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頭顱抬起,長長的毛髮遮擋眼鼻。

2022 年 5 月 3 日

「那是巨猿,五年前我爹和二伯一起發現的一隻靈獸,可惜已經誕生了智慧,而且當時它實力很強,追着我爹和二伯直到這裏,然後被困至今」石丈解釋。

「看樣子你們天天給他放血?」十五看着巨猿腕口的巨大傷口,還在流血。

「沒辦法,這種存在的生靈,黑血域那邊很缺,直接把巨猿賣了不如一直賣它的血,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石丈回答。

「收入?這東西能賣多少?」

「一噸,一千星能晶髓~」石丈淡淡開口,聽的十五發愣,這麼值錢?一頓就一千星能晶髓?

怪不得石丈說自己回來能要到兩百萬星能晶髓,對於這頭巨猿,五年,完全沒問題,甚至一兩年就可以。

「你們出關了?」石傅開口,這兩天他剛出去殺了幾頭屍王,沒想到剛回來石丈和十五就結束了閉關,這閉關時間可不長。

「嗯~多謝前輩的寶地!」十五感謝。

「不錯,巡航境巔峰了,超過我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這一代的孩子確實不錯~」高空,石逸出現。

「二伯~」石丈淡笑,虛空掌就是二伯帶回來給他修鍊的。

「超越我們還不夠,這一代天才太多太多了,只是在白虹界可不夠,要讓丈兒他們放眼梵域,放眼整個秘祖域,甚至放眼整片大陸,與所有天才爭雄!」石傅沉沉開口,其實他對石丈的要求很高。

「多謝前輩成全~」十五知道自己拒絕所有勢力肯定被他們兩個聽到了,現在說這些,就是要讓他把眼界打開,放眼宇宙爭鋒。

畢竟自己是「散修」

「我記得梵域聖地有通往道源宗的地方,道源宗,是宗門,也是戰場,總有一天你會前往!」

「雖然現在你以巡航境巔峰的實力傲視天池,甚至有可能傲視白虹界,但總有那些比你更耀眼的天才在其他地方努力,很多時候修鍊的爭鬥不是你來我往,拳拳到肉的,要是不努力,甚至你被甩開都不知道為什麼」

石傅的話十五很感激,雖然這些話沒什麼用,以自己的能力,十五就不信還有自己超越不了的人。

「你懂得就好,休息休息,丈兒,跟着他,雖然你超不過,但也不許你連追都追不上,這是我的要求!」石傅盯着石丈,精氣神轟然壓去。

石丈瞬間後背發汗,這是要趕自己走,父親讓自己去外面闖!

十五回頭看了看石丈,希望能夠跟上自己吧~

石丈也看到了十五的眼神,這個眼神他忘不了,看不懂是什麼意思,但看的他心驚肉跳,他好像距離十五越來越遠。

石丈的眼神由迷茫,轉為疑惑,轉為震驚,轉為後怕,最後獃滯,直至逐漸堅定,目光炯炯。

十五淡笑,這小子還可以。

石逸拍了拍石丈的肩膀,送給他一個護腕,是異寶,可以用來防護一次強力攻擊。

「差不多就走吧~」石傅淡淡開口。

「走?現在?」石丈驚訝,他們才剛剛出關。

「不然呢?留你下來明天吃我月餅嗎?」石傅撇了他一眼。

「趕緊走,省的眼煩!」石逸補充。

「走吧,石丈~」十五不會自討沒趣,人家對着石丈說的,同時也是在說自己,儘早踏入真正的對比,天池大比,在更大的視角,算不了什麼。

「哦~」

……

「讓石丈跟着這個陌生人,你放心?」

「讓石丈跟着這個能夠做出屏蔽你我陣中陣的人,你不放心?」

「這倒也是,不過此人來歷未清,我始終覺得不太對勁~」石逸撓頭,十五,這個名字此前根本沒有聽說過。

「隨他吧,年紀尚且如此,本身可未必只限如此,說不定以後會給我們帶來驚喜,你還是好好教導岩兒吧~」石傅說罷便離開。

「石岩!你又在偷懶!這次不學會虛空掌就別出去了!!」石逸看到青年在偷懶,大喝。

「不要啊爹,我都已經閉關兩年了!」

「混小子!」 只聽見『啪』的一聲,這個傢伙的臉上又留下了五個手指印。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哥哥來了也沒用。」

「好啊,你現在就牛吧,等我哥哥來了,看你還敢不敢這麼牛。」吳小樹捂著臉,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他說完,跑到店門口左顧右盼了起來。

他現在很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快點過來教訓胡天,因為經今天這事這麼一鬧,以後得自己的店很難再開下去了。

胡天對旁邊的洛珠珠說道:「你打工商局的電話,讓他們過來查一下。」

「哦哦,好。」洛珠珠恍然大悟。

她趕緊從兜里拿出手機,撥打電話了。

打完電話后不久,工商局的工作人員就來了。

他們是開車過來的,來了有四五個人。

「是誰打的電話?」工商局人走過來問道。

洛珠珠說道:「是我打的舉報電話。」

旁邊的吳小樹有些害怕,畢竟工商局的領導過來了呀。

他趕緊從兜里拿出好煙出來發了。

「各位領導,你們別聽這女人瞎說,我是誠信經營,絕對沒有任何問題。」吳小樹笑著說道。

工作人員並沒有接他的煙,說道:「既然沒有問題,那怎麼會有人舉報你的店食材違規啊?」

「他們這是眼紅,所以故意誣陷我。」吳小樹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洛珠珠說道:「他店裡的醬牛肉是用碎鴨肉合成的,而且還賣一百塊一斤呢。」

「還有這種事啊?」工作人員驚訝的說道。

「是啊,而且還有一個最嚴重的事。」

洛珠珠繼續說道:「因為這些鴨肉是邊角料,所以他往裡面加了止瀉藥,防止顧客吃了腹瀉。」

「什麼!」工作人員臉上的神情變的凝重了起來。

因為這不是一起簡單的食品安全事件。

這個店老闆很有可能犯罪了。

有兩個工作人員上前看住了吳小樹,防止他逃跑。

另外兩個工作人員去店裡的后廚取證去了,還有一個工作人員在給洛珠珠做筆錄。

很快,負責取證的工作人員就有了初步的判斷。

這些醬牛肉還真是由鴨肉合成的,確實存在質量問題。

至於裡面有沒有加止瀉藥,還得帶樣本回去,做進一步的檢測。

工作人員從車上拿過來了封條,對吳小樹說道:「你這個店涉嫌違規,要封店。」

說完,工作人員先是按照程序拍照取證,又提取了一些證物。

最後把店門給拉下來,然後用封條把店給封了。

做完這一切后,工作人員對吳小樹說道:「你這兩天哪裡也不要去,等我們的電話通知。」

「哦。」吳小樹獃獃的點了點頭。

工作人員又留了洛珠珠的電話,然後就離開了。

等工商局的工作人員離開后,吳小樹才緩緩反應過來。

他看著被封條封了的店,心裡不禁生出了一股憤怒的感覺。

見吳小樹怨恨的看著自己,胡天說道:「你這麼看著我幹嘛,你這個店有問題,被封了不是應該的嗎?」

「就是,你也太壞了吧,竟然還往肉里加止瀉藥,你不知道是葯三分毒嗎?這要是給小孩子吃了後果會很嚴重的!」洛珠珠氣呼呼的說道。

吳小樹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別得意啊,我哥哥馬上就來了,有種就給我在這裡等著。」

「你放心,今天不把你處理了,我哪裡也不會去的。」胡天說道。

吳小樹沒有說話了,因為他只覺得胡天這是在裝逼。

估計等自己的哥哥過來后,這傢伙就會嚇的尿褲子了。

到時候自己想收拾他,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於是吳小樹坐在門口的凳子上,等自己的哥哥過來了。

不久后,吳小樹的哥哥吳大樹就過來了。

吳大樹大概四十多歲,長的胖胖的。

他連衣服都沒換,身上還穿著蒼雲幫的長老服。

他是開車過來的,下車后,他就直衝沖的走了過來。

看到吳小樹腫起來的臉,吳大樹憤怒的說道:「弟弟,是誰揍了你?」

「哥,就是他!」吳小樹用手指著胡天,怨恨的說道。

「好啊,小子,你不要命了嗎?竟然連我弟弟都敢揍!」

吳大樹臉色陰沉的看向了胡天。

胡天見吳大樹竟然沒有認出自己,心裡也有些意外。

「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胡天冷冷的說道。

「你他媽誰啊?」吳大樹不以為然的說道。

但是他定眼仔細一看,頓時魂都要嚇出來了。

眼前的這個小夥子,竟然是自己幫門新上任的幫主啊!

一時間,吳大樹只感覺兩眼發暈,眼前的世界都黑了下來。

胡天冷冷的說道:「吳大樹,就是你要為你弟弟出頭?」

「誤,誤會,誤會啊……」吳大樹有些六神無主的說道。

「沒有吧,這應該不是什麼誤會,我看你膽子就挺大的。」胡天淡淡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吳大樹頓時嚇的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幫主,對不起。」吳大樹語氣顫抖的細聲道。

旁邊的吳小樹沒有聽到,吳大樹跟胡天的對話。

這個時候,見到自己的哥哥竟然向這個年輕人跪下了,他心裡不禁覺得很不可思議。

「哥哥,你在搞什麼,你不是蒼雲幫的長老嗎,怎麼對這麼個小比崽子下跪?」吳小樹不敢置信的說道。

吳大樹神情驚恐的對吳小樹說道:「閉嘴,你也來跪下!」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

吳小樹獃獃的說道:「哥,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見自己的弟弟竟然這麼混賬,吳大樹氣的把他揪了過來。

然後一腳踹在了他腿上。

只聽見啪嗒一聲,吳小樹直接跪在了胡天面前。

「吳大樹,你他媽的是不是搞錯了!」

「你到底還是不是我哥了,我叫你過來是為我出氣的,不是叫你來揍我的。」吳小樹有些瘋狂的說道。

「混賬東西,你不要命了嗎?這位是我們蒼雲幫的幫主,還不趕緊向我們幫主道歉!」

吳大樹一巴掌拍在了吳小樹的腦袋上,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啊?」看著眼前的胡天,吳小樹只感覺整個人都天旋地轉了起來。

他絕對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是山南第一武術門派,蒼雲幫的幫主! 孫岩安排好一切之後,讓眾人開始忙碌起來,而自己則來到了樓頂上,翻出了一根煙輕輕點燃,看著本應該燈火通明的城市,現在卻一片漆黑,深深地吸了一口。

抬頭看了看夜空,星星掛在空中,一閃一閃的孫岩輕輕地嘆了口氣,現在只是開始,還有那些未知的危難還沒有到來,

連續抽了幾根煙,孫岩也沒管其他人,徑自回到房間休息起來。

第二天早上六點多,孫岩自然地醒了過來,今天的事情有很多,他想把這裡建造成一個相對比較堅固的一個聚集地,可以讓一些流落到這裡的人有地方躲避。

「柳圓,建城的事交給你了,有這方面能力的人你優先使用。」孫岩坐在樓外的台階上,對著柳圓安排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