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顏致高鬆了一口氣,站起身,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幾步,然後對着孫管家說道:「前幾日我聽錢同知說,興州城新開了一家點心鋪,味道還不錯,你快去買點回來給夫人送去。」

2022 年 1 月 23 日

孫管家:「只給夫人送嗎?」

顏致高頓了一下,隨即點頭:「是,只給夫人送,就說我吃着好吃,讓她也嘗嘗。」

孫管家連忙退了下去。

等人走後,顏致高坐在位置上,怔怔的有些出神。

若是以前,像今天這樣的事,他一定不會覺得有什麼,可這一次,他卻感到有些愧疚和歉意。

『娘為這個家從早忙到晚,林姨娘又做了什麼?』

『父親,和你一起支撐起這家的,是我娘。』

『娘的付出,你不應該無視,更不要覺得是理所當然。』

『兒啊,百年之後,和你一起埋進顏家祖墳的是李氏,那個林氏只是一個妾室,孰主孰次,你心裏要有個數。』

想到長女的控訴,以及母親苦口婆心的勸誡,顏致高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就在這時,林師爺笑着走了進來:「姐夫,我聽說我姐這段時間必須要有酸菜下着才能吃得進飯,這不,我娘做了一些酸菜,我給她拿了一些過來,待會兒我就給她送去,順便看看她。」

聞言,顏致高的眉頭一下就皺了起來,語氣不善的問道:「你叫我什麼?」

林師爺臉上的笑容一僵:「姐,不,大……大人。」

顏致高坐直了身子,面色嚴肅:「記住你的身份,我不希望再聽到這種不合適宜和規矩的稱呼。」

「還有,後院你日後還是也不要隨便進了,現在雙馨院多住了一個柳氏,你去着實不太方便。」

「若是真有什麼事要找你姐,最好先和夫人說一聲,她許了,你再去見你姐。」

「酸菜就放在桌上,等會兒我會讓人送到你姐那裏去的。」

顏致高每說一句,林師爺臉色就白一分,心中更是慌亂得不行。

姐姐現在懷着身孕,按理說,大人應該更加寵愛她才對呀?

可看現在的樣子,怎麼好像有些厭棄了姐姐似的?

難道,那個新來的柳氏入了大人的眼了?

不應該呀,上次聽姐姐說,大人根本就還沒進過那柳氏的房,而且,這前兩天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就變了?

林師爺神不守舍的出了屋子,正好被有事過來找顏致高的蕭師爺看到了,有些諷刺的搖了搖頭。

這人沒能力還不算什麼,這要是沒自知之明,就有些討厭了。

…….

吃了中午飯,蕭燁陽一行人就要回書院了。

「喜歡吃螃蟹嗎?」

走的時候,蕭燁陽突然對着稻花問道。

一聽螃蟹,稻花雙眼猛的一亮,一臉垂涎的連連點頭:「喜歡喜歡,特別喜歡吃大閘蟹。」

見她這都快要流口水的樣子,蕭燁陽有些好笑:「陽湖的大閘蟹味道還不錯,如今八月正是吃蟹的季節,回頭我讓人給你送幾框過來。」

稻花高興的直點頭,點過頭后又有些不好意思:「你剛送了我一隻鸚鵡,現在又送大閘蟹,我都不知道回什麼禮了?」

蕭燁陽看了她一眼:「不用你回,我還要謝謝你呢。」

稻花一愣,不解道:「謝我什麼?」

蕭燁陽眼眸一垂,沒有說話,扇著扇子走了。

「到底謝什麼呀,也不說清楚!」

聽着稻花的嘀咕聲,蕭燁陽嘴角勾了起來,眼底深處那隱藏了多年的愁緒不見了,並多了一絲釋然。

得福笑着對着稻花彎了彎身子,然後步履輕快的趕緊跟上。

作為蕭燁陽的貼身太監,他自然知道主子話語中的意思,也察覺到了此刻主子的心情是輕鬆、歡快的。

顏姑娘還真是主子的福星。

以前救了主子的命,現在解開了主子積壓在心中多年的心結,多多照顧些也是應該的。

嗯,回去后他得盯緊點,低下的人將大閘蟹送來了就立馬給這位送來。

「稻花。」

送走蕭燁陽等人後,周靜婉拉着稻花不放。

稻花:「什麼事呀?」

周靜婉嘟著嘴說道:「我也想吃大閘蟹。」

聞言,稻花有些驚奇:「我家弄不到大閘蟹還情有可原,你家應該不缺這東西呀?」

周靜婉翻了個白眼:「我家是不缺蟹吃,可卻弄不到陽湖的大閘蟹。陽湖的大閘蟹是貢品,不對民間開放的。」

稻花還是頭一次聽說這個:「這樣啊,那我豈不是又占蕭燁陽便宜了?」

周靜婉無語的看着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稻花:「我剛剛就站在旁邊,小王爺也真是的,也不說給我家也送一點。」

稻花拍了拍周靜婉肩膀:「放心,大閘蟹到了,我立馬叫你過來吃啊!」 「我就問你們去不去!」摺疊突然非常用力的敲擊門。

門不堪重負的發出「彭彭」聲。

「媽的人家真的走了!」

【門】HP-1-1-1

「真的假的。」啊嗎瑞張大了嘴,弱氣道。

「真的,我糙!」摺疊怒道。

【門】HP-1-1-1

此時的莉元姬剛想進屋坦白,就聽到摺疊在錘門,被嚇得頓住了…

「沒人信嗎?平時愛開玩笑就不信人家話。」

如果江白沒有聽到那一段密謀,此刻的臉肯定是跟其他幾位兄弟一樣。

一臉懵逼!

但是….他聽到了那段密謀,所以他現在的臉色憋的發紫。

他好想笑出聲啊!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摺疊帶着幾位兄弟去找了,只留下江白,小譚兩人守着家,好在莉元姬回來的時候第一時間通知。

結果一大幫人浩浩蕩蕩的前腳剛出去,後腳莉元姬就跑進了房間。

「你這個同夥演技有點強啊。」江白也不演了,攤牌。

「爆發力非常足…」小譚有點驚訝。

「二位,麻煩配合一下。」莉元姬笑道。

「幹嘛?你想圓場啊?我不想給你圓!」小譚道。

「圓場?園什麼,繼續騙下去啊!」莉元姬說道。

「這不好吧,他到時候真的生氣。」小譚擔憂道。

「誰?誰生氣?」此時江白插話了。

「他啊!」小譚指了指門。

暗指剛剛錘門的奧斯卡影帝摺疊君。

「摺疊跟他是一夥的啊!你還看不出來?」江白驚訝道。

「噢!這樣還不錯!」小譚恍然大悟,頓開茅塞。

摺疊演技有點浮誇了,除了傻憨憨誰會信啊。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江白擺擺手,深藏功與名。

「你為什麼知道?」莉元姬有點好奇了。

「我為什麼不知道,你們開始密謀的第一句話開始我就都聽到了。」江白狂笑。

「誒,你怎麼聽到的。」莉元姬疑惑更大了。

「你們在我的帳篷里密謀,也不看看有沒有人。」江白吐槽道。

「看了啊,沒人!」莉元姬也搞不懂他藏在哪。

「被子裏啊笨蛋。」江白繼續道。

這才讓莉元姬恍然大悟。

「這一波沒的說,上帝視角在我這邊!」江白道。

「這次是你強,不過我還是贏了大蝦和啊嗎瑞,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拍這個整蠱嗎?」莉元姬問道。

「為什麼。」小譚捧場。

「因為我今天拍了一天流水賬!」莉元姬氣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哄堂大笑。

「商量一下接下來的劇情?」江白道。

「接下來我打電話給小譚了,然後我跟他說我已經打車走了。」莉元姬早就想好接下來的劇情。

「哈哈哈哈,你們是沒看到大蝦的表情,全程慌張!」江白突然想起好笑的事情。

「大蝦眼裏的慌是掩蓋不住的哈哈哈哈哈哈。」小譚似乎也注意到了。

之後,莉元姬躲進了江白的帳篷里,暗中觀察!

江白坐在帳篷門口,擋住別人的視線,防止他人看到莉元姬。

啊嗎瑞一幫人回來了,不過結果在意料之中。

沒找到!

要是找到了那才叫靈異事件…..

「真走了。」當一幫人開始沉默的時候,小譚出聲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