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飄雪樂得都快蹲下了:“你眼前站着的,是世界上最厲害的醫生哦,我的眼睛是誰都治不好的!”

2021 年 1 月 8 日

米洛克認真地說:“那我就養你一輩子!”

飄雪臉一下子拉下來了:“我張桐從來不用任何人養,現在不用,以後也不用。”

“求你了!”米洛克緊緊抱住她,帶着哭腔,“我愛你,一生一世的。”

飄雪苦笑着:“我們不可能的。”

“沒有不可能!我方就連和反抗軍的戰鬥都贏了!”米洛克道,“所以我想要的女人,就一定能歸我!”

“呵?”飄雪仍舊苦笑着,“你大哥要是有你這麼直白,我妹妹早就不愁了!”

米洛克不說話了,忽然開始往飄雪身上摸。

“你幹什麼!”飄雪這回真的怒了,大聲說道:“你是不是國君,我根本就不在乎。我之所以會跟你來,只是因爲你是克里斯的弟弟。你要是敢再過分,我就討厭你了!”

聽了這麼說,米洛克趕緊止住了手,委屈地看着飄雪:“張桐姐,對不起……我第一次觸碰女人,我、我、我只是想表達我有多愛你……”

“我已經知道了。”飄雪變得輕柔起來了,“可是我們真的不合適哦。”

“合適!”米洛克見有轉機就又興奮起來了,“年齡根本就不是問題!”

飄雪無奈地笑着:“真是個單純的孩子啊!第一,我已經有心上人了,而且我們就快結婚了。第二,我們年紀差得太多。第三,我不喜歡皇室生活。第四,你還太小了。第五,我可不是什麼好姑娘。第六,我真的對你沒有男女的感覺。”

“啊……”聽飄雪說得這麼明白,米洛克一下子就沉默了,可以說是萬念俱灰。

“對不起呀——”飄雪道,“你是英武的國王,等你長大了一定有很多好女孩兒的。”

“不!”米洛克幾乎是哭着說,“我就愛你一個!”說着大喊起來了:“來人,把張桐給我押入天牢!”

“哈?”飄雪笑了,“押入天牢?”

“到你想明白再說吧!”米洛克說着說着掉下眼淚了。

這時候不光是國王的侍臣,就連克里斯他們也都進來了。

大家看着米洛克吧嗒吧嗒的在飄雪面前掉眼淚,全都呆住了。

布馮道:“雪兒,國王你也欺負啊?”

“什麼啊~”飄雪聳了聳肩,“這次可真是他欺負我了~”

“啥?”布馮嘿嘿笑着,“你可敗逗了!”

“把!她!給!我!關!進!天!牢!裏!”米洛克忍着眼淚大喊着。

“——是……”士兵沒有辦法,只好照做,一下子就把飄雪按在地上了。

飄雪苦笑着:“我可沒有掙脫哦,米洛克,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現在收回成命還來得及~”



“我……”米洛克又彷徨了,看着心愛的女人被無禮地束縛住,一下子就心疼起來了,侷促不安地踱着步子,不知如何是好。

“阿嬌,怎麼回事啊?”克里斯問道。

飄雪笑着:“問你弟弟吧,這事我可說不出口!”

“米洛克?”克里斯轉過頭來,叫着弟弟的名字。

米洛克羞得面紅耳赤,把頭轉到一邊:“你們先出去吧,我自己靜一靜。衛兵,把張桐壓入天牢。”

克里斯一下子生氣起來了:“到底是怎麼回事,米洛克?”

米洛克哪裏有臉說出原委,只好說道:“大家都出去吧,我要就寢了。”

“現在才早上十點!”克里斯大聲說道,“到底怎麼了?”

米洛克什麼都不說,顯得十分窘迫。

“你不敢承認嗎?”飄雪這時候說話了,“這種勇氣的男人還敢向我求愛?”

“啊??”

大家聽得明白,全都似笑非笑不可置信地看着米洛克。又轉過來看飄雪,然後再看向米洛克,這可真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啊。

幾個衛兵也趕緊鬆開手,飄雪自己站了起來。


米洛克又羞又辱,邁大步就要往屋外跑。

卻一下子被克里斯拉住。克里斯都快笑抽了,看着弟弟:“阿嬌她說的是真的?”

米洛克掙脫了幾下也沒掙脫開,只好羞澀地點着頭。

“哈!”克里斯高興極了,“我弟弟眼光不錯嘛!”

“啊??”米洛克呆住了,擡起頭來看向大哥。

只見克里斯滿意地拍着他的肩膀說道:“喜歡一個人是沒錯啦,不過我們的阿嬌隊長有重任在身哦,等世界末日結束再說好嗎?”

“唔……”

“放心,交給大哥好了!”克里斯拍着胸脯保證,“到時候會讓你找個出色的皇后的!”

“我只要張桐姐……”米洛克撅着嘴說道。

“哇嘎嘎嘎嘎嘎!”

大家都快笑翻了。

飄雪道:“少年你看我哪點好,我改~”

米洛克認真地說:“張桐姐你哪都好——”

“……呼,可惜啊~~”飄雪卻惆悵起來了,“真可惜……”

“啊?”

“可惜我讓你失望了。”飄雪說着竟然掉下眼淚來了,十分傷心地說道:“我要是真長成這樣就好了,真可惜啊……”

慢慢就哽咽起來了,什麼話也說不出了,自顧自傷心的哭了好久。

“額?張桐姐?”

“哎,也罷……難得是一個癡情郎啊……”飄雪嘟囔着終於止住了哭泣,慢慢用手背擦着眼角的淚水,下定了很大決心似的說道:“那就讓你看看我的真實面容吧!” 「進狗城.才鑽狗洞.進的如果是人城.當然得從大門進走.」青年指著小門.撇撇嘴巴說.

這句話出口.不僅是守衛城門的士兵滿臉尷尬.剛剛進去的斯丁等人也臉色大變.連番廝殺.才到富特城下.剛進城呢.竟被人罵成畜生.是可忍孰不可忍.

風洛身形閃動.不吝惜的耗費脈氣.施展風馳電掣.瞬間到青年身旁.伸手一抓.將青年拉下馬背.匕首直指喉嚨.

「掌嘴十下.說自己是狗.今天的事就算了.」風洛面色冷峻.語氣里透著冰涼.沒有懷疑他的話.匕首在下一刻就會刺入喉嚨.

「你.你知道我是.是誰嗎.敢動我.你.你別想活著留在達沃.」青年雖然雙腿發抖.話語中卻不示弱.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不道歉的話.下一刻會變成死人.」風洛嘴角翹起.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

青年抽了抽嘴角.說:「論.論輩分.我喊艾瑞克公爵爺爺.動了我.公爵可不會放過你.」他自認修為不弱.不到三十歲的年紀.達到脈搏水準.可今天栽了.遇到修為高的人.

他看出風洛面貌年輕.覺得應該是某位前輩.擅長保持容貌的技法.或者使用了易容術.將面貌變年輕.

「公爵大人舉國愛戴.怎會有你這樣混賬的子孫.我數到五.你不承認自己是狗.我給你放放狗血.」風洛的匕首已經放在皮膚上.透出的寒氣幾乎將表皮刺破.「五.」

手腕翻動.就要將匕首刺入.青年「啊」的一聲大叫.癱軟在地.

「風洛大哥.許久不見.你怎的變成這般無賴.」輕柔的聲音.從馬車裡傳出來.

風洛聽到.身體一震.手裡的動作停下來.一個熟悉的名字.浮現在他腦海中.雖然只有短短的時間.卻留給他難忘的記憶.

他們或許連朋友都算不上.可偏偏難以忘懷.那段經歷.風洛有時候懷疑是否存在過.

風洛放開青年.退後兩步.才轉身看馬車.一個似笑非笑的臉龐.出現在馬車車窗那裡.

「董.董方……」風洛感覺自己的聲音.是從喉嚨深處慢慢擠出去.「好久不見.」

有許多話想說.卻說不出口.當初也算是共患難過.最後的事情沒有成功.但風洛很早知道.對方當時清楚自己賤奴的身份.依然願意結交.


那份尊重.令風洛很感動.覺得對方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此時的董方.確實當得起女神稱呼.細長的眉毛.烏黑的眼睛.長發披肩.如天上的仙女下凡.

「當時情況緊急.沒能和風洛大哥說明白.請勿見怪.」董方笑盈盈地下車.「小女子來自董家.名芳.芬芳的芳.」

說起當時解救女子的事情.風洛忍不住嘆氣:「你救走的那些女子怎樣了.我沒用.最後還是讓那些女子跌入火坑.」

「風洛大哥請勿自責.事情本來就不可為.我救走的那些女子.被我帶回家族.有些嫁給家族中的僕從.生活也未必如意.」董芳勸解道.

「呵呵.總比當奴隸強.」風洛不願繼續想下去.「你怎麼會來這裡.富特城形勢嚴峻.不知道能守多久.到時候就危險了.」

董芳搖搖頭.說:「艾瑞克公爵與我家族是舊相識.此次派人求救.不得不出手相助.家族長輩有要事.走不開.我請纓過來.順便避開一些不想見的人.」

兩個人正說著話.那位被嚇到的青年站起來.檢查了一下褲襠.發現沒有濕.晃晃腦袋.神情恢復了正常.

青年走到董方旁邊.說:「芳芳啊.這人是誰啊.你怎麼能跟他認識呢.」

董芳斜斜地白了他一眼.說:「以前認識的朋友.沒想到今天會遇到.」

風洛不喜歡青年居高臨下的姿態.但他將心中的不快巧妙隱藏好.說:「原來你真是艾瑞克公爵的孫子啊.在外面這麼破壞公爵的形象.他老人家要是知道.會怎麼反應.」

原本還想拿公爵出來說事.讓對方好好賠禮道歉.沒想到被風洛反擊.想起那位爺爺輩的族長.他就不寒而慄.膽大妄為的子孫.會被公爵親自拿鞭子抽.

「呵呵.芳芳.你說這城門怎麼還不開.你別生氣.我叫他們馬上開.」青年回頭.又想找人開大門.

董芳無奈.說:「除非緊急軍情.夜間不開城門.乃是慣例.一旦城門打開.便是將自身弱勢暴露.倘若敵軍就近埋伏.一個衝殺就會破城.」

「是這樣啊.芳芳.你可真聰明.我怎麼會想不到呢.看來要多找點時間和你在一起.聽你講講.」青年死皮賴臉地纏上去.

小衝突就這樣化解.風洛不可能真的找青年道歉.看在董芳的面子上.事情作罷.大門最終也沒開.一伙人從旁邊小門進去.

久別重逢的兩人路上沒有交談.風洛將他們送到迎賓館.才去跟斯帕克報到.

當天開過內部小會議后.將主要問題進行了討論.便等著第二天的正式會議.知道董家有人過來.斯帕克十分高興.

聽說風洛與董家的女子是舊相識.斯帕克將陪同的主要任務.交給了他.

「兄弟.聽說那位董小姐很漂亮.抓緊點.別錯過了.」斯帕克重重地拍著風洛的肩膀.說話很直接.

「大哥.人家是什麼身份.我又是什麼身份.說不定.董小姐已經定下了親事呢.」風洛苦笑著搖頭.

「你這傢伙.怎麼不懂得開玩笑呢.」斯帕克收起了笑臉.無奈地說.身份的差距.別說風洛.哪怕是他的伯爵之尊.也差得遠.

有斯帕克派人安排.風洛只用負責陪同.套套交情.因為斯帕克很清楚.董家出手.那是礙於情面.如果不願意真心幫忙.說不定一開戰.就會借口沒機會贏.然後獨自逃走.

在富特城最好的地方.擺設酒宴.宴請艾瑞克家族的人.和董小姐.斯帕克開始的時候還在.后來有新的情報送到.他匆匆忙忙地離去.

風洛陪同.如坐針氈.最讓他受打擊的是.他的烏鴉嘴竟然蒙到了. 說着叫了聲變,啪的一下變成了一個又黑又胖的醜丫頭。滿臉的麻子,蒜頭鼻子往上翻,頭髮枯黃得像乾草,倒黴的八字眉底下一對兒綠豆大的眼睛沒有一點光芒。

米洛克看呆了。

大家都在底下偷偷的笑了起來。

飄雪嗚嗚說着,連聲音都變得像是被閹割了的母豬一樣了:“這是我真正的模樣,別說母儀天下了,就連見人都困難。因爲是要見克里斯的家人,我才特意變成剛纔之前那樣子的,沒想到卻被國王大人相中了——我天生就瞎眼,耳朵也不太好使,老天把所有優點全給我妹妹了啊!”

說着仰天大哭起來:“蒼天啊!你爲什麼這麼偏向!”

然後就捶胸頓足。

“家姐!”阿妍也大哭起來了,緊緊抱住飄雪,“沒關係的!你永遠是我最好的家姐!就算你再難看我也會永遠不拋棄你的!”

“妹妹!~”飄雪感動的回抱住阿妍,焦黃的大鼻涕淌得老長。

“桐桐!”長孫羽也哭着過去,“我愛的就是你這樸實的樣子!”

“靠——”布馮差點沒笑抽了,還好及時剋制住了。

“謝謝你們!”飄雪大嚎着。

“嗚嗚嗚!”阿妍哭泣着。

“我今天好高興啊!”飄雪抽泣着,“大家對我這麼好,而且國王也宣佈喜歡我!”

說着嘿嘿傻笑起來了。

米洛克嚇壞了,驚慌地看向哥哥。

克里斯長嘆一聲:“弟弟,你還年輕不是嗎?”

“咦?”

“還有很多事情要學,現在談戀愛太早了吧?”

“額?啊……嗯!嗯!對!對!對!對對對對對!”米洛克終於明白過來了,趕緊順着哥哥的話風說道:“一個合格的國君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治國上,而不是個人感情這種事情上。何況我國剛打完仗,正需要大力發展!”

“對嘍!”克里斯滿意地點着頭。

飄雪卻要死要活的:“我已動心!我已心亂如麻!”

“好啦!好啦!”阿妍拍着姐姐的後背,“我們任務很重呢,出發吧!”

“不——”

“出發!”阿妍大喊起來了,看起來兇巴巴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