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風伶能夠通過零安了解瓏五的一舉一動。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零安出去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被設計了,才做出後面那些事來,所以瓏五一直沒有管她。

情況大概類似於暗示,把心裡的陰暗面放大。

本來人都會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但大部分人都是能夠自己明白現實,能夠放下的,而零安現在只有有一點思想的問題,就會做出相應的行為,根本沒法控制自己。

「我想把她調出去。」騰梟拿起果子給她餵了一顆。

瓏五看了他一眼,繼續看書,這個醋缸。

零安之所以會被利用,是因為她心裡終究有那麼一絲的問題,騰梟就連這一絲也不想要。

「好,讓她去伺候宮婷。」她對於騰梟非常縱容,基本上他想要的她都會給。

騰梟嘴角微彎。

零安被撥到宮婷哪裡並沒有不願意,她是好了,但不是失憶了,她自己做過的事情還是記得的,現在讓她在瓏五跟前她也是心裡難受。

總裁的頭號寵妻 「奴婢一定好好照顧老夫人。」零安走的時候跟瓏五承諾。

零安缺少家庭的照顧,宮婷有滿腔的母愛無處釋放,倒是也還挺配合。



之後瓏五和騰梟的婚禮並沒有大操大辦,只是簡簡單單的在一起舉辦了一個儀式,輕鬆愉快。

因為風伶的干預,瓏五連續兩個位面都沒有搜集到太多的運勢。

瓏五和騰梟也沒有待很久,送走了老爺子和宮婷就「英年早逝」了。

「還要很久嗎?」瓏五問他。

「不會。」騰梟吻了吻她的額頭,「怎麼會讓你那麼累呢,很快了。」



瓏五醒來是在充滿綠光的空間,系統自我修復已經進入休眠狀態很久了。

她自己去敲屏幕調查資料。

花床上的小鯨魚撲扇了一下翅膀企圖引起瓏五的注意力。

這個壞女人,把它往這裡一丟,進進出出的根本不理它,就留下一塊破屏幕,也不搭理它,哼!

然而瓏五依舊不理它。

瓏五把風伶的資料輸進去,她的資料庫里沒有風伶的信息,那就是有人做了手腳。

風伶,星際排行前十的刺客,敢情這貨不是她那的。

來源不詳,外面不詳,除了個人簡介底下一溜的都是不詳,這種資料要來能幹什麼?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只有能力下面一欄,已知能力寫了一個空間能力。

瓏五盤腿坐在屏幕前,空間能力?空間能力?

能算得上是空間能力的可不少呢,她跟這貨見過幾次他也都是逃跑的時候用一下,沒留下過什麼蹤跡,這就麻煩了。

猜不出來瓏五就不猜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

調出她之前那個不靠譜的資料,把沒用的都刪除了,果然,剩下的只有運勢一塊。

修複位面錯誤本來就有運勢,所以哪怕這是個廢棄系統,主系統也沒辦法阻止她獲得氣運。

藍色的進度條長長的,也沒有個外框顯示到底到哪裡是滿了,不過挺騰梟的意思,這也快了。

就是不知道那個叫風伶是想幹什麼,或者說他到底是沖著她來的,還是沖著這個智障系統來的。

把東西都整理了一遍,瓏五點開傳送界面,消失在空間里。

小鯨魚:……

不是,你都不跟我打個招呼嗎?

啊!啊啊啊啊!臭女人!



瓏五睜開眼,陽光格外的刺眼,她下意識的抬手想要手遮了一下,然而胳膊上傳來一陣劇痛。

!!!

她整個身體都疼的厲害,就跟被卡車攆過了一樣,只有右手還勉強能動。

原身這是幹嘛去了?!

等會兒!

她頭頂上的這棵樹怎麼好像有點大?

周圍的東西也是,這草是不是太大了?兩米八?!

瓏五閉上眼睛再睜開,還是那樣!

她看到正對面的房子,確定這是個現代建築,可為什麼這……

瓏五最終還是悲催的發現,不是周圍東西太大,而是她變小了!變小了!

不是變成小孩,而是變成了一個比芭比娃娃還小的小人!

瓏五整個人都不好了。

費了半天的勁兒才勉強坐起來,她打量了一下周圍,她確定是在一戶人家的花園裡,周圍都是放大版的建築。

她面前靠著恢復了一點體力,開始接收記憶。

原主叫紅城葵,一個花園精靈。

這個世界是有魔法生物這個設定的,原主就是其中之一。

花園精靈是精靈中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跟存在於深山密林中的精靈不一樣,是由花園中不斷孕育的精華形成的。

換句話說,只有人傑地靈的人家才有可能出現花園精靈。 花園精靈個頭很小,大概比人類的一隻手掌大不了多少,魔法越強的精靈翅膀越多,花紋也會越多。

翅膀?

瓏五回頭看看,她背上確實有兩對滿布花紋,薄如蟬翼半透明的翅膀,還挺好看的。

紅城葵是上一戶人家在這裡時出現的一個魔法精靈。

花園精靈都是獨來獨往,她也不例外,自從上一戶人家的老奶奶去世之後,紅城葵就一個人住在這裡。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個受傷的森林精靈。

出於對同類的關心,她救了這個男精靈蘇文。

養傷期間,蘇文時不時製造一點小浪漫,很快就把紅城葵這個天真無知的小精靈給俘獲了。

可她還不知道,蘇文壓根就不喜歡她,他想要的是她的精靈之翼。

割下精靈的翅膀融合到自身是最快提升實力的方法之一,甚至能夠達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紅城葵作為一個不到百年的花園精靈卻已經有四翼,可見她的天賦有多好。

男精靈故意來找她,就是為了他喜歡的女孩,偽女主娜蒂拉。

馮馨毓並不是一個精靈,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她從小就有嚴重的慢性哮喘,醫生斷言她最多只能活到二十歲。

眼看著馮馨毓已經十九歲了,蘇文終於找到了合適的精靈。

紅城葵被蘇文哄得團團轉,被他割下了翅膀。

精靈的翅膀幾乎是所有能量的彙集,失去了翅膀,紅城葵迅速衰弱,不到半年就重回這個孕育了她的花園的懷抱了。

而馮馨毓獲得了她的能量,不僅病好了,還擁有了半精靈的能力,一路高歌走向人生巔峰。

瓏五來的時間點,紅城葵是中了蘇文的圈套,被一個黑暗精靈襲擊受傷。

精靈的翅膀也不是隨便說割就能割的,想要保存完整的能力需要很多步驟。

紅城葵受傷之後,蘇文以照顧她為由,不斷給她喝下各種藥水,把她全身的魔力全都轉移到了翅膀上。

瓏五來的早,蘇文還沒有過來,黑暗精靈也不知道哪去了。

瓏五拿著個小木棍撐著,費勁的先找個安全地方,不能讓那個覬覦勞資翅膀的傢伙找到她。

紅城葵從天上摔下來的時候傷到了翅膀,現在沒法飛,她這小胳膊小腿的,走了半天還沒走出十幾米!

氣的叉腰。

「喵。」

身後響起一個貓叫聲。

瓏五:……

她有個不太好的預感。

回頭。

一個跟她一樣高的「巨型」貓咪就站在不遠處。

「我去!」瓏五也顧不上吐槽了拔腿就跑。

身後的貓咪追上來,那速度可不是蓋的。

眼看著就要追上瓏五了,忽然憑空出現一個巨大的金屬儀器。

瓏五借著身高優勢滑到儀器下面。

而被憑空出現的儀器嚇到的貓咪則是沒有剎住車,一頭撞到了儀器上,咚的一聲,聽著都疼。

瓏五把隨手掏出來的儀器收回去,看著倒在那暈乎乎的貓。

哼! 進化在萬界 讓你追勞資,勞資是能隨便追的嗎!

「嘶!」剛才跑的太著急了,現在停下來馬上感覺到身上疼的厲害,好不容易積攢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瓏五踉蹌了一下往旁邊倒去,靠!別讓勞資找到蘇文那個狗東西!失去知覺之前瓏五氣炸。



一個高大的身影踱步在花園裡。

撞到暈了頭的貓發出微微的哼哼聲,男人循聲過去,看到草叢裡躺著的貓輕笑:「原來是躲到這了。」

男人踩著雜草過來,「咦?」

這是什麼?誰家孩子的玩具嗎?

男人伸手去拿地上的小人兒,觸手時男人微微愣了一下,熱的,還是軟的,仔細看,還能看到小人兒的胸脯在微微的起伏著。

這是?活的?



-瓏五在睜開眼頭頂上是白色的浮雕房頂。

她這是又穿越了?

系統適時的跳出來:[小姐姐沒有哦,不過你要是再不起來可能就真的要掛了哦!而且還是餓死的!]

瓏五:……

你這是一醒了就造作,仗著不會被打死也開始放飛自我了是吧?

系統哪敢說是,萬一小姐姐還有什麼後手呢,這不是常有的事。

把系統摁下線,瓏五才開始研究自己的處境。

她現在大概是在花園那家的屋裡,窗口還能看到外面那棵紅城葵經常玩的樹。

瓏五從抱枕上坐起來,哎呀呀呀!疼!

她低頭一看,胳膊腿兒,腰上,都纏著繃帶,繃帶應該是被剪了剪,但在她的視角里還是格外的寬。

所幸傷口處理的很好。

只有她翅膀上的傷口沒處理,估計是對方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她身上蓋著一個,嗯——這是個圍巾還是手帕?

不管了,她要餓死了。

「有人嗎?」瓏五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很好,聲音也小,氣死個人,要不下個位面算了!

[別!小姐姐咱們可是沒有正規的上崗資格證的,浪不起的。]系統哀嚎。

[不死,你別嚎!]連個破系統的聲音都比老子大,氣炸!

系統:……

也許它不該說話。

屋子的另一個房間里,一個男人嘴角微彎的看著床上的小人兒。

門被推開,瓏五看見了一個在她的視角就是如巨人的男人端著一個托盤進。

這大夏天的還穿了一身西裝,也不熱得慌?

男人走到她旁邊放下托盤,彎腰蹲下,和她平視。

「你醒了。」

他那個平淡的語氣,瓏五都要覺得自己只是個普通人了,但她不是,她不是!

她是長翅膀的!

這貨不會是有變態屬性吧?

瓏五表示不喜歡變態。

男人瞧著她不說話,以為她是害怕了,「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瓏五:???

他從哪看出來勞資害怕了?

「我怕什麼。」瓏五直直的看著他。

沈頃奪只覺得小人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耀眼的寶石。

紅城葵的頭髮是白色的,因為花園精靈的緣故,會自然的生出花朵繞在髮絲上。

在精靈的世界里,一般精靈的頭髮都是栗色的,或者是帶著一些綠色的顏色,大概就是和樹皮一個顏色。

只有少數特殊的精靈才會有別的發色,黑暗精靈黑色的頭髮更是他們最大的標誌。 沈頃奪溫柔的笑笑,「你傷的很重,睡了好幾天,現在要不要吃點東西。」

瓏五:好幾天了?怪不到她這麼餓。

她點點頭。

「你可以吃什麼?」沈頃奪問他。

瓏五想了想,精靈可以吃什麼?換工作有點不熟悉業務。

沈頃奪從旁邊拿起一個小杯,對他來說是小杯子,對瓏五來說就是個大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