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風龍帶著混元巨劍,慢慢走向陸沉:「我們這邊的大人先前已經說過了,迷霧噴涌就會在今天開啟,我很快就會回來你也趕快做好準備,迷霧一爆發我們就立刻下去,肯定能在這裡邊撈上一筆。」

2022 年 1 月 14 日

場面中心爆發了一股幽藍的靈氣光芒,風龍站在陸沉身邊身影直接消散,附著在混元巨劍上回歸了小世界,光芒落下碎天老祖已經坐在原位上,周圍的陣法封印也已經重新打開。 半個時辰之後。

一向安靜的王府後院,迎來了一次風暴。

從上至下,無一人敢在秦賜的盛怒之下靠近。

砰!

屋子裏,傳出桌椅化作齏粉的聲音,緊接着是青花瓷花瓶劈里啪啦的碎裂聲。

「司徒靜,這是什麼??」

野獸一般的嘶吼從秦賜嘴裏發出,堅毅的臉上直接失態!

他的手裏死死攥著一件破碎的宮裝裙子,正是那日去紫蒙山所破。

司徒靜站在原地,一點也不害怕,反而自嘲一笑。

「王爺能為我生氣,可真是少見。」

秦賜逼近,怒吼道:「本王在問你話!」

司徒靜看着他盛怒的樣子,溫婉臉頰竟然浮現了一抹笑容。

見狀,秦賜更怒了。

一手抓住司徒靜的領口,咬牙怒吼:「你是不是想死?!」

「本王雖跟你沒有感情,但畢竟是夫妻,你怎可做出如此下賤之事?」

「本王哪裏對不起你了?!」

司徒靜冷笑,原本溫婉的美眸浮現一抹怨恨和仇視。

「秦賜,你對得起我?」

「我貴為王妃,可你有正眼看過我嗎?」

「我一嫁過來,你連門都不進,還要我撫養你跟那個女人的野種,你要臉嗎?」

「你可有想過我受的是什麼樣的屈辱和白眼?」

她玉臉通紅,怒罵出來,無所顧忌,已經不在乎什麼身份和尊卑了。

「敢罵真兒是野種。」

「你找死!」

秦賜被觸及到了底線,揚起手就要一耳光扇下去。

誰知司徒靜不躲不擋,反而揚起精緻的臉頰,眉眼犀利道:「秦賜,還想打我,來啊,你來!」

「你就不怕你的皇兄不高興嗎?」

聞言,秦賜的手僵住,臉色變的鐵青,雙眼逐漸密佈出血絲。

咬牙切齒道:「你什麼意思?!」

司徒靜嘴角浮現一抹譏笑,眼中有着報復的快感。

「什麼意思,你看不到那件衣服嗎?」

秦賜看去,宮裝破碎,並沒有其他。

突然!

他瞳孔一縮,臉色難看。

那宮裝上竟然有着點點血跡,如梅花開放,十分扎眼。

破碎的衣服,和宮裝,這足以說明一切!

「司徒靜,你真的在找死!」

「啊!」

他發出怒吼,直接抽刀,挺拔的身軀迸發出一股煞氣。

見狀,司徒靜的美眸下意識一慌,而後咬牙道。

「想殺我,你來啊!」

「你皇兄說了,會給我一個名分,只要我給他誕下長子,封我坐左皇后也不是不可以。」

「你不說咱們可以隨時分開嗎,反正也有名無份,現在不是正好?」

「啊!!」

秦賜猛然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響徹整個王府。

所有官兵下人,盡皆匍匐,眼露震怖!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到王爺如此失態過。

可司徒靜根本不停止,生怕火不夠大。

溫婉賢惠的臉蛋浮現著放肆:「秦賜,你沖我吼什麼?」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你看看你那位九五至尊的皇兄,會不會不滿!」

「嘖嘖,堂堂順勛王也不過如此。」

啪!!

怒不可遏的秦賜一巴掌扇在了司徒靜的臉上,直接將她扇倒在地。

秦賜握刀的手在顫抖。

嘶啞的聲音如同野獸,問道:「司徒靜,本王只問一次,說,是不是你勾引他的?!」

司徒靜捂住火辣辣的臉頰,嘴角有血絲,雖然狼狽,但依舊咽不下那口氣。

仰起白皙的脖頸,華貴的妝容竟然有了一絲盛氣凌人,不再像以前那位唯唯諾諾。

「呵,我勾引他?」

「他百般哄我,不似你那般冷漠無情。」

「我自然願意跟着他。」

「那日他見我還是貞潔之身,別提多麼高興了!」

聞言,秦賜的理智徹底被淹沒,身軀發顫。

恥辱讓他瘋狂!

長刀一揮,砍向司徒靜,口中怒吼:「混賬東西,本王要你死!」

刀芒閃爍,讓人遍體生寒。

司徒靜眼角留下兩行清淚。

閉上了雙眸,等待着這一刀。

從她的臉上,看不到任何一點懼怕,反倒是解脫。

可幾秒鐘過去,卻沒有見血。

整個屋子靜悄悄的,靜到可以聽見人的呼吸。

秦賜如野獸一般握著長刀,雙眼血紅,卻在最後一刻停住了。

刀鋒只是劃破了她的一縷青絲。

司徒靜睜開眼,臉色微微白,看着刀鋒,額頭有絲絲香汗。

「怎麼,你不敢嗎?」

秦雲冷笑,如野獸露出獠牙。

「本王不敢?」

「本王就讓你看看,天底下有什麼事,是我順勛王秦賜不敢的!」

那一刻,他平靜堅毅的氣質變了,像是如同一把神劍衝天而起!

「來人!」

他怒吼一聲。

立刻,有幾名偏將沖了進來。

他們眼神敬畏,看着屋子裏的場景,嚇得頭皮一炸!

更是不敢看秦賜。

秦雲眼中猙獰,厲色道:「傳本王命令,讓燕雲十二將,領兵十萬!」

「給本王將皇帝的車隊,截,下,來!」

他吐字如刀,俯身強調道。

「不,惜,一,切,代,價!」

「啊?」幾名偏將面露震恐之色,額頭有冷汗滑落。

那可是皇帝啊,去截下他的車隊,不就是造反嗎?

王爺這是怎麼了?

白天不還好好的嗎?為什麼立刻就跟陛下翻臉了一樣。

秦賜見他們驚懼不動,呵斥道:「聽不懂本王的話嗎?」

「還是你們認他皇帝,不認本王,哼!」

「不敢……!」

「王爺,我們這就去」

幾人慌忙離開,執行命令,絲毫不敢觸怒順勛王的威嚴。

在幽州他才是真正的王!

做完這些,屋子死寂。

秦賜臉色陰沉如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