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顧邵霆露出一個笑容來,「就知道哄我。」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人家說的是真的!」莫雨晴認真的說。

「好,好,我相信。」顧邵霆失笑。

吃了飯後,倆人一起出了門。

上了車,莫雨晴說:「我要先去CoCo姐那裡。早上就給我打電話催我,好像給我準備了服裝,還要化妝什麼的。」

顧邵霆笑,「承軒的公司年會就是不一樣。搞得跟春晚似得。」

「對了,你的公司年會什麼時候開?」莫雨晴問。

「咱倆冷戰那幾天,開完了。」顧邵霆說:「我那公司年會沒這麼多節目,吃吃飯,抽抽獎,就沒了。」

「一看你們顧氏公司的企業文化就不如我們。」莫雨晴嘖嘖的說。

顧邵霆看她一眼,「嘿,你這胳膊肘怎麼還往外拐?」

「我這是公私分明!」莫雨晴調皮的說。

到了舞蹈室樓下,顧邵霆對她說:「晚上年會見。」

「你也來?」莫雨晴問完,又反應過來說:「哦,也對,你來沒毛病!」

「期待你晚上的精彩演出。」顧邵霆打趣的說。

莫雨晴有點難為情的說:「你這一來,我還不太想跳了呢!」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又不是沒看過。」顧邵霆摟過她的脖子,在她臉上深深地一吻說:「晚上好好跳!」

莫雨晴說:「那晚上我們就當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別忘了啊!」

「好了,知道了!」顧邵霆明白她話的意思,臉上閃過一絲不快。

這一絲不快也被她給捕捉到了,揉了揉他的頭,說:「不開心啦?」

「沒有。」顧邵霆給了她一個溫柔的笑說。

莫雨晴下了車,又朝他擺擺手,進了去。顧邵霆眼神晦暗不明的看著前方,臉色凝重。

CoCo姐看到莫雨晴上來,誒喲了一聲,「我的大小姐,你可終於來了,你們高主管都打了好幾遍電話來催了!」

莫雨晴漫不經心的放下包,不在意的說:「她催什麼啊?我又不是不去。」

「她你還不知道?還不是說怕你們搞砸了,打好提前量。」CoCo姐了解的說。

莫雨晴暗中撇撇嘴,沒說話。

CoCo姐給莫雨晴挑了一套古風長裙。她換上后,顯得身段婀娜多姿。

「等下你再畫個桃花妝,驚艷全場啊。」CoCo姐得意的說。

莫雨晴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也覺得自己很好看。

換下了古裝,穿回自己的服裝,又上好了妝后,莫雨晴對CoCo姐說:「那我就先去公司了。」

「我送你。」CoCo姐說:「今晚我們也有節目。」

「哦?」這倒讓莫雨晴驚訝,「之前並沒有聽你說過啊。」

「也是臨時安排進去的。」CoCo姐拿過車鑰匙說:「走吧。」

開車到了公司,時間尚早,人還不是很多。

莫雨晴問CoCo姐:「給你們安排休息室了吧?」

「嗯,你去幾樓?」CoCo姐按了樓層五。

莫雨晴說:「我去樓上。」

五樓到了,CoCo姐給莫雨晴加油說:「晚上好好跳!」

「好!」莫雨晴應道,看著電梯門緩緩地關上。

「等一下!」突然,有人走過來,喊道。

莫雨晴立即按了開門的按鈕,看著進來的人,神色不由的一愣,隨即假裝不認識一般,別過了頭。 王雅琪穿著一身保潔員的制服快速的進來了。看到莫雨晴,她也是一愣,隨即從鼻子里冷哼一聲。

電梯門關上,緩緩升了上去。

王雅琪瞟了一眼莫雨晴,開口譏諷道:「行啊,厲害啊,枕邊風沒少吹吧?」

「王雅琪!」莫雨晴冷斥道:「你說話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呵呵,我說錯了嗎?你倒還先急眼了。」王雅琪低頭擺弄著自己的手指甲,「你和段總的事,顧邵霆知道嗎?」

莫雨晴板著臉,冷聲對她說:「王雅琪,別想的誰都跟你似得,誰的床都爬!」說完,她又是一笑,「你要真是不想在公司幹了,我會幫你離開的,不用段承軒發話,我也有辦法整走你!不信你就看!如果你還想在公司里釣金龜婿的話,那你就給我安分點,別再來招惹我!」

王雅琪咬牙說:「是呀,你是有辦法啊,不然我現在會在保潔部嗎?還不是承蒙你的關照!」

「你能去哪裡,和我沒關係。」莫雨晴看著電梯數字變換,很快就要到了。

王雅琪說:「你別一副白蓮花的樣子來,你什麼樣子,我心裡清楚的很!」

「那你就自己慢慢清楚去吧!」電梯門開,莫雨晴先一腳邁了出去,大步離去。

王雅琪眼神陰冷的看著她,呸了一聲,看著電梯門又慢慢的關上了。

莫雨晴深呼吸,不讓王雅琪的出現來打擾到自己的好心情,腳步輕快的進了辦公室,正好和高文婷走了個對頭碰。

「主管。」莫雨晴腳步往後一退,叫了一聲。

高文婷看著她臉上的桃花妝,非常滿意的點點頭,「服裝拿到了?」

「嗯。和CoCo姐一起來的。」莫雨晴笑著說。

「COCO姐?」高文婷看她問:「你給起的?」

莫雨晴低頭吐了吐舌頭,「平常開玩笑的時候給起的。」

高文婷也是冷笑了一聲,又說:「你這頭髮,等下找CoCo姐給你在收拾一下。」

「好,我知道了。」莫雨晴說,「那我先進去了。」

「收拾好就上去。」高文婷說完,離開了。

莫雨晴進了辦公室,還沒有人來。她坐下后,給CoCo姐發了條信息過去,告訴他等下去找他弄頭髮,後面還特意加了一句——你高姐的意思。

隨後又開始自拍起來,一連拍了四五張,挑了兩張比較滿意的,發了朋友圈。

很快,顧邵霆發來了信息,簡單粗暴的一句話:朋友圈刪了!

莫雨晴看著他發來的信息,撇嘴朝天翻白眼,手指快速的回道:為什麼?不要!

顧邵霆好似不忙,信息秒回:什麼不要!快刪它!

莫雨晴在這邊已經感覺到了他的不快,看著手機咯咯笑,之後把手機往桌上一放,心裡開始倒數。

當五個數數完,桌上的電話很配合的響了起來。拿過一看,她挑了挑眉毛,臉上露出狡黠的笑來。

「不忙嘛?沒有開會嗎?」莫雨晴接起電話,貌似很關心的問。

顧邵霆冷笑一聲,「少跟我裝!朋友圈刪了!」

莫雨晴呵呵笑的問:「幹嘛呀?照的多好看啊!」

「照的好看才該刪了呢!」顧邵霆頭疼的說:「真是一刻不看著你,就給我起幺蛾子!」

莫雨晴撇撇嘴,「你怎麼不說你管的多呢?好吧好吧,我刪就是了!」

「這才乖嘛!」顧邵霆笑著說:「那我先忙了。」

掛了電話,莫雨晴點開朋友圈,看到已經有好幾個贊和留言了。她也沒猶豫,直接刪除這條動態。

她喜歡他對自己這種在乎的感覺,這樣她才會心安。

CoCo姐給她回了信息,讓她現在下去。去了五樓,莫雨晴找了CoCo姐,CoCo姐找了一同事,幫著她梳了一個和自己舞風相配的髮式,好看的很。

「寶貝兒,不發個朋友圈嘚瑟一下啊?」CoCo姐在一旁打趣的問。

莫雨晴看著鏡中的自己,又是拍了幾張,對他說:「不了,我要低調的美。」

「是男朋友不讓吧?」CoCo姐無情的揭穿她說:「上一條剛發完,就給刪了。」

莫雨晴抿抿嘴,「沒有啦,分手了。」

「分手了?」CoCo姐驚訝的問:「顧少提的?」

莫雨晴笑了下,說:「不是,是我甩的他!」

「哦,買噶的!」CoCo姐做眩暈狀說:「顧少條件那麼好的男人你都甩?你眼睛長到了哪去了?」

「那我的條件也不差啊!」莫雨晴說:「不合適就分唄。」

CoCo姐臉上立即露出一副老鴇的笑來,對她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今晚會來很多商業精英,你就趁著這機會,再找一個。」

莫雨晴訕訕的笑了兩聲,「得了吧,現在沒那心思。」

「怎麼能呢?」CoCo姐如閨蜜一般挽上莫雨晴的胳膊,對她說:「你沒聽說啊?忘記一段戀情,最好的辦法就是再重新開始一段戀情。」

莫雨晴也沒把CoCo姐當男人,聽完呵呵的笑,說:「我可不想那麼速度。」

CoCo姐說:「瞧你這話說的,現在什麼不快啊?」

莫雨晴笑笑沒說話,繼續聽著CoCo姐在給她上課。

時間很快,一晃就到了下午。被邀請的來賓們陸陸續續的開始到了。

莫雨晴換好了跳舞的服裝,帶著臉上精緻的妝容,在休息室里,正和另外幾個跳唱的同事在鬥地主。輸了的人貼紙條,莫雨晴害怕弄花了妝,都貼在了腦門上,像個小門帘。

段承軒過來看看,正和負責年會的主管說話的時候,就聽從一邊虛掩的門裡傳出了莫雨晴的聲音。

「三帶一!」莫雨晴豪放的甩出紙牌。

其餘幾人看著她,又看了看她的後面,都默默的放下了牌。

莫雨晴不明就裡,誒誒的說:「幹什麼這是?認輸了啊?」

「段總好。」幾人朝著段承軒打招呼。

莫雨晴一聽,忙轉過身去看,還不忘雙手撩開腦門前的紙條。

她這滑稽的樣子,讓段承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幾人見狀,也都放鬆了下來。

「你這是輸了多少把?」段承軒邊說,邊替她拿下來一張紙條。

莫雨晴哈哈笑,「幾張紙條就是幾把,我輸得最慘啦!」 段承軒眼含笑意的看著她,溫柔的很,「這麼點背的啊。」

莫雨晴點頭,不想在同事們面前表現出和他太過熟稔,便轉了過身。

段承軒也沒再說什麼,對那幾個同事說:「也沒什麼事,過來看看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

「段總,放心吧,準備充足。」其中一位同事自信的說道。

莫雨晴在一旁也附和的說了兩句。

段承軒看著大家,又暗暗的從她臉上掠過,說:「那你們繼續玩吧。」

「段總慢走。」幾人同聲的說。

看著段承軒走了,一個女同事拍著胸口說:「可嚇死我了!誰想到我這一抬頭就看他站在那裡了!」

另一個說:「誰不說呢!我還以為他會訓我們呢!」

「還好還好,看著挺高興的樣,畢竟今天開年會,不易批人!」

她們看著莫雨晴淡定的在洗牌,不由的說:「雨晴,你還真是不怕段總啊,他還衝你笑呢!」

「是呀,你們是不是很熟?」一人問完,被旁邊的人暗中碰了一下。

莫雨晴看到,笑著抬頭看她們,調侃的問:「你們是不是想問我,我和段總到底是不是如公司傳聞的那樣?」

「沒有沒有。」她們擺著手說:「知道你有男朋友的。」

莫雨晴簡單的對她們解釋說:「和段總就是朋友。他是我前男友的朋友,大家自然就認識了。沒其他的。」

「前男友?」有人問:「你分手了?」

莫雨晴淡淡的點點頭,不想讓她們一味的來打探自己的生活,便把手裡的撲克牌往桌子上一扔說:「還玩不玩了?段承軒不是說叫我們繼續的嗎?」

段承軒……

幾人見她叫的這麼熟,都暗自咂舌,開始抓牌。

段承軒從休息處出來,朝著會場走去,臉上掛著笑——一想到剛才雨晴臉上貼紙條的樣子,就覺得很好笑,又很可愛。

年會現場,已經來了許多政商界重要人物,顧邵霆包含其中。

段承軒一進入會場,就忙不迭的開始招呼來賓,忙的如同一隻陀螺般。

顧邵霆和紀景言站在一處,手裡端著香檳,有一搭沒一搭的在聊天。

「蘇韻等下也會來。」紀景言幸災樂禍的說:「你小心點。」

顧邵霆仰頭喝了一口酒,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那事查的怎麼樣了?」他問。

紀景言也喝了一口,搖搖頭,「背後的人,隱藏的很好。」

「繼續跟蹤。」顧邵霆眉頭深皺的說。

紀景言應了一聲,又看了會場一圈,看到那邊正和人寒暄的陸天恆,努了努嘴,問:「聽說,他和雨晴同事在一起了?」

「嗯。」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顧邵霆也看了過去,「關係處的還不錯。」

「呵。」紀景言帶著輕蔑的笑,沒說話。

段承軒走了過來,拿過一杯酒,和二人碰了一下,問:「什麼時候到的?」

紀景言揶揄的問:「你這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段承軒笑笑,「負責演出的主管找我有點事,我去後面休息室看看。」

「雨晴幹什麼呢?」顧邵霆轉頭看他問。

紀景言臉上露出鄙視的眼神。

段承軒無語的笑笑,說:「雨晴在後面可忙著呢,鬥地主,輸得臉上貼滿了紙條。」

「哈哈哈!」紀景言先笑了出來,

顧邵霆臉上也帶著一絲無奈的笑,又抿了一口酒。

段承軒接著仰頭喝酒的時候,也看了他一眼,神色複雜。

蘇韻進入會場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顧邵霆,笑吟吟的走了過去。

「嗨,都在呢。」蘇韻拿了一杯香檳在手,巧笑嫣然的說。

段承軒問:「你自己嗎?家遇呢?」

蘇韻瞥了一眼顧邵霆,笑著說:「承軒,看你這話問的,家遇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怎麼知道他在哪。他還沒有來嗎?」

紀景言斜眼看她,揶揄的說:「你這什麼意思?這麼快就拋棄家遇了?」

蘇韻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說什麼呢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