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項山身後的幾個家族高手,齊齊殺出,攔截典褚跟秦雀。

2021 年 11 月 29 日

葉洪剛身邊的那些得力悍將,還有警衛隊員們,也一起衝上去,想要把典褚跟秦雀擒下。

戰鬥,瞬間在客廳中爆發。

典褚跟秦雀雖然只有兩個人,但是兩人卻如同兩頭猛虎,在對手叢中穿行,出手如電。

砰砰砰……

項家的高手,還有葉洪剛的手下們,不斷被典褚跟秦雀擊飛。

葉洪剛安排在外面院子裏,那幾百個荷槍實彈的士兵們。

還有八虎衛跟五十名猛龍戰士,聽到屋內的打鬥聲,全部都朝着屋內沖。

「葉將軍,你沒事吧?」

「少帥,你沒事吧?」

葉洪剛跟陳寧的手下士兵們,從外面闖入,都焦急的問。

此時,陳寧一隻手搭在葉洪剛肩膀上,看似是親熱的摟着葉洪剛,實則是用手臂勒住葉洪剛的脖子。

不管是陳寧的手下,還是葉洪剛的手下,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

陳寧勒住葉洪剛,笑眯眯的對闖進來的雙方士兵道:「沒你們的事情,你們都退出去。」

葉洪剛的那些手下們,表情怪異:「葉將軍?」

葉洪剛沒想到陳寧身手這麼恐怖,他剛才都沒有弄清楚怎麼回事,就落入了陳寧手中。

陳寧現在只需微微用力,就能夠勒斷他的脖子。

他迫不得已,硬著頭皮命令手下們:「沒有聽到少帥的話么,全部退下。」

很快,陳寧的手下,跟葉洪剛的手下,全部都退了出去。

客廳內,項山的幾個保鏢,還有葉洪剛的那些警衛隊員,全部都已經被典褚跟秦雀打倒了。

陳寧輕鬆控制了局面之後,便吩咐秦雀:「送項明月上路。」 傑森伯爵一邊聽,一邊背著手走到琥鉑色書桌前坐下,當他聽到李子禮把他送去的那張兩百萬的支票撕碎,扔在老管家頭上的時候,他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眼中蘊含著一絲怒火。

那小子竟然敢如此做,簡直豈有此理!

這時,老管家又說:「對了伯爵大人,他還讓我轉告你一句話,讓你不要做自尋死路的事情。」

一聽此言,傑森伯爵的臉色都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了,沉默片刻,砰的一聲,他猛地一掌拍在桌上,怒不可遏的說:「豈有此理!竟還敢來威脅我。」

說到這裡,他眼底抹過一絲殺氣,「不知死活的小子,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看到伯爵大人發怒,老管家心中戰戰兢兢的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

別館傑森伯爵做事都禮貌有加,看起來溫和爾雅,然而跟了他多年的老管家卻極其了解這個人,他心機很深,表面上看起來溫和爾雅,實際上極其心狠手辣。

這麼多年來,凡是敢跟傑森伯爵作對的人,不是在人間突然消失,就是家破人亡,總之沒一個有好下場。

面對這種人,老管家都得小心翼翼的。

此時,書房裡彷彿被濃厚的陰雲籠罩,一股窒息的氣息瀰漫,壓的老管家差點喘不過氣來。

半響,終於傑森伯爵開口說話了,他說:「讓亨利過來。」

老管家心中一凜,他知道傑森伯爵對李子禮動了殺機了。

這個亨利是傑森伯爵養的一個殺手,曾經不知為傑森伯爵除掉多少對手,是個血淋淋的劊子手,有人把他稱為「血狼」。

是整個伯爵府里所有人的噩夢,提起他,沒有一個不怕的。

「是。」

老管家顫顫巍巍的答應一聲,便連忙躬身走了出去。

….

香格里拉酒店。

李子禮與妃英理躺在床上,妃英理把頭埋在他胸膛上,額頭上還有一層細密的汗水,臉色微微潮紅,兩人剛做完激情的事情,正在這裡溫存。

片刻之後,兩人說著家常話,這時,妃英理突然說:「弘一,傑森伯爵還是挺不錯哈,今天那麼熱情的招待我們。」

「臨走的時候,又讓我們經常去他那裡做客,真是個難得的紳士。」

「嗯哼。」

李子禮嗯哼一聲,沒有多言。

關於傑森伯爵這麼做的真正目的,他也沒有告訴妃英理,一來是他沒什麼證據來證明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二來是妃英理現在的心情還不錯,不想破壞了她的這種心情。

「難得傑森伯爵這麼熱情,等我們準備回國的時候,再去他府上作一次客,你說好不好?」

妃英理一邊撫弄他的胸膛,一邊說道。

「不用了吧?人家也許只是在跟我們客氣,不是真的那麼熱情。」

聽說還要去傑森伯爵家作客,李子禮皺了皺眉頭,他對那個老陰比沒什麼好感。

「有什麼關係呢?他那麼盡情的款待我們,我們臨走的時候總要去跟人家道個別,你說是不是?」

「好吧。」

見妃英理堅持,李子禮只好勉強的答應下來。

「你真好,老公。」

妃英理用頭蹭了蹭他的胸膛,閉上了雙眼。

次日交流大會結束之後,因為昨天那事,妃英理與李子禮也沒有去參加活動的想法,便早早地回去了。

他們沒有發現,就在他們走後不久,多利、傑克、哈羅德三人也緊跟著走了。

一棟建築旁邊,多利三人圍在那,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著話。

只見多利說:「人準備好了嗎?」

傑克:「早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行動。」

哈羅德:「多利先生,要不然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去辦好了,我們保證辦妥當,你只管等消息好了。」

多利狠狠吸了一口,吐出大片煙霧,只見他搖搖頭,「這麼有意思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去呢?」

「何況,我想親眼看看那小子的下場。」

兩人點點頭沒再說話,他們理解多利的心情,還有什麼比親眼看著自己的仇人沒落得好下場時更痛快呢?

「那什麼時候動手?」

「今晚。」

….

晚上八點。

雖說是晚上,但倫敦城市依舊很熱鬧,到處燈火通明,人來人往。

李子禮與妃英理手挽手慢悠悠地走在街上。

走在這異域的風情中,兩人的心情還不錯,有時候會停下來看看那些嬉鬧的小孩,有時候也會坐在燈下看著那些幽會的小情侶。

就這樣,兩人漫無目的的隨走隨坐,不覺來到了一座無人的小亭子里。

站在那裡可以看到姣姣的明月,以及奔流的河流,對面則是熱鬧的街道,晚風習習,兩人手拉手站在河邊,望著眼前的夜景,說不出的愜意。

「弘一,偶爾出來走走還不錯哦。」

妃英理笑道。

「可不是呢。」

李子禮含笑點頭。

隨後,兩人坐在那聊起了家常話,誰知說到半途,忽然有四五個大漢闖了進來,他們牛高馬大的,穿著簡單的布料衣服,頭髮亂糟糟的,胸膛上長著許多毛。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手裡皆拿著閃爍著寒光的水果刀,面色不善。

「弘一。」

妃英理緊張起來,緊緊握住了李子禮的手。

這群面色不善的大漢,手裡還拿著武器,氣勢洶洶的,這副樣子別說是妃英理一個女人,即便是個大男人看見也得被嚇到。

「放心,有我呢。」

感覺到妃英理心中的不安,李子禮就沖她笑了笑,妃英理勉強的回了個笑容,怎麼也無法放下心來,畢竟這群牛高馬大的大漢面色不善,還拿著刀子,誰知道他們想做什麼。

萬一發生了點什麼,她可不認為李子禮能幹的過對方。

而此時此刻,對面的一棟建築旁邊,三個人影立在陰暗中,默默地盯著對面的小亭子里。

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們眼底深處都有一絲興奮之色。

不用說也知道,他們就是多利、傑克、哈羅德三人。

那幾個拿刀的大漢就是他們找來的。

此時,多利舔了舔嘴唇,陰惻惻的說:「草川弘一,你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罪我,今晚就給你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亭子里。

妃英理強忍著心裡的不安,牽強的笑了笑,望著那些拿刀子的大漢,說:「你們要錢嗎?我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們不要傷害我們。」

幾個大漢貪婪的看了妃英理一眼,但想到正事,他們便收攏起心情,其中一個領頭的金髮大漢瞪眼說:「法克!誰說我們是來搶錢的?」

不是來搶劫的?

妃英理一愣,她原以為這些傢伙是來搶他們的,現在看起來好像不是。

「那你們是來做什麼的?」

「女人,你一邊去,別在這裡妨礙我們,我們要做的事情跟你無關。」

金髮大漢惡狠狠地瞪眼,然後看著李子禮,那意思不言而喻,明顯沖李子禮來的。 史萊克學院這邊並沒有什麼章法,就是全員向著對方衝鋒而去,沒有陣型,沒有戰術,就是突出一個字,莽!不過那一擁而上的氣勢,卻着實是有些唬人。

所以熾火學院這邊的眾人神色都非常沉重,不過,他們還是訓練有素的做着準備,所有人的魂環都開始亮了起來,兩名輔助系魂師站在最後,由火舞保護着他們,此時他們的身體中,無數的火星猶如火花般迸射而出,並且這些火星迸出之後,並不會消散,而是逐漸升空,如同漫天繁星一般,漂浮在了眾人的頭頂,偶爾還會墜下幾顆融入到熾火學院眾人的身體中,讓眾人身上的火焰更加熾烈,其他人則是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緊盯襲來的史萊克眾人。

「來了!」

待到史萊克學院的眾人鄰近,火無雙低喝一聲,一馬當先地就迎了上去。他身旁火豹武魂的強攻系戰魂師與火雲、火雨兩名火鶴武魂的敏攻系魂師也跟着迎了上去。

沒辦法,對面七人湧上來,只讓火無雙和火烈(火豹魂師)兩人頂上去完全不夠。雖然加上他們倆還是四人,但有着火錘和火俊(兩名輔助魂師)的輔助,再加上是火舞的控場,應該也差不多夠應付了,只需要等着他們的戰術實行就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