已。還好自己沒上!本着死道友不死貧道,他們此時幸災樂禍之餘表示對兩人的深深同情。

雨越下越大,寺廟門檻外甚至積了兩三釐米高的水,傾盆大雨嘩啦啦從天上澆下來,空氣涼透了骨子。

“可惜我們中沒有人是火系異能力的,要不然燒火多方便。”賀梅一邊用打火機生火,一邊遺憾感慨,想着以後要不要拉進來個火系異能力的人。

陳君儀也遺憾,話說自己被天雷擊中吸收了雷電的力量,怎麼不激發出雷電異能反而激發出精神力異能呢?要是有雷電的話,烤個小鳥什麼的還不是分分秒鐘的事兒?(就這出息)

不過精神系異能力也不錯,聽蔣麗月說,大家公認的異能力中,雷電是攻擊力最強的,但是最厲害卻是精神力異能!

憑藉意念操控東西,想想都牛逼!

她要好好練習自己的精神力,再加上身邊還有明夕這個“前輩”,還可以省了她走許多彎路,比雷系可好多了。

方圓幾裏荒無人煙,喪屍他們是一隻都沒有撞見。在這個末世後的第一場雨裏頭,衆人度過了還算開心平靜的時光。

一人兩個饅頭烤熱之後就着半碗清水吃,桌子上一小碟鹹菜,這就是他們今天的中午飯。在末世後,能吃上饅頭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所以在別人眼中他們的飯菜非常豐盛。

秦明昊決定問問陳君儀爲什麼不理會他,兩個人到寺廟的後堂去。

“難不成我做錯了什麼,你爲什麼疏遠我?”上來他就直接挑明,可憐兮兮地瞅着陳君儀:“我做錯了你就告訴我,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那委屈的模樣像只瑟瑟發抖的小白兔,顛覆了陳君儀對秦明昊的所有印象!

秦明昊這個人,不要管他是裝的還是真實的。陽光、燦爛、陰暗、狠辣、無情,可他什麼時候化身這種弱弱小白花的狀態了?

努力平復自己扭曲的心臟,陳君儀搖頭嘆氣:“哥們兒,你節操掉了。”

------題外話------

咱們滴萬更早就結束了,所以昨天少更新兩千,今天補上~

宣佈《創作接龍大賽》獲獎名單:

第一名:作品2號,不是你答應就叫承諾【獎勵200幣】

二名:作品6號,普希愛【獎勵100幣】

三名:作品4號,梅梅【獎勵80幣】、作品8號,逍遙莊主【獎勵80幣】

詳情見置頂——請留言領獎金。

——

第二步任務,請參加活動的親們把寫好的作品放到留言區~截止時間明天中午12點。

任務前奏:

你和陳君儀認出彼此之後成爲了好朋友,你們打聽到盤龍玉佩由小王爺隨身攜帶,所以決定晚上去偷出來,遇到緊急情況可以用異能炸了王府製造混亂逃跑。

任務:【半夜三更你們解決了守衛混進小王爺的房間,打算一旦小王爺醒了就殺掉他,可是你們卻發現他竟然和明夕長的一模一樣——你們該怎麼辦?】 “掉啦?”秦明昊很無辜,“你分我一點好不好?”

“……”你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吧。

秦明昊直直盯着她的眼睛,用癡迷近乎偏執的目光緊緊鎖定她:“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久到……我都忘記自己叫什麼名字了……”可是,他卻牢牢記得她的每一點每一滴。

“呵呵。”陳君儀乾笑,開玩笑,我們認識不過三個月,等我?真是笑話。再說了,等人會等到忘記自己叫什麼名字?你以爲你跟電視上演的一樣等了上千年啊。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相信,秦明昊眼中憂傷劃過,還沒有開口就被陳君儀打斷了。

“問你一個問題。”想到這個陳君儀就來氣,丫竟然拿她當替代品!

“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秦明昊柔和的目光寵溺籠罩着她。

被他看的不自在,陳君儀乾咳一聲,冷聲到:“你是不是拿我當替代品?是不是因爲我和一個人長的相似?”

秦明昊沉默片刻:“你爲什麼會這麼想?”

棕黑色的眼瞳盯着他,鋒利上揚的睫毛像尖銳的刀子:“少廢話,回答我。”陳君儀心裏頭就是不痛快!就是無法忍受自己被當成替代品!並且那個人還是一直對她很好的秦明昊!

她感覺心裏酸酸的,極其不舒服,甚至有點嫉妒和痛恨那個讓自己被當成替代品的女人。陳君儀做事想來不喜歡兜兜轉轉,有問題就要及時解決!

今天問清楚,如果真的是,那麼她無話可說。自己倒黴還怨得了誰?不過對這個膽敢讓她不開心的人,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如果不是……

幽深的眼睛像深不可測的黑淵,化不開的陰暗霧氣似的繚繞,讓這雙眼睛多了絲神祕。

他的眼睛暗藏了太多的祕密,平常的他總是將自己心底最深刻的祕密深深隱藏,可是現在,他看着陳君儀,將自己眼底所有的東西展露在她的面前,就這個坦然而直白。

“不是。”他的話堅定而認真:“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就是你。”

“……”陳君儀皺眉。

秦明昊伸出雙臂將她攬進懷裏,高挺的身子彎起,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君儀,陳君儀,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我沒有把你當成替代品,也不會把你當成替代品,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替代你。”

沒有,任何人。

肩膀上屬於男人溫熱的氣息通過衣服傳來,陳君儀開口道:“那你給我化妝而成的人是誰?”

她可不認爲那是秦明昊自己編制出來的,這中膚淺的玩笑騙騙小孩子還可以,用來騙她陳君儀就太愚蠢了。

秦明昊沉默。

陳君儀心裏頭像憋了一團火,隨時都會爆炸!聲聲質問:“你說啊,怎麼不說了?你不是解釋的很好嗎?解釋給我聽聽爲什麼。”

就在陳君儀煩悶的要殺人的時候,卻聽見秦明昊“噗嗤”笑了出來。本來就即將爆發的火山頓時炸開了!

“你還笑!你還敢笑!”陳君儀狠狠推開秦明昊,準備一旦獲得自由上來先給他一拳嚐嚐滋味!

然而秦明昊不但沒有被她推開,反而抱的更緊,勒的陳君儀胳膊生疼。他低低笑着,磁性沙啞的聲音性感之極:“你吃醋了。”

很肯定的話。

“你吃那個女人的醋,對不對?”

他心裏狂喜,緊緊摟住懷裏的人兒不捨的鬆手。她吃醋了,她爲他吃醋了!她心中有他,有他的位子!這就夠了,他不奢求更多,只要她能夠記得他一點點好,只要自己在她心中能夠有一點點位子,這就好。

我的珍寶,我的摯愛啊……

“吃你媽的鬼醋!”被戳中心思的陳君儀惱羞成怒,彆扭不已,劇烈掙扎起來。

懷裏小可愛傲嬌的模樣讓秦明昊低聲笑起來,真是個彆扭的傢伙。陳君儀撲騰的厲害,還時不時企圖踢腿破壞他的命根子,無可奈何的秦明昊只得鬆開她。

“那個人就是你。”

“放屁!你當我眼瞎了!我自己長什麼模樣我自己能不知道?”那個女人比她漂亮多了,陳君儀心裏頭不爽地嘀咕。

“可那的確就是你。我是按照你的容貌加上自己改造的,你難道不覺得看起來還是和你很像?因爲你們就是一個人,我就是按照你的樣貌修整的。”

這麼說,似乎很有道理呢。陳君儀心中開始懷疑自己的觀點,難不成真的是因爲按照她的樣貌又修飾的?所以看起來很像?

“你以爲我是三歲小孩子?這麼好騙?你說什麼我就相信什麼?”她冷笑着抱臂環在胸前。第一次知道秦明昊原來也是個千年大忽悠,還真的差點兒就被忽悠過去了!

什麼以爲是按照她的樣貌修改所以很像,他怎麼不說是因爲自己個那個人很像所以才被化妝成那個樣子!

以爲把因果顛倒邏輯打亂就能瞞過她?想得美!

“不敢不敢,我說的都是真的,絕對沒有欺騙你的意思。”秦明昊心中偷偷擦汗,果然還是不好騙,這樣的都能發現。

“你說不說?今天不說明白我就不走了!”老子還就不信了!母夜叉瞪眼叉腰,兇悍的潑婦姿勢頓時顯現。

“我說我說,我全都說!”秦明昊擦擦冷汗,諂媚地賠笑。

女王冷哼一聲,擡起高傲的下巴,尊貴等着。

他的眼中回憶盪漾開來,微笑看着陳君儀:“你相不相信有人能活千年?”

“這和我們今天的問題有關嗎?”少扯開話題,女王表示不感興趣。

“呃……”

“你最好老老實實講,否則……”雪白的牙齒森冷。

趕緊舉起雙手做投降狀態:“我現在非常老實,這個話題和我們整在討論的問題有關。”眨眨眼睛,表示女王大人冤枉他了,他很委屈。

“少跟我賣萌!”一腳踹了過去。陳君儀火爆的脾氣可不會管對方是誰,不爽的時候拳打腳踢哪怕是天王老子也得給我趴下!

嘿嘿笑着揉揉腿,他暗中疼的呲牙。還好她個子比自己矮踢不到臉,否則以她的性格,自己出去的時候有90%的可能臉上帶着鞋印兒。

“好吧,其實是這樣的,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到我愛你,很愛很愛。”到後面的時候,他的表情十分認真,靜靜的看着陳君儀,就像看着世界上最珍貴的財富。

迫嫁豪門之億萬陷阱 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到我愛你,很愛很愛。

愛了千年都不會消散,即使斗轉星移時光變遷,即使世界一次次改變,即使我忘記自己叫做什麼名字從何而來——可是我永遠不會忘記自己存活的意義,那就是因爲我愛你。

僅此而已。

“……”就這麼……被人告白了?陳君儀有些懵。她知道秦明昊喜歡自己,可是沒有說明白畢竟不都是隔着一層紗麼,現如今突然被告白,猛的沒有反應過來。

她內心喜滋滋的,像吃了蜜糖似的甜,連帶着不爽都少了許多。不過……

“這和我們今天的問題有關嗎?”

“……”神啊,拯救我吧,能不能不要這麼敏銳?秦明昊欲哭無淚,嚴肅道:“有關,當然有關!正因爲我愛你,所以請相信我,不會拿你做任何人的替代品。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有這個資格。你是唯一的,天底下獨一無二的。我給你化的妝的確是你自己,只是你不認爲那是你罷了。”

暈了,能不能不要搞的這麼深奧?看他認真中帶着焦急、唯恐自己還是不相信他的模樣,陳君儀挑挑眉毛,大度道:“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吧。”

秦明昊的眼睛亮極了,忍不住激動地再次抱緊她:“謝謝!謝謝你相信我!”他知道自己的理由其實並不充足,不能夠讓人完全信任。可是她願意給他信任的機會。

真的很謝謝你。

等待千年……陳君儀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狗子給她做的分析,它說秦明昊的骨齡是兩千五百七十三。當時的她半信半疑,強迫自己把這個問題當成是狗子的系統抽風,因爲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可是今天,剛剛他說他等待了千年……

難不成,狗子當初根本沒有抽風,它說的是真的?秦明昊真的存在了兩千多年?不是吧,那豈不是變成千年老妖了?

正常人類怎麼可能活上千年之久?他難不成不是人?呃……我沒有罵人。

這個祕密太驚世駭俗了,壓在心底會憋死她,到不如此趁着這個機會問出來。

“你說你等待了千年?人類能活上千年?”陳君儀推開他,如果真的是這樣,不就是小說中說的長生不老嗎?長生不老啊,想想都能讓人瘋狂!

儘管她陳君儀對長生不老不感興趣,但並不代表別人不感興趣。

秦明昊眼中有深意劃過,鄭重其事地詢問她:“你想不想長生不老?”

“如果我說想呢?”她挑眉。

秦明昊露出迷人的微笑,溫柔似水,寵溺的目光像天底下最毒的砒霜,能把人溺斃:“只要是你想的,我都會爲你實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