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風起聽后眉頭一皺,對木天說:「大人,麻煩的人來了。」

2021 年 1 月 7 日

「誰?」

「莫火。」

木天奇怪的問:「會武還有幾天呢,他這個時候來作什麼?」

風起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木天頓時知道怎麼回事了,恐怕那天火谷的莫火也是風起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個。不過也難怪,以風起之美貌,恐怕哪一個男子見了都會動心。

「我去會會他。」木天冷笑一聲,閃身走了出去。

門口站著兩個人,一人是一頭火紅的頭髮,如燃燒的火焰一般朝上聳立著,那人便是天火谷的莫火,倒是非常醒目。還有一人身高兩米有餘,身材壯碩,如小山般站在那裡,那人乃是戰神堂的宮倉。

兩人在幾年前的會武中偶遇風起,驚若天人,便立即發起了攻勢。後來莫火得知,葬劍山的大師兄宗輕對風起也有非分之想,於是在上次的單人比武中使用了一些手段擊敗了他。

莫火也多次警告過宮倉,雖然後者實力稍微遜色於莫火,但仗著戰神堂,並不理會他。自那次見到風起之後,兩年一次會武,這兩人每次都會前來竹閣之後拜訪。

吱呀一聲,門開了。兩人還有後面的一干人都以為是風起出來了,都睜大了眼睛。但是當門被打開,卻走出來了一個男人。

宮倉的歡喜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怒道:「小子,你是誰?風起小姐呢?」莫火的臉色也不太好,但他比宮倉冷靜,沒有說話,看著木天如何回答。

「風起小姐的身體不舒服,不便見人。至於我是誰嗎?算是風起小姐的護衛。」木天咧嘴一笑,腳下的大地突然如海浪一般滾動,莫火、宮倉還有後面的一干人等,被送出了百米遠,他在腳下畫了一道線,道,「誰若是再敢踏入這道線之內,別怪我不客氣。」

「小子,我倒要看你如何對我不客氣。」那宮倉自認為自己實力比木天強,一腳踏了過去。莫火也認真的看著木天,他倒要看看玄鐵四星的小子,能將玄鐵五星的宮倉怎麼著。

「找死。」木天眼睛一冷,夜行發動,千璇也在手中快速運轉開來。眾人眼前一黑,宮倉只感覺到一股殺氣壓來,心中不敢小覷,立即運轉戰神訣,身體泛起了淡淡的金色。

嘭的一聲,如鎚子打在了鐵桶之上。眾人恢復視線,然後便看到宮倉上身的衣服全部裂開,嘴角還帶著一絲血跡。

眾人心中大驚,在黑暗中他們都感覺到了宮倉運轉了戰神訣,他的防禦力堪比玄鐵巔峰滅天師,但即使那樣竟然也被一個玄鐵四星的小子給傷了。

宮倉的臉上也嚴肅起來,只有他自己知道木天剛才那一擊所爆發的出現的強大力量。

「閣下應該便是葬劍山弟子口中所說這次會武的新人吧?」莫火笑著問道。

「嗯,我的確會代表葬劍山參加這次會武,到時候恐怕還會和兩位碰面。」

「正是,那就會武見了。」莫火笑著說,「風起小姐的護衛,可不是你能擔當的。」他笑著走開了,然而沒走多遠臉上便冷了下來。

「小子,我們會武之上見,到時候遇上我,我會將你打趴下,證明我才能當風起小姐的護衛。」宮倉雖然想和木天一較高下,但這個時候在葬劍山鬧事,未免不理智,當下也離開了。

剩下那些小宗派的人見莫火還有宮倉都離開了,知道這次恐怕見不過風起了,便也不甘心的離開了。

等眾人都離開之後,風起探頭走了出來,「還是大人有辦法,一個人便讓他們吃癟自己回去了。」

木天笑道:「那宮倉倒不足為懼,莽夫一個。不過莫火倒是的確很強,難怪以個人實力可以將宗輕擊敗。」

「大人呢?你可有把握將他擊敗?」

木天想了一會兒,道:「若是不動用血脈,應該有五分把握,若是生死決鬥的話,他必輸。」 五宗會武的日子轉眼便已經到了。五大宗派的代表人與弟子齊聚葬劍山之巔,外圍是一些小宗派的代表人,人數也有幾千之多,整個葬劍山都熱鬧非凡。

那些瑣碎的事情便不再細說%2C劍王從空中緩緩落下,一臉的和藹,看起來和普通的老頭沒有什麼區別。下面的所有人,就連那其他大宗派的掌門也紛紛行晚輩之禮。

「感謝各宗派來葬劍山來觀賞五宗會武,希望能各有收穫。具有的要求大家都知道,我便不多說了,下面五宗會武開始,最主要的一點要記住,會武切不可傷及性命。」

五大宗派每一個都會派三名弟子參戰,木天果然在紫雲宮的隊伍裡面看到了雲菲,看起來她恢復的不錯,已經沒有了大礙,氣勢似乎比以往還強了一些。


首先開始的是單人會武,也是隊長之戰。由每一個宗派派出三人小隊的隊長進行抽籤比武。

宗輕站在角落裡面,臉色陰沉。著隊長之戰,本來是非他莫屬的,但是突然冒出來一個木天,實力在他之上,自然頂替了他。

其他四個宗派所派出的隊長也都在意料之中,戰神堂的宮倉,紫雲宮的雲菲,天火谷的莫火,清心宗的公孫蓮。

莫火在玄鐵巔峰,是他們五人當中級別最高的,單人實力也是最強的。其次是宮倉和公孫蓮,都在玄鐵五星,再然後便是木天和雲菲。經過這些日子,雲菲的傷勢不僅已經有了好轉,而且還再次晉級,達到了玄鐵四星。

「小心莫火,你雖然擊敗了我,但不一定可以擊敗他。」木天走的時候,宗輕冷冷的道。兩年前他被莫火擊敗,並讓他不得再靠近風起。這讓自負的宗輕刻苦修行的兩年,就是為了這一天找後者討回面子,卻人算不如天算。

他記得兩年前會武之時,他在玄鐵五星,為級別最高的一人。而莫火那時候只是玄鐵四星,這才兩年不見,便和他一樣達到了玄鐵巔峰,此等天賦確實比他要強上許多。

當初莫火在玄鐵四星便將身為玄鐵五星的他擊敗,現在實力已經達到玄鐵巔峰,就算再次對上,他依舊沒有把握取勝。這才出言提醒木天。

「我知道,葬劍山的面子,我會幫你討回。」木天咧嘴一笑走上了前。

單人會武和三人團隊會武規則一樣,由五人抽籤決定對手。不過會有其中一人抽中一個先簽,可以不用比試直接晉級。

通過兩場比試后,勝利的兩人或者兩隊可以晉級。然後勝利的兩人再次進行抽籤,抽中的先簽的人可以晉級到最後。沒有抽中先簽的人或者團隊,與第一場抽中先簽的人或者團隊進行比試。

勝利的人或者團隊便可以與另外一個人或者團隊進行最後的決戰。

五宗會武純屬五大宗派弟子進行切磋的賽事,所以並沒有什麼獎品。

五人依次上前拿了一支簽,木天非常遺憾的沒有抽中先簽,對手是清心宗的公孫蓮。那公孫蓮蒙著一個面紗,看不見其相貌,不過身材卻是曼妙之極。

先簽是雲菲抽中,可以直接晉級到了下一輪。莫火與宮倉是對手,在木天看來那邊勝局已定,宮倉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機,都不如莫火。

他對公孫蓮和清心宗倒不是很了解,風起也沒有給他將太多,只是讓他遇到清心宗的人之時,一定要守住心門。

閑雜人等都退到了場外,第一場是莫火和宮倉,兩人同時飛身落入場中。

比武的裁判便是坐在高台之上的劍王和五大宗派的掌門。葬劍山掌門落鳴真人,紫雲宮掌門柳茗,戰神堂堂主共治寒磣,清心宗掌門扶雨靈,天火谷掌門赤雲。

這五大掌門實力都是玄鐵巔峰,乃天符大陸上頂尖強者。

一些小宗派的首腦也都坐在場外,背後站著弟子。他們來此的目的,便是要讓弟子知道他們與五大宗派弟子的差距,激勵他們進步。

木天剛回到葬劍山的隊伍里,便看到紫雲宮那邊三長老思天再向自己招手,木天只好過去了。

「三姐,怎麼就你自己來了?大姐他們呢?」

「大姐留在紫雲宮,以防我們都出來人家把老窩給端了。我這不是聽說你在葬劍山嗎,就來看看。」三妹思天道,「你和紅魔可真能夠折騰的,石羅城的事情已經在整個天符大陸傳開了。你沒受傷吧?」

思天眼裡滿是關切,讓木天心中暗暗感動。曾幾何時,自己也有這麼多人關心了。

「我沒事,紅魔那天冒死保護了我,日後見了他定要重重答謝。」

「的確,沒有想到那紅魔倒是重情重義。不過你不用擔心他了,他人現在已經在龍亞帝國王宮裡面了。就算那些人要報仇,也要掂量掂量。」

聽到這,木天總算放心了下來。


「謝謝你的清源符文。」一旁的雲菲淡笑著說,「雲瓏那丫頭也讓我謝謝你,她現在已經是核心弟子,可惜這次沒能過來。」

「沒事,恭喜雲菲大師姐實力得到再次提升。」

「你叫我紫雲宮掌門師姐,又稱呼我為大師姐,這不是亂了輩分?」雲菲對木天本來就是沒有那麼仇恨,醒來之後聽雲瓏說那天是木天逼著紅魔將他們救了出來,並殺了枯鬼老人,對他有了不錯的印象。

後來她使用了木天給柳茗的清源符文,不僅資質得到進一步提升,實力也晉了一級。這讓她自己都沒有想到,聽說那清源符文是木天所贈,心中對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最後又加上雲瓏那丫頭天天念叨他的好話,她對木天的印象不好都不行。

「輩分什麼的就不要管那麼多了,他還管我們叫姐姐呢。」思天笑道,「小子,你感覺莫火和宮倉誰會贏?」

「莫火那人實力很強,心機又重,自然是他無疑。」木天肯定的說。雲菲也點頭,同意他的說法。

「的確,你們兩個若是碰到莫火也要萬分小心。」思天笑道,「小天子,到後面你若是碰到我家雲菲可要手下留情。」她知道木天的手段,兩人雖然都是玄鐵四星,雲菲又從小修鍊紫氣決,但是她依舊感覺不是木天的對手。

雲菲一聽有些不樂意了,嗔道:「三長老,你怎麼幫外人說話,滅我的威風。我們都在玄鐵四星級別,不需要他讓我也能擊敗他。就算遇上莫火,我也可一戰。」

木天呵呵笑道:「雲菲大師姐所言不假,到時候就算我使用全力,能自保就不錯了。」思天看了一眼木天沒有揭穿他。心道: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手段,若是你敢傷了他,看你怎麼跟紅魔交代。

「宮倉,我這次的目標不是你,主動認輸免得受傷。」莫火笑著說,那笑容看起來非常之無害。

「少廢話,別人怕你莫火,我可不怕!」說著宮倉的身上便已經開始泛起了淡淡的金光,這是他運轉戰神訣提高防禦力的徵兆。戰神訣是一種攻防一體的功法,相當之厲害。

莫火冷笑一聲,從他身上開始竄出了熊熊大火。

莫火本就是火之滅天師,又加上修鍊天火谷的天焰決,火焰早已經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就算是黃金滅天師在這,輪控火的熟練度,他也絕不遜色。

那大火在莫火魂力的操控下,形成一隻只巨大手掌朝宮倉拍了下去。那宮倉凜然不懼,大吼一聲,一拳轟出,前面的數十個火焰手掌全部被他一拳轟散。

「蠻力而已。」莫火嗤笑一聲,被轟散的火焰突然收緊,形成了一個火圈將宮倉給套去。原來是那莫火猜到宮倉會將他的火手掌給轟散,這才是他真正的攻擊。

宮倉完全沒有想到這才是莫火真正的殺招,眉頭微皺,知道剛才是他一時衝動中了莫火的計策。那火圈越收越緊,宮倉再次用拳用轟,卻發現那火圈堅固的異常,他竟然毫無辦法將其轟散。

宮倉腦子一亮,哈哈大笑,道:「莫火,你可別忘了我可是天佑帝國的水之滅天師,火又如何?大水可熄火。」他說著,雙手一招,山峰之巔上面湖泊裡面的水全部滕然而起,朝宮倉這邊飛了過去。

「落。」宮倉一字出口,他頭上的水如洪流一般降了下來。他依舊安然的站在那裡,身體周圍的火圈已經全被大水沖滅,就連莫火也有些狼狽。

莫火臉上有些怒氣,冷笑道:「水之滅天師又如何,大水固然可以熄火,但是大火一樣可以將水給蒸發。」他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見,然後眾人開始感覺地上開始微微顫抖。

其實五宗會武之所以選擇在葬劍山,後者是第一宗派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便是葬劍山上面的五種元素都有,湖泊,火山,森林,金屬,大地,而且相差不多。

莫火現在便是要操控下面火山裡面的火焰。

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從天邊響起,眾人扭頭看去,便見到一條巨大無比的紅龍從那火山口裡面騰飛而出,擺動著百米長的身軀朝這邊撞了過去。

眾人心中大驚,那火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堪比白銀滅天師,莫火被稱為玄鐵級別第一人,果然不假。這一擊,恐怕只要是玄鐵滅天師,沒有人可以抵擋。 宮倉的表情也嚴肅起來,今日的莫火和兩年前的他有了天壤地別般的差距。他本以為莫火能兩年內從玄鐵四星晉級到玄鐵巔峰,一定是使用了什麼符文或者秘法,真正的實力根本不是玄鐵巔峰。

現在他知道是他錯了,莫火的實力恐怕比一般的玄鐵巔峰滅天師還要強上許多。

那火龍勢不可擋的直接沖入會武台,朝宮倉撞了過去。它所過之處,水汽瞬間蒸發,宮倉剛才調集過來的幾個湖泊裡面的水根本不夠看。

就連會武台周圍的看眾也感覺到烈火撲面,不禁退後一些,或者用符力形成一道屏障擋在身前。

另一邊看台上的天火谷掌門赤雲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莫火是他的弟子,後者表現出眾,他的臉上自然也光彩很多。

而戰神堂掌門共治寒磣臉上則是有些陰沉,看了一臉得意洋洋的赤雲沒有說話。他和赤雲本就不對頭,現在讓天火谷佔盡了風頭,心裡自然不舒服。

他冷哼道:「下面的團戰見真章。」一般剛開始的單人會武都不會使用全力,保留一些實力到後面的三人團戰可以出奇制勝。

在共治寒磣看來,那莫火耗費了這麼大的符力,就算將宮倉擊敗,後面必然還會遇到對手,到時候符力就會消耗的越來越多,到三人團戰之時不一定就能恢復過來。

聽了共治寒磣的話,赤雲凜然不懼,笑道%3A「若是團戰你戰神堂遇到我天火谷只會輸的更慘。」


清心宗的掌門扶雨靈和紫雲宮的掌門柳茗看起來倒是很要好,從一開始便坐在一起看著下面說笑著什麼。

「這一局我們戰神堂認輸。」共治寒磣站起來冷聲道,他也看出老莫火實力的確很強,就算讓宮倉使用全力也沒有十分的把握勝出,到時候兩敗俱傷,反而讓另外三個宗派收了漁翁之利。

「哼。」火龍猛然停止,莫火大手一回,火龍又原路返回,落入了那火山之中。

「總堂主,請讓我使用全力,我必然可以擊敗莫火。」宮倉吼道。

共治寒磣冷眼看了一下宮倉,道:「你沒有使用全力,難道他就使用全力了么?下去吧,後面的團戰不可再失敗。」

宮倉看了一眼莫火,不相信他還有什麼手段沒有用出,但是共治寒磣已經發話,他也只好不甘心的走了下去。他回頭看了一眼莫火:「下次遇上,待我使出全力,必然將你擊敗。」

莫火呵呵笑道:「就算再給你幾年時間讓你達到玄鐵巔峰你也不可能擊敗我,因為,你根本不夠格。」他洒然一笑,也走下了台,宮倉氣的臉色發青。

宗輕在台下看到也暗暗吃驚,他這兩年內刻苦修鍊,本以為這次會武必然可以擊敗莫火,討回上次失去的面子。但是今天看到莫火的手段之後,讓他大大吃驚。

他知道莫火不僅沒有使用全力,恐怕就連一半的實力也沒有用出。就算那宮倉使出全力,也必然敗在莫火手上。

宗輕試想如果是自己再次遇上莫火,他額頭不禁開始冒汗,發現自己只有三分勝算。他向來自負,之所以得到這個答案,因為莫火太深不可測了。

莫火注意到了宗輕的眼神,對他點頭一笑,朝葬劍山隊伍這邊走了過來。

「宗輕兄沒能參加這次的單人會武實在是遺憾,不然我又可以將你再一次擊敗,葬劍山也不過如此嘛!」莫火呵呵笑道。

宗輕臉上陰沉,冷聲道:「若是真遇上,誰輸誰贏還說不定。你自然很強,但上次的三人團戰還不是敗在了我的手上。」

聽到這,莫火的臉上一冷。上次的三人團戰,他的確小看的葬劍山的劍陣,這才敗在了對方的手上,拿也是他一直以來的心結。

「那次的漲這次必然討回。」莫火又看向風起,「見過風起小姐,兩年未見,小姐的美貌依舊令我痴迷。」

莫火之前的一席話直接將葬劍山說的不堪,葬劍山在風起看來,則是她第二個家,對的印象頓時差到了谷底。面對前者的奉承,也不理會,嫣然一笑,對木天說:「大人,該你了,小心一點。」

莫火臉上一冷,看著木天。而後者則更是直接用手揉了揉風起的頭,如愛人一般。他笑道:「知道了,放心吧。」風起紅著臉點了點頭,對木天的動作沒有絲毫反抗。

這個場景不僅讓莫火差點失控直接和木天火拚起來,就連周邊的男子也都惡眼相看。宗輕也是咬著牙不說話。

「小子,希望你可以晉級到最後,我必然將你擊敗。」莫火陰冷的道。

「你啊,還不資格。」木天輕蔑的說道,說完縱身而起,落入了場中。莫火又看了一眼宗輕,不再說話回到了天火谷那邊的隊伍。

在他看來,木天一定是用了什麼辦法才讓落鳴真人和劍王讓他參加這次的單人會武。宗輕是他這次會武最大的強敵他絕不認為,木天會比宗輕還強。

儘管他一進入葬劍山,便聽到木天將宗輕擊敗的傳聞。但在他看來,那隻不過是個炒作罷了。宗輕的實力他一清二楚,一個玄鐵四星的小子,決然不可能將他擊敗。

兩年前他在玄鐵四星能將玄鐵五星的宗輕擊敗,也是使用了一些手段,否則也有些麻煩。

緊隨木天之後,公孫蓮也飛身落入了場中,紗衣在空中飛舞,如仙女下凡一般。不過那女子不以真面目示人,只看那曼妙的身材也很難分辨是美是丑。

「你便是那傳說中的殺人魔頭?」公孫蓮清冷的聲音響起。

「殺人魔頭,我嗎?」木天一臉茫然的問。

「大概是十年前,在天佑帝國,將一個小家族全部滅門,因此還得罪了戰神堂。後來又屠殺了十個騎士團,接著又在石羅城與紅魔造成幾百個滅天師慘死,我說的對吧?」

「沒想到你對我還挺了解,真是榮幸。」

公孫蓮冷哼一聲,道:「如今你的大名已經在天符大陸傳開,想不了解你都難,不知道你是否如傳聞中的那麼厲害。」

「那姑娘試試便知道了。」


正如公孫蓮所說,木天的大名如今已經在天符大陸傳開,想不了解他都難。見到葬劍山竟然是他上去參賽,下面頓時開始議論紛紛。

戰神堂和木天有一些過節,分堂主巴渝也因他慘死。共治寒磣冷著臉說,「劍王前輩,不知道葬劍山為何會讓他代表參賽?」

其他人也一臉迷惑的看著劍王,希望他能給出答案。木天在外面的名聲並不好,尤其是經歷了石羅城的慘案之後,不少自認為正義的人,都想將其擊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