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項宇默默關注著預備隊員的檢測結果,發現大部分都是適合鬥氣修行,適合魔法修行的只佔很少一部分,佔比比哈佛林所在的神聖大陸還略微低一點。

2021 年 1 月 1 日

項宇並沒有過多的關注這些,對於他來說,修行什麼無所謂,只要騎士們能給他提供所需的能量就合格了,而他要做的就是提供讓他們變強大的機會,至於騎士們自己能走到什麼地步,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蹄聲轟鳴,銀白和青黑交雜的隊伍正往海城而去,而那裡孕育的力量種子正在等待灌溉,只要成長便能讓這支隊伍力量更加龐大。 騎士團歸來並沒有引起防禦牆內倖存者的注意,即使有士兵看到騎隊,也只當他們出去某處訓練,倖存者們不會想到一天之間,騎士團奔襲幾百里,屠滅上千魔物,更是拯救了數千倖存者。

回到牆裡,項宇便下令出戰的三個騎士大隊放假三天,頓時引得騎士們大呼將軍萬歲,很多人覺得整個人的狀態瞬間輕鬆了幾分。

自從成為正式騎士以後,除了在預備隊的訓練稍微輕鬆點外,其他時間便是白天不停歇的訓練,晚上更是要在空間里搏殺,不敢偷懶地倒頭大睡,只因別人都在努力進步,可以說一天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精神緊繃的狀態。

雖然在契約的作用下不會有受不了壓力而精神崩潰的可能,但心裡上的疲憊卻並不能消除,實實在在地影響著騎士們。

現在終於能得到休息,心中的隱隱桎梏頓時一掃而空,欣喜非常。

項宇宣布完命令便讓騎士們就地解散,自己便繼續往廣場西邊而去,那裡有剛剛選拔出來的七百預備隊員。

三樓一個空房間里,整整齊齊地躺滿了兩排女人,兩排間間隔著剛好可以供人走動的距離,每排大概有十幾個女人,在剛剛離開的騎士吩咐下努力保持著安靜。

傑西卡和漢娜並排躺在牆角,正悄悄地嘀咕著。

「漢娜!幸好你也被選中了,我都擔心死了!」傑西卡微微轉頭眼睛努力地斜向門口方向,緊張地注意著監管騎士的動向,嘴裡小聲地說道。

「嗯!那個時候我也緊張死了!」想起先前廣場上的情景,漢娜現在的心跳依然快速。

「也不知道艾倫有沒有被選中!要是沒有那就好玩了!嘻嘻」傑西卡想起艾倫原來臭屁的樣子就咬牙,不過心裡卻希望朋友能成功被選拔。

「人太多,我也沒看到,不過這次比上次選拔的隊員還多一倍,應該能被選上吧!」漢娜想了想,確定自己確實沒有注意。

「漢娜!你說,為什麼要我們躺著啊,感覺就像是在舉行邪教儀式!」傑西卡小心地看了看門口,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噓!不要亂說!也許這是魔法儀式!」漢娜臉色一變,急忙掐了一下閨蜜,「不用擔心,你也看到了上一批人,他們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對勁,而且即使要害我們,以他們的實力你覺得有必要搞這麼複雜嗎?」

「嗯,你說的對!」傑西卡緊張的心情頓時舒緩了幾分。

咚咚咚!

這時,傑西卡突然聽到一陣沉悶的腳步聲似乎正向這邊走來,連忙拍了下閨蜜,自己也閉上眼睛,微微露出一絲縫隙看向門口。

很快腳步聲靠近,接著傑西卡便從縫隙中模糊地看到一個銀白身影出現在門口。

隱約的視線看到的身影模模糊糊,但莫名地讓傑西卡想看清楚,便壯著膽子把眼皮又打開了幾分,頓時銀白的身影清晰地出現在她的眼裡,但瞬間,傑西卡便看到了一雙冰冷的眼睛,像是被獵人瞄準的獵物,她只覺得自己身體一僵,心中迅速湧起驚慌,不由被嚇的緊緊閉上了眼睛。

項宇不經意地看了一眼牆角,便收回了目光,凝神入識海,黑晶底部十幾道細小迥異的符文金線在項宇的引導下,順著手臂往手掌上匯聚,很快便冒出了二十幾個淡金色小光團散發著璀璨的光芒浮在手掌上空。

仔細看去,二十幾個小光團中心似乎隱約不同。

項宇看了眼手上漂浮的淡金色小光團,眼中深處一閃,頓時小光團分別向躺在地上的女人額頭飛去,小光團一觸額頭便瞬間沒入,隨即女人們的身體一陣顫動后,女人們便入進入睡眠般發出沉穩的呼吸聲。

仔細看了看房間,項宇轉身朝下一個房間走去。

半個小時后,在消耗了大半魔力晶石几次補充能量,整整七百隊員終於都被項宇植入契約完畢。

項宇便盤腿坐在樓道中,閉眼遁入冥想,靜靜守護隊員們化繭成蝶。

靠近廣場的一排高級公寓樓,在騎士團進駐后,便被劃歸為騎士宿舍,裡面的住戶都被清空。

三棟公寓樓,一棟屬於女騎士,其他的兩棟屬於男騎士,裡面的房間除了隊長職銜單獨一套外,其他都是最少兩人一套共住。

尼古拉斯此時剛洗完澡,正在挑選衣服。

乾淨整潔的衣服整齊地掛在衣櫥里,隨著尼古拉斯的撥動,衣服上面不時能看到各種知名品牌的商標。

挑了半天,原來覺得能給自己的形象增加不少魅力的昂貴品牌,尼古拉斯現在卻發現怎麼也挑不出順心的衣服來。

嘆了口氣,不由自主地看著被自己小心擺在床上的銀白盔甲,眼神露出一絲迷醉,瞬間,尼古拉斯便決定還是穿上自己最愛的威武盔甲。

尼古拉斯穿上盔甲后,看著鏡子里自己分外威武的形象,頓時滿意非常。

這時,敲門聲想起。

「隊長!隊長!」

「馬上來!」尼古拉斯應聲,最後對著鏡子擺了個帥氣姿勢后便向門口走去。

開門,整個小隊成員除了兩個女隊員外,都穿著盔甲精神抖擻的站在門外。

「嘿!臭小子們!有沒有搞錯!我們是出去玩,你們怎麼還穿著盔甲!」看著眼前隊員們一身戎裝,尼古拉斯頓時氣笑。

「嘿嘿!隊長!我選來選去還是覺得這身盔甲最帥!」一個隊員摸著頭憨笑道。

「隊長!您不也穿著嘛!」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脫下來后好沒安全感!真是怪了!」

尼古拉斯一揮手打斷隊員們七嘴八舌說道。

「好了好了!想穿啥穿啥!走吧!去晚了酒吧就沒位置了!」

「走走走!今天要好好喝個夠!」

「是啊!難得休息,大家好好開心!」

原本假期難得,尼古拉斯便想好好休息,但想到自己的小隊隊員都是新晉成員,便尋思趁著休假讓全隊好好聚聚,順便讓整個小隊成員之間能更加融洽和團結。

一行人順樓而下,很快便發現其他隊的騎士也是成群結隊地往下走去,當知道他們也是準備往酒吧去時,尼古拉斯便使了個眼色,頓時,隊員們機敏地加快腳步,直奔酒吧而去。 尼古拉斯領著小隊往公寓小區大門外疾步走去,路過女騎士宿舍樓時,兩個早已等在樓下的女隊員加入隊伍。

小隊一路說笑,很快,出門轉右來到了緊鄰一條街的目的地。

這條街原本也是服務於附近高級住宅的配套設施,擁有多家高級餐廳,咖啡店,酒吧,騎士團進駐后,其中一家餐廳和酒吧便被重新啟用。

餐廳廚師和服務人員大部分都是倖存者,當初發布招聘消息后,優厚的待遇在倖存者中引起了轟動,除了提供一日三餐,更是能住在騎士團駐地外圍。

騎士團接手后倖存者每天都能得到基本的口糧,但因為人數眾多,也僅僅是能做到不讓他們餓死,想要完全吃飽還有一定難度。

所以因為有工作而能吃飽的漁船隊員們讓他們羨慕非常,都想加入其中。

偶爾鮑里斯發布清掃騎士團駐地和附近街道的工作也是相當搶手。

現在在混亂世道能有一份得到充足食物和安全的工作,自然讓倖存者們瘋狂。

為了能得到這份工作,倖存者們都費盡心機,應聘成功者可以說都是從重重包圍中殺出來的。

原本廚師的招聘只是要求能達到可口家常菜的標準即可,但在洶湧而來的倖存者中廚道高手各顯所能下,標準愣是往上拔高到了米其林三星的水平!

主持招聘的鮑里斯無奈之下把情況報告給項宇,項宇拍板把其中十幾個能做各種美食的大廚還有原來他們手下的助手也都收了下來。

解決完廚師的問題,服務員的選擇便簡單了許多,就一個要求,美女。

餐廳雖然擁有能做各種菜系大廚,但現今能提供的食物大部分都是漁船隊從大海里撈上來的各種海鮮,不像是公共餐廳里煮熟後分配給倖存者的普通海魚,餐廳里每道海鮮都是大廚精心烹飪的美味。

能在餐廳里進餐的基本上都是騎士團成員,有時還有騎士帶著他們的家人進來品味美食。

餐廳和酒吧雖然主要是面向騎士,但項宇並沒有打算免費提供美食,想要吃到美食,騎士們都必須使用積分來付費。

當然,不捨得積分的話也可以在公共餐廳里吃飯,那裡不收費。

這時,快要走到酒吧門口的尼古拉斯突然神色一變,停下腳步往右邊看去。

隊員們發現隊長停步不前,不解地順著隊長的視線看去,只見十幾個高大的男子在幾個士兵的監看下正在清掃路面。

「隊長!怎麼了?」一個騎士關心地說道。

「沒事!你們先進去,我稍後就來!去吧!」尼古拉斯收回目光,催促隊員們先進去。

待隊員們都進門后,尼古拉斯便抬步想右邊的人群走去。

沉悶的腳步聲很快便引起了人群的注意,幾個士兵看著正走過來的高大騎士,臉色微變,眼神中透著吃驚,不由胸膛一挺,敬禮。

尼古拉斯朝幾個士兵微笑著點點頭,然後走到一個正認真打掃地面的男人身後。

很快男人便察覺到了身後的異樣,不由回頭看去,待看清身後騎士的面孔時,臉色頓時煞白,一道劃過額頭和左臉的疤痕不斷抖動著,似乎心中驚懼。

「老朋友!好久不見!」尼古拉斯戲謔地看著面前神情恐慌的男人。

男人聽到尼古拉斯的話身體一抖,低著頭不敢直視面前男人的眼睛。

士兵好奇地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幕,心中疑惑為什麼男人看到騎士如此恐慌,但很快心中似乎便明白過來,不由露出一幅看好戲的神態,靜靜地站在一邊。

其他正在認真工作的男人待看清穿著威武盔甲男人的面孔時,不由紛紛變色,急忙低頭轉身做出一幅更加認真工作的樣子,似乎害怕盔甲男人看到自己的臉孔。

尼古拉斯看著往日在自己面前囂張暴虐的大男人現在卻恐慌地低著頭像犯了錯的小孩子時,心頭不由浮起一陣難言滋味。

原本只是無意中看到這個原來的競爭對手,便想過來威嚇一番,但他發現自己並沒有得到多少快感,反倒是覺得自己無聊。

心中嘆了口氣,自己跟他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啊!

又看了眼面前的男子,尼古拉斯轉身走開。

看著尼古拉斯高大的背影,男子似乎鬆了口氣,只是眼中透著濃濃的不甘,但看到耀眼的銀白背影,男人頹然地低頭,眼中只剩一片茫然。

剛走到門口,大門便向里打開,略微喧鬧的聲音便沖了出來,而門後站著的兩個高挑美女正露出迷人的笑顏做出歡迎的姿態。

「強大的騎士先生!歡迎光臨!」

尼古拉斯看著言笑奕奕的兩個高挑美女,露出自認最瀟洒地微笑,淡定從容地點頭往裡走去。

穿過走廊,便走進大廳,喧鬧的聲音立時直衝耳膜,尼古拉斯掃視整個大廳,便見大部分位置上已經坐滿了身著盔甲的騎士。

「隊長!這裡!」

尼古拉斯尋聲望去,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小隊。

尼古拉斯往自己小隊位置走去的路上,不少騎士熱情地打著招呼,他一一熱情微笑回應,委婉拒絕坐下來喝一杯的邀請,直道自己小隊正在等待自己。

「隊長!快來!」

「隊長!給!」女騎士拿著酒杯遞給隊長。

看著隊員們正看著自己,似乎在等待自己發言,尼古拉斯便舉起酒杯。

「來!大家一起舉杯!大家能分在一個隊伍就是緣分!為了緣分,先干一杯!」

「為了緣分!為了騎士團!乾杯!」

「乾杯!」

騎士們頓時激動地碰杯,然後一飲而盡。

一股灼熱頓時順喉而下,尼古拉斯不由閉眼回味,痛快!

很快,大家的酒杯又被一一倒滿,一個騎士舉起酒杯大聲說道。

「來!為了隊長的慷慨,我們敬隊長一杯!」

騎士們嬉笑響應,又是一輪碰杯。

幾輪碰杯,騎士們的情緒已經高漲起來,紛紛尋找著借口喝酒,互相大聲地交談著。

酒吧里,所有的騎士們豪放地拼著酒。

「所有人舉起酒杯!為我們的騎士團,為我們偉大的將軍!乾杯!」

一個激動的聲音在大廳里響起,頓時,所有的騎士們紛紛舉起酒杯,祝福著。 拉麗莎匆匆往家裡趕去,路上不時有人熱情地向她打著招呼,每次都禮貌地點頭回應,她知道之所以這麼受歡迎,無非是因為自己丈夫的關係,自己的丈夫不但成為了騎士,更是被提拔為一隊之長,在三百多位新晉騎士中是唯一成為隊長的人。

對於丈夫參加騎士團,她的內心比較矛盾,即希望自己的丈夫能頂天立地保護家人成就事業,但內心又害怕丈夫在戰場上受到傷害。

但有時看到女兒比之前變得更加健康更加開朗的模樣,她不禁搖了搖頭,把心中矛盾的思緒放到一邊,只是在心中祈禱著自己的丈夫能平平安安。

很快,拉麗莎抬頭看到了前面不遠處小區大門,那裡面有她的新家。

小區有十幾棟十層高住宅樓,裡面住著的是騎士們的親人,裡面的設施基本上都比較完好。

此時小區大門門口站著兩個衛兵,正在認真地查看著進入小區住戶的憑證。

住戶們進進出出,臉上的神色隱隱透著自豪,身上的衣著乾淨整潔,完全看不出不久前還是一副失魂落魄、面黃肌瘦的樣子。

他們當然有理由自豪,自己的親人可是成為了偉大的騎士,能輕易消滅魔物的騎士。

拉麗莎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本子,上面有全家人的基本資料。

士兵臉上保持著微笑,一個一個檢查著住戶們手上的憑證,雖然不時聽到住戶們不耐煩的抱怨,卻也不敢動氣,只是心裡暗嘆後悔,要是自己也被選中成為騎士就好了,那還用在這裡受氣!

習慣地低頭接過遞過來的憑證,士兵不經意間抬頭看間面前的女人,臉上的微笑頓時又燦爛幾分,更是帶著一絲討好。

「女士!請進!我剛才看到羅曼長官回來了!您快回去吧!」說著士兵把憑證遞迴給臉上露出突然露出驚喜笑容的女人。

「謝謝!」拉麗莎拿回憑證,一陣風地往小區裡面跑去。

另一個士兵不由好奇地看著女人瘋跑的樣子。

「嘿!這是碰到什麼好事了!跑這麼快!」

「丈夫回來了,開心嘛!」

「哦!你認識那位女士?」

「嗯!羅曼長官就是她丈夫!」

「啊!她是羅曼長官的夫人啊!聽說羅曼長官可是上一批里唯一成為騎士長官的人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