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領頭的人和叫老六的男人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來后,鞭子自己停了下來並掉落在了地上,而那隻狗,突然就鬆了口,在周普義還來不及說什麼的時候,就如突然出現的時候一樣,憑空消失了。

2021 年 1 月 9 日

周普義:「……」

要不是他的手腳都被綁住了,他真的想要好好的揉一下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眼花了?!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吳善全大概因為並不是那些人想要拿下的對象,所以在牢里的另外一端,雖然被關著在,但是卻並沒有人去對他動手。

蘇瑾昱在空間里看了一下,確定吳善全不會被人下手了后,就暫時的離開了這裡。

那兩個人被她打得暫時是不會起得來的,要起來,起碼也得要到天亮后了。

誰讓這倆人因為貪心,不想要讓其他的人分一杯羹,所以才會將其他的人都給打發了?


她完全可以趁著這個時間回去睡一覺,明天早上再過來嘛!

要過來,也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實在是不要太方便了。

蘇瑾昱在確定周普義不會有問題后,就回去蘇家了。

周普義並不知道蘇瑾昱已經離開了,雖然剛才他目睹的一切都難以用他的思維去理解,所以也是有些戰戰兢兢的,但是想著那不知名的……東西吧……只是對那兩個人動了手,而且之前那一鞭子到自己的身上他卻沒有感覺的時候,他就知道那不知名的東西……似乎是在幫著他。

所以,他就試探性的朝著房間里叫了一聲:「好漢?!大俠?!」 而後,隨著無奇話音的不斷響起,杜邦吃驚的發現,無奇的肉身居然不一樣了,就像是完全改變了骨骼一般,開始慢慢的膨脹了起來,一開始,還僅僅只是一條手臂,但是,隨著時間的漸漸推移,膨脹的部分逐漸變得越來越多,速度倒不是很快。

不過,到了最後,當無奇整個人在「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的悶響,徹底恢復了最完整的肉身之時,他的樣已經完全和以前不同了,就像是一個小矮突然之間增高了一樣,個頭一下拔高了一大截,給人一種特別陌生的感覺。

「老大你……」

小白此刻就有這種感覺,在這一刻,它雙目之看到的無奇和印象的那個無奇已然絕然不同了,如果說以前的無奇給它一種非常柔弱的感覺,那麼現在就不再是柔弱了,而是非常的強壯,強壯到甚至令它都有了有所不及的感覺。

因為,就在這時,就在它的眼前,無奇已然不再是什麼小矮了,而是個頭直接竄到了一米八,如同是突然之間骨骼重新發育生長了一般,讓無奇一下就獲得了三十多公分的身高。

與此同時,也就在無奇長高的這段時間,他的肉身也不再瘦弱了,而是,慢慢膨脹,慢慢擴張,如同積蓄了很久很久的力量突然之間在這一刻完全爆發一般,一下就讓無奇整個人看上去不再像是一個瘦,而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壯漢。

「噗噗……」

而後。就因為無奇的肉身突然之間發生了如此之大的改變,他的衣服撐破了,露出其內誇張無比的肌肉,讓本就在肉身方面很有自信的小白都看了不由得變色。

因為這種肌肉,可不是一般的可怕,雖然塊頭不大,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幾乎每一塊區域都在劇烈的跳動,這表示肌肉之蘊含著極其誇張的力量,就像是即將衝破堤壩的洪水一般。那隱約可聞的「砰砰」肌肉跳動之聲。讓人不由得心驚。

「好誇張的肌肉!!!雖然肌肉塊頭沒我身上的大,但是,我能感受得到,這肌肉之蘊含的力量有多可怕。已經不是我的肉身能夠比擬的了。老大……老大竟然一下變得這麼強壯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白下意識的驚呼。道。

同一時間,和它同樣驚呼的還有杜邦,但和小白有所不同的是。 笑江湖之花濺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小的肉身怎麼會……怎麼會一下變成這個樣了?他不是肉身很弱的嗎?怎麼突然之間就擁有了這樣恐怖的肉身?

雖然這具新的肉身個頭還沒我的完全體誇張,但這具新肉身的肌肉強度卻是比我的肌肉屬性更好。簡直就是最完美的肌肉形態,塊頭小,能夠完全不影響出手的速度,但力量卻是絲毫不弱。」

當然了,身為當事人無奇自然也對這樣的變化充滿了驚訝,也在下意識的驚呼,只是方式不同罷了,無奇的驚呼不是聲音,而是內心。因為,突然之間肉身發生了這樣誇張的變化,這種經歷,無奇也完全是第一次。

一開始這種蛻變還讓他相當痛苦,但真正肉身的蛻變全部完成的時候,就完全感受不同了,不再痛苦,渾身上下最多的感覺反而是舒爽,那種每一塊肌肉之似乎都蘊含著恐怖力量的感覺,讓無奇都忍不住有些痴迷了。

好強的力量!我的肉身竟然一下會擁有這麼強的力量,這也太誇張了吧?現在我感覺似乎自己一拳就能擊碎虛空了,而完全不需要動用什麼神通,只需要憑藉最為單純的肉身之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沒在做夢吧?

一念及此,無奇的雙眸一亮,不假思索,立刻就有了嘗試一翻的衝動。


只見他猛地抬手對著前方的虛空輕輕一揮,右拳揮出的瞬間,整個虛空竟然都在不由自主的顫抖,一股誇張的狂風也因此出現,在這一拳的帶動之下,直接呼嘯而起,橫掃四周,如同發怒的野獸一般,發出令人心神皆顫的尖嘯。

「砰!」

下一刻,一聲巨響驀然間回蕩而起,無奇這一拳最終還是沒有成功的打出空間裂縫,僅僅只是讓虛空震顫罷了,但是,這可並不是無奇肉身之力的全力一擊,剛才那一拳還僅僅只是他試探性的一擊罷了,可想而知,此刻的無奇肉身之力,有多誇張。

相比過去的肉身,那簡直就是天與地的區別,如果說在以前無奇的肉身之力幾乎可以完全忽略不計,那麼現在,無奇的肉身之力就已經不是不能被忽略那麼簡單了,而是,變得非常的危險。因為,單單是這肉身之力,已經擁有了不下於無奇靈魂那樣的可怕力量。

事實也的確如此,「砰!」片刻之後,無奇第二拳就成功擊碎了虛空,而且,出拳速度快若奔雷,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就直接在杜邦難以置信的目光注視之下,以一拳之威成功在他的面前留下了一道空隙可見的空間裂縫。

開什麼玩笑!我杜邦可是這裡的地獄守護者,剛才沒殺了你不說,現在居然還莫名其妙讓你的實力變得更強了。我絕不容許這樣的事發生,不行!你必須給我去死!!

這個時候,杜邦的臉色已經變了,他看向無奇的目光也不再輕視了,而是目光之漸漸多出了一道認真的神色,但也只是一點點的認真而已,對於無奇,他仍舊是沒放在眼力,心念一動,就動了殺心。

只見杜邦眼寒芒一閃,對著無奇抬手下意識的一揮,冰火雙龍在無奇肉身與靈魂之的威力頓時就如同山洪暴發一般,突然之間就增強了數百倍都不止,杜邦這一次終於下了狠手,為了能夠確保無奇必死無疑,他直接就把神通威力提升到了極限。

「哼!我看你這次還能不死?就算你肉身變強了,那又能怎麼樣?在我神通威力全開的情況下,你還想活命?做夢!」

「啊!!!」

無奇頓時忍不住慘叫了起來,即便肉身已經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但是,仍舊難以和杜邦神通威力全開之後的相媲美,幾乎就是片刻的時間,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縫就在胳膊上,腿上以及胸口和後背上生了出來。

與此同時,鮮血止不住的狂涌而出,就如同是開閘之水一般,剎那間就將無奇變成了一個血人,無奇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像是要被完完全全撕裂了一般,痛苦的讓他難以忍受,恨不得立刻自殺。


而後,也就因為這種痛苦幾乎折磨的無奇快要崩潰,他的氣息開始飛速的變弱,境界也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下跌,眼看著就要跌出神靈境了,但就在這個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無奇扯著嗓再一次的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兩條在他身上自由穿梭的龍瘋狂咆哮了一聲,明明已然可以直接一口之下,將無奇的靈魂和肉身強行吞噬掉一大塊,卻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之間停住了。

這個停頓讓小白和杜邦全都不由得一愣,但兩人還沒來得及搞明白,到底原因是什麼的時候,他們就被接下來發生的一幕看呆了。

只見無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目死死的對著自己身上的兩條龍看了一眼,一瞬間之後,他的體內就驀然間湧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力量,以強迫的方式禁錮住了這兩條龍,然後,開始了不可思議的反吞噬,就如同兩條龍被自己的力量反噬一般,畫面說不出的詭異。

可是,這還不是最詭異的,片刻之後,當這兩條龍恢復了行動,在杜邦意念之力的強行驅使之下,擺脫了無奇的禁錮,又開始肆無忌憚的破壞無奇的肉身與靈魂的時候,才發生了最詭異的情況,明明這兩條龍都已經恢復了行動,但卻開始變古怪了。

相比片刻前,明明這兩條龍的攻擊強度絲毫沒有減弱,甚至,由於有了杜邦意念之力的加持,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又變得更強了,但是,這兩條的攻擊落在無奇身上,卻完全起不到什麼作用了,就像是能被無奇的靈魂與肉身完全免疫了一般。

可若僅僅只是如此,杜邦還不會吃驚,更不會看的傻眼,真正讓他傻眼的還是反噬,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兩條龍在無奇體內瘋狂攻擊的次數越多,它們的體積就會越小,自身的能量也會越弱,而反觀無奇,卻是完全相反的情況。

隨著時間的流逝,無奇的靈魂雖然沒有就此變強,但是,他的肉身卻是再一次變強了,個頭儘管沒有再一次長高,肌肉也沒有再一次擴張,可是,肌肉之蘊含的力量在時間的作用下,卻越變越多,就像是在用自己的肉身不斷吸取冰火雙龍的力量一般。

這就是杜邦看傻眼的真正原因,因為,他實在是無法相信,這樣匪夷所思的情況,居然出現了第二次,明明剛才已經出現過一次了,他還以為是巧合,原來並不是這樣,是無奇做了什麼才會變成這樣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小,他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他的肉身又變強了?而且,我的冰火雙龍竟然在慢慢的被反吞噬,這……這到底是什麼神通?」杜邦難以置信的驚呼道。(未完待續。。) 在他的思維當中,唯一能和這種情況沾的上邊的,大概也就只有那些活在歷史中的那種行俠仗義的大俠好漢了……

但是,回應他的只有空氣,連空氣流動的聲音都聽不到一丁點。

周普義有些不死心,他認為這可能是對方幫了他但是並不想讓他知道是誰,所以就沒理他。

於是,他開始對著空氣繼續說到:「大俠!今天真是感激不盡了! 守望者艦娘 ……什麼來路,但是……只要是我能出去,只要是大俠能用得上的地方,您就儘管吩咐!」

然而,回應他的,卻依舊只有空氣。

這邊,蘇瑾昱從鎮里返回到蘇家她自己的床上,大概也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所以……她再一次的感慨,真是方便!

她之前還是一縷遊魂的時候,用和沒用空間,真的是沒有啥差別,畢竟,遊魂只需要飄蕩就可以了,而且吧,那速度也是杠杠滴,隨她自己的意識來控制的,這個空間幾乎就將她是遊魂時的那些優勢都包涵了。

咳咳……

蘇瑾昱在臨睡前,為自己有這樣的一個想法而覺得無語。

蘇瑾昱是被一片嘈雜和驚喜的呼叫聲給驚醒的。

等她完全清醒后,突然就想起來,自己……是不是又睡過頭了?竟然沒有去看一眼周普義和吳善全!

不過,當她掀開窗戶看向外面的天色的時候,就知道,不是自己睡過頭了,而是外面的聲音響的太早了。

六月的天,亮的早黑得晚,這個時候太陽都還沒有出來,大概也就是五六點鐘的樣子。

鄉里人的這個點,那肯定都是起了床的,夏天天熱,要早點兒去地里上工,這樣中午的時候不用到十一點就可以下工了。

所以,這個點在鄉里來說,也確實是開始要熱鬧了的。

蘇瑾昱聽著外面的聲音,愣了一下。

「妞妞果然是我們的福娃娃!真是一點兒錯都沒有!」

「就是啊!太厲害了!」

「我覺得,這次肯定也是因為了妞妞。」

「誰說不是呢?!昨天因為妞妞,那些人被嚇跑了,很難說今天村長和周老爺子能回來就跟妞妞是沒有關係了的!」

「我估摸著,是不是咱妞妞又做了一次夢,這次就是到鎮里把村長和周老爺子給救回來了?」

「我也覺得是這樣的!」

……

大家紛雜的議論聲,幾乎是沒有遺漏的鑽入了蘇瑾昱的耳朵里。

她有點不敢相信, 放開那個反派boss

且不說鎮子里離他們這裡遠得很,就是坐牛車,那也起碼得要三四個小時才能到呢!更何況,那邊的人會這麼輕易的就將人給放了?

蘇瑾昱對此很疑惑,周普義和吳善全也是一臉的懵逼。


他們其實是已經做好了打算的,就算是只是被抓去作為震懾和威脅周普義的吳善全,也沒有想到會是現在的這種情況。

「村長伯伯,您是說您和周爺爺是被人家的車給送回來的?」蘇瑾昱更加的懵了,這簡直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啊!

「對。」吳善全到現在都還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一般,「還是那吉普車呢!」

「吉普車?」

不止是蘇瑾昱了,村子里所有的人都驚呼了起來。

那吉普車……在整個鎮子里,也就只有那麼一兩輛的呢!

吳善全和周普義竟然是被吉普車給送回來的?

「嗯,那些人……對我們還很客氣,一個勁兒的跟我們道歉,說是搞錯了什麼的……」饒是吳善全這種見多識廣的人,在對於這樣的變故時,還是懵逼了。

主要是這些人的態度變化得讓人難以置信。

對於這一點,周普義比吳善全還要懵逼。

蘇瑾昱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她本來還打算早上起來了再過去看一看情況的,但是……沒有想到這倆人就已經回來了……

周普義此時還是如墜雲霧一般,感覺一點兒都不真實,所以,他偷偷的掐了掐自己的手背。

哎喲!

還挺疼的……

為了怕自己做夢做得太沉了,所以周普義剛才對自己下手稍微重了點兒……

蘇瑾昱:「……」

她想了想,看向了周普義,問道:「周爺爺,您……被放出來之前,遇到過什麼事兒了么?」

周普義雖然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那些人不但對他們客客氣氣的,還特意安排了吉普車把他們給送了回來,但是,在聽到蘇瑾昱問自己這個問題后,周普義才慢慢的從不太真實的感覺中找到了一點點的方向。

肯定是因為那個原因!

他頓時激動了起來。

「說出來你們大概也不會信,那個人的皮鞭抽到我身上的時候,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而且……」周普義將他經歷過的那些不可思議的畫面,全部都講述了一遍,他本以為大家會和他一樣的震驚的時候,卻發現,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蘇瑾昱。

這……是什麼情況?

這和蘇家的妞妞有什麼關係嗎?

蘇瑾昱眨巴了一下眼睛,她該不該承認?

「妞妞!」最先問出來的,是一直都相信自己的村子是有祖先庇佑的王老頭子的婆娘,王老太太,她一臉激動的看著蘇瑾昱問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又做的夢?肯定是你做了這樣的夢,老周才會遇到這樣的好事兒的!」

「對對對!我老頭子也覺得,老周說的那個大俠肯定是妞妞做的夢!」王老頭子第一個支持自家婆娘的意見,要說昨天的事情是個偶然,那麼今天老周遇到的事情又該怎麼解釋呢?

反正,從昨天晚上開始,他就對福娃娃的能耐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並且已經根深蒂固的植入了他的大腦中。

和王老頭子王老太太有同樣想法的,不止一兩個,整個秀水村的村民們,都是這樣認識的。

「妞妞……」徐金枝有點兒擔憂的看著蘇瑾昱,這件事情對於妞妞來說,是好還是壞,她拿捏不準,但是,她現在很後悔讓妞妞的頭上擔上福娃娃的名頭了。

蘇老爺子也是有些後悔,當初他就該制止那些說法的,搞得現在他家妞妞……

搞個不好,那就真的是封建迷信了啊! 但是,蘇瑾昱卻一點兒都不著急,而是笑眯眯的看著周普義,她大概的能明白在自己走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周普義正一臉震驚的看著她呢。

「周爺爺,您是說,您正在跟那『大俠』說話的時候,就有人進來了?」蘇瑾昱是真的有點想笑,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而且,進去的那個人肯定是個官不小的人,不然的話,是不可能會這麼迅速的做出反應的。

她幾乎能想象的出來,那個人在進門后,看到了躺倒在地上的狼狽不堪的兩個人,以及周普義笑著對著空氣各種「大俠」「好漢」表達感激的模樣時,肯定不會以為是周普義瘋了,而他們也是在聽到了那兩個人的痛苦呼叫的聲音時就趕了過去……

雖然作為唯物主義的他們,是根本就不會相信這種事情的,但是……

有誰會吃飽了沒事兒干跑到這裡來幫一個素不相識的人?

周普義可不是這個城裡更不是這個鎮上的人!

要不是他們這些能夠接觸到一些機密文件的人,看了他的檔案的話,他們也是不可能知道他是誰的!

和那地上的兩個人滿身狼狽不堪的傷,形成了鮮明對比的,是周普義身上的完好無缺,連一點點的傷都沒有!

這種種加起來,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鄉戶人家所說的有鬼了……

雖然這聽起來是相當詭異的事情,但是這些人是寧可信其有,再加上虧心事也確實是做多了,所以……

「可不是么!就是有那麼巧!」周普義剛剛說完,就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從階下囚變成被禮遇的人了,他頓時瞪大了眼睛,「這樣也可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