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顧芸見兩人的眉目中已經有了變化,心裡覺得如此便夠了,只期期艾艾道:「羅師姐,王師姐,都怪我耽擱了你們這麼長的時間,你們還是先回去吧!我還要在這裡等他!」。

2021 年 1 月 3 日

羅夢瑩見顧芸這樣說,只皺了皺眉頭,並沒有像往日一般直接拒絕,只暗自思考著!

而那王雪怡早已經待得不耐煩了,見顧芸這樣說,只挑了挑眉,抬高了下巴,「你還是識趣。三天!我想那些散修都已經將這消息放出去了吧,這裡已然是十分危險了,再說此間之事如此重大,我想還是先回宗門才是!」。

羅夢瑩見顧芸那生無可戀的表情,心下一驚,這要是將她放在這裡,就算那白夜可以生還,她也拿不到那空間了,還不如將這顧芸掌控在她的手裡,到時候也算是一個籌碼!

只開口勸道:「顧師妹,雖然這件事我也很惋惜,但是你卻不能因此而去了,只怕那白夜知道也會不安啊!更何況你是夢雲真君的唯一弟子,你要是出什麼事的話,你師傅又要怎麼辦才好! 豪門,總裁太霸道 就將雪怡說的,這裡真的是太危險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倘若有緣,你與那白夜日後定能相見的!」。

顧芸聽見羅夢瑩這番勸說,心裡一暖,臉上還是一臉的哀戚,但卻閃現了一絲猶豫。

這番樣子在羅夢瑩眼裡卻是情深之故,更加的相信這顧芸是她的一個好籌碼了!只一臉的關心的勸道:「顧師妹,此事事關重大,我們若能及時的稟報宗門,到時宗門定會派實力強的師叔來處理這事,那白道友也會因此獲救的!所以我們還是回去吧!」。

顧芸聽見羅夢瑩這樣說,心裡也對宗門寄了一絲希望,心裡只道:「萬一,宇瞳真的沒有辦法出來,到時候宗門長輩也可以救她一命」。

顧芸抬頭掃了掃羅夢瑩二人,只雙眼含淚,泫然欲滴的點了點頭,「二位師姐,倘若了姚城主真的與此事有關,我們便不能這樣走出去了,我這裡還有師傅給的兩張千里遁地符,我們用符紙快速趕回宗門去吧!」。

羅夢瑩也深知此刻她們要是出現在那霧靄城,不定惹出什麼事端呢,更何況她看顧芸這個樣子,心裡定是十分著急,只好點頭應道!

而那王雪怡早就不想在這裡待著了,見不必自己趕路,臉上便給了顧芸一個笑容,

顧芸拿出一張黃-色的符篆,然後將自己的靈力注入那符篆之中,瞬間一陣銀光閃現,將三人籠罩其中,眨眼之間她們已不見蹤影!

空間里的時間和外面相差百倍,刑宇瞳只在裡面呆了有一個月便不耐煩了,要知道這空間雖好,卻無法修鍊,真是讓她空有寶山而不能用,只恨恨的咬了咬牙,決定還是先從空間里出去!

刑宇瞳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那黑色的道袍,只順手將自己手上的薔薇戒指顯現出來,然後將那花朵向右扭了一下,手上快速的掐著法決。

然後,就見她的身體發生了變化,先是那個子慢慢變矮了些,然後喉結也漸漸消失,胸部漸漸隆起,整個人變得嬌媚靈動,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她已然變回了女兒身!

刑宇瞳見自己已經恢復了往日了樣子,也不多說,只順手就拿出了青雲門的內門弟子的服飾,也就是那銀邊祥雲的白色宮裝,快速的換上,一個閃身就出了空間!

… 刑宇瞳出了空間就急迫的踩著飛劍返回宗門,但是還沒有等她回到宗門,便發現就那山谷中之事已然傳的沸沸揚揚的!

不光是道修的三大宗門都派遣各自長老去調查,連魔門三大宗也派了長老前來。

刑宇瞳只不過剛剛趕了一天的路,便遇上了自家的劉師伯靈陣子帶著青雲門的師兄弟,只好跟著自家師伯再次返回了那山谷。

此次青雲門只出動了靈陣子一個長老,連帶著內門的幾個築基修士而已,刑宇瞳看了看他們,見一個也不認識,便跟著自家師伯回了船艙當中了!

坐在青雲門的靈舟中,刑宇瞳看著自家老神自在的師伯,心裡抓心撓肺的,想要將那山谷里的事情告訴,但是又害怕泄露了自己的秘密,真是兩難之境!

靈陣子眼角瞥了一眼自己拿坐立不安的師侄,心裡有些好笑,只故作不知,閉上眼接著思考自己的事情!

刑宇瞳低著頭一臉的糾結,說與不說只在她一念之間,但是說了以後會不會暴露自己的白夜的身份,她非常擔心,那羅夢瑩也是一個穿越女卻以智謀在天玄宗出名,到時候會不會發現也未可知!

但若是說了,那對宗門也是一個保護!刑宇瞳偷偷瞄了瞄自家師伯,自從她進入青雲門各位師叔,師尊都對她很好,而且只要她不提自己是如何進入山谷的不就好了嗎?

刑宇瞳越想越是覺得對,只點了點頭,下定決心將此事告訴自家師伯,只有些扭捏的開口,「師伯,我,我剛從那山谷中出來,那裡確實有魔族之人,而且不少!但是我想這消息怕是傳出了好幾天了,我們去還能看見嗎?」。

「哦?真的嗎?」,靈陣子本來就對自家師侄的不自在看在眼裡,如今卻是更加的在意!

刑宇瞳點了點頭,只隨手擺下了幾個陣盤,上次之事便是她不小心所至,如今她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

「師伯,請看!」,刑宇瞳只從自己的儲物袋裡拿出了那影魔和食屍魔的屍體出來,這是她在慌亂之中收取的,本想取那晶石的,如今倒好,直接作為證據了!

「這是……「,靈陣子看見眼前的幾具屍體,心下一驚,當年的血魔之事他們畢竟沒有真正看見,心裡雖說重視,但是卻不是那麼的相信,如今這些流著淡藍色血液的屍體倒是很好的證實了那年的猜想!

靈陣子只一揮手將那些屍體收回了自己的儲物袋裡,皺了皺眉,「你還知道什麼?一併都說了吧!」。

「師伯,我前段時間去到了一個山村,那個山村裡面的人全部都不見了,據倖存者說,村裡的人被修仙者抓去了!但是在這山谷之中我卻看見了大量的凡人屍體,很明顯這是有人在抓人飼養這些魔物!」。

「其實對於這個,我們早已知曉,當年外門的人頭那邊是見證!只是沒想到,他們竟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將手伸到凡人界去!罷了,這件事自有宗門處置,就當你從來都沒有去過那個山谷!」,靈陣子想到剛才這丫頭的糾結樣,只善解人意的囑咐道。

刑宇瞳聽見這話只震驚的看著自家的劉師伯!

靈陣子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家這一直都穩重的師侄這樣的臉色,嘴角勾起了一個微笑,只道:「今天我可什麼都沒聽到哦!」。

刑宇瞳點了點頭,如此這般,她的那些擔心就完全沒有了!

兩人不過在這飛舟中待了半天而已,便飛入了那連雲山脈!

那茂密的森林裡現在已人聲鼎沸,六大宗門的人已然到齊了,還有那一眾散修大能基本上都到齊了!

刑宇瞳站在自家師伯身後看著空中站立了幾個中年修士,都拿著羅盤,看樣子是在破陣!

當日她見那姚城主只是揮一揮手,便將那幻陣解開了,當時她只以為那時姚城主已經派人將這陣法破解了。但是,今天看來,怕是想錯了。

這分明就是人家自己布的陣法,要不然以六大宗門之力,竟破不了一個小小的陣法。

雖說九品陣師少,但是這帶隊的宗門長老沒有九品,六,七品的也有幾個吧!但是到現在都沒有破,只怕是另有蹊蹺啊!

當青雲門的飛舟停在半空之中時,便有其他宗門的人來打招呼了!

刑宇瞳就見一個背著一柄黑色長劍的中年男子御風而行,來到了靈陣子的面前,只抱了抱拳道:「原來是靈陣子啊!今日是道友你帶隊!」。

靈陣子只輕笑兩聲,「秦道友說笑了,如此重要的事,我只是受掌門之命前來一探究竟而已!到時不如道友來的快了!」。

刑宇瞳見那男子身著黑衣,衣服上有著五柄銀色小劍,便已知曉這是那蜀山的長老!

那黑衣男子回頭看了看那半空之中,只點了點頭,「我也不過是早來半天而已,只是這陣法未曾解開,早來晚來都是一樣的!說來,道友的陣法造詣不錯,還請道友幫忙解圍才是!」。

靈陣子從自家師侄那裡已然知曉這山谷中的邪-惡,原本便想早日進去一探究竟,此番這蜀山修士提出來,倒正合了他的意,只點了點頭道:「在下能為天下之人儘力,這倒是我的榮幸,只不顧那幾位道友已然在破陣了,我怎好加入其中!」。

那秦姓修士見靈陣子能這麼爽快的答應,只擺了擺手,「天下間誰不知道青雲靈陣子乃是九品陣師,有你在前面破陣,他們可以一觀便是榮幸了,既然道友肯賞臉破陣,那秦某便自薦為道友開道!」。

刑宇瞳見那蜀山長老說風就是雨的前去開道,只抿嘴一笑,這人還真是有趣!

靈陣子見自家穩重的師侄那偷笑的模樣,只搖了搖頭,這孩子,以前還擔心她心思過重對修行不好,沒想到出來一次竟有了孩子的樣子,這才好嘛!腳下輕點便飛向了那半空之中。

刑宇瞳也想看看自家師伯的手段,只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半空之中!

刑宇瞳就見,原本的那幾人見自家師伯出現便抱拳行了一禮后就退到了後面,空中便只剩下靈陣子一人而已!

靈陣子慢慢的閉上雙眼,用自己的神識去感應那陣法的軌跡,並沒有像其他陣師一樣,用羅盤感應陣眼!

刑宇瞳只見自家師伯站在空中只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便睜開了眼睛,然後雙手像穿花一般的掐著法決。

隨著時間的流逝,刑宇瞳開始的時候還能清楚自家師伯的手勢,但是到後面,刑宇瞳只覺得師伯那雙手好似形成了殘影一般,化作了一團,再也看不清楚了!

其實不光是她,這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聽說過靈陣子的大名了,只想要看看那九品陣師的威力,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靈陣子看,但到後面大家都沒有看清楚他的手勢!

「開!」。

隨著靈陣子的一聲清喝,只見空中一陣銀光閃爍,她們面前的景色一變,剛剛的還一望無際的森林變成了一個流水潺潺的山谷。

眾人都目光灼灼的看著靈陣子,嘴裡不停的稱讚,「果真是九品陣師,就是不一樣啊!」。

「就是,就是!青雲門的長老就是厲害!」。

「以後我也要當一個陣法師,太牛了!」。

頓時山林里一片讚譽之聲響起,刑宇瞳也高興的勾起了嘴角,自家的師伯本來就厲害!

不過片刻,眾人便恢復了緊張,只警惕的走進了這山谷之中。

當初,那幾人出去之後,便將這山谷中的事情說得明明白白,所以每個修士都沒有靠近那一顆顆綠樹,

但是刑宇瞳走進這山谷中卻明顯感覺到有些不一樣了,這裡少了些壓抑,倒是多了些生命的氣息,想到當初那黑袍人的吩咐,刑宇瞳便明了了,只怕今日他們是得不到什麼了!

…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將整個山谷探了個究竟,但是除了找到幾株低階靈草竟什麼都沒發現!

「這裡明明什麼都沒有嘛,怎會說這裡有魔族人,不會是那些軟腳蝦看見個疾風兔都說是魔族吧!」,一個身上沒有任何標誌的青年男修士拿著手上那株一百年的地精,輕蔑的笑了笑,只大聲的嘲笑道。

「哈哈,道友說的極是!」。

「一群軟腳蝦,就算真有魔族之人,我等修士又如何能怕他,只需一劍一個,就如砍菜切瓜一般!」。

刑宇瞳只冷眼看著山谷里那些修士臉上那藐視和自大,心裡已經有答案的她,實在是不想和那群井底之蛙計較!

靈陣子站在一旁,看著眼前風景優美,甚至是靈氣濃厚的山谷,心裡一片驚濤駭浪,要不是從自家師侄那裡得到了具體的證據,他也以為修仙界中那些傳聞是假的!

但是,現在他看見這些只會更驚訝,光說剛剛山谷外面的那個陣法,都不是一般人能拿的出手的,那是一個上古幻陣,沒有一定的功力還真是破不了。而自家師侄之離開這山谷不過一個晝夜的時間,他們便能將所有的魔族轉移,將整個魔窟恢復成這樣一個靈氣充盈的地方,這個組織的勢力已經大到超乎他們的想象了!

同樣有著這個懷疑的還有玄宗太上五長老,宮傾語。此次便是她帶隊,前來一查究竟的!

刑宇瞳看著那身著白色宮裝的宮傾語,非常驚訝,雖說她在天玄宗待得時間不長,但也是從顧芸口中聽到了很多關於這五長老的傳言。

這位五長老可以算的上是天玄宗女修的偶像,出身宮家這樣的一等家族,更是火系天靈根的資質,身為嫡女又有這樣好的資質,那更是備受矚目了,十七歲築基,五十三歲結丹,三百二十八歲便已是元嬰真君了,如今七百一十歲已經是元嬰大圓滿修士了。

這樣的履歷在天玄宗的那可是女修中的楷模,再加上那冷若冰霜的氣質和那絕美的臉龐,整個人就好似冰雪仙子一般。

刑宇瞳看著那冷若冰霜的宮傾語,心裡十分的疑惑,在修仙界中大家不都說火系靈根的人易衝動,但是看這位,她怎麼都看不出『衝動『二字在哪兒!看看人家那表情完全就是平靜如水嘛!不過,身為一個火系靈根的人,卻有著那冷若冰霜的氣質,當真是一件詭異的事情!

宮傾語此時那裡有刑宇瞳看見的那樣的心如止水,此刻她的心裡已經是驚濤駭浪了。

其實,當初在山谷中的時候,不光是刑宇瞳想要那晶石,那羅夢瑩自是不吃虧的,在眾人拼殺之時,她也曾將那食屍魔的屍體收入了儲物袋中,上交了一些給宗門!

而天玄宗的高層雖然聽見修仙界中的各種傳言,但是心裡並沒有在意,只是當他們見到了羅夢瑩帶回去的那些屍體,才決定由五大長老之一的宮傾語帶領弟子前去一探究竟的!

除了青雲門和天玄宗有著那魔族的屍體之外,也唯有一個蜀山有弟子從中逃出去,所以在場的眾人也只有這三個宗門感受到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魔們的宗門本就和道修不睦,若不是為了這修仙界的大事,他們也不回來了,看著眼前靈氣充足的山谷,他們只覺得是那幫道修乃是無膽鼠輩,自己嚇自己而已!

而散修就更不要提了,雖然外面傳言是那樣的慘烈,但是他們沒有大宗門的傳承,壓根就感覺不了這其中的厲害,只認為是有人嘩眾取寵罷了!

谷中個人心思眾多,有人為此鬆了一口氣,有人卻更加的緊張了,只是擁有證據的兩個宗門誰都沒有想要將那屍體拿出來當做物證!

其中心思可見一斑!

刑宇瞳看了看自家師伯,正悠然自得的摸著自己的鬍鬚,心裡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若是此時將那些屍體拿出來,一是有可能會暴露自己,二是會將修仙界所有的目光全部集中自家宗門上,實在是和青雲門的作風有很大的不符!三是會打草驚蛇,畢竟那背後的組織他們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眾人見這山谷之中實在是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便一一退了出來!而此次刑宇瞳出來時,便發現谷口那道防禦陣法已然不見了。

其他人沒有找到些什麼,心中不免有些不忿,刑宇瞳便聽到有人提議去找那霧靄城城主姚遺墨,來算算這筆賬!她看了看周圍的修士冒著綠光的眼睛,就知道那目的卻不是那般的單純了!

靈陣子掃了一眼那些醜態,只在刑宇瞳耳邊輕聲道:「我們走吧!還是早些回宗門才是!」。

刑宇瞳本就不想去摻和這事兒,況這霧靄城乃是天玄宗的地盤,自有人出面管理。她只隨著自家師伯回到了青雲門的飛舟上,便回了宗門!

不過是一天的時間,一行人便回了宗門,當刑宇瞳看著眼前熟悉的景緻,那顆原來還有些緊張的心,一下子便沉寂了下來,再也沒有比家裡更安心的地方了!

家!

是的!六年的時間,六年的紛紛擾擾,打打鬧鬧早已讓刑宇瞳將這青雲門當成了另一個家,雖說還沒有刑家重要,但是這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刑宇瞳見自家師伯那嚴肅的臉,心裡知道接下來的事便不關她的事了,只施了一禮,「師伯,我先回去給師傅請安吧!到時候有什麼事,師伯只管吩咐便是!」。

靈陣子只佇立在船頭,眼睛看著宗門大殿的地方,只擺了擺手!

刑宇瞳見狀,只好腳下輕點,一個閃身便回到了瓊宇峰,先去那山頂的大殿尋自家師傅。

只是看著大殿里空蕩蕩的一人都沒有,刑宇瞳只好施施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幽蘭谷,那是她為自己的洞府取的名字,雖然名字與那種的全是梅花的山谷沒有半塊靈石的關係,但是她還是很喜歡這個名字!

這次出去可以說是驚險刺激,好幾次差點連小命都丟了,刑宇瞳此時回到宗門才感覺到累,只快速的梳洗乾淨,便倒在那雕花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此刻的她絲毫不知道,她拿出來的那個魔人屍體引起了怎樣的軒然大波!

宗主大人看著眼前還流著藍色血液的屍體,有些好奇的上前拿手指戳了戳,還饒有興趣的給自家師兄弟介紹:「看見了嗎?這就是那影魔,宗門典籍里有,只是上面說這傢伙的防禦力極強,只是沒想到,人家這皮膚摸著也是很有彈性的!真沒想到,老夫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影魔這種傳說中的東西,真是三生有幸啊!」。

本來還皺著眉頭的靈陣子見自家宗主大人又是一副跳脫樣子,心裡也丟開了那份淡淡的愁緒,只捂著眼睛想要假裝不認識他,真是太丟臉了!

靈祥子簡直是被自家師弟的話驚呆了,這真的是宗主嗎?他怎麼感覺青雲門的前途一片黑暗吶!只咳嗽一聲,「咳咳!師弟啊!說來還真是你有運氣,改明個兒,師兄帶你去和這些魔物好好玩耍一番才是!最好是和那高階的魔人親密接觸一番,也好讓師弟你見識見識那魔人的肌膚,免得到時候丟了我青雲門的臉,你說是不是!」。

還在歡快玩耍的宗主大人,聽見自家三師兄那陰測測的聲音,頓時就打了個寒顫,有些顫抖的說道:「呵呵,親密接觸什麼的還是算了吧!這麼重要的時候我們怎麼能討論無關的事情呢!眾位師兄弟,我們還是想一個解決辦法為好!」。

靈祥子見立馬變得一本正經的靈陽子,心裡無限感嘆,當初怎麼會覺得他是一個穩重的人呢?難道是這些年被小師弟欺壓的太厲害了?他怎麼感覺這四師弟精神不太正常!

眾人早就對自家的宗主絕望了,也不看他,只仔細的思考這件事情!

「六師弟,你還知道什麼一併都說出來吧!也讓我們好好的參詳參詳!」,靈明子只一臉嚴肅的看著靈陣子!

靈陣子低頭思索了一下,微微皺了皺眉,便抬頭道:「這屍體也是宇瞳那孩子給我的,她也是那山谷中的倖存者,她還告訴我,有人去凡人界抓人來餵養這些魔物而且時間不短!其實我也早有考量,這修仙界的好苗子一年比一年少,很有可能便是被這個組織收攏在一起了,而且看他們行事手筆,就說明這個組織定然不小!」。

刑宇瞳此時還不知道,自家師伯出賣她,那可是毫無壓力啊!

「砰!」。

一聲巨響過後,眾人只見靈章子手邊的那個金絲楠木的茶桌化為了飛灰,而那靈章子一臉的怒容,只怒吼道:「可惡,當真是可惡!難道他們不知這凡人便是我們的根本,怎麼行這有違天和的事情!」。

宗主大人兩眼淚汪汪的看著自家暴怒的八師弟,心裡非常的難受,你說生氣就生氣嘛,你拍桌子幹什麼?那可是我的東西啊!

其他人都是一臉驚詫的看著眼前的靈章子,好似第一次認識他一般!

這靈陣子在他們心目中那可是行事有度的君子,這樣的暴怒可當真是第一次見啊!

乾癟的靈平子有些好笑的看著自家八師弟,一臉的戲謔,「嘖嘖嘖,能將八師弟氣成這樣,也算他們本事」,隨即臉色一整,嚴肅的說道:「只是見他們如此行事便已知曉他們的毫無人性,不管日後事情發展如何,我青雲門的弟子必定要盡量保全,我建議將宗門裡關於魔族的典籍大部分都刻錄在玉簡中,發給弟子們,務必要保證人手一份!」。

這個意見是非常的重要,宗門弟子是一個宗門的基石,只有保證弟子的安全,才能保證宗門的道統不絕!

刑宇瞳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決定的,只是此時不過三日,宗門的弟子每人手裡都有一個玉簡,那便是關於魔族的詳細信息,包括每一種魔族的外貌,攻擊特長,甚至弱點都是非常詳盡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一道召集令發到了所有弟子的身份玉牌上,使得在外歷練的弟子紛紛回到宗門,一時之間,整個青雲門瀰漫著緊張的氣息,

外門弟子或許不知,但是整個內門都已經做好了抵禦魔族的計劃,每個峰的長老安排好了宗內事物之後就接連閉關,金丹以上的弟子也都紛紛閉關衝擊境界!

整個宗門的長老只剩下了,八長老和宗主兩人。而刑宇瞳的師傅靈雲子早就被自家師傅拎去閉關修鍊了,這也是刑宇瞳後面才知道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