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顧老爺子也不是真的和他生氣,再加上南宮老爺子確實也是為了自己子孫著想,這種心情誰都能理解。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以後不要再找我們的麻煩。」

兩邊算是打成了約定,顧老爺子放下電話,顧南滄緊張的問道:「怎麼樣了?」

「雨過天晴,你可以放心了。」

「那就好,我也總算可以睡個好覺。」

「今晚讓廚子做點好吃的中餐,請霆小子過來做客,順便叫上顧家的其他人。」

搞定了南宮家的人顧老爺子也就不用再擔心什麼,一開始他雖然不喜歡司厲霆。

在短短的時間中司厲霆給了他不一樣的看法,顧老爺子從討厭變成喜歡。

司厲霆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這一點他已經明白了。

不僅有勇有謀,關鍵是他對顧錦的那份心,昨晚發生的事情也徹底讓他對司厲霆改觀。

當時南宮老爺子給他打了電話之後,顧老爺子心中就差不多猜到發生了什麼。

他特地讓顧南滄告訴司厲霆,其目的就是為了試探他。

如果司厲霆顧及南宮家的權勢,做一個畏手畏腳的男人,那麼顧錦就只有嫁給南宮熏了。

事實證明他不僅沒有花言巧語,對顧錦的感情比自己想象中還要深。司厲霆徹底讓他有了改觀,今天算是他給司厲霆的接風洗塵酒宴。 顧錦看到趴在地上氣急敗壞的蘇夢,心中的惡氣才算是消了一點。

從小到大,她讓了蘇夢一次又一次,就因為她是自己的妹妹,多次被侮辱嘲諷也是強忍著。

現在想來自己當初該不會是失心瘋了?被人逼迫到了那種境地竟然還能忍。

莫歌從後視鏡看到顧錦微微揚起的唇線,顧錦時常帶著冷笑,但此刻嘴角的笑容卻是發自肺腑。

「小姐,你那麼討厭蘇家,直接將蘇家收購了多簡單,何必這麼費心和麻煩?」

顧錦輕笑一聲:「莫歌,你不是我,不知我從前經歷了什麼。

我能活著只算是命大,如果你經歷我的過去,就知道一刀宰了她們都太過仁慈。

一個突然暴斃和一個患有癌症的人,你說誰會更難受?」

「那當然是癌症患者,一時半會兒死不了,身體和心裡上都備受折磨。」

「不錯,如果蘇家是一棵大樹,我也不會用電鋸直接鋸開,我要讓小蟲一點點腐蝕掉整棵樹,讓他們受盡折磨,否則難消我心頭之恨。」

顧錦把玩著指甲,一副懶散的模樣,卻是直接決定了蘇家的生死。

低垂的眸光流轉,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顧錦的表情豁然一變。

「莫歌,先去超市一趟。」

「是,小姐。」

莫歌很驚訝顧錦竟然從超市買了一堆的食材,他怎麼都沒有辦法將顧錦這樣的女強人和家庭主婦聯繫起來。

司厲霆的胃有毛病,以後只得慢慢養,她打算好好幫司厲霆的身體養起來。

提著食材上樓,司厲霆回家的時候首先聞到一股香味。

看著那道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時光仿若回到過去。

高大的身影走進廚房,從背後擁住了顧錦,「蘇蘇。」

「三叔,快去洗手,很快就可以吃飯了。」

司厲霆垂下了他優雅的頭,俯身在顧錦的頸項間嗅了嗅,「蘇蘇,我捨不得離開,一天都不想。」

顧錦點點頭,「那三叔儘快回來。」

因為是顧錦做的緣故,司厲霆今天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吃得多。

他吃得太多顧錦也不放心,胃病不吃或者吃太多都會有影響。

「三叔,別吃太多撐著了難受。」顧錦提醒道。

經由她這麼一提醒司厲霆才想起,他擱下筷子,優雅的擦拭好嘴角的油漬。

「都怪蘇蘇做得太好吃,讓我胃口大開。」

見顧錦起身收拾東西,司厲霆一把將她拉入懷中,「別動,碗我來洗。」

以前在家裡的時候也是如此,他執起顧錦那雙好看的手,「蘇蘇的手很好看,要好好保護,做菜就夠了。」

說著他親吻了一下顧錦的手指,酥麻的感覺從顧錦手指蔓延開來。

男人對她當真是用盡了深情,顧錦能夠時時刻刻都感受到被他寵愛著的感覺。

顧錦坐在沙發上瀏覽著郵箱裡面的文件,司厲霆收拾好碗碟。

突然眉心一皺,他捂著胃的位置,一定是剛剛吃得太多。

為了不讓顧錦發現,他忍著巨大的痛苦到了洗手間,將胃裡的東西都給吐了出來。

洗了一把臉將額頭的汗水抹去,看著鏡中的自己臉色又十分蒼白便又用手拍了拍。

顧錦處理好事情,伸了個懶腰,習慣性的朝著自己身旁看去。

「三叔?」

他並沒有在客廳,顧錦放下電腦朝著卧室而去。

屋中光線很暗,浴室傳來嘩嘩的水聲。

顧錦換了舒適的睡衣,浴室門開,一道頎長的身影走出。

司厲霆腰間圍著一條浴巾,露出精壯的腰身,金色的髮絲上水珠時不時砸落下來。

他一出來就看到身穿白色睡裙,靠在床邊看書的小女人。

燈光灑落在她臉上顯得異常柔和,髮絲披散在肩頭。

她輕輕抬起頭,微笑著朝自己看來,軟糯的喚了他一聲:「三叔。」

司厲霆哪裡還能忍住,長腿朝著她跨來。

「三叔……唔……」

也許是知道明天要離開的緣故,司厲霆今晚十分過火。

一直到天亮才心滿意足的抱著她去清洗身體,看著她臉上的疲憊,司厲霆眼中閃過一絲心疼。

「今天就別去公司,好好休息。」

顧錦搖搖頭,「我要送你。」

沒有休息,她親手給司厲霆做了早餐,將他送到機場。

臨別之時她的眼裡滿是不舍,「三叔,我不在你身邊必須要好好照顧自己,尤其一日三餐不能少,你要是回來瘦一斤我饒不了你!」

司厲霆嘴角上揚,輕輕的颳了刮她的鼻尖,「知道了,我的小管家婆。」

「三叔……」

「嗯?」他溫柔的看著她。

「早點回來。」

「好。」

他輕輕的鬆開了顧錦,心中雖有些不舍,不過卻也坦然了很多。

畢竟對於他來說這不是生離死別,今天的分別是為了他日更好的相逢。

顧錦目送著他進了安檢,一周的時間很快就過了。

直到司厲霆消失不見,顧錦這才戴上墨鏡轉身離開。

機場大廳,唐茗和白小雨正好回國。

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和白小雨始終保持著朋友的關係,僅僅只是因為處於愧疚。

而白小雨卻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哪怕是以朋友的方式也要呆在唐茗身邊。

得知唐茗出國,她也跟了過去。

從頭到尾唐茗不僅對她沒有愛情,而且越發想要擺脫和她在一起。

兩人一起下了飛機,唐茗滿臉冷意,白小雨則是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邊。

「茗,一會兒我們去喝粥好不好?」

「我讓司機送你過去,我回公司還有事情。」

白小雨被他打擊了無數次,現在已經變成了習慣。

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也能夠阻止其它想要靠近唐茗的女人,這一輩子唐茗只能和她糾纏在一起。

蘇錦溪一死,唐茗的心也死了,即便是他現在不愛自己,將來也一定會,畢竟兩人已經在一起這麼多年。

這個念頭成了白小雨畢生追求的目標,她堅信自己一定能夠達到目標。

才這麼想著,在拐角處,她們的視線卻出現一抹熟悉的身影。

唐茗看著不遠處一個女人身穿黑色連衣裙,腳下踩著細高跟,長發隨意披散。

巴掌大的小臉被墨鏡遮著,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冷意。

這樣氣場強大的女人一路走來回頭率十分高,大家都在猜測她是不是哪個大明星。

雖然她戴著墨鏡,但身形分明和蘇錦溪一樣。

行動遠遠大於理智,他飛快上前幾步抓住了那女人的手。

「茗!」白小雨覺得唐茗只是過度思念蘇錦溪而已,這個女人只是很像她而已。

顧錦皺了皺眉,她轉身朝著唐茗看來,對上一雙熟悉的眼睛。

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和唐茗遇見,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錦溪,是你嗎?」唐茗聲音帶著顫抖,這一瞬間他彷彿忘記了真正的蘇錦溪已經死去的消息。

在他眼中只有欣喜,蘇錦溪回來了。

顧錦沒有從他眼神看到對自己的驚恐,她緩緩取下了自己臉上的墨鏡,一雙淺藍色的雙瞳看向唐茗。

當白小雨看到那一張和蘇錦溪一模一樣的臉,嚇得後退了兩步,她覺得自己彷彿在做夢一樣。「先生,你認……」

顧錦話還沒有說完,下一秒卻被唐茗狠狠帶入懷中,「太好了,錦溪,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

唐茗壓根就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冰冷的臉上只有興奮不已。

當日葬禮上顧錦的注意力只在司厲霆身上,其實唐茗也為她的死傷心不已。這一年多他從來沒有忘記過她,甚至對女人更加冷漠無情。 感受著唐茗身體的顫抖,顧錦沒想到他對自己竟然有著這麼深的情誼。

當初本就要多虧了他的成全,現在看到他對自己這麼激烈的模樣,顧錦實在不忍。

暼了一眼站在旁邊又驚又怕的白小雨,她不能暴露身份。

只是一瞬她的表情又恢復如常,「先生,你再不鬆開我就要報警了。」

唐茗聽到她的冷聲這才回過神來,對上那一雙淺藍色的眸子還有眼角的淚痣。

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樣,身上也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先生,請你放手。」顧錦再一次重申。

唐茗這幾天在國外忙得焦頭爛額,壓根就沒有關注國內的消息,絲毫不知道有顧錦的存在。

此刻看到一張和蘇錦溪一模一樣的臉,他的表情僵硬在了臉上。

「你……你是?」

「艾琳娜。」顧錦趁著他愣神之間往後退了一步漠然離開。

唐茗口中慢慢咀嚼著這個名字,「艾琳娜,艾琳娜……」

她真的不是蘇錦溪?

白小雨回過神來的第一感覺就是威脅,唐茗本就對蘇錦溪念念不忘。

現在又冒出來一個和蘇錦溪長得一樣的女人,一切不就又輪迴到最開始的位置?

「小雨,你看到她了嗎?」唐茗還沒有從剛剛的震驚中徹底醒悟過來。

白小雨斂下眼中的那一抹厲色,轉眼又換上了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

「看到了,茗,她不是蘇小姐,蘇小姐已經死了,你忘記了么?」

「可是她……好像錦溪。」唐茗喃喃道。

白小雨想都沒想就一口回道:「她不是,蘇小姐的眼睛是黑色的,眼角也沒有那顆痣。

況且我印象中的蘇小姐向來是最溫柔的,她從來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唐茗的眼神又多了一抹悵然若失,「也是,錦溪已死,她的屍體我是親眼所見。」

「茗,不要多想了,這個世上再無蘇錦溪,就算她再怎麼像終究也不是。」

「是啊,這世上不會再有錦溪。」

唐茗的表情一點點恢復到漠然,他邁開長腿,「走吧。」

兩人走出機場的時候正好看到顧錦上了一輛賓利,車窗緩緩升起,遮住了那張驚艷的臉。

白小雨心中升起了極大的威脅感,一個酷似蘇錦溪的女人又會攪動怎樣的風浪?

唐茗默默從那輛離開的賓利收回視線,徑直走向自己的車子。

顧錦坐到車裡,腦中浮現著從前和唐茗的相識。

剛剛唐茗的反應更加驗證了他從未忘記過她,這份深情她大概永遠都還不上了。

一路心事重重回到公司,才回到辦公室小桃便走了過來。

「小姐,蘇夢又來了,你見還是不見?」

顧錦頭都沒抬,「不見。」

「是,小姐。」

以後和蘇夢見面的機會還多得很,何必急於一時。

蘇夢一大早就來公司蹲顧錦,為的就是能夠再抓住最後的機會。

她已經詢問了前台很多遍,得知的結果都是顧總還沒來。

好不容易等到顧總上班了,蘇夢著急的等著結果。

前台掛了電話,一臉抱歉的看著她,「蘇副總很抱歉,總裁事務繁忙,沒有時間見你。」

蘇夢著急的抓著她的手,「就讓我見見她,我只要五分鐘就可以。」

「抱歉,總裁說不見,我們也沒有辦法,請蘇副總理解。」

蘇夢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公司,看著外面的晴空萬里,她的心情卻糟糕到了極點。

她的電話在這時響起,「媽,那個顧總不見我,我……」

「夢兒,你快回來,你爸昏迷了!」郭玉瑩的聲音焦急傳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