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顏長歡無奈拉了拉他的衣裳:「與你無關,走開。」

2022 年 5 月 7 日

周子時不走:「連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你們就想抓人?」

「周大人是要妨礙辦公?」

順天府尹臉色不是很好,要不是這個周子時是薛越的人,誰願意打理他?

然而周子時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只覺得順天府尹肯定弄錯了。

被順天府尹帶走的人哪個是能好身好肉的回來?絕不能讓黛葉跟他們走!

他想抵抗,卻忘了自己不過是個小小大理寺卿,旁人給他幾分薄面也只是看在薛越的面上,今日順天府是被薛宗離叫來辦案,就算是薛越在也無用。

「周子時你什麼時候成了南疆同黨了?」 好個屁。

如果真的要到那邊再繼續學習修鍊的話,那肯定就不只是化神境了。

他之前天賦雖然也還可以,但是後面遭到那些人背叛之後便什麼都沒有了,如今又聽到這一些怎麼能不生氣?

「你不懂的。」

陶知意的實力是不錯,可也僅限於此,如今雖不說內憂外患,卻也是人在暗處,想要偷襲他們的。

賈錫仁突然出來就已經打亂了他們不少計劃,更別提再有其他人從中搗亂了,所以這一次就算是要重新打破規則也是要上去的。

不知道這些人心中的執念,陶知意原本還想要再勸,卻聽到洛老和沈於淵的勸解。

「我覺得洛老說的對,有些東西是可以放掉的,但是唯有修鍊不可以,如今都已經放棄這麼多了,而那個人又能把控這些若非要到達那個境界,只怕這其中的奧秘,我們也無法窺探一二。」

所以還是要找一個能力強反應快的人上去,陶知意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選擇,並且陶知意的修鍊速度快,只要有人能夠引導的恰當,陶知意就一定能夠在短時間之內突破這一層障礙。

聽到這話之後,陶知意微微皺眉。

「我知道你們對我寄予厚望,但是這種事情又不是我一個人就能夠完成得了的……」

「不是你一個人完成得了的,那我們找你跟你說這些有什麼用?」

洛老的脾氣以前不是這樣的,怎麼今天就這麼沉不下氣來?

滿寶在旁邊眼睛眨呀眨的,看了季容琛和陶知意一眼。

季容琛長臂一伸就把人抱在懷中。

「沒事的,駱爺爺也只是想跟你的娘親多說一些話,你娘親的性子又不是不知道,好說歹說未必會聽,只有這樣才能夠聽到心裏去。」

這倒是真的。

娘親這個性子多多少少是要改一些了。

洛老想了想,又將之前魔頭們所說的那些話搬了出來:「你知不知道在山澗那邊那些老頭也在想着你?你知不知道你之前答應他們的事情到現在都沒有做成?」

那些老頭們在魔界裏一直獃著,現在都已經不舒服了,再說了,憑什麼他們就要背個罵名一直被封印在那邊,為什麼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在外面光明正大的行走?

他們雖說是其他動物修鍊而成的,但是心眼兒不知道比外面這些人好多少,看看賈錫仁一個為了讓自己修為增長的人,不惜搶奪他人天賦以及靈力,這樣的人,如何能夠稱之為人?

聽到這話之後,陶知意下意識的就低下頭去,自從出來以後,她似乎就一直在侯府與人周旋,來到前線之後除了解決賈錫仁就是跟陶宛如搶多資源,但這些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鬧,而之前承諾過魔界老頭的那些確一個都沒有做。

以往沒人提,她心裏雖記着,卻也不好多言。

還往往都歸咎於自己修為不高,這事兒之上。

可現如今她的修為雖然不高,但也已經比大部分人要強許多了,依舊沒能踏出那一步,先解了魔族的封印。

看到陶知意如此,小寶從季容琛的懷裏跳出來,上前拍了拍陶知意的背。

「洛爺爺,娘親一直都沒有忘記這件事情的,前些日子,小寶還跟娘親在藏書閣里找了一些東西,據說是能夠解開封印的!」

知道這小傢伙是在為陶知意開脫,洛老也知道自己不方便逼得那麼緊,再說了陶知意願意出手相助,那本身就是一個情分,若是不願動手,魔族那些倒也能夠理解,畢竟擅自解開那邊的封印,也只會引得無數人對陶知意厭惡。

可是看到陶知意在這邊如此沒有上進之心,洛老心裏氣,不打一出來。

聽說賈錫仁死了以後,那神秘男子再次現身到陶宛如和男子身邊。

「現在外面那個得罪陶知意的已經沒了動靜,你們兩個最近也不要一直出去,沒有那個人做擋箭牌,你們的行蹤便很容易暴露。」

聽到這話之後,兩個人都紛紛點頭。

可在這裏待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

「那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聽到這話之後,神秘男子抬眼涼涼的瞥了陶宛如一眼。

「你那麼着急幹什麼?就算你現在出去能夠打得過陶知意嗎?」

的確是打不過,可也不能看着陶知意就這麼逍遙自在!

她的母親還在侯府當中受委屈呢!

不管陶宛如心中所想,神秘男子慢悠悠地往前走了幾步。

「我知道你們兩個心中所想都是不想讓陶知意好過,如今你們在這裏也算安全,但如果出去作死,想要跟人這般較量,那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聽到這話之後,陶宛如狠狠的打了一個哆嗦。

神秘男子有這個實力,說得出也能做的出,他們兩個現在生活的好好的,沒有必要把自己的性命拿出來開玩笑。

「您這是說的什麼話,您現在給我們兩個提供了安身立命之所,還找了這樣好的功法,讓我們兩個人在此處修鍊,我們還未曾感謝您的救命之恩呢,如何還不聽你的話呢?」

如此說着,陶宛如又笑嘻嘻的上前。

「您放心,在你沒有告訴我們什麼時候行動開始,我們便會一直呆在此處,絕對不會往外走的。」

神秘男子點了點頭,還算是上道,這樣也不枉他把這兩個人從中給帶出來了。

「你們兩個就在這裏先待着吧,我還有事先走了,今日來,也就是告訴你們賈錫仁的死訊。」

說完這話之後神秘男子便直接消失不見,等人走了以後一直跟着陶宛如身邊的男子,慕容柯便直接上前。

「你還留在這裏幹什麼?這個人陰晴不定,又從來不在我們面前顯現他的真實面目,我們就這樣一直待下去,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他總覺著這個神秘男子實在是讓人心煩意亂的很,什麼話都不說,只是一個勁的讓他們修鍊,若是修鍊真的這麼容易的話,也就不至於還費了這麼大的勁了。 歐荷握住了沐舒羽的手指,「這個孩子,不論是生下了,還是打掉,你都是陸家的四少奶奶,知道嗎?」

「我知道。」

「對了,你說的那個陸四少給你的信物,你要仔細的存好了,可別丟了。」

「媽,你放心吧,我一直仔細存着,每次去陸家,我都帶着。」

「這就好。」

……

周六,陸家晚宴。

陸家二少爺陸司擎明天就要回晏城陸氏分部,所以今晚上,陸家的人來的格外的齊,連一向遲到的秦斯衍都早早的來了,就連風珏,也趕了回來。

難得一家人這麼齊,陸老爺子笑了笑點着頭。

「來,我們幾個喝上一杯。」

陸璟榕提醒道,「爸,你少喝一點,醫生叮囑過來。」

陸懷國笑了笑,「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再有幾個月我就抱上了重孫,我可是天天的盼著,愛惜自己的身體等著的。」

沐舒羽眼底閃過一抹驚慌,她抬起臉來的時候笑着,心裏直打鼓。

陸家所有人都把自己肚子裏面的孩子看的很重,到時候要是查出不是陸家的骨血,她真的完了..

秦久嵐溫和的笑了笑,「舒羽,我給你準備的中藥你每天都喝了嗎?」

「喝了,嵐姨你放心,這幾次產檢情況都很好。」

陸璟榕說道,「卿寒啊,你平日裏面也不要多忙於工作了,有空多陪陪舒羽。」

陸卿寒淡淡一笑,「姑姑,你也知道的,這一段時間,我們跟斯諾集團的收購合同還未敲定,需要忙的難免有很多。」

陸懷國點頭,「斯諾是快難啃的骨頭,卿寒,謹慎一點。」

陸卿寒點了頭。

陸司擎挑了眉,斯諾集團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不過,老爺子把這個給了四哥。

他無權插手。

風珏微微蹙眉,「宋氏最近收了風聲,手裏拿到了斯諾的內部協議,之前斯諾因為假珠寶被約談曝光的消息,就是宋氏現副總,當年從斯諾離開的聞箬棲透露出來的,他們也是萬全準備,要合併斯諾。」

陸卿寒看着他,「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聞箬棲以前,跟你合作過一次,並且……」他並沒有繼續說下去,黑眸一斂。

風珏輕輕彎唇,目光有些輕諷,「陸四哥是不是準備說,聞箬棲追求過我?」

陸卿寒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這是你自己說的。」

眼看着餐桌前的氛圍不對,陸璟榕連忙道,「好了,吃飯呢,一家子都在,和和睦睦的多好,快吃菜。卿寒,你多吃點這個,風珏啊,你這次回來就多待幾天,可不要像是你二哥這樣,待一段時間就走了。」

風珏眼底帶着一抹淡色笑容,「姑姑說的是。」

他當然,要多待一段時間了。

……

溫惜晚上回到了家,今晚上她回來的很早,江婉燕還沒有休息,看着溫惜來了,起了身,「媽給你準備了夜宵,這就去熱一下。」

溫惜換了衣服洗了澡,走到了客廳,她來到沙發上坐下,發現江婉燕的手機放在沙發上,上面屏幕亮着,好像是某個廣告,咿,這不是沐舒羽嗎?

她拿起來手機,看着上面沐舒羽的廣告圖片。姜晨見康管事這副樣子也知道事情鬧大了可以演一下,他要做的不是把事情做得更大,而是想法帶着這群人撤離。

「康管事,特殊時期特殊形式,不知道你們這艘船上有沒有預備的小船?」

康凱一聽還以為姜晨要跑,心一下涼半截。

「姜道友聽老……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兩百三十一章研究一下語言的魅力 「沒錯,我的確不想活了,我也沒有任何活路了。我可以告訴你,我沒有殺害封晏,我還指望當封太太呢,怎麼捨得殺死他呢?」

「那你找我,到底為什麼?」她怒喝。

「封晏口口聲聲說信任我,可是卻在背地裏查我,查整個時家。時家沒了,薇薇安死了,下一個就是我!」

「真的?」

唐柒柒有些錯愕。

她還以為封晏是無情的人,無腦信任時清靈,對老太太的枉死不管不管。

原來,不是這樣的。

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去查。

她,錯怪他了。

「你是不是很高興?」

時清靈惡毒猙獰的透過後視鏡,看向唐柒柒,嘴角上揚,弧度血腥可怕。

此刻,她哪裏還有柔弱嬌滴滴的樣子,就像是蛇蠍一般,只有恨意。

「我當然高興!」唐柒柒不客氣的說道:「你現在,想帶我去哪裏?」

「當然,是送你去見閻王爺!」

她惡狠狠地說道。

本以為,會在唐柒柒的臉上看到恐懼害怕的神色,但沒想到……什麼都沒有。

其實唐柒柒從上車開始,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她這段時間揪著案情不放,不僅是因為奶奶。

而是,她不知道如何去過下半輩子的生活。

孩子死了,奶奶死了,她不愛陸昭卻因為愧疚選擇補償,陪他在一起。

陸老師明明都知道,可還是同意了,他也是在自欺欺人。

她不想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下去,她的這一輩子,一直都很糊塗,也很凄慘。

到現在,也應該結束了,結束在二十歲如花般的年紀。

算了算,今天是她的生日!

一年……

整整過去了一年,卻讓她有一種度過一輩子的感覺。

二十歲的年紀,承受太多太多了。

「你不怕死嗎?」時清靈感覺自己蓄滿力氣的一拳,卻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癢的感覺讓人很難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