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項北飛可沒那麼輕易放過他們。

2022 年 4 月 9 日

「小黑,弄好了吧?」項北飛問道。

小黑正坐在電腦前,兩隻狗爪子噼里啪啦地敲著鍵盤,弄著電腦里的視頻。

那是上次會議室發生的視頻,項北飛全部都給拍攝了下來。

曹裴校長為了掩蓋當日發生的情況,不讓這種事情傳出去影響自己的名譽,已經動用了學校強大的UR級別保密措施,限制了所有人學校高層領導不準泄密!

但是項北飛無視了他的手段,想要在小黑面前搞這種手段,簡直就是班門弄斧。

「把視頻發出去吧!必須把賀才偉這些人拉下來。」項北飛說道。

「汪!」

小黑非常勤快地點擊了視頻發佈。

「你好,賀統領,我是奉命來……」

這個時候,一個醫生模樣的人走了過來,但是看見眼前這樣一個豬頭般的人物,也是疑惑地怔了下。

「咦?賀統領人呢?」他不太明白。

「嗚嗚嗚嗚……」

賀才偉被揍得無法說出話來,憤怒地朝醫生嗚嗚嗚。

「你怎麼回事?為何不恢復傷勢?」朱毅濟坐在旁邊問道。

賀才偉把心中的憤恨給壓下去。

即便對朱毅濟有怨恨,也不敢把話說出來,畢竟也是朱毅濟剛才來救他的,他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摸透朱毅濟的心思,不明白他為什麼想要殺自己,又要救自己。

可實際上朱毅濟從來都沒有擊殺掉賀才偉的打算,一切都只是意外罷了。

「不知道,郭教授的攻擊力可能蘊含了某種強大詭異的東西,阻礙了我的癒合。」賀才偉低聲咒罵了兩句。

朱毅濟皺起眉頭:「他只是個SR級!怎麼可能會造成連你的系統都沒有辦法治癒的情況?」

「今天出手的都是SR。」賀才偉咬牙切齒地說道。

朱毅濟一聽這話,臉色也變得不好看。

因為打敗他們的兩個UR級的,都是SR級的覺醒者!

「今天的戰鬥非常古怪,我沒想到駱雲閑竟然會強大到這種地步,能夠把我們的系統克得死死的,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賀才偉又問道。

「不知道。」

朱毅濟心中也有這個疑問,但是沒有辦法得到答案,他瞥了一眼賀才偉,然後說道:「你這樣子看得難受。」

「我的左手是被你的打斷的!」賀才偉總算忍不住低聲咆哮道。

「我不是故意的,駱雲閑肯定早就來了,在暗中引導。」朱毅濟冷冷地說道。

賀才偉咬着牙,但沒有再吭聲。

他們兩個都把今日發生的怪異事件歸咎到了駱雲閑身上,但就是沒有去想過在場的其他人,更是沒有想過項北飛。

因為在他們眼裏,項北飛即便天賦再高,也只是一個煉神期的武道者而已,怎麼可能幹擾得到他們兩個UR級?

半晌,朱毅濟一揮手,一道白色的圓圈圍住了賀才偉:

大概十分鐘后,賀才偉已經完好無損!

這便是UR級別方圓規矩系統的強大之處!

換做尋常的治療系統,哪怕是SSR,都不會恢復得這麼快。

賀才偉從地上爬了起來,內心冷哼了一聲。

但就在這時,一道氣息席捲了過來,穿過了會議室,緊接着空中出現了一道漣漪,大家把頭轉過去,就看見一道光芒硬生生地打破了駱老設在賀才偉身上的封鎖,被打成豬頭的賀才偉瞬間消失在會議室里!

朱毅濟竟然去而復返,趁著駱老揍烏石軒的時候,把賀才偉給劫跑了。

「駱雲閑,今日的事情我記下了!」

朱毅濟的聲音在空中回蕩著,放着狠話,但是人早就跑得沒影了。

要多快,有多快!

「放心,你能跑哪去?」

駱老也沒有去追,他雖然能夠把朱毅濟一個照面就轟到地下去,但想要殺死朱毅濟也沒有那麼簡單。

隨後他看向了躺在地上的烏石軒,緩緩地說道:「幫別人跑腿,人家都沒想着救你,你不覺得有些悲哀嗎?」

烏石軒雖然被打得非人樣,然而駱老的聲音還是傳到了他腦海里,他才意識到朱毅濟和賀才偉兩人只顧著自己跑路,壓根都不管他,心裏頓時陷入了絕望!

而這個時候,原本被轟到地面的朱毅濟已經從了出來,怒氣沖沖地化作一道光芒,再次出現在駱老面前,憤恨地朝駱老吼道:「駱雲閑,你竟敢……」

「沒輪到你,滾!」

駱老轉頭再次一吼,他是精神力極為強大的覺醒者,在吼出聲音的時候,聲波已經化作了無形的滔天巨掌,再次拍向了朱毅濟!

「你敢——」

朱毅濟大怒,也揮出一掌,想要去抵擋。

然而——

砰!

朱毅濟壓根抵擋不住,他的身形在空中一下子被甩飛,甩向了高空,只剩下了一個小點,不知被扇到哪裏去了。

在場的其他人再次愣住了!

「你應該學會怎麼對領導說話!」

朱毅濟身上的氣息凝聚成了一股銳利的星芒,悄無聲息地卷向了項北飛!

他必須要教訓一頓項北飛!

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讓他明白衝撞自己的後果是什麼!

「給我掌嘴!」

朱毅濟將方圓規矩的能力作用在了項北飛腳下!

在這個方形圈子裏,朱毅濟所定製的規矩,就是要打自己的嘴巴!

「你應該學會怎麼對領導說話!」

朱毅濟身上的氣息凝聚成了一股銳利的星芒,悄無聲息地卷向了項北飛!

他必須要教訓一頓項北飛!

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讓他明白衝撞自己的後果是什麼!

「給我掌嘴!」

朱毅濟將方圓規矩的能力作用在了項北飛腳下!

在這個方形圈子裏,朱毅濟所定製的規矩,就是要打自己的嘴巴!

朱毅濟要讓項北飛明白,這裏誰說了算!

可是項北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譏諷:「你配么?」

朱毅濟猛地一滯!

他的方圓規矩,再次失效了!

「那我親自來!」

三番五次的失效讓朱毅濟惱羞成怒,他的氣息瞬間席捲化作了一道無形的巴掌,朝着項北飛的臉上而去!

——

「小黑,我們需要找個熟人來幫忙,順便討個債。」項北飛說道。

「汪?」小黑疑惑地問道。

項北飛站起來,揉了揉拳頭,說道:「楊承澤。」

楊承澤是兗州大學的帶隊老師,他是肅盟部長朱毅濟的人。

當初朱心覺改名換姓事件,楊承澤也參與了進來,在朱毅濟的指示下,利用自己的SR級潛移默化改變了一些懷疑朱心覺就是朱鵬飛的學生。

在項北飛帶領自己團隊從枯萎林出來之後,楊承澤去追問項北飛,還想要把朱心覺的死都推到項北飛身上。

只可惜他還是小瞧了項北飛。

不過上次項北飛的實力還不夠,無法真正影響到楊承澤的思想,只能稍微去引導楊承澤,但現在就不一樣了。

然而小黑已經從郭教授腳邊沖了出去,伸出小爪子,拍碎了孫和順的腳下的方圓規矩!

「朱部長!賀統領!你們兩個太過分!」

孫和順一開始被限制住,好不容易掙脫了出來,當即出聲喝止!

朱毅濟面色再次一沉!

孫和順竟然也突破了自己的方圓規矩?

然而朱毅濟已經不能再動手了!

今日之事,本來他就站不住理,一旦他動手對付任何一個人,。 問:當你高速駕駛車輛的時候,突然發現前方有一塊大石頭堵在路中間,請問你最應該做的是什麼?

答:閉上眼睛等死。

剎車是不可能剎車的,且不說你能不能剎得住,就算剎得住又如何?在你高速駕駛車輛的時候,你身後的車輛也在以同樣的速度跟隨着你。哪怕你強行將車輛停住了,你也會直接被身後尾隨的車輛直接撞飛。

那麼轉彎呢?轉彎總可以吧?

答案是也不行。

雖說戰車前進的速度不能和汽車相提並論,但問題是戰車的結實程度也遠遠無法和汽車相比啊!急速行駛過程中強行轉彎,哪怕是汽車也很容易出事故,更別說是戰車了。真要那麼做的話,戰車的下場有且只有兩個。要嘛因為操作不當翻車,要嘛因為操作得當散架,沒有其他的可能。

更何況,此時戰車正疾馳在戰場上呢,每輛戰車的兩側都平治著一樣的戰車。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又能往哪裏轉彎呢?

因此,在看到宜國軍陣中列出槍陣的時候,雖然萊國國君的內心感到極度的焦急,但是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戰車撞上那些長達3米的長槍,而後翻車當場,自己帶着戎右和馭手落入宜國的軍陣之中。

「吾命休矣!」

落入宜國軍陣的萊國國君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就被軍陣中的宜國士兵用長槍捅了一槍,鮮血噴涌不止,生命陷入垂危,整個人再度倒了下去。

不單單是萊國國君乘坐的這輛戰車,其他萊國戰車在遇到宜國軍陣之後,也同樣發生了翻車事件。只是有些人和他一樣是撞進宜國軍陣之後才翻的車,而有些人則是在撞進宜國軍陣之前就翻了車——沒辦法,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面對密密麻麻的槍陣的,許多馭手在見到大事不妙之後,全都「機制」地選擇了剎車,以求能夠避免正面撞到槍陣上面去。

他們的操作還是有一定作用的,許多戰車都在槍陣前停了下來。然而就在那些馭手心中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卻突然感覺自己的戰車被什麼撞了一下,而後戰車再次衝進了宜國的軍陣之中。

不用問,撞他們的一定是緊跟其後的其他戰車!

就好像在高速公路上急剎車一樣,等待這些前排戰車的只有連環交通事故。無數的萊國戰車因此而直接翻車,連帶着打亂了己方步兵軍陣衝鋒的陣型。

「殺!」

另一邊,眼見萊國軍陣已經完全潰散,指揮軍隊的子飈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立馬就抽出了腰間的寶劍,下達了衝鋒的指令。

下一秒,宜國軍陣中戰鼓聲響起,除了前排負責扶槍的士兵之外,剩下的士兵全都有序地從己方的軍陣中衝出,沖入萊國的軍陣中,拔出腰間的寶劍,肆無忌憚地收割著萊國士兵的生命。

至此,這場決定山東半島霸主地位的戰爭勝負已分!

交戰雙方人數相當,宜國這邊不僅裝備了更加先進的武器裝備,更是直接將萊國一方的陣型給直接打破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萊國那邊來個萬人敵的超級猛將,也是無力回天的,更別說他們那邊還沒有這樣的猛將了。

戰爭持續了將近3個小時,3個小時之後,宜國一方徹底結束了這場戰爭。除了少數萊國士兵趁亂逃回了萊國國都之外,剩下的萊國士兵要嘛被斬殺當場,要嘛跪下投降,沒有第三種結果。

在降兵的指引下,子飈找到了萊國國君的屍體,而後命人將其頭顱砍下,掛在3米長的長槍之上,以此作為威懾,帶着大軍開始進城。

不得不說,用敵國國君的頭顱作為威懾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在看到自家國君的頭顱被敵人掛在槍頭耀武揚威之後,許多原本準備繼續抵抗的萊國國民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乖乖地跪倒在了街邊,向宜國軍隊投誠。

當然,有配合的就必然有不配合的,也有少部分萊國士兵選擇了跑路,逃出了國都,遁入了山林之中,準備依託有利地形和宜國士兵打游擊戰。

在他們看來,宜國人遠道而來,後勤問題是很難得到解決的。自己只要長期對他們進行襲擾,他們就勢必無法在山東長久待下去,進而不得不撤離。而到了那個時候,自己不就能再次光復祖國了嗎?

不得不說,這些人的想法還是很好的。但是可惜的是,他們遇上的是掌握遠超這個時代科技的宜國軍隊。在海運的支持下,別說是一支5000人的軍隊了,哪怕是5萬人,只要別深入內陸太遠,宜國都能夠供應得起。隨着一車車的糧食物資的運抵,這支5000人的遠征軍也徹底在山東站穩了腳跟,進而開始深入內地山林,剿滅打游擊的萊國殘兵。

萊國殘兵祖祖輩輩生活在山東,對於山東的地理環境還是非常了解的。如果來者是姬周軍隊的話,想要剿滅他們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可惜的是,他們遇到的是宜國的軍隊。

在得知萊國殘兵開始遁入山林打游擊之後,商離當機立斷,立馬就從國內徵召了一百名老兵,由他們組成顧問團,讓他們去指導前線的士兵作戰。

開玩笑,十幾年前這些老兵可是在這片山林中和姬周軍隊打過游擊的!如今雖然已經過去十幾年的時間了,但是考慮到這個時代的人對自然的改造能力極其微弱,十幾年時間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因此這一百多名老兵是完全有能力指引前線的少年們抓捕獵物的。

對環境熟悉的優勢已經徹底被宜國士兵抹平了,那麼身手呢?萊國士兵長期生活在山林之中,總能在身手方面戰勝宜國軍隊了吧?很可惜,並非如此。

山東的山林是多沒錯,但問題是江東的山林更多啊!畢竟這裏雨熱同期,降水量遠超山東,因此熱帶雨林也是到處都是。這批遠征的宜國士兵各個都在在熱帶雨林中玩大的,論鑽樹林的本事,他們認第二,還沒人敢認第一呢!因此萊國士兵僅剩的那麼點優勢,也徹底被宜國士兵超越了。

紫筆文學 另一位投資人拍了拍懷裏「小姐」的屁股,那位「小姐」立刻會意,扭著腰身站了起來,拿起桌上的一杯酒來到顏辭鏡面前,微微彎腰,身姿妖嬈,眼神勾人的看着他:「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