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頗有姿色的楊萌。一身素白長裙,堅挺渾源的酥胸,傲然挺立,那成熟有韻味的臉龐,更是為其平添幾分姿色。

2021 年 1 月 8 日

「多謝大叔了。」楊禾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在場武者只有他最清楚楊羽的身份,要不然也不會鼓動楊家武者前來助陣。

「兩個小丫頭,你們是姐妹,一個叫我兄台。一個叫我大叔,豈不是亂了輩分?」楊羽輕輕的拍了拍楊禾的肩膀,極為親昵。

對此,楊禾並沒有掙扎。

「小禾兒,你不會喜歡上這個大叔吧?」看楊禾的神情,對楊羽竟然別有心思,楊萌不禁打趣道。

「萌姐你瞎說什麼呢?」楊禾很不好意思,臉色微紅。

「哈哈,大叔面貌雖然粗獷了一些。但是一番打扮,應該還是個美男子,又有如此實力,你喜歡他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楊萌已經肯定。原來這妮子是春心萌動了。

「是啊,小禾兒這麼漂亮,誰會不喜歡呢?」楊羽哈哈大笑。有時候調戲一下楊禾,倒也是個有趣的事情。

「嗯。楊萌你也是大美人,不如一同委身與我吧。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與你的。」楊羽略微點頭,正色道。

「色鬼!」楊萌滿臉黑線,這傢伙是什麼人啊,竟然如此輕薄不要臉。

若非因為此人對楊禾有救命之恩,她早就暴起了。


「色大叔。」楊禾臉色微紅,輕輕啐了一口,而後狠狠地剜了楊羽一眼,恨不得教訓這傢伙一頓。

兩女十分瞧不起楊羽,一個個都別過頭去,不再看他。

「切,開個玩笑而已,不用這樣吧?」楊羽無奈的搖搖頭,這兩女人,真是沒勁。

「楊萌小賤人,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到底要打情罵俏到什麼時候?」胡清蓮十分的不爽,出言侮辱。

「胡賤人,有一天你要是落在我手上,我定要你生死不如。」楊萌神色一變,毫不客氣的反駁。

「萌姐,你說,等我們抓住了他,找些男人好好地伺候他,你說如何?」

楊禾神情十分的古怪,出言更是驚人。

「光說不練假把式,等會抓住那個賤人,一定要她生不如死。」楊羽被罵,心裡冒出火氣,加上前世被逼死的事情,他對此女,簡直憤恨到極點。

決不能讓她輕易死了。

「你究竟是誰?竟然如此恨我?」胡清蓮眉頭緊皺,對方的恨意並沒有隱瞞,她很清楚的感知到那種憤恨。

難道,此人認識自己,而且有深仇大恨?

「兄台,做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凌家凌少鋒道。

「做事留一線?」楊羽聽了,冷笑道:「留尼瑪的一線,老子已經殺了胡家和謝家這麼多武者,還怎麼留?」

同時,他傳音楊禾,問道:「小禾兒,當年滅殺楊家的主謀,之中可曾有凌家和林家?」

「有!」楊禾點頭,而後臉色不悅,「你該叫我表姐,小禾兒是你叫的嗎?真是不懂一點禮貌。」

「嘿嘿。」楊羽只是怪笑一聲,並沒有再說什麼。

「你找死!」凌少鋒氣急,神色陰晴不定,既然對方只有這麼多人,那他還忌憚什麼?

既然對方離間蘇家,那肯定沒有把握同時面對這麼多的對手,所以才會讓蘇家退出,但他們四大家族這麼多武者,難道還打不過對方嗎?

「費什麼話?直接去滅了他們算了。」林家林邪天無所謂的道。

「這就忍不住了?」楊羽一愣,而後神色怪異,「那好,既然你謝家和胡家不願意贖人,那麼,等日後付出更大代價之時,你們可不要後悔啊!」

既然對方這麼著急送死,那他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了。

「上!」

胡清蓮終於忍不住,冷喝一聲,吩咐身後的胡家武者出手,她身上更是出現一縷縷的水汽,最終匯成一片汪洋,朝楊羽圍殺過去。

「殺!」

謝天恩一向和胡家共同進退,見胡清蓮動手,他也是拿出武器,毫不留情的朝著楊羽擊殺過去,謝家的武者,也同時朝楊家的真神武者圍殺過去。

與此同時,林家和凌家的武者,在林邪天和凌少鋒的安排之下,最終朝楊家武者擊殺過去,他們本人,更是和楊禾、楊萌激戰在一起。

「來來,大家都做事了。」

楊羽故作神秘的一笑,而後無形的血煞之力,鑽入圍觀者的識海之中,一個個都眼眸通紅,取出武器,釋放力量,竟然嗷嗷叫著朝四大家族的武者追殺。

這樣一來,本來佔據絕對優勢的四大家族武者,當即被圍觀者所淹沒,眨眼間便有武者被徹底擊殺掉。

「你們竟然敢對我們出手,等試煉結束,我要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胡清蓮催動水之力,朝楊羽絞殺,恨不得立即將其殺死。

「你們都找死!」

「竟然敢對我們出手,活膩歪了吧。」

凌少鋒和林邪天也在尖叫威脅,圍觀者有近百,而且是瘋狂的出手,四大家族的武者,肯定死傷慘重,但他們被楊禾、楊萌牽制,根本騰不出手來。

但是無論他們如何嚎叫,圍觀者都是眼神血紅,繼續擊殺四大家族的武者。

唯有蘇家的武者,因為之前後退百步的原因,幸免於難,並沒有被血煞之力影響,但他們在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個都冒出了冷汗,連蘇夢炎都不淡定了。

這是什麼一個情況?

「賤人,當年的帳,到現在也該算算了。」楊羽露出冷笑,絲毫不懼水之力的絞殺,而是一步步朝胡清蓮走去。

「水之劍,殺!」

胡清蓮見自己的水之力竟然沒能殺死對方,立刻用體內的水之力,凝結為一柄水劍,朝楊羽腦袋斬殺過來。

「大炎之掌!」

楊羽冷喝,青色的火焰掌印出現,硬是將胡清蓮的水劍擊碎蒸發掉,而他整個人一閃身,最終來到胡清蓮面前,大手一揮,一巴掌甩在胡清蓮那俏臉之上。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響起,胡清蓮的俏臉,立刻腫了起來。

楊羽的手勁有多大,誰都不清楚,依他現在的實力,全力一拳,怕是連普通的玄神都能打爆。

這時,四大家族的武者,在圍觀者的擊殺之下,竟然在一個個的減少。

楊家的武者,更是在楊萌的示意之下,將謝天恩死死攔住,好給楊羽創造機會,狠狠地教訓胡清蓮。(未完待續。。)

… 戰鬥結果很出乎意料,玄神境的胡清蓮,被楊羽甩了一耳光。

「你……」胡清蓮一時難以接受,但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倒是真的,她神色極為難看,「你竟然敢打我?」

「啪!」

楊羽毫不客氣,又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另外一面,讓其臉龐都腫脹起來,先前的那種美麗動人,現在幾乎成了腫脹的豬頭。

「太他么帥了。」楊禾很興奮,對待這種賤人,就應該這樣。

「這究竟是什麼人?」楊萌神色極為精彩,這絡腮鬍子大叔,竟然有如此手段,怪的敢獵殺三大家族的武者。

她終於明白,試煉之中,有太多的卧虎藏龍之輩,真神巔峰虐殺玄神境,這種實力太恐怖了。

等他進階玄神之後,豈不是能和五大勢力的妖孽天才相比?

「媽的,這次可玩大了。」凌少鋒臉色難看,三大家族付出極大代價,請凌家和林家出手,本來以為只是擊殺一個普通玄神,沒曾想,竟然是如此一個妖孽。

「栽了。」林邪天更是神色難看。

一百多位真神聯手,四大家族武者根本沒有反抗之力,正在被快速的格殺,而且,一個比一個慘。

皇帝大叔是帥哥 ,四大家族四十幾位真神,已經只剩餘十幾個,還都是傷痕纍纍,被團滅也只是時間問題。

他們首次後悔,不該來趟這趟渾水,可惜。有些晚了。

「清蓮!」

謝天恩驚喝,他的未婚妻竟然被人甩了兩個耳光。這讓他不禁怒火中燒,更加賣力的催動手裡的劍。將擋在面前的楊家武者斬殺,朝胡清蓮沖了過去。

「楊家的人全部讓開!」楊羽呼喊,而後,他控制著圍觀者,分出數十人,將謝天恩死死阻攔,讓其不能殺過來。

胡清蓮更是極為憤怒,長這麼大,還沒有受到如此委屈。不禁讓她暴怒。

「去死吧!」

她怒了,兩層的玄界釋放出來,迅速的變大,汪洋大海斬殺楊羽而去,當真是一點都不留情。

玄界乃水之力構造,有無窮無盡的水玄妙,一些碧綠色的水紋在閃爍,釋放出無比驚人的波動,力壓虛空。

「咔嚓!」

面對玄界鎮壓。楊羽不慌不忙,體內劍符突然飛出,直接刺在胡清蓮的玄界之上,只聽啪的一聲。那水之力凝結的玄界,突然的破碎掉,上面的水紋也熄滅了。

「噗!」

胡清蓮臉色煞白。突然吐血,她玄界竟然廢了。

「你個賤人。我說過,要讓你生不如死。就一定會做到,你等著吧。」對此,楊羽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直接將此人封印,收進了虛幻界之中。

「謝天恩是吧?」做完這一切,楊羽毫不客氣的來到謝天恩面前,神情冰冷。

「將清蓮放出來,饒你不死。」謝天恩苦苦抵抗數十位真神的圍殺,極為憋屈,見到胡清蓮被楊羽封印,而後消失的那一幕,更是目眥欲裂。

胡清蓮可是他最愛的女人,等此次試煉結束之後,他們就會喜結連理,兩家構建更加堅固的聯盟,只要兩家出現一個虛神境強者,在百世盟之中,地位必然拔高。

眼下,自己的女人被人抓住,他當真是傷心欲絕。

「看來,你還沒有認清眼前的局面啊!」楊羽微微嘆息,而後道:「我為何會這樣針對你,等下你就會明白。」

「放了清蓮,我們這就退走,而且保證永遠不再找你的麻煩。」謝天恩道。

「放了那賤人?你們日後不再找我的麻煩?」楊羽先是一愣,而譏諷道:「抱歉,你們幾大家族行事,我不放心,所以,還是將你們永遠留下比較好。」

這般說著,圍觀者在他控制下,紛紛離開。

「你找死!」

謝天恩一喜,面對如此對的人,他的確不是對手,但是僅僅是楊羽一人,他還是有把握將其擊殺的。

「死!」

他揮劍斬下,見光飛射,眨眼間到了楊羽頭頂,他似乎已經看到,楊羽被他一劍斬殺,鮮血飛濺的畫面。

「你還是去死吧!」

楊羽冷笑,伸手轟出一拳,將謝天恩的劍直接轟碎,而後朝謝天恩身上狠狠地轟了過去,一股巨大的力量,硬是將謝天恩身上凝聚的力量全部轟散。

「噗!」

謝天恩吐血,臉色煞白,對方竟然這麼厲害,究竟是什麼來歷?就算是五大勢力的那幾個變︶態,估計也只是此種水平吧。

「我不會讓你這麼快死掉的。」楊羽冷笑,而後毫不客氣的將沒有反抗之力的謝天恩封印,扔進了虛幻界,慢慢的玩死他。


就在此時,凌少鋒和林邪天彼此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震驚,最終,兩人發動血遁,付出損傷精血的代價,逃遁了,手下都留了下來。

結果可以遇見,四大家族的幾十位武者,除了凌少鋒和林邪天逃跑之外,其餘盡數被楊家和圍觀者聯手格殺。


最終,楊羽放開了對圍觀者的控制,一下子控制這麼多人,對靈魂力,一種極大的消耗,他都有些吃不消了。

圍觀者清醒,一個個神色駭然,甚至很多人帶傷,有一小部分永遠的躺在了地上。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都十分的茫然,最終都將目光落在絡腮鬍子大漢身上,眼神深處,有些恐懼。

「都滾吧,以後見了我,繞道而行!」楊羽淡淡的巡視,而後道。

聞言,所有圍觀者只是低頭,竟然沒有絲毫反駁,最終一個個神色黯然的離去。

以後,試煉區多了一個怪胎,很多人見了他,都要躲著走,那是一個絡腮鬍子大叔,將成為五大勢力妖孽同等的存在。

「你……」

楊禾最終來到楊羽面前,神色駭然,想問些什麼,卻被楊羽以眼神制止了,最終,楊禾還是壓下心中疑問。

「收拾一下地上的幻靈戒,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楊羽說道。

「嗯!」楊禾和楊萌點頭,正如楊羽所說,五十餘位真神,身上肯定會有無數財富,對將來的楊家來說,會有極大的用處。

「蘇家武者,都過來!」楊羽以吩咐的語氣說道。

「都過去!」蘇夢炎吩咐自家武者,而他自己,在震驚的心態之中,也走到了楊羽面前,這麼一個怪胎,讓他無法抗拒。

「去放了蘇家的武者。」楊羽轉頭,對楊家武者說道。

聞言,楊家武者並沒有反對,直接將蘇家武者放了,並且弄醒。

楊家的武者,現在隱隱以楊羽為首,雖然不知道楊羽是什麼身份,但有如此實力,必然不是庸才,在試煉中暫時和楊羽一起,會安全很多,楊禾和楊萌都默認了這個事實。

開始,他們見楊羽之後,嚷嚷著要出手擊殺楊羽,但在蘇夢炎的安撫之下,最終老實下來。

「好了。」

一刻鐘之後,楊萌和楊禾走過來,神色十分的激動,楊禾直接遞給楊羽一個幻靈戒,而後興奮的道:「神晶一共十五萬多,秘寶三十多,都是凡級,靈藥靈材有數百株,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楊羽毫不客氣,接了過來,查看一下,而後道:「因為我是煉藥師,所以我只要靈材,神晶和秘寶都歸你們,沒有意見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