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顯然,只是從古崑崙世界來看,遵循著生命生靈靈網三層次結構。也就是說在任何一個古崑崙世界之中,任何沒有「靈性」的生命都是出於最底層,可以任憑宰割,不過只是生靈的食物而已;有了靈性的生命就是生靈,包括人類修士、妖修、魔修等等;然後就是靈網生物了。崑崙靈網,是古崑崙世界中最強大、最高層的存在,也是如同主宰一樣,因為位於金字塔的頂端,所以崑崙靈網在每個古崑崙世界中只有一個!

2021 年 1 月 2 日

任何一個古崑崙世界的構成都是如此,秦朗如今掌管了八個古崑崙世界,而且他的分身都已經將這些世界中的崑崙靈網取而代之了,所以秦朗十分清楚地知道這一點,同時他經過一番推衍之後,得出了一個結論:崑崙之主,的確是擁有創造宏觀世界的能力!

目前秦朗無法確定崑崙之主是否能夠創造一個宇宙,但是創造世界的能力應該是比較確定的,因為這個宇宙中有無數的古崑崙世界,但是每一個古崑崙世界幾乎都是一樣,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所以這必然是人為造成的。並且,每個世界的管理模式也是完全一樣,都有一個崑崙靈網在管理,這個崑崙靈網不斷地播種和收割靈性,古崑崙世界中的任何生靈,都如同豬羊一樣的存在。

在這些古崑崙世界之中,已經無法誕生出紀元霸主級別的修士了,頂多也就是半步紀元霸主,因為每當崑崙靈網將古崑崙世界中的生靈「養肥」之後,就會對這個世界中的生靈進行一次「收割」,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半步紀元霸主了,因為崑崙靈網不可能允許有超越它的存在。一次一次地收割之後,很顯然最終這些靈性都匯聚到崑崙之主的身上了,不管是崑崙靈網還是午孖那些高層次靈網生物,得到的好處都相當有限。崑崙之主,這個傢伙對於自身宇宙的利用程度簡直已經達到了很高的高度,反正秦朗是望塵莫及了。不過,如此一來這個宇宙之中雖然廣袤,但是紀元霸主的數量卻不多,因為連半步紀元霸主都已經被幹掉了,何來紀元霸主?除非是得到崑崙之主的認可,否則根本就不會有紀元霸主誕生。如此看來,崑崙之主對於這個宇宙的掌控力是何等地強大了。

「阿朗,我當然也知道崑崙之主的可怕,只是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了。但是,既然你選擇留在這個宇宙中,肯定不是為了被崑崙之主給抓住這麽一番吧?」員嶠山靈網如此詢問秦朗,「你留在這裡,那必然是因為你覺得可以從崑崙之主的身上弄一些好處吧?」

「那是自然,如果沒有好處的話,誰願意繼續在這裡冒險呢?」秦朗向員嶠山靈網笑道,「這個崑崙之主能夠自己創造宏觀世界,單單是這個手段,就足以讓我好好學習一番了。」

「這是自然,如果你可以創造世界的話,那麼你也就擁有跟崑崙之主抗衡的本錢了,但是恕我直言,你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至少崑崙之主肯定是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的。」員嶠山靈網提醒秦朗說,「現在你已經接管了幾個古崑崙世界,雖然也能夠從中獲取好處,但是跟崑崙之主比起來,這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難道你覺得憑藉這幾個世界,就可以跟其抗衡不成?何況,我認為你竊取了這八個世界之後,用不了多久,崑崙之主應該就會感應到了。」



瀏覽閱讀地址: ?「噢,你為何覺得崑崙之主很快就會察覺到它丟失了幾個世界呢?畢竟跟你所說的一樣,這對於它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秦朗詢問道。

「崑崙靈網,可以感應到古崑崙世界中的每一個生靈的動靜,也就是這個世界中任何一個生靈的生滅都無法逃脫它的感應,只要它有心要做到,完全可以掌控這個世界任何一個生靈的行蹤。同樣,崑崙之主如果需要的話,它也可以掌管每一個世界的動靜,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員嶠山靈網提醒秦朗說。

「唔……這麼說的話,我不是小看了崑崙之主?」秦朗還想要憑藉這八個世界來窺探崑崙之主的真身和秘密,但是現在看來他也完全可能暴露在崑崙之主的監控之下,「不過照你這樣想的話,其實也算是挺有趣的。有趣?嗯,你覺得崑崙之主究竟什麼時候會發現我的行蹤呢?」

「這個我無法確定。不過,我認為應該用不了多久。」員嶠山靈網如此說道,「崑崙之主通過崑崙靈網來管理萬千世界,其效率相當地高,雖然其中幾個世界對它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但是這並不代表它不會留意到你的存在。所以,我認為用不了多久,它就會知道你從這個宇宙中竊取了幾個世界——如果要跑路的話,應該早一點動身。」

「有道理!」秦朗點了點頭,立即催動零通道瘋狂逃逸了一陣,零通道唯一的好處就是不屬於這個宇宙之中,所以當然也是無跡可尋的,當初秦朗就是憑藉零通道進入高位面宇宙體系,並且成功地從緯凡生的魔爪中逃脫的。

取長補短,秦朗雖然如今不如這個崑崙之主,但是秦朗好歹也是低位面宇宙體系中最兇猛的地頭蛇,也有自己的獨特本事,所以崑崙之主就算是知道秦朗現在沒有逃離這個宇宙,卻也無法在短時間之內封鎖住秦朗的逃路。

「阿朗,你的手段果然是與眾不同!」員嶠山靈網見識了秦朗的陶明手段,覺得根本就是無跡可尋,就算是崑崙之主想要鎖定秦朗的位置,那也是非常地困難。

「如果兩把刷子的話,我怎麼敢打崑崙之主的主意?」秦朗平靜地說道,「員嶠山靈網,我認為你也應該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了。」

「你為何忽然說到這件事情?」員嶠山靈網不知道秦朗怎麼會提到這一茬,因為在員嶠山靈網看來這並非是什麼要緊的事情。

「因為這個問題很重要,對你來說尤為重要!」秦朗的語氣顯得非常嚴肅。

「為什麼?」員嶠山靈網不解。

「如果你不想成為另外一個崑崙靈網,如果你想要超越午孖的話,那麼就必須擁有一個屬於你的自己的名字,否則的話,你也難以擺脫崑崙之主的掌控。」秦朗向員嶠山靈網解釋說,「你需要有一種『自我』的認知和形態,而並非是崑崙之主的工具。」

「我當然不是崑崙之主的工具!」員嶠山靈網非常肯定。

「噢?那如果你落入了崑崙靈網的手中呢?我肯定你很容易就被它給幹掉了,要不然就直接淪為它的工具了。」秦朗說。

「這是肯定的,我怎麼可能是它的對手,如何跟它抗衡?」員嶠山靈網覺得秦朗的解釋有些無聊,雙方的實力差距如此之大,員嶠山靈網一旦落入了崑崙之主的手中,那肯定是頃刻間就被吞噬或者而被降伏了,這個有何難以理解?

「所以說,你要跟其他崑崙靈網不同,跟午孖這些高層次靈網也不同,想要與眾不同,首先你要學會『自我』。」秦朗跟員嶠山靈網提到了一個關鍵所在,員嶠山靈網是無數靈性的集合體,是一種共生生命體,所以要它理解「自我」是什麼還是有些困難,不過秦朗之前已經做好了鋪墊,告訴過員嶠山靈網切不可變成另外一個崑崙靈網,並且秦朗傳授給員嶠山靈網的諸多感悟,其中也包括了類似的東西。

讓員嶠山靈網形成「自我」的概念,它才可能不會被其他強大的靈網生物輕易地吞噬或者融和,因為「自我」和共生生命體的意識是存在矛盾的,自我因素越是強大,就越是不容易被吞噬和融和。

作為靈網生物,員嶠山靈網很快就明白了秦朗的意思,不管是崑崙靈網還是午孖那種高層次的靈網,其弱點就在於當它們吞噬了大量的靈性之後,就必須用足夠的時間來調和、融和,這就是因為很多生靈的「個性」和「自我」在作祟。越是強大的生靈,其靈性的「自我」也就越是強大,其餘人要將其靈性融和的話,就越是困難。所以說,員嶠山靈網想要自身不那麼容易被吞噬的話,擁有「自我」這種意識形態是非常有必要的,秦朗可不想員嶠山靈網被崑崙之主或者它的手下給滲透了。如果員嶠山靈網不小心被滲透融和的話,那麼秦朗很可能會被崑崙之主給算計到。

「我明白了,看來我應該有一個名號才對——嗯,我就叫『員嶠』吧,畢竟我是在員嶠山誕生的。」員嶠山靈網如此說道。

「不錯,你就叫員嶠,你的名字會不斷地提醒你跟其他靈網生物不同,你是從員嶠山孕育而生的,而不是別崑崙之主創造的,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話,某天你會超越午孖那種高層次的靈網生物,甚至你可能超越崑崙之主!」秦朗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一個名字說起來並不算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是這對員嶠山靈網來說卻有非凡的意義,甚至可以說是讓它「脫胎換骨」了。

其實,簡單來說,這就好像人們眼中的「一條狗」和「一條叫旺財的狗」一樣,雖然都是狗,但是有了名字之後卻是截然不同的,「旺財」這條狗自然就跟其他任何一條狗都不同了。

「真是想不到,區區一個名字之中,竟然有如此深刻的意義!」員嶠對秦朗的佩服之心自然要提高了一些,「但是,這個跟我們對付崑崙之主有多大關係?難道說我能夠助你戰勝崑崙之主不成?」



瀏覽閱讀地址: ?「當然有關係了,要不然我為何現在提到這件事情?」秦朗笑道,「對於很多生靈來說,名號不過就是種稱謂而已,但是對你來說名號就不是簡單的個稱謂,這意味著你已經擁有了另外個身份,不再是局限於靈生物的限制了,這個你以後自然就能夠體會到了。★く.★√1√.至於你如何幫助我戰勝崑崙之主,我需要你來接管這個古崑崙世界,我就可以從推衍崑崙之主掌控這個宇宙的些手段,那時候自然也就知道了應該如何對付它。」

「你要如何進行推衍?用這區區幾個世界,你就可以推衍出崑崙之主掌控這個宇宙的手段?」 桀驁男總獵兔女 員嶠似乎並不相信秦朗可以做到這點。

「以小見大,這個也不算什麼。」秦朗平靜地說,這對於他來說,的確不算什麼很困難的事情。秦朗已經將自己融入到了這個宇宙之,雖然高位面宇宙體系的法則力量十分玄奧,但是當秦朗適應了高位面宇宙體系的法則夢之後,也就逐漸地習以為常了,對於這些玄妙的法則力量,秦朗不僅基本上已經領悟到了,而且還有些新的體會。相對於高位面宇宙體系「土生土長」的這些紀元霸主,秦朗其實反而更有些優勢。來自低位面宇宙體系之,秦朗對於低位面宇宙體系的了解,再加上對高位面宇宙體系的視野,這讓他擁有越高位面宇宙體系那些紀元霸主的強大潛力。

當然,潛力只是潛力,就目前而言,秦朗在這個宇宙之根本無法跟崑崙之主抗衡,頂多也就是可以壓制下午孖那種層次的生物了。只有當秦朗全面了解崑崙之主之後,才有可能全面越它。

雖然崑崙之主的實力肯定是遠遠過了秦朗,現在的秦朗對於它來說,的確如同是螻蟻樣的存在,但如今的秦朗雖然是螻蟻,卻擁有成長為霸王龍的強大潛力,這樣的潛力就算是崑崙之主也是望塵莫及的,畢竟崑崙之主可是沒有經歷過在低位面宇宙體系的打拚過程。

以小而見大,現在秦朗讓員嶠開始管理這個古崑崙世界,而秦朗自己則扮演著崑崙之主的角色,他相信應該是可以推衍出這個崑崙之主的真正面目。

員嶠並不太相信秦朗可以推測出崑崙之主的面目,因為雙方甚至都沒有真正照過面,秦朗就是憑這麼幾個古崑崙世界來推衍崑崙之主,這簡直就是管窺豹,不過就是窺見斑而已。

秦朗讓員嶠放心去做事,好好地管理這幾個古崑崙世界就行了,至於崑崙之主的事情,就交給秦朗自己來考慮了。雖然崑崙之主的力量的確是比秦朗強大很多,但是境界上面卻未必就比秦朗高明多少,這也是秦朗有信心跟崑崙之主較量的根本原因所在。說到底,秦朗不缺少領悟,也不缺少智慧,只不過是蓄積少了而已,因此秦朗要推算崑崙之主的本來面目,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員嶠這個傢伙有些無法理解秦朗的想法,不過秦朗卻也並不在意,他只需要員嶠將這個古崑崙世界好好地管理起來就行了。當員嶠開始管理這個古崑崙世界的時候,秦朗也進入了禪定的狀態當,這個時候秦朗已經開始扮演崑崙之主的角色。

在秦朗看來,不管崑崙之主是何種形態的生靈,它的切行動應該都是有跡可循的,因為不管是任何種生靈,它的生存都是有定的意義和使命的,強大如崑崙之主也不例外。

崑崙之主將這個宇宙的無數世界都進行了統的「管理」,並且還創造或者培養出了靈生物,它這樣做的最直接目的當然是為了積蓄力量,不斷地地蓄積力量,但是如今崑崙之主蓄積的力量已經足夠地豐厚了,卻不知道它蓄積如此多的力量究竟為何呢?難道只是為了拜託這個宇宙的束縛么?以崑崙之主現在的實力,就算是要衝破這個宇宙的束縛,也應該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了,但是它為何沒有這麼做呢?僅僅是因為捨不得這個宇宙可以給它帶來的強大力量么?這傢伙就是為了將這個宇宙的資源都壓榨乾么?秦朗可並不這麼看的,崑崙之主能夠成為這個宇宙的真正主宰,如果只是想要直在這裡吃老本的話,那麼它就實在是太低端了,能夠成為頂級強者,如果沒有遠大的志向的話,根本就不可能達到這樣的修為境界。

所以說,崑崙之主之所以直呆在這個宇宙之,肯定是有更深層地目的,或者說有更加遠大的目標才是。那麼,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員嶠這個傢伙順利地接管了個古崑崙世界,對於這個世界的生靈來說,它們並未感覺到這個世界的主宰已經生了變化,這些世界照常運轉著,這個世界的諸多生靈將它們的部分靈性也貢獻給了員嶠和秦朗,但是它們並不知道。員嶠掌管這幾個世界,秦朗並未進行干涉,他的分身只是在觀察這幾個世界和員嶠的變化而已。員嶠覺得秦朗這樣觀察和推衍沒有太大的意義,但是見秦朗十分堅決,員嶠這個傢伙也就沒有多嘴了。

崑崙之主,這個傢伙究竟是為了什麼?

諸多的疑問在秦朗的腦子當不斷地閃過,同時秦朗也在不斷地觀察這幾個世界的微妙變化,也在觀察員嶠的變化。雖然員嶠不斷地從這個古崑崙世界的生靈身上汲取靈性,它的修為不斷地在提升,但是秦朗看得出來員嶠並不滿足的。是的,這個傢伙並不滿足,曾經的員嶠所想的事情無非就是越崑崙靈,將其取而代之就不錯了。但是如今隨著修為和境界提升,員嶠這個傢伙的野心也變得更大了,它現在的修為已經過了曾經的崑崙靈,但是它真的不滿足,它想要獲取更強大的力量,想要擁有更高的境界。

「嗯,這就對了!就算是員嶠這個傢伙都不會滿足自己如今的修為境界,崑崙之主怎麼可能會滿足呢?」秦朗現在至少肯定了件事情——崑崙之主之所以留下這個宇宙,可不是為了單純地蓄積力量。

瀏覽閱讀地址: ?「這就是你的領悟?——崑崙之主不會滿足於一直在這個宇宙中蓄積力量?」員嶠聽了秦朗的推測,簡直有些無語,本來以為秦朗可以推測出一些更有意義和價值的信息,誰知道秦朗竟然就只是得到了這麼一個信息,員嶠非常地失望啊。

「怎麼,你覺得這個推演結果一點意義都沒有?」秦朗看出了員嶠的想法,禁不住輕笑了一聲。

真的毫無意義?

當然不是這樣。只要確定了崑崙之主也是有野心的,那麼就可以根據這一點線索來獲取更多的信息,因為只要有野心和欲/望,必然就會做出一些相應的舉動,而秦朗這個有心人也就可以根據這些線索來逐漸弄清楚崑崙之主的真面目。

不跟員嶠這個「死腦筋」繼續解釋了,因為解釋也沒有太多的用處,反而還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地好,秦朗覺得跟顧青蕁聊聊都不錯。

顧青蕁這個時候已經被秦朗送入了最初的那個古崑崙世界當中,依舊呆在佛血海當中,秦朗的本體同樣也在這裡。

「阿朗,看起來你好像陷入了一些麻煩之中?」顧青蕁如此問到。

「嗯,一些小小地麻煩而已。」秦朗將事情的原委告知了顧青蕁,不過秦朗並不認為顧青蕁能夠真正理解,畢竟她還沒有去衝擊紀元霸主,而且秦朗覺得顧青蕁也好,員嶠也好,想要在這個宇宙中衝擊紀元霸主簡直太難了,因為這個宇宙的真正主宰就是崑崙之主,天命意志只怕都已經被它給吞噬了,所以它可能是這個宇宙的主宰,也是這個宇宙的天命霸主。如果顧青蕁、員嶠在衝擊紀元霸主的時候被崑崙之主給盯上了,別說是衝擊霸主成功了,只怕反而要被其吞噬掉。

顧青蕁思索了一番之後,平靜地說:「嗯,我知道你之前為何沒有告訴我,因為我的確很難理解這件事情的。之前我好不容易才接受了崑崙靈網的存在,然後勉強接受了午孖這個更加高級的靈網生物的存在,但是現在卻又出現一個崑崙之主,這個傢伙竟然將整個宇宙都掌控了?那麼,在以後呢?是不是以後就會發現在崑崙之主背後,也有更加強大的掌控者?」

「更強大的掌控者?唔……或許還真是有這個可能!」秦朗腦子當中忽地閃過一個念頭,他覺得顧青蕁的想法簡單、直接,但是卻可能有一些道理:崑崙靈網是被午孖掌控的,而午孖卻又被崑崙之主給掌控的了,那麼為何就不能有一個更強大的傢伙在掌控崑崙之主呢?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之前秦朗之所以沒有想到,那是因為崑崙之主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得不管是秦朗、天鬼還是員嶠,都沒有想到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掌控崑崙之主,因為這樣強大的傢伙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掌控。

但是現在忽然聽顧青蕁這麼一說,秦朗卻意識到自己可能想得偏差了:沒錯,崑崙之主的確是強大非常,至少在這個宇宙中,應該沒有比它更加強大的存在了,但是在這個宇宙之外呢?高位面宇宙體系中也有類似「血色虛空」一樣的存在,那麼在高位面宇宙體系的血色虛空之中,可能也有更強大的存在。要知道,當初秦朗和天鬼,不也是縱橫低位面宇宙體系的血色虛空么?所以說「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比一山高」,就算是崑崙之主在這個宇宙中無敵,但是卻未必可以稱霸高位面宇宙體系的血色虛空。

「青蕁,你的事業雖然無法達到那種層次,不過反而給了我一些啟發。或許正如你剛才所說,在崑崙之主的背後,可能會有更強大的存在,崑崙之主雖然在這個宇宙中處於金字塔的頂端,但也僅限於這個宇宙而已。」秦朗向顧青蕁說道。

「唉!~」顧青蕁忽地嘆息了一聲,「如此說來的話,這修行可真是境界越高、眼界越高就越是恐怖!之前第一次得知崑崙靈網的存在,我就已經不寒而慄了,因為根本無法想象如何能夠跟崑崙靈網抗衡。更不要說午孖這個傢伙了,這廝擁有摧毀一個世界的力量,我在它面前連螻蟻都算不上了。現在又知道午孖背後還有一個崑崙之主,那就更加不敢想象了,因為相差太遠了。不過,稍微想一想的話,就讓人不寒而慄了。」

「青蕁,你也不用害怕的。誠然,修行存在諸多的恐怖、大恐怖,因為修為境界越高,知道得越多,反而就越是恐懼。不過,探索和挑戰未知的存在,本來就是修行的樂趣所在。沒錯,不是恐懼,而是樂趣。」秦朗安慰顧青蕁說,「雖然崑崙之主的確是很強大,但是也並非不可戰勝,如果你的猜測是正確的,那麼要對付崑崙之主反而更加容易一些了。嗯……受制於他人,難得真解脫!」

如果崑崙之主受制於人的話,那麼也就註定了它不可能真正超脫這個宇宙,即便是崑崙之主遠遠超過了這個宇宙中的其他紀元霸主,它依然無法得到真正的自由,它不過就是另外一個「午孖」而已,一個實力更加強橫的午孖。偏偏顧青蕁怎樣的猜測,還真是有很大的可能,只是秦朗暫時就不能去想能夠掌控崑崙之主的傢伙究竟是怎樣地一種存在了。

崑崙靈網管理一個古崑崙世界,午孖管理一個星域,而崑崙之主則管理一個宇宙,就是這種如同模型一樣的結構方式,其實看清楚了之後,也就很容易理解了。另外,從這樣的模型結構也可以看出崑崙靈網、午孖都是靈網生物,那麼崑崙之主也可能是更高層次的靈網生物而已,它並非是其他種類的生物。

如果崑崙之主也是一個靈網生物的話,那麼也就好辦很多了——也就是說,崑崙之主跟午孖其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無非就是力量修為更強大罷了,秦朗真正擔憂的是崑崙之主可能是另外一種生物,擁有更高的境界,那才是真正的恐怖。現在幾乎可以確定崑崙之主並非是另外一種生靈的話,那麼秦朗也就沒有多大的擔憂了。



瀏覽閱讀地址: ?顧青蕁的隨意猜測讓秦朗靈光一閃,有了這樣的猜測結論,不過秦朗當然不會愚蠢地將這個猜測就認為是最準確的結果,猜測之後就是推衍和求證,直到完全確定這一點。

通過員嶠,秦朗間接管理了八個古崑崙世界,他這算是扮演著午孖和崑崙之主的角色,雖然這八個古崑崙世界對於整個宇宙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在秦朗看來已經足夠了,要知道以前那些高明的學者幾乎可以通過一個簡單的生態系統循環來推測整個世界的生態系統變化情況,所以在秦朗看來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推衍和論證是需要時間的,所以秦朗就再度進入了禪定的狀態當中,繼續推衍崑崙之主的真面目和這個宇宙的運行情況。不得不說,這個佛血海還真是一個適合修行的僻靜之地,雖然上一次不得不幹掉了僥倖進入這裡的天魔少帝,但是這天魔少帝的老爹卻也好像忘記了這件事情似的,完全沒有愚蠢地發動什麼報復行動,看來那個天魔少帝的老爹還算是明白事理,知道如果貿然向顧青蕁或者秦朗報復的話,肯定是死無葬生之地的下場。否則的話,以那些魔修的性格,只怕早已經風風火火地殺入了佛血海。其實,天魔少帝那傢伙的攻擊也就是一個小插曲罷了,秦朗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如果南魔洲的魔修們想要給天魔少帝報仇的話,秦朗會毫不客氣地抹殺他們,並且會將他們的元氣和靈性全部吞噬一空的,在這方面秦朗不可能心懷仁慈。

在禪定的狀態中,秦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直到他感覺到一股森冷的寒意逼近。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天鬼,走了!」秦朗立即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毫不猶豫地讓天鬼催動零通道逃之夭夭。

「阿朗,難道說崑崙之主知道了我們的行蹤?」員嶠這個傢伙還是慢了半拍,不過總算是反應過來了,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的,這個崑崙之主真是無所不在,想不到我們如此小心謹慎還是被它發現了行蹤。也是,這個宇宙畢竟是它的地盤,如果它存心想要追蹤我們的話,那麼我們的確是無所隱藏的。」秦朗向員嶠山說道,看來這個崑崙之主比秦朗想象中更加地重視他呢。

「那我們如何應付?」員嶠有些擔心地問。

「你只管繼續做你的事情,其餘的我來操心。」秦朗幸虧有零通道可以利用,就算是崑崙之主也是無法影響到零通道的運行,這也是秦朗能夠跟崑崙之主進行周旋的原因所在。如果沒有一些依仗的話,秦朗早已經離開這個宇宙了。

雖然兩次從崑崙之主的手中成功逃脫,但秦朗並不引以為傲,他知道兩次逃脫之後,必然會引起崑崙之主的特別留意,很可能這個時候崑崙之主已經開始用更加嚴密地羅網來對付秦朗,就算是布下了天羅地網也不為過。

靈網生物,本來就最擅長織「網」,也最擅長管理和偵查動靜,只看以前的崑崙靈網和現在的員嶠能夠將一個世界打理得井井有條就可以看出來了。而崑崙之主可以動用的資源何止是崑崙靈網的萬千倍,所以可以想象的,這個時候整個宇宙必然有很多隻眼睛在搜尋秦朗的下落。

但是秦朗並不擔心,這不過就意味著他要不斷地在這個宇宙中奔逃而已,這個時候且讓崑崙之主暫時得意一陣子吧。

通過員嶠管理的這八個古崑崙世界,加上顧青蕁的猜測,秦朗如今已經有所領悟了,他已經可以肯定崑崙之主也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靈網生物,而如今秦朗已經有了不少跟靈網生物較量的經驗,所以他自信是可以找到一個擊敗崑崙之主的突破口。

秦朗依然是在蓄積靈性和元氣,不過他知道單純靠蓄積靈性和元氣根本追不上崑崙之主,反而會被崑崙之主拉大差距,畢竟崑崙之主在這個宇宙之中掌控的世界可能多達數千萬,甚至都不止。雖然這個宇宙中並非所有的星辰都有一個世界存在,但是這裡畢竟是高位面宇宙體系中,這個宇宙比秦朗所知道的第三層、四層和五層次宇宙都更加地廣袤,那麼理所當然會擁有更多能夠讓生靈生存和繁衍的世界。在這個宇宙之中,崑崙之主的實力必然是在飛速提升,其蓄積也是越來越雄厚,這一點無庸質疑,秦朗掌管這幾個古崑崙世界,那是拍馬都追不上崑崙之主的。秦朗想要取勝,唯一的辦法就是弄清楚崑崙之主的真面目,然後找到其薄弱之處。

此時秦朗在想盡辦法對付崑崙之主,而對方同樣也在用盡手段追蹤秦朗,一旦讓它鎖定了秦朗的位置,崑崙之主必然會想辦法將秦朗置於死地,所以雙方現在其實都在爭分奪秒,而同時崑崙之主大概自認為獲勝的幾率比秦朗大很多,它甚至覺得秦朗除了逃跑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根本就不敢跟它正面對抗。

被鄙視到這樣的程度,秦朗倒也並不介意,對手難求,崑崙之主的強大反而是促進秦朗修為提升的催化劑,經過禪定、參悟之後,秦朗開始將崑崙之主掌控這個宇宙的方法用於自身的微宇宙之中。

原本秦朗自身的微宇宙也不過只是用來蓄積一些元氣,培養一些毒蟲猛獸而已,但是當秦朗離開低位面宇宙體系的時候,將那些毒蟲猛獸全都留下了,因為他擔心無法讓它們安全地進入高位面宇宙體系中。因此,進入了高位面宇宙體系之後,秦朗自身的微宇宙之中就只剩下精純無比的元氣了,而隨著秦朗將自身「靈網化」之後,他自身微宇宙之中的元氣也就變成了真正的元靈這是真正元氣凝聚而成的生靈,已經擁有了靈性,完全能夠自行修鍊,這個跟宏觀世界的那些生靈沒有多大的差別,甚至比宏觀世界的生靈更具優勢。



瀏覽閱讀地址: ?元靈的優勢是什麼?

只要秦朗的肉身不崩潰,只要秦朗不死,那麼這些元靈就可以一直生存下去,並且一直修行,而不會遭遇滅頂之災,這在宏觀世界中是無法想象的事情。因為在宏觀世界之中,很多的世界和種族隨時都可能遭遇滅頂之災,一個紀元霸主動手,就可以輕鬆地摧毀一個世界。而那些在血色虛空中存在的頂級強者們,甚至可以摧毀一個宇宙。所以,「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話還真不是蓋的,事實就是如此。不過,生存在秦朗微宇宙中的元靈們,卻不用擔心頃刻間就遭遇滅頂之災,因為秦朗並不打算將它們摧毀掉,反而秦朗還通過微宇宙將諸多的靈性融入其中,幫助這些元靈提高靈性,開啟靈智,如此一來在秦朗微宇宙之中的這些元靈的修為肯定是噌噌噌地提升上去了。這些元靈的修為力量越高,秦朗得到的好處自然也就隨之提升了。

如果在肉身「靈網化」之前,秦朗無法將這些元靈變成真正的生靈,但是現在卻不同了,秦朗的微宇宙中這些元靈就是真正的生靈,擁有真正的靈性,並且在秦朗的刻意栽培之下,這些元靈成長速度非常地迅猛,簡直已經達到了飆升才能形容的程度。所以,別看古崑崙世界的世界擁有億萬生靈,但是秦朗的微宇宙也是好不遜色,甚至是猶有過之,秦朗一個微宇宙中的元靈數量,其實幾乎可以媲美千百個古崑崙世界,這也是秦朗的真正依仗。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這是佛界的一句禪語,這話也是對秦朗如今的微世界最好的形容。以前秦朗可不敢說什麼一花一世界的話,雖然那時候秦朗的身體之中已經有很多的微世界了,但是微世界裡面不過就是一些毒蟲猛獸而已,那些毒蟲猛獸不過算是寄居在秦朗的微世界而已,算不上土生土長的生靈,但是這些元靈可就不同了,元靈就是微世界中孕育而生的,所以它們天然就能夠很好地適應微宇宙中的一切法則力量,並且可以在微宇宙中的環境下不斷修行和提升。這些元靈的修為境界越來越高深,那麼理所當然秦朗的修為和力量也是隨之提升的。

秦朗自身有多少微宇宙,那麼可以培養和力量的元靈何其之多?而不管是員嶠也好,崑崙靈網也好,它們雖然是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作為純粹的靈網生物,它們只能通過奪取、彙集所在世界生靈的靈性來提升自己的力量,沒有肉身的羈絆,它們的實力比很多擁有血肉之軀的修士都更加地強橫,就算是之前秦朗都不敢小覷了崑崙靈網的實力。不過,凡事有得必有失,靈網生物沒有肉身的羈絆,卻也無法在體內結成微宇宙,這一點是必然的,所以靈網生物只能取之於外,從外面世界的生靈身上奪取靈性。而秦朗,則可以取自於內,從自身微宇宙的元靈身上來獲取靈性,或者叫收穫靈性。

秦朗將靈性播種到自身微宇宙的諸多生靈身上,然後讓這些元靈不斷地壯大,而後秦朗緩緩地從這些元靈身上汲取靈性,不斷地壯大自身的實力。而且,秦朗還可以控制體內微宇宙中的時間法則,外界剎那光陰,便可以在微宇宙中擁有萬千年的時間,這就足以讓微宇宙中萬億元靈的修為力量不斷地提升。

這就是秦朗能夠跟崑崙之主較量的真正本錢所在,表面上看起來秦朗不過只是掌控了八個古崑崙世界而已,跟崑崙之主比起來簡直是九牛一毛罷了,不過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秦朗跟崑崙之主的實力差距非但沒有拉大,反而已經開始逐漸地縮小了,因為崑崙之主只不過是掌控了區區一個宇宙而已,但是秦朗體內的微宇宙可不止是區區一個。

正因為如此,當員嶠忽然感應到秦朗的實力不斷飆升的時候,頓時駭然道:「怎麼可能……你的修為力量提升了這麼多?你就算是將這八個古崑崙世界的全部生靈都吞噬掉,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啊!」

「你只知道求諸於外,不知道求之於內。」秦朗平靜地說道,「作為靈網生物,你已經沒有了肉身的羈絆,擁有更高的智慧和更高的修行天賦,但是也失去了肉身的一些玄妙運用。在我看來,肉身並非是羈絆,反而還是一種寶藏,只是很多人並未將這個寶藏完全開發出來罷了。」

佛家的很多修士總認為肉身就是「臭皮囊」,就會認為修士的肉身是阻礙修行和得到解脫的障礙,但是秦朗可不這麼認為,他認為肉身並不是什麼臭皮囊,而是一個人的最好「工具」和「武器」,如果能夠將肉身的潛力完全挖掘出來的話,那將是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

聽了秦朗的解釋,員嶠禁不住嘆息了一聲:「以前我總是認為作為靈網生物,比血肉之軀的生靈就高了一等,甚至覺得自己的修為天賦應該比你更高,所以修為境界超越你那也是必然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我真是太天真了,不管是修行天賦還是境界,都遠遠不如你啊!原本我都瞧不起的血肉之軀,誰知道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潛力!」

員嶠可謂是遭遇了巨大的打擊,這個傢伙誕生的時候,恐怕是覺得自己就是天地寵兒、獨一無二、天上地下唯我獨尊,誰知道後來卻碰到了崑崙靈網,員嶠才知道它不是唯一的靈網生物,而且還要倚靠秦朗的力量,它才能夠戰勝崑崙靈網,更不要說後來遇到的午孖和崑崙之主了。如今,員嶠看到秦朗的修為力量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飆升,這讓它簡直是完全被打擊到了信心。

「怎麼,你這是信心受創了么?你要知道我之所以有現在的修為和力量提升,你居功不小啊。如果我之前未能將肉身靈網化的話,根本就沒有本錢跟崑崙之主叫板。甚至,我連午孖都無法對抗。只要現在,如果不是藉助你來推衍崑崙之主的行事手段,我的修為更是難以飆升的。總而言之,如果不藉助你的話,我是不可能有現在的修為力量。」秦朗雖然是在安慰員嶠,不過也算是實事求是。



瀏覽閱讀地址: ?「藉助我?我可沒有看到你有藉助我的意思。」員嶠說,「我不過就是替你管理了幾個古崑崙世界而已,你從中汲取多少靈性,我自然是清楚得很。」

「怎麼,這就已經開始妄自菲薄了?」秦朗呵呵笑道,「莫非你以為我只是單純地在安慰你?你可是靈網生物,理性壓倒一切,單純地安慰對你無濟於事。之所以我如此說了,那自然是因為你的存在對我很有價值!當然,我的確不是直接從這八個古崑崙世界中汲取好處的,因為就算是將這幾個世界的元氣和靈性直接吸光,我的修為和力量也提升不了多少。」

「可不是么!所以,我只能佩服你的修行天賦和手段了。」員嶠嘆息一聲,似乎覺得它已經被秦朗拉得太遠了,所以難免是有些失落的。

「呵呵……能夠從你口中聽到這樣的話,說明你現在是真正的員嶠了,而不是以前的那個靈網生物了,這就很好了。」秦朗笑著說道,「這個就說明你已經有了自我意識,現在你已經跟什麼崑崙靈網、午孖那些傢伙已經完全不同了,你有了充分超越它們的強大潛力了。」

「潛力?」員嶠微微一愣,隨後就明白了秦朗這話的意思。不錯,如果按照以前的行事風格,員嶠是不會有這些自暴自棄的想法,也不會有這麼多的情緒,但是現在它竟然也會多愁善感了?有了這些諸多的情緒,員嶠就不再是「它」,而是「他」了。

秦朗輕輕點頭:「員嶠,以前的你桀驁不馴,自信滿滿,所以你根本瞧不起有血肉之軀的修士,認為修士的軀體不過就是臭皮囊一具,是修行的阻礙,但是現在你應該知道了肉身並非是所謂的修行阻礙。當然,也不是說肉身的存在比元神或者靈性更加地重要。但是,你以前沒有經歷過肉身的階段,不了解肉身,所以你無法理解肉身的奧秘。」

「那我應該如何?難道我要去奪取一具肉身么?」員嶠虛心地向秦朗求教道。

「奪取一具肉身?呵呵……雖然那是最簡單的辦法,但是那樣做的話,可就算是在走回頭路了。雖然你可以輕鬆地奪取一具肉身,但是能否掌控這一具肉身卻很難說,畢竟是奪捨得到的肉身,很難將其潛力完全發揮出來,哪有天生天長地好呢。所以說,如果你真的對肉身修行感興趣的話,你應該嘗試著用靈性自己創造一具肉身——一具屬於你自己的肉身!」秦朗向員嶠說道。

「一具屬於自己的肉身?我只是靈網生物,怎麼可能擁有肉身?」員嶠十分不解。

「我可以將血肉之軀靈網化,為何你不能用靈性凝聚成肉身呢?」秦朗反問道。其實,秦朗之所以可以將肉身靈網化,不僅僅是因為他從員嶠的身上領悟到了靈網生物的諸多妙處,也是因為秦朗的見識和修行,如果沒有在低位面宇宙體系中的諸多領悟和修行基礎,秦朗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地將肉身靈網化。而員嶠連紀元霸主都不是,他如何能夠將靈性凝聚成血肉之軀呢?不過,有了秦朗的幫忙,員嶠想要通過靈性凝聚成血肉之軀也就更加地容易了。

對於員嶠,秦朗也算是用心地栽培,所以直接就將自身的領悟傳遞給了員嶠。否則的話,要讓員嶠自己來領悟從肉身到靈性的轉化可不太容易,不知道要耗費多漫長的時間才能夠領悟,但有了秦朗的幫助,員嶠要做到這一步其實非常容易的。

不過,以員嶠現在的境界,就算是可以用靈性來轉化凝聚成肉身,卻也無法在肉身之中凝聚成微宇宙,只是讓員嶠凝聚成肉身之後,這傢伙就算是「補了一課」,讓它可以真正了解到什麼肉身,什麼是血肉之軀,這個也算是修行的一個過程,之前員嶠沒有經歷這個過程,所以總還是缺少一些東西。而現在秦朗幫助員嶠凝聚了血肉之軀,也算是讓他經歷了一次血肉之軀的修行過程。員嶠擁有血肉之軀,未必會給他的實力帶來多少提升,但是卻可以讓他的領悟更進一步,這等於是員嶠以血肉之軀修行了一次。

「妙!實在是玄妙之極!」員嶠如此向秦朗說道,「原本以為血肉之軀只是累贅而已,但是現在看來可並非如此,這血肉之軀竟然還有諸多的妙用,如果能夠從中領悟一番的話,我突破紀元霸主的機會也就更大了。」

聽了員嶠這話,秦朗也是暗暗點頭,員嶠自己說他突破到紀元霸主的機會更大了,那麼就說明事實也是如此,看來員嶠有希望突破到紀元霸主的層次了。不過,也只是有機會而已,如果員嶠現在衝擊紀元霸主的話,秦朗覺得他百分百都是死路一條,因為如今這個宇宙的真正主宰就是崑崙之主,就算是天命意志可能都已經被崑崙之主給吞噬掉了,所以員嶠要衝擊紀元霸主成功,就必須得到崑崙之主的認同,而秦朗並不認為崑崙之主會答應,除非崑崙之主腦子有問題。

「當然,你千萬不要急著衝擊紀元霸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如今這個宇宙的天命都在崑崙之主的掌控之下,所以穩妥起見的話,我認為現在並不適合衝擊紀元霸主。」秦朗提醒員嶠道。

「放心,我可不會愚蠢到故意送死的程度。我也知道崑崙之主在掌管這個宇宙的一切,包括是紀元霸主的晉陞。但是,就算是暫時不衝擊紀元霸主,這血肉之軀的修行也可以讓我感悟良多,這對以後我的修行會有很大的幫助的。」員嶠虛心受教道。

見員嶠這個傢伙如此明白事理,秦朗也就放心了,如今員嶠這個傢伙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完全站在了秦朗這個陣營之中了,就算是員嶠自己大概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對於員嶠的變化,秦朗可是喜聞樂見的,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宇宙中,員嶠大概是唯一一個會真心幫助他的靈網生物了,而秦朗要對付崑崙之主,則必須要有一個靈網生物來幫助他才行。



瀏覽閱讀地址: ?員嶠和崑崙之主的差距,就如同是螢火蟲和太陽的差距,甚至都不止。如果純粹要靠員嶠來跟崑崙之主抗衡的話,連萬分之一的勝算都沒有,秦朗就算是用盡手段培養員嶠也沒有用。

秦朗之所以要靠員嶠才能擊敗崑崙之主,那是因為秦朗可以通過員嶠來推測崑崙之主的手段,如今秦朗已經確定了崑崙之主同樣也是靈網生物,那麼理所當然的通過員嶠就可以推衍出崑崙之主的一些情況,這才是秦朗對付崑崙之主的依仗。否則的話,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話,秦朗憑什麼跟崑崙之主抗衡?要知道單純以力量來說的話,崑崙之主的力量比秦朗何止高明一千倍、一萬倍,也虧得秦朗將自身的微宇宙中的元靈潛力開發出來了,要不然的話,想要擊敗崑崙之主簡直就是痴心妄想了。

員嶠的修為越高,視野越廣,對於這個八個古崑崙世界的利用程度當然也就越高了,而理所當然的秦朗也可以從中得到更多的領悟,這就相當於秦朗對於崑崙之主的了解程度又提高了一些。這也是秦朗跟崑崙之主抗衡的本錢所在,員嶠這傢伙一開始還不明白其中的關竅,但是以後它應該會逐漸明白的,畢竟現在他無法理解秦朗是如何通過他來推衍崑崙之主的手段。

無論如何,秦朗的實力在不斷地提升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